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少女伏魔录 > 第150章 落空
    月光借影术是一种高级道术,不仅能够借助月光的力量,找到敌人,还能持续的给施法者指明方向,从而搜寻到目标。

    苏云飞利用李轻舒的头发,找到了王义廷所在的民房,但实际上锁定的并不是他这个人,而是放在法坛上,里面塞着李轻舒发丝的稻草人。

    所以在王义廷被人救走之后,苏云飞并没有察觉到,依然和刘钊开车一路狂飙,很快就来到了牙山市郊区,赶到了这座民房外。

    然而,才一下车,看到大开的木门,经验老道的刘钊和苏云飞都是心中一凉,有种不好的预感。

    不过,即便如此,二人还是互相使了个眼色,穿着道袍的苏云飞捏了一张符,而刘钊则拔出了随身携带的手枪,悄悄的靠了过去。

    这是一间不大的民房,格局与大多数普通农村的砖瓦房一样,大门进去就是大厅,左右两侧便是房间。

    此时,大厅里一片漆黑,只有右侧的房间里,有灯光投射出来,照在地上。

    而月光借影术锁定的,也正是右侧的房间窗户。

    这说明,他们要找的人就在右侧的房间里。

    二人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接着,就看到右侧的房门大开,一个人躺在地上,生死不知。

    眼看没有危险,俩人这才稍微放下心来,直接走进了房间,只一眼,就看到了依然笼罩在月光下,摆在窗前的法坛,上面那道喷出的鲜血,异常的醒目。

    再看地上的人,却并不是他们要找的王义廷,而是李轻舒的表哥唐继武。

    在唐继武的周围,散落着一些道具,之前应该是摆在法坛上,用作道术媒介的。

    刘钊半蹲下身,检查了一下唐继武的状况,抬起头朝正在四下打量的苏云飞说道:“死了!全身没有看到任何伤口,也没有看到类似外力打击的伤势。尸体还温热,应该没死多久!”

    苏云飞点点头,也蹲下身,以自己的专业角度仔细检查了一下,看到了一些很明显的痕迹,便说道:“是被人摄取了魂魄死的。”

    “有第三者来了!?”刘钊目光微凝,但却并没有紧张起来。

    经验丰富的他,自然知道,此时第三者早已在他们赶来之前,就已经离开了,救走了王义廷。

    “现在怎么办?”刘钊问道。

    这种案子,自然不可能按照普通的案子来进行调查,因为很多蛛丝马迹,都不是用寻常手段能够调查发现的。

    “这人很谨慎,没有留下什么痕迹。”苏云飞摇了摇头,说道:“只施展了一个摄魂术,并不能表明什么。现在我们当务之急,还是先搜一下,有没有解药,和解咒的物品。”

    “好!”刘钊点点头,首先就开始搜寻唐继武的身体,而苏云飞,则起身来到法坛前,然而,还不等他仔细检查,就听身后刘钊说道:“云飞!找到个稻草人!”

    苏云飞转身过去,从刘钊手中接过稻草人,检查了一下,说道:“这个就是给轻舒下咒的道具!”

    “毁了它!”刘钊一听,立即说道。

    “不急!不能就这样毁了!”苏云飞说道:“直接毁掉,就怕那家伙会对有什么后手,对轻舒产生什么冲击,所以还是先带回去,做下检查再说!”说着,他将稻草人放进了道袍宽大的袖子里。

    “接下来,就剩下蛊母了!”苏云飞说道:“一般为了操控蛊,种蛊之人会留有蛊母,只要有蛊母,就能让轻舒体内的蛊都出来!我刚才看了下,这里没有。其它地方,我们分头找一下。蛊母应该是装在不大的罐子里,材质一般是陶器或者玉器。”

    刘钊点点头,便和苏云飞一起出了房间,去其它几个房间里搜寻起来。

    正所谓狡兔三窟,王义廷虽然在居住,除了把一些相关的物品放在这里之外,并没有把鬼坛,和一些古董也带来这里。

    二人搜寻了一阵,很快苏云飞就依照自己的经验,找到了饲养蛊母的陶罐。

    蛊并不属于道术,而属于东南亚和大陆南方那边的一种巫术,那边因为气候和森林植被的原因,瘴气浓厚,毒虫毒草品种繁多,所以逐渐发展出了蛊,这种巫术。

    与此同时,蛊也分植物蛊和虫蛊,前者是让人吃下植物的种子,后者则是吃虫子的卵。

    当然,这只是大概的说法,如果更具体更详细,那种蛊的方式也是多种多样,甚至也有植物蛊和虫蛊混合在一起的混合蛊。

    不过,巫术这种东西,在内陆并不流行,而在界中佛门道家眼里,也属于旁门左道之术。苏云飞有幸见过几次,但作为普通人的刘钊,却是根本没见过,所以在找到蛊母之后,苏云飞打开了陶罐盖子,让刘钊见识一下。

    “这就是蛊母?”灯光下,罐中的蛊母看起来就像是一只通体雪白,身体肥大的蚕一般,看上去甚至还有点可爱,丝毫没有想象中的狰狞。

    然而,这只是表面伪装出来的一模样。

    在听见刘钊语气有些怀疑之后,苏云飞微微一笑,单手捏了个道诀,然后屈指朝着罐中的蛊母一弹,遂即,也不知这蛊母受了什么刺激,骤然间展露出了自己狰狞的一面。

    只见它扬起一段,整个身体膨胀起来,小小的身躯张开的大口,竟然给人一种血盆大口的感觉,可以看到里面成排如锯齿一般的牙齿,让低着头观察着的刘钊吓了一跳,下意识的避了开来。

    苏云飞慢条斯理的盖上盖子,说道:“不要小瞧了蛊母,这种东西,一只小小的蛊母,可是通过数万只幼虫,喂食各种草药,从小培养,互相厮杀,最终存活下来的。可以说,即便是不下蛊,光是操控这只蛊母,就足以杀人于无形之中。”

    “这种邪恶之物,你们道家不管的吗?”刘钊此时才不敢小看这样一只虫子。

    “管?怎么管?”苏云飞反问道:“这世间邪恶的东西多的去了!哪里管的过来?更别提,别听见巫术,就以为是什么坏事,其实巫术也跟道术一样,好的人用了,就是好的,坏的人用了,就是坏的,思想哪能那么狭隘。”

    “你们道家思想还真先进!”刘钊说道。

    “人都要与时俱进嘛!”苏云飞说道:“现在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你留下来收拾?”

    “嗯!你去吧!”刘钊点点头,早已料到会如此。

    实际上,苏云飞会找人配合工作,为的就是现在这种情况,说白了,就是让刘钊给他擦屁股而已,毕竟,他的身份不好暴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