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少女伏魔录 > 第149章 第三者
    民房内,朦胧的月光几乎替代了昏暗的灯光,照亮了房间,笼罩着窗前的法坛。

    王义廷被砸飞出去时,喷出的鲜血,犹如某位书法大家信手甩出的一道墨迹,泼洒在窗户、墙壁和法坛上。

    鲜红的颜色在昏暗的灯光之下,显得格外的醒目,朦胧的银色月光笼罩着,给人一种诡异而神圣的感觉。

    但此时,没有人去欣赏这幅难得的画面。

    屋内的两个人,王义廷被砸飞了出去,喷出了一口血,昏迷了过去,生死不知,而王义廷在飞出去时,唐继武很倒霉的当了一次肉垫,被直接砸中,头和后背都重重的撞到了墙壁,一时间也有些头昏脑胀起来。

    他捂着后脑勺,发出痛苦的呻吟,挣扎着想要起身,支撑了几下,都没站起来,这才感受到了压在自己大腿上的重量。

    “道长!王道长!”

    他忍住疼痛,抱住王义廷的头,使劲晃动对方,但却没有得到丝毫的回应。

    该不会是死了吧?

    他脑中冒出这样的念头,颤抖着手指,伸过去探了一下鼻息。

    还有气,但十分微弱,几乎可以说是有进无出了。

    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因为站立的位置关系,唐继武并没看到王义廷被龙珠击中的一幕,他当时还惊慌于月光笼罩过来形成画面时,对面竟然也有个穿着道袍,在法坛前施法的道士。

    他以为就是王义廷口中说的,他表妹认识的那个道士。

    他虽然并不知道这月光为什么会不符合逻辑的,像探照灯一样透过窗户照进来,但当他看到画面中的人时,直觉便告诉他,他们被发现了。

    这让他有些惊慌,正准备开门出去躲藏一下时,王义廷就已经喷出了口血,砸中了他。

    而现在,王义廷半死不活的,眼看恐怕连救护车都来不及,人就要死了,唐继武一时间没了主意。

    怎么办?!

    逃?

    对!快逃!

    脑中瞬间冒出的念头,一下让唐继武有了主意,他这几天跟王义廷同吃同住,早已从最初的尊敬,逐渐转变为敬畏和害怕。

    他既敬畏王义廷的道术手法,又害怕对方那狠辣的性格,早已有过多次想要离开的念头,但都在试探着提出时,被对方挽留下来。

    他听得出来,如果他强行要走的话,鬼知道这位王道长会对他做什么,或许会像他那个表妹那样,给他下咒或者种蛊,那到时候,就真的是生不如死了。

    再加上,对方可能还会对他的老婆孩子出手,于是这才一直隐忍着跟在王义廷身边,住在了一起,连家都不敢回。

    现在,这位王道长生死不知,岂不是他逃离的最佳时候?

    念头越想越清晰,看着半死不活的王义廷,也没有之前的敬畏和害怕,直接把对方从自己身上推开,脑袋重重的砸在了地上,也不管,只站起身,拍了下身上的灰尘,正待转身出门,视线无意中却扫过法坛上的几样东西。

    那个给表妹下咒的稻草人,还有几个一看就知道是古董的器物,顿时贪念升起,连忙走了过去,将稻草人拿在了手中,还有那枚银针也插在了稻草人身上。

    他的想法其实很简单,就是想用这个来继续威胁表妹,以让对方进行房地产改户。

    这个本来是他认识王义廷的最终目标,但后来不知怎么回事,就逐渐变成报复为主旋律,反倒是威胁表妹进行房地产改户的事情,成了无足轻重的事情。

    他将稻草人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这才开始拿法坛上的其它几样看起来像是古董,比较值钱的物品。

    如果此时宋笺秋还在院子里的话,倒是能够从还未中止的月光借影术中,看到唐继武大肆搜刮的景象,但此时,宋笺秋正在客厅里研究怎么防止被诅咒和种蛊的事,所以也就没看到。

    然而,俗语说的好:好奇心害死猫。

    人往往也因为自己的贪念,而错失良机,让自己陷于危险之中。

    就在唐继武将法坛上的物品一一放进自己的口袋里时,一声冷哼忽然传进他的耳中,顿时吓得他浑身一僵,以为是王义廷醒了过来,浑身僵硬的转过身去,便看见不知道什么时候,房间的门大开,一名蒙着面的男子,站在门口,望着他。

    蒙面男子的目光锐利,扫了眼躺在地上的王义廷,再看看手上拿着不少东西的唐继武,然后还有窗外那不正常的月光汇聚,即便不知道经过,多少也能猜测到情况如何。

    这很有可能,是王义廷与人斗法失败,现在躺在地上生死不知,之前一直跟着王义廷的人,便开始趁火打劫,想要卷物逃离了。

    不是多难猜测到的事情,就是没想到,仅仅是稍微离开一会儿而已,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这让蒙面男子心情很不好,万一王义廷死了,这可是事关教中长老的事情,可不是简单的训责就能捱过去的,说不定还会受到刑罚!

    一想到这,蒙面男子的心情就更差了,眼看唐继武张开嘴,似乎想说什么,但他完全不想听这个人说什么话,直接伸出手做爪状,唐继武便立即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吸了过去,主动将自己的脖子卡在了对方的手中。

    唐继武瞪大了双眼,惊恐万分,但被抓着脖子根本就说不出话来,只能使劲的瞪着双腿,双手再也拿不住那些东西,纷纷掉落在地上。

    蒙面男子面无表情,只看着唐继武在手中挣扎着窒息而死,然后把尸体扔在了地上,接着,一手摸出一张符纸,一手拿出一个漆黑的小陶罐。

    符纸夹在手中,无火自燃,蒙面男子低声念道:“天地苍茫,符引魂归!”

    念声中,燃烧的符纸落在了唐继武的尸体上,一道依稀可辨的模糊人影,从尸体上笔直的站了起来。

    仔细看看,可以发现,这模糊的人影正是唐继武的模样。他目光呆滞,仅仅停留了片刻之后,就像是受到了某种力量的吸引,化为了一道虚影落入了蒙面男子手中的漆黑小罐之中。

    摄取了唐继武的魂魄之后,蒙面男子将小陶罐收好,然后走上前,探了下王义廷的气息,感觉还有点呼吸之后,就掏出了一颗药丸,塞进了对方的嘴里,帮助着对方吞下去之后,这才一把将人扛起,也不管这屋内的其它东西,转身便离开了房间,出了屋,很快就消失在了黑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