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少女伏魔录 > 第168章 缘由
    “半个月前,我让这女孩来灵岩寺找净石大师,结果她不信……”

    玉知秋站在边缘围栏处,望着下方的一男一女,说道:“……拖到现在,过了半个月才来,事情自然也就发生了变化,原本很少外出的净石大师,偏偏去了婆陀山,这卦象,自然也就跟着变了。”

    说着,他望向宋笺秋,笑道:“我虽说算无遗漏,但实际上,一旦卦算中涉及到修为高深之人,就很容易出现变数。像净石大师,我遇到那女孩时,卦象中并没显示大师会离开灵岩寺,前往婆陀山,但后来,他却离开了。”

    “这就是净石大师佛法高深,我修为不够的原因,不然,如果我的修为高过净石大师的话,卦算中应该就会有所提示才对。”

    “既然如此,那女孩又不相信你,那你为什么还要帮她?”宋笺秋也站在了围栏前,从这里居高临下的,可以清楚的看到下方的情况。

    “不是我帮她,而是在帮我自己。”

    玉知秋说道:“与我有缘之人,我都会与其算卦……这女孩与我有缘,而且缘分还不小,所以我给她算了一次,指了一条路,但后来她没走,这条路就消失了。现在我准备给她指出第二条路,顺便也可以给你带来一些好处,何乐而不为?”

    “给我什么好处?”宋笺秋好奇的问道。

    “你不是缺钱吗?”玉知秋说道:“你帮这女孩救了爷爷,不就可以要求医疗费吗?到时候你尽管开口!要知道,杜家可是赫赫有名的土豪!想来你也不是没听过吧?”

    “这俩人是杜家的人?!”闻言,宋笺秋一下瞪大了双眼。

    牙山市杜家,可以说在全国都是排得上名号的有钱人,这就跟别人一说起X宝,就知道马云,一说起千代广场,就知道王家一样!

    这杜家,同样经营着一个集团企业,涉及面很广,手机电视电脑等等,房地产自然也属于其中,甚至有人说,在牙山市这个大本营,所有的建筑,有百分之七十都跟杜家有关系。

    这样的说法也不知道有没有夸大其词,但即便有些夸大,也是十分恐怖的事了。

    “嗯!”玉知秋说道:“那个女孩叫杜言雪,是杜家的孙女。男的也跟杜家有牵连,叫杨程彬,是杜言雪的表哥。”

    杜家孙女啊!那就是千金小姐了!

    宋笺秋不禁感叹,相信任何人都可能会幻想一下,有钱人究竟是怎么生活的,是不是一觉醒来,就真的要面对占地五百平米的大房间,呆在国内,每天吃着空运过来的山珍海味,身上钱包里从来不带钱,全部都是各种各样的黑卡钻石卡等等。

    但不管怎么想象,没经历过,就无法想象出来,所以网上才会总有人说,贫穷限制了自己的想象力。

    她也是深有感触。

    不过,她并没有因为玉知秋的话失去思考能力,反而注意到了一个十分关键的问题:“大叔,你要说净石大师会医术,我倒是相信,可你怎么让我去救这杜言雪的爷爷啊?我又不会治病!”

    “杜鼎泰并不是生病了。”

    玉知秋知道宋笺秋会这样问,解释道:“他是被一种奇怪的黑气给感染了。这种东西很古怪,对道术有一定程度的免疫,但对佛法来说,虽然有难度,但却依然是有效的。这也是为什么我会让这女孩来找净石大师,不然的话,我早就亲自出手,就不用这么麻烦了。”

    闻言,莫名的宋笺秋就想起了那晚见到的怪人,不由的皱了皱眉头。

    “因为佛法可以克制,所以你就找我来了?”宋笺秋说道:“你就不怕我失手?”

    玉知秋笑道:“我敢说,这整个牙山市,除了净石大师之外,就你这丫头的佛韵最为纯净。现在净石大师不在,如果连你都不行,那我再找别人也没用了。到时候,我也只能亲自出手,将那股黑气给暂时封印,等待净石大师回来了。”

    “大叔,你这么看得起我?”对于玉知秋的话,宋笺秋听了显得有些惊讶,不由得一挑眉。

    “我说的是事实!”玉知秋说道:“怎么样?丫头,要帮这个忙吗?”

    宋笺秋歪了下头,却没有立即回答,反而又问道:“我看,杜家老头沾染上这黑气,恐怕不是什么意外的事情吧?”

    说着,她斜眼瞅着玉知秋,那意思显然是觉得他不厚道,有事情对她隐瞒。

    “你这丫头果然机灵,想瞒都瞒不过你。”玉知秋也没生气,反而笑道:“这事,确实有内情,不过,问题应该也不大,最多被人记恨上,最多也就对你动动手罢了!”

    “说的这么轻巧!”宋笺秋瞪着玉知秋。

    “你怕什么?别说你自己了,就是你身边,不是还有那只蜘蛛精吗?”玉知秋说道:“那蜘蛛现在的伤势应该恢复的差不多了吧?有她在,你还担心普通人对你下手吗?”

    听完这话,宋笺秋倒是无言,她确实早就想到了这点,现在只是被玉知秋给说破了而已。

    不过想想,如果做成了这事,就有一大笔钱入手,确实也令她心动起来,有了这钱,她立马就可以去买那件灵器了!

    所以只是稍微想想,宋笺秋就满口答应了下来:“好吧!我答应了!”说完,问道:“大叔你觉得要是我治好了杜家老头的病,该收多少钱?”

    “这是你出手,又不是我,能收多少,想收多少,就要看你自己了。”玉知秋没有给宋笺秋答案,说完之后,就继续说道:“好了,你就呆在这里画你的画,我会让他们找过来的。”

    说完,也不等宋笺秋说话,脚下只往前迈了一步,眨眼间,离开了原地,再眨一眨眼,人就已经到了第四层。

    这种仿佛瞬间移动的道术,实在是令人羡慕,但宋笺秋也知道,这种道术,可不是此时的她能够学会的,不说她学会高级道术,即便能学,修为不够,也是无法驾驭这种道法的。

    不过,既然道家中有这种缩地成寸的道术,那佛门之中,应该也有类似的方法吧?不然的话。古时候那些来无影去无踪的和尚,又是怎么赶路的呢?

    这事,或许得找净石问问才能知道了。

    眼看玉知秋已经不见了身影,她便重新回到画架前,拿起调色盘和笔刷,正待继续下笔时,忽然才想起件事来。

    记得林典,似乎是让她再次遇到玉知秋的时候,告知对方,其在找他。

    刚刚聊着的时候,她一时间到是给忘记了,现在玉知秋都已经走远,估计也不会回来,看来还是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想到这,笔刷便再次落在了画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