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少女伏魔录 > 第177章 骗子
    “怎么回事?”

    杜言雪的姑姑婶婶,还有那些堂兄妹表兄妹等都站在距离门口最近的位置,虽然屋内动静很大,又是丝竹琴音,还有手鼓摇铃等,但门口的动静,还是让屋里的人察觉到了。

    其中一名正看得起劲的中年妇女先是喊了一声,然后才望过来,看到被拦在门口的杜言雪之后,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丝喜色:“雪妹,你回来了!我正找你呢!怎么打你电话也不接?”

    这声雪妹,显然叫的就是杜言雪。宋笺秋望了对方一眼,想不到这千金大小姐,竟然还有这么个接地气的昵称。

    平时被叫做雪妹也叫习惯了,杜言雪到没在意,只掏出口袋里的手机一看,发现已经关机了,便说道:“手机关机了,可能是没电了。”

    说完,她继续问道:“大伯母,家里这是在干什么呢?闹这么大动静!大伯父不是说不要吵到爷爷吗?”

    “哎呀!他知道什么!”杜言雪的大伯母走了过来,还没到门口,左右的年轻男子便很有眼色的收起了交叉的幡旗竹竿,让杜言雪和宋笺秋进去。

    “我这次找了很有名的道长,来给你爷爷驱邪!听说灵的很!这次肯定能成!”杜言雪才一进门,就被大伯母拉了过去,到了一众亲人身旁,她便纷纷跟姑姑伯母什么的打招呼,亦有似乎跟她关系好的兄弟姐妹等,询问她去了哪里,打电话不接等等。

    好不容易解释了一遍,这才安静下来。

    宋笺秋跟在杜言雪身后进了屋内,扫了眼这边的杜家的人,恰好看见先一步回来的杨程彬,正跟另外一名年龄跟他年龄相差不多的年轻男子说话,然后一手指着她。

    顺着杨程彬指过来的方向,那年轻男子顺着望了过来,正好与宋笺秋对视了一眼,然后就偏过头,跟杨程彬说着什么。

    宋笺秋也没心思去猜测对方在说什么,反正她对于杜家人各自的关系如何不敢兴趣,讨论她也无所谓,只要别来惹她就成!

    不再关注这边之后,她的视线便投往对面的方向。

    仅是看了一眼,她就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滑稽。

    只见,在对面宽敞的大厅里,三名穿着道袍,戴着道家黄冠的道士,各自分别持着桃木剑,驱鬼铃,驱魔令,像是跳大神一样,嘴里不断唱着呢喃不清的音调,在法坛前绕着圈的跳来跳去,时不时的停顿,比划几下桃木剑,摇几下铃铛,挥舞几下驱魔令。

    又或者,从法坛上堆叠的符纸上抓起几张,在烛火上点燃,在燃尽之前,扔进放在法坛上的钵里。

    不断的重复这个举动,于是钵里的火焰时高时低,偶尔也有末燃烧殆尽的情况发生,于是就冒出了一缕缕青烟,数量多了,加上这大厅里窗户紧闭,于是屋内就变得青烟滚滚,仿佛着了火一般。

    如果不是大门还敞开着,烟都往外窜了,不然的话,在屋内的人恐怕都要无法呼吸了。

    三个穿着道服的道士在跳大神,嘴里念叨着谁也听不懂的怪声怪调,伴着一个放在角落的独立音响,刚刚在门外,还以为是哪个道家门派恰好被请来帮忙的想法,瞬间烟消云散。

    此时看到这个场景,宋笺秋只感觉一阵无语,甚至还有点想笑。

    要知道,真正的道家法会,可是很严肃且隆重的,而且开法会,也不是用来驱魔降妖的,而是用来祭祀,或者给道家三清老子等祖师爷祝寿的,岂是这样几个人就能办起来的?

    这估计是杜言雪的大伯母遇到了骗子,想要来骗钱的吧?

    可这种事,要怎么戳穿呢?

    宋笺秋回头望了眼,发现杜言雪的大伯母,正拉着前者,显得十分的热情,嘴里叽叽喳喳的,不断在说着些什么,只是那三个道士的呢喃声,加上那独立音响播放的背景音很大,而她的位置离的也有些远,所以根本就不怎么听得清杜言雪的大伯母究竟是在说些什么。

    想了想,她偷偷捏了一张符,趁着没人注意,手一抖,无根之火便迅速蔓延开来,眨眼之间,就将符纸燃烧殆尽,没有留下一点灰烬。

    随着她释放了这道符纸之后,听力遂即便得到了极大的提升,而且只要击中注意力,便能听到自己想听的声音,能极大的抵抗外界的干扰。

    这自然不用说,亦是玉知秋教她的低阶实用的小道术之一了。

    除了这个叫探听符的小道术之外,另外还有涉及眼力、声音等几种低阶小道术,都是对于修为不高的道士来说,很实用的小道术,涉及了人的五官六识。

    在探听符的作用下,宋笺秋一下听清了那大伯母在说什么,只听对方继续说道:“……我说了这么多,都是为了你爷爷能恢复健康!知道吗?你是你爷爷最喜欢,最疼爱的孙女,所以用你的东西最有效!道长刚才跟我说过,只需要你的血液和头发,到时候做了法,就直接给老爷子喝下,就能立即恢复神智……”

    这一番话,越听越让宋笺秋皱眉头。

    在李轻舒的事情之前,她原本就对随便让人获得自己身上的贴身物品有戒备,但这都只是从书上看来的,那时候,她警告李轻舒,其实多半还是希望对方能够提高警惕,不要让王义廷这家伙随意的接近自己。

    而之后,却没想到,李轻舒根本就没再见到王义廷,却被她的表哥给坑了,从她身上扯了几根头发,于是就被王义廷下了诅咒。

    经过这次的事情,宋笺秋已经彻底对别人想要自己的生辰八字,或者头发丝等等贴身物品,都有极大的警惕,现在听这大伯母,要杜言雪的血和头发,眉头顿时一皱,即便这三个道士去骗子,但谁知道是不是被人授意的呢?不能让他们得逞!

    如果是以前,杜言雪是从来不信这种东西的,然而偏偏现在遇到了宋笺秋,听到大伯母的话,她不由得就有些心动了。

    虽然她也感觉此时在大厅里跳大神的三个道士有些不靠谱,可真正的修道者,不是还没有开口戳破吗?难道是碍于这三个道士是真的,所以不好开口?

    在大伯母劝说她的时候,她其实多次望向宋笺秋,希望能够得到一点提示,然而,当时对方正在看着对面的三人跳大神呢!所以并没注意到,而等到宋笺秋回过神来,注意起来时,偏偏杜言雪也差不多已经被大伯母说动了。

    “好……”

    她张开了口,刚刚吐出了一个字,就忽然听到耳朵里钻进了一个声音来。

    ‘不要答应!’

    这声音传入耳中的方式很奇特,就感觉好像直接在耳朵里响起来的,很轻易的就能辨别出差别来。

    是小妹在跟我说话?杜言雪惊讶之余,扭头望去,就看见宋笺秋正朝她摇头。

    然而此时,大伯母已经根据她吐出的一个‘好’字,觉得对方同意了,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