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少女伏魔录 > 第175章 天赋
    “怎么样?对我有点信心了没?”

    此时杜言雪的心思,已经完全不在其它事情上了,一双大眼睛死死的盯着纸鹤,脑袋转来转去的,随着纸鹤飞行轨迹到处乱转。

    为了避免被人说是魔术,宋笺秋刻意操控着纸鹤绕着杜言雪飞了一大圈,飞行速度也是时快时慢,忽远忽近,偶尔还会停留在树叶上,做出低头啄叶子,或者梳理毛发的动作等等。

    这些小动作看似简单,但其实还是有一定难度的,很考验一个人对纸鹤的操控有多细腻,然而,这样的操控,即便是一般的道士觉得并不难的情况下,恐怕也没有人会有这份闲心去研究,毕竟,除了一些特殊的道术之外,纸鹤这种低阶道术,最大的作用就是用来传言传信。

    距离近的话,可以直接释放传言术在纸鹤上,然后操控纸鹤飞到目标身边,纸鹤就会把说过的话,重复一遍说出来,就像是复读机一般,完事之后,还能用来引路。

    要是距离远,纸鹤也能依据目标的气息,而自动飞到目标身旁。

    当然,这需要纸鹤能够避过在飞行时的大风,或者障碍物等等之类的。

    这终究只是一个低阶道术,纸鹤没有灵智,行为模式完全是依照释放者所需要的模式来行动,而且纸鹤之所以消耗低,其实更多的也是在消耗符纸本身的力量,符纸品质约好,能够存活的时间也就越长。

    而不像其它的高阶道术,符纸仅仅只是一个引介,瞬间消耗,用完既没,所以才能持续一段时间来消耗。

    杜言雪看着纸鹤有趣,宋笺秋则盯着杜言雪感觉有趣,用纸鹤逗一个大美女玩,这可是机会难得的事情,她自然是不会轻易放过,玩了好一会儿,直到折叠成纸鹤的纸符力量消耗殆尽,飞着飞着突然掉落下来,这才有了开头的一句话。

    不过,杜言雪的注意力完全没放在宋笺秋身上,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见她说的话,只在看到纸鹤突然掉到地上之后,发出了哎呀一声惊呼,然后连忙跑过去捡了起来。

    “它怎么了?”杜言雪一脸心疼的捏着纸鹤,递给宋笺秋看。

    “没怎么了!”宋笺秋接过纸鹤,一阵无根之火瞬间点燃了它,眨眼间便化为了灰烬。

    “怎么烧起来了!”杜言雪惊讶的说道,看起来似乎有些伤心。

    宋笺秋挠挠头,说道:“这纸鹤的能量用光了,自然也就烧没了。”

    她懒得解释,纸鹤能量用光之后,就会变成普通的黄纸,如果没有经过控制,是不会自燃的。

    而现在为什么会忽然自燃?那纯粹就是她感觉要爱护环境,这边也没垃圾桶什么的,也就只能烧掉了。

    无根之火也算是一种小道术,亦是玉知秋教给她的,它火势凶猛,用符纸燃起的话,在没有手电灯光的情况下,可以用来照明,同样也是消耗符纸的能量,能持续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而且说起来,无根之火虽然是低阶道术,但它的进阶道术那可就多了,像之前在露营的时候,遇到的杨清淮,使用的三三先天昧火,也属于无根之火的一种,威力自然是不用多说。

    然而可惜,依然是宋笺秋自身的原因,这听着十分高大上的火焰,在她手中,最多也就只能用来照明,或者烧烧东西什么的,绝对比普通的火焰好使的多。

    “那多可惜啊!”

    听了这句话,宋笺秋才明白,杜言雪以为之所以能飞,是这纸鹤的关系,这才笑道:“有什么可惜的?我这纸鹤多的是!”说着,从口袋里掏出四五只纸鹤,说道:“送你些也无所谓!”

    开玩笑,她制作的符纸,大半都用来折纸鹤了,另外一半则剪了小纸人,不像别的道士,带着纸鹤和小纸人是用来传信探查的,她纯粹就是用来玩而已。

    “送、送给我吗?”杜言雪脸上露出惊喜之色,似乎想客气推辞一下,可终究是很想要,还是没有拒绝,便接了过来,将五只纸鹤拿在手中,仔细的看了一会儿,脸上很快露出了疑惑之色,问道:“它们怎么不飞啊?”

    “哈哈!”宋笺秋感觉杜言雪真是太可爱了,真以为低阶道术就不是道术?纸鹤只要折好了就能自己飞吗?它还是需要靠人来激活操控的!

    “没这么简单的!这还是需要一点小技巧……”

    说着,宋笺秋便简单的教了杜言雪一遍激活纸鹤的方法,这种方法听着其实挺玄的,听过之后,需要自己领悟,教的人最多从旁指点罢了。

    这也是为什么当初在山上的时候,玉知秋见宋笺秋学东西学的那么快,会心生感叹,就是因为再低阶的道术,那也不是刚刚入门的菜鸟,能够轻易学会的。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杜言雪似乎在学习道术方面颇有天赋,仅仅被宋笺秋指点了几次之后,竟然真的让其中一只纸鹤动了动翅膀。

    虽然这距离真正飞起来还有很大的差距,但对于一个从未接触过任何道术的人来说,这却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了!

    “动了动了!”杜言雪又惊奇又激动,很想跳一跳发泄下自己的激动之情,可似乎又担心自己太过激动,会吓到手中的纸鹤似的,只能压抑着,让一旁看着的宋笺秋只感觉好笑。

    这纸鹤完全是在杜言雪的控制下才动的,又不是真的活过来了,有什么好担心的?

    不过,好笑的同时,宋笺秋却也确认,果然这杜家大小姐有很不错的天赋,也不知道是跟玉知秋有缘的人,都有天赋?还是这仅仅只是个巧合?那玉知秋知道杜言雪有修道天赋吗?

    之前就已经说过,道术就是道术,再低阶的道术,所说的门槛高低,那也仅是相对的。

    随便上大街,拉个人来教他操控纸鹤,如果没有天赋,那恐怕学一辈子也学不会,而如果有天赋的,就像杜言雪这样的,那真的稍微一教,就会看到效果,而想宋笺秋这样教了一遍,就直接学会的,那自然是更加少见,可以称之为天赋惊人了。

    看着杜言雪开心的模样,宋笺秋想了想,觉得玉知秋恐怕是不知道杜言雪有修道天赋的,不然的话,恐怕也就不会打着哑谜,先是让人找净石大师,后来又跑来找她帮忙了,恐怕会直接上门来救人,然后将杜言雪带去龙虎山。

    现在,无意中发现了一个修道的苗子,宋笺秋倒是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