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少女伏魔录 > 第204章 邪修
    屋里的墙壁,比外面稍微好了点,用更细腻的水泥浆粉刷了一下,虽然没有过多的装饰,但看着却较为平整光滑,也顺眼了许多。

    房间里的摆设很简陋,简单的木床,衣柜和书桌,单调的摆设更显得空间的空旷,看得出来,盖起这栋房屋,恐怕已经尽了屋主最大的财力了,说不定为此就欠下了一大笔钱,以至于连新房子的家具都舍不得买几件。

    一根白炽灯管是房间里唯一的光源,它被固定在天花板的边缝里,散发出的白光照亮了整个房间,让人能够一眼看清屋里所有的状况。

    现场真是让人触目惊心,即便刘钊见多了杀人案的现场,许久之后回忆起来,还是感觉眼下的这个案件,是最为令人毛骨悚然的。

    死者是两女一男,年纪大的女性应该是楼下死者周达成的老婆,剩下的一男一女,就是他的子女了。

    三人死状凄惨,头颅都被斩下,但身上并没有看到其它的伤痕,生前应该并没有受到虐待。

    不过,整齐排放在书桌上的一大两小的头颅,却是睁大的双目,眼神中充满了恐惧和害怕,以至于即便是死后,也是阖不起双目。

    大量的鲜血沾染在了周围的墙壁和家具上,甚至连天花板上,都有大片喷射状的血迹,虽然已经凝固,但站在下面,还是时刻担心那鲜血从上面滴落下来,这或许就是李轻舒不愿进来的原因之一。

    要在什么情况下,一个人的鲜血才能如喷泉一般,从身体里喷涌出来,射出一米多高,沾染到天花板上的?

    更别提其它墙壁上的大片血迹了,如果不是现场死了人,而这鲜红色也确实是鲜血的话,不知道的人还会以为这房间里打算刷一层红漆,而且看功夫,几乎都快完工了的样子。

    原本普通正常的房间,因为如此,而显得压抑诡异,仿佛连没沾染到血迹的白炽灯管,散发出的都不是白光,而是血红色的光芒了。

    “这是怎么回事?是我们要找的那个人吗?”

    刘钊小心的走了过来,房间地板上也是有大片的血迹,仿佛用鲜血冲刷过一般,不过,房间的中心位置,却较为干净,只有一个用鲜血描绘出的,直径一米多的诡异图案留在那,而苏云飞和苏奕二人,便都半蹲在那,似乎正在研究着什么。

    其实仅仅是看了一眼,刘钊就明白,这件事十有八九是跟苏云飞说的邪修有关,而他们也正是因为二楼这个诡异的图案,接到通知,才赶过来的,不然的话,三人现在并不随队调查,也就不会特意从市里赶过来了。

    “嗯!”苏云飞点点头,站了起来,打量着房间四周,说道:“这家伙躲了这么久,终于忍不住跳出来了!”

    说完,他继续说道:“这家伙之前被我打伤,受了重伤,我一路追着到牙山市,就失去了他的踪迹。我知道,这家伙肯定会露出马脚,所以一直在牙山市等着。”

    三具无头的尸体被摆放在地面图案周围,正好成了一个三角形,明显是特意摆正的,再加上地面的诡异图案,难怪接到报告时,会说可能是邪教事件,可现在看来,这并不是邪教,而是邪道!

    “对方既然受了重伤,那为什么不继续躲着疗伤?而要出来杀人?”刘钊对这点有些疑问。

    “邪修邪修,既然是邪的,那自然不走寻常路啦!”意外的,回答他的问题的不是苏云飞,而是苏奕,这个小屁孩摇头晃脑的说道:“邪修一般受了重伤,想要疗伤,也必须通过献祭和举行仪式来给自己疗伤,普通的办法是没用的。”

    闻言,刘钊望向苏云飞,眼神中显然是在征求苏云飞的意见。

    苏云飞笑了笑,说道:“阿奕说的没错,邪修走的不是正道,受了伤,一般的普通方法也是治不好的。根据我接收到的资料来看,我们现在追杀的这个叫刘大庆的邪修,走的是邪魔神打的路子,供奉的是血狱无天弑生老祖。从名字上你就看得出来,既然是叫血狱,那不管是做什么,必然需要充沛的血液,才能施法。”

    苏云飞的话,也就解释了为什么这间房间会弄的像是血房子一样,自然是为了给施法创造环境。

    “像吸血鬼一样?”不知什么时候,李轻舒也进了屋内,开口说道。

    “吸血鬼?那是国外才有的!国内的话,倒是没见过!”苏云飞说道:“其实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其实都划分好了区域,国外的神父修女,不会来国内驱魔降妖,而国内的界中人,也不会在国外随意的出手,便是邪魔也是如此,这可以说是一个潜规则,至于为什么会形成这样的一个规则,那就不得而知了。”

    灵幻界对于刘钊和李轻舒来说,完全是另外一个世界,所有的事情听着都像是神话故事一般,即便苏云飞随随便便说点界中很常识性的事情,在二人听来,也是感觉大长见识,足以刷新三观的程度。

    这段时间跟着苏云飞倒是不累,没有想象中的东奔西跑的到处找线索,仅仅是每天呆在李轻舒家中,远程接收着局里的案件,不断搜索着符合条件的新命案。

    说实话,这虽然轻松,但其实也有些无聊,唯一的乐趣,大概就是听苏云飞讲界中的事情了,这对于刘钊和李轻舒来说,每一件事都是新鲜又新奇。

    “现在我们怎么办?那邪修已经举行了仪式,不知道又要躲多久的时间了。”

    刘钊担忧的说道,有这样一个邪魔歪道在牙山市,当真是普通人的噩梦,别说是普通警察抓不到,就是苏云飞,在没有线索的时候,也很难找到对方,难道就任由对方躲藏起来,养好了伤,再来一次大开杀戒吗?

    苏云飞摇摇头,说道:“不会的!他的伤势没这么容易养好!这次的仪式,仅仅只是一个开始,接下来,牙山市恐怕就真的要血流成河了!”

    说着这话时,苏云飞面色凝重,他比刘钊更清楚一名凶性大发的邪修的危害,岂是简单的大开杀戒那么简单?

    “需要我们做什么?”李轻舒认真的说道,对于任何一名拥有正义感的人来说,对于这种事都会尽可能的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

    “还是跟之前一样,帮我注意各种诡异的凶杀案!”苏云飞说道:“他既然已经开始,自然也就不会再潜伏下去,鉴于他的危险,你们只要通知我就可以,我会亲自赶往现场做调查。”

    说完,又对苏奕说道:“你也别跟着来玩了!这家伙很危险,你还是去找宋笺秋玩吧!”

    闻言,苏奕顿时急了,说道:“我也可以帮忙啊!反正那邪修肯定也是晚上才出没,我晚上完全可以来帮忙的嘛!白天我再去找她玩!”

    “得了吧!你能帮什么忙?”苏云飞斜了这小表弟一眼,对方虽然天赋异禀,但却还未完全成长起来,遇到凶悍的邪修,哪里会是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