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少女伏魔录 > 第176章 法会?
    宋笺秋并没有在这件事上想太多,毕竟人各有志,各人有各人的命运,她决定这事还是顺其自然即可,没必要刻意去做什么。

    当然,如果以后有机会,她或许会打探下杜言雪自己的意思,到时候,她可以再做个人情什么的,岂不美哉?

    想明白之后,她也就放下心来,却见杜言雪也已经小心的把纸鹤给收了起来,看对方小心翼翼的模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五只纸鹤里有什么惊天大秘密呢!

    见此,宋笺秋忍不住又从口袋里掏出了几只,递给杜言雪。

    她折的纸鹤虽然多,但出门在外,不可能带太多,最多也就只带了十只而已,另外还有二十只小纸人;毕竟小纸人就是符纸裁剪而成的,薄薄的一张,也不怎么占地方。

    见宋笺秋还要送自己纸鹤,这一次,杜言雪才推脱了一番,但最终宋笺秋说道:“我家里的纸鹤多的是!而且我还可以送你一打符纸,你没事可以自己折着玩!”

    这话听着就很大方,对方真的没把这纸鹤当作多么珍贵的东西,这才开心的收了下来。

    “这下,你该相信我了吧?”宋笺秋眨眨眼,问道。

    “嗯嗯!相信相信!”杜言雪这个时候,才想起了爷爷的事,连忙点头,生怕对方反悔似的,说道:“那我爷爷就摆脱你了!”

    “放心!”宋笺秋说道:“既然大叔会把这事交给我,那自然是觉得我能解决这个问题。……其实你要是早点听大叔的话,去请灵岩寺的净石大师的话,你爷爷恐怕早就好了!”

    “是啊!可谁能想到呢?”

    二人说着话,渐渐走远。

    因为没有代步车,而杜言雪又担心自己的爷爷,于是俩人也就只能一路跑着过去了。

    路上,为了尽快的赶去救爷爷,杜言雪甚至不惜横穿花坛草地,直接走近路,也没花多久的时间,就来到了杜言雪爷爷居住的房屋附近。

    远远望去,可以看见,这是一栋纯中式的仿古建筑,雕栏画壁,翘角飞檐,屋前有荷塘和小桥亭子。

    从这就可以看出杜家老爷子的品味如何。

    终究是普通女人,即便是抄了近路,但一路跑下来,杜言雪依然是气喘吁吁,累的不行,反观宋笺秋,却是一脸轻松,仿佛刚刚跑的一段路,不过两三米而已。

    “小妹,你体力真好!”杜言雪喘了一会儿气,稍微平复下后,开口说道:“其他修道者也都跟你一样吗?”

    “这……我就不知道了!”刚才在路上,宋笺秋已经跟杜言雪透露了一些界中修道者的事情,现在听对方问起她体力的问题,她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从逃离医院那天开始,她就知道,这具身体有些与众不同,身体素质远超常人,可如果放到修道者身上,她便也不知道这是不是普遍情况了。

    见宋笺秋回答不出来,杜言雪也没多想,只朝远处的房屋望了眼,看到那边人头攒动的模样,不由心中一紧,难道是出什么事了?爷爷他……!?

    “爷爷那好像有点情况,人有点多!我们快过去看看!”说完,刚刚才喘上几口气的她,似乎瞬间就有了力量,拉着宋笺秋就往那边跑去。

    不一会儿,二人来到了屋前,便看到荷塘小桥对面的门外左右两侧,立着好多写着图案和古怪经文的黄色幡旗。

    一共六面幡旗,每一面,都由一名穿着黄色短打,头戴道家黄冠的年轻男子持立。他们一个个面色肃穆,身体站得笔直,双手支撑着成年男子手臂粗的竹竿,想来也是需要花费不少力气的。

    视线扫过门外,再往门内望去,就能看到里面青烟缭绕,仿佛云雾翻滚,显得有些乌烟瘴气的。而从里面,也时不时的传出清脆的敲铃声,和时高时低,高昂顿挫的呢喃声,听着就像是在唱歌,可却让人听不懂歌词到底是什么,直让在外面看着的人丈二摸不着头脑。

    “道家法会?”

    终归是国人,即便是没见过现场情况,但不少灵幻电影里,都有过道家做法会的场景,而现在这看着的模样,就像是有人在做道家法会。

    如果没遇到宋笺秋,不知道什么界中和修道者,大概这个时候,杜言雪早就气势冲冲的,冲上去大闹一场了,可现在知道了这个世界上有另外一个,为外人不知晓的世界,自然也就谨慎了许多,所以这句话,问的自然也就是宋笺秋了。

    “呃!”

    宋笺秋看着也有些无语,对于杜言雪的询问,她也回答不出个所以然来,毕竟,她总不能告诉杜言雪,她也是个才修道,啊呸!是修佛才三个月的新人吗?她根本就没见过真正的,正规道家法会是什么模样。

    不过,即便如此,她也感觉这情况有些不对劲。

    毕竟,按照玉知秋的说法,杜言雪爷爷的情况,其实并不算很难办,仅仅只是沾染了某种古怪的阴晦气息而已,只要有像净石大师这样的佛道高僧,或者她这样的佛性纯净的人,就能很轻松的驱除,即便是道门中人,也应该不至于闹这么大场面吧?

    带着一丝疑惑,宋笺秋本着谨慎的态度,说不定是哪个道家小门派,被杜家的人请来,结果修为不够,所以需要作法坛助力也说不定。

    所以想了想,她便说道:“我们先过去看看吧!到时候再说!”

    “好!”

    杜言雪点点头,牵着宋笺秋就往里面走,然而,才走到门口,正待进去,守在门口左右两侧的黄裳男子忽然把幡旗放了下来,交叉在门口,阻止了二人的去路。

    见此情景,杜言雪登时横眉竖眼起来,呵斥道:“干什么!?”

    “法师做会!外人不可闯入!”左边的年轻男子正气凛然的说道。

    “那她们怎么可以在里面?”杜言雪指的,自然是在屋里面的那些亲人了。

    在屋内靠门的一侧,她的几个姑姑婶婶都在,还有堂姐堂哥堂弟等等,甚至连之前被她赶走的表哥杨程彬,也在里面,正跟她的堂兄弟,还有几个表兄妹站在一起,正望着对面的动静,小声的交头接耳,不知道在说什么。

    杜言雪和宋笺秋站在门外,看不到左侧情况的全貌,但只看到一角,也能发现,屋内原本宽敞的大厅,几乎完全变了个模样,摆了香案和法坛,燃香点烛的,看起来似模似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