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少女伏魔录 > 第190章 烦心
    回到家,宋笺秋自然是好好的被林玉琴盘问了一顿,直到从头到尾,十分详细的叙述了一遍之后,才放过她,让她上楼洗澡休息去。

    当然,这里面的详细,有的能说,有的不能说,能隐瞒的自然要隐瞒,不能隐瞒的也就找个借口含糊过去,林玉琴也不会深究。

    这忙了大半天的,都到家门口了,又跟人打了一架,虽然实际上没怎么动手,但她还是感觉有些累了,洗过澡之后,便一边用吹风机吹着头发,一边跟唐晓云说起今天的事情来。

    去杜家治病的事,自然没什么好说的,只简单的说了下杜家老头沾染了的邪物,然后才是后来在蔚蓝公园被人截住,打斗的事。

    这次交手很短暂,但她却明显的感觉到了,跟人交手,果然跟邪物怪人交手完全不同的感觉。

    像之前遇到的那个怪人,虽然是人,但攻击方式却不是人的方式,简单而言,就是没章法,完全是仗着自己的速度来战斗,这种其实只要适应了,还是能够应付了,更别提她的佛光也克制对方,所以基本上比较轻松一些。

    而今天遇到的四个人,身上虽然有邪物的气息,但却依然还是正常的人,只是比正常的人更加的强大,攻击方式自然也完全是依照人的攻击手法来,明显变得复杂了许多,而且还知道配合。

    四人中,只有俩个人用了武器,一个是短剑,一个是锁链,另外俩个都是肉搏,可即便如此,他们却懂得配合,这才会让宋笺秋在一照面,就几乎陷入了被动之中。

    如果那个叫苏奕的男孩没插手,按照她自己的推测来看,即便她先解决掉了一个,再应付起另外三个人,还是会很吃力。

    到后面,估计只能仗着锦霞袈裟来被动防守,然后再找机会击杀敌人了。

    从开头,到现在,宋笺秋虽然遇到过好几次攻击,像王义廷,杨清淮,还有怪人那次,但严格来说,也就只有今天这次,才算是实打实的贴身肉搏。

    这点经验,对于她来说算是十分宝贵了。

    吹完头发之后,宋笺秋便和唐晓云开始谈论起遇敌战斗方面的事情来,现在的情况,也就只能先谈谈理论,至于实际动手,或许能找个地方,互相练习一下?

    …………

    杨程彬坐在家里的大厅里喝着酒。

    今天发生的事情,毫无疑问让他很是郁闷烦躁,原以为手到擒来的女人,结果却当着这么多亲人的面,说出一番那么坚决的话来,对他来说,这无疑是当场打他的脸,让他难堪。

    想来,用不了多久,牙山市的整个上层,都要知道他被一个女人狠狠的拒绝了吧?

    这个女人为什么这么不知好歹呢?

    他面无表情的思索着,眼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片刻后,似乎才回过神来,仰起头,一口将高脚杯里的红酒干掉,然后又倒上,又一口干掉,再倒,再干。

    就这样一连喝了四杯之后,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发出了来电铃声。

    他瞅了眼来电显示,将右手拿着的红酒放下,接了电话,问道:“喂,怎么样?”

    “老板,失败了……”

    仅仅听了前面一句,后面的都还没听清楚,杨程彬就一下把茶几上的红酒给拂到了一边,砸到了地面,成了一堆碎片,剩余的液体流淌了一地,如同猩红的血液。

    “说详细点!”发泄了这一下之后,他才用冰冷的语气询问起过程来。

    对面详细的将事情的经过叙述了一遍,等到听见人不仅没抓到,反而已方损失了一个人时,他再也忍不住,抓起手机,便猛的往地面砸去。

    所幸大厅地面铺的是瓷砖,坚硬无比,手机砸在上面,一下成了一堆碎零件,而瓷砖却是丝毫无损。

    杨程彬喘着粗气,只感觉心中有一股抑制不住的怒火需要宣泄出来。他四下张望了一下,别的东西要砸还要走过去,太麻烦,于是他干脆一把将面前的茶几给掀翻了。

    这茶几是厚重的钢化玻璃,加上实木的框架,怎么也有七八十斤重,但他掀起来的力量,却显得十分轻松,一下就翻了个面,砰的一声重响,砸在了地板上,钢化玻璃碎成了粘连在一起的一块。

    这个时候,外面的人才听到了屋里的动静,纷纷跑进来查看,当看到怒火中烧,一脸狰狞的杨程彬时,都不由得心悸,看到一地的玻璃碎片,和掀翻的茶几,却一时间也都不敢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敢站在原地,面面相觑。

    “哟!杨兄,你这是生什么气呢?”

    就在气氛凝重之时,一个年轻人忽然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大厅里的杂乱,开口问道,语气听起来跟杨程彬很熟的模样。

    杨程彬看了眼来人,长呼口气,说道:“坐吧!”然后朝着那些站在原地不知所措的男佣女佣,说道:“收拾下!”有了这个命令,这些在杜家工作的员工才敢进来,开始清理大厅。

    年轻人笑吟吟的来到大厅,在沙发上坐下,看着男佣抬走损坏的茶几,女佣用扫帚扫地,又有吸尘器清理干净,却是一句话都不说。

    直到杨程彬拿了一瓶红酒和两只高脚杯过来,放在扶手几上,一边打开打量塞子,一边开口说道:“这么晚了,找我有什么事?”

    “晚?”年轻人露出一脸夸张的表情,打量着杨程彬,然后还瞅了眼自己的手表,说道:“老兄,现在才九点多,连十点都不到啊!这就晚了?以前你不是经常修仙的吗?怎么现在是想成魔了?”

    年轻人说着话,嬉皮笑脸的,显然是跟杨程彬很熟,才敢这样开玩笑。

    “王子涛,少说废话!我心烦着呢!”杨程彬正心烦着,见对方这模样,干脆连酒也不动了。

    “哎呀!看得出来!你看看,连茶几都给掀了!能不心烦吗?”叫做王子涛的年轻人不以为意,只是摇着头,一脸感叹的模样,接过杨程彬的工作,将开启了的红酒倒进醒酒器里,一边晃动着,一边欣赏着红色的液体在里面旋转的模样。

    “说来听听,什么事让你这么心烦的?”

    王子涛感觉红酒醒的差不多了,便分别往二人面前的水晶杯里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