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少女伏魔录 > 第159章 迟来的亲戚
    唐晓云之前留在那怪人身上的气息,在半路上的时候就被抹去,最后气息消散的地方,就是在这条路上某处。

    然而从现在看来,却什么都没有,那怪人就好像突然之间就消失无踪了一般。

    “这水有些深啊!”

    唐晓云趴在宋笺秋的头顶上,说道:“那怪人显然不可能是自己抹去我留在他身上的气息的,不然的话,从一开始他就能发觉,早就将我的气息给抹去了,也不会带了这一路,到这里才突然发现,然后就抹去吧?”

    “你的意思是,有人带走了这怪人?”宋笺秋此时身上虽然依然披着锦霞袈裟,但身上的佛光却完全收敛了起来。

    这还是她觉得佛光太显眼,想要收敛一下,结果袈裟就很听话的把佛光收敛了,省了她不少事。

    “不好说!”唐晓云说道:“反正我觉得这水挺深的,我们还是不要淌进去比较好!”

    宋笺秋闻言,也同意的点点头。

    她身单力薄,孤家寡人一个,还有普通的家人,哪能作死去管这种闲事?所以专业的事,还是交给专业的人来做吧!例如苏云飞,反正她是不准备管了。

    刚才一路追过来,也纯粹就是好奇而已。

    “那我们回去吧!”打定不管事的主意,宋笺秋很干脆的转身离开。

    为了以防万一,在回家的时候,她也特意的绕了远路,花了不少时间,等回到家时,都已经是凌晨三点多,再过几个小时,天都要亮了。

    但即便如此,她也没有立即上床休息,而是先去冲了个澡,冲洗干净身上因为战斗而出的汗,顺便也把弄脏的衣服,扔进了水里泡着,避免被宋妈妈看出端倪来。

    一番洗刷后,时间差不多就快四点了,好在她现在感觉自己精神恢复很快,即便不睡觉,只花费两三个小时的打坐冥思,也能十分快速的恢复精神。

    不过,睡觉终究还是个习惯,不能为了恢复精神而恢复精神,所以躺着睡觉,依然是她的首选。

    上了床,道了声晚安之后,阖上眼,很快便陷入了沉睡之中。

    然而这一觉,却睡得很不舒服。

    她做了个梦,梦中自己的掉进了一个冰湖之中,整个下半身都感觉一片冰冷,而她似乎还受了伤,小腹处不断有大量的鲜血涌出来,就好像是泉水一般,竟然冲击着水面不断翻滚。

    鲜血就这样流啊流,她很着急,但在梦里却只能干站着,就这样一边心急,一边干看着鲜血流淌不绝。

    这实在是个很古怪的情况,但人做梦,清醒时会感觉怪异不符合逻辑的事情,在梦里,却一点也不会有这种感觉,反而会觉得理所当然,合情合理的。

    这个梦就这样一直持续到她醒来,迷迷糊糊中,依然感觉双腿之间有些湿漉漉的,不由得想到,难道自己尿床了?

    可如果是尿床了,那尿也不可能是粘乎乎的吧?

    她人还未完全清醒,脑子也不好使,只感觉不正常,却又想不通哪里不正常,于是就伸手探进去摸了一把,然后放在眼前看。

    然而,只看了一眼,她整个人就一下清醒了过来,猛的从床上坐起身,呆呆的望着手指上摸到的一抹血红。

    “小姐早啊!”

    唐晓云作为可以化形的妖怪,睡觉根本就是个可选项,她想睡就睡,不想睡依靠打坐,稍微休息一个小时,也能快速的恢复精神。

    所以一般而言,晚上宋笺秋在睡觉的时候,她就在抓紧时间疗伤,并负责警惕是否有敌人来袭。

    虽说宋笺秋这里应该很安全,但这种警惕,算是她的一种本能,即便是再安全的地方,都要留一份心思来警戒,不然在野外的话,说不定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也正是这份警惕,让她第一时间察觉到了宋笺秋的动静,开口打招呼。

    如果是以往,宋笺秋也会回应一声,然而这次,唐晓云在打过招呼之后,却看见宋笺秋一脸呆滞的盯着手不放。

    她感觉有些奇怪,看了一眼,发现那只手上有血迹,不由得关心的问道:“小姐,你昨晚上受伤了?”

    宋笺秋没有说话,只是把盖在身上的被单掀开,于是就可以看到她的双腿之间,有一片血红,连着床上铺着的凉席都给染红了。

    “噢!来大姨妈了!”唐晓云见此,这才明白,放下心来。

    她跟着宋笺秋回来才半个月不到,自然不知道宋笺秋前两个月根本就没来大姨妈,而今天是头一次来。

    所以看到床上沾染了血液之后,还以为是测漏,可随后,却见宋笺秋一脸呆滞的表情,就感觉有些奇怪了。

    测漏算不得什么大事,总会有不小心,或者突然量大的时候嘛!可即便如此,也不至于在脸上露出怀疑、震惊、恐惧、沮丧等这么丰富的表情吧?最后甚至还有那么一丝绝望的模样,是她的错觉吗?

    宋笺秋没有理会唐晓云,只是呆呆的撇开双腿,摆开鸭子坐呆呆的坐在床上。

    大姨妈啊!

    对她来说,这应该是一个很遥远,很模糊的名称,然而今天,却骤然间被拉到了眼前,砸在了她的头上,一下把她给砸醒了过来。

    早在之前,林玉琴就给过她大号创可贴,让她早做预防,而之后,也都是在零花钱的基础上,会多给她一些钱,用来买大号创可贴的。

    然而,事实上,时间过去了那么久,该来的却一直没来,就把这归咎于女孩身体的特殊,逐渐的也就把这件事给遗忘了。

    直到今天,联想起晚上做的那个梦,果然不是女孩身体情况特殊,而仅仅只是不知原因的延迟了吗?

    又或者是前两个月只是灵魂与肉体的磨合期,等到现在,磨合期过了,于是就开始变得正常了?

    果然她这辈子,都变不回去了吗?

    无声的叹息一声,宋笺秋只要一想到,以后自己每个月都要流血,而且听说肯定会大姨妈疼,她就有种想要自杀的念头。

    原本一天的好心情,这还没起床,就全没了。

    她只感觉这个世界是如此的晦暗,失去了所有的色彩,人生以后也无望了。

    “晓云姐,有没有什么办法不来大姨妈?”宋笺秋语气低落的问道。

    “有啊!”

    唐晓云的回答很肯定,一下让宋笺秋回过神来,望向她,一双大眼睛似乎都充满了光彩:“什么办法?能教我吗?”

    “你现在不好学啊!”唐晓云说道:“那都是给彻底遁入空门的比丘尼,或者不想结婚的人练的。学了之后,会绝经,但从此会性冷淡,无法生育。像你年纪这么小,就开始学的话,恐怕连身体发育都会受到影响!”

    “我不管!我就要学!”宋笺秋豁然间从床上站了起来。

    唐晓云见此,连忙喊了起来:“诶诶诶!流了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