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少女伏魔录 > 第146章 意外来人
    时间接近凌晨,原本正在客厅里坐着的苏云飞和刘钊,忽然听到外面有人敲门。

    二人相视一眼,同时起身走到了院子里。

    刘钊去了开门,而苏云飞则来到法坛前,先是抓了下碗中的月光沙,似乎是检查下这一碗沙吸收月光的效果如何,然后才抬头望向院门的方向。

    刘钊开了门后,吃惊的发现,站在门外的人,是隔壁邻居宋家的女儿宋笺秋。

    “恒恒!你怎么来了?”

    刘钊看到宋笺秋有些吃惊,而宋笺秋看到他,也有些吃惊,可转念想想,李轻舒被人施了咒,下了蛊,在没有家属的情况下,与李轻舒最亲近的刘钊,是避不过去的,所以如此想想,刘钊出现在这里,却也很正常了。

    “嗯,我来看看!”刘钊的询问,宋笺秋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敷衍了一下,然后透过门缝,看到了在院子当中摆着法坛,还有那个在医院里见过面的年轻男子。

    “这……”刘钊皱起了眉头,感觉这宋笺秋来的也太巧太奇怪了一点。

    要知道,他们给李轻舒出院的事,宋家应该不知道的,可宋笺秋怎么知道这边有人,还过来敲门?

    “刘队,干什么呢?时间快到了,让她进来吧!”站在法坛前的苏云飞见刘钊迟迟不让开路来,多半猜到刘钊是什么想法。

    不过,这也正常,谁能想到,一个十几岁的女孩,会是修道者呢?与她最亲近的父母都想不到,就更别提刘钊这个外人了。

    听见身后苏云飞的话,刘钊掩饰不住内心的震惊,上上下下的打量着面前站着门口的女孩子。

    这女孩是跟苏云飞是同一类人吗?是修道者?这么小?!

    不过想想,人从小修道,确实没什么问题,可问题是,似乎连宋家的人都不知道自己的女儿是修道者!这丫头还真能藏啊!

    心里有些感叹,但他还是让开了路,宋笺秋微微点头,道了声谢谢,就从刘钊身边走了过去。

    望着宋笺秋进去的背影,刘钊还是忍不住怀疑,即便这女孩是修道者,但这么年轻,又能有什么用呢?

    他摇摇头,回头望了眼门外,没发现什么人之后,这才关上了门,并锁上。

    “你好!”苏云飞其实对于宋笺秋会不会来早已有所猜测,毕竟,距离这么近,就在隔壁的情况下,他的那些动作,肯定是瞒不住同道中人的。

    如果宋笺秋关心李轻舒,肯定会赶在时辰到达之前过来,如果不关心,或者不是界中人,那来不来也就无所谓了。

    当然,这也只是苏云飞的猜测,即便宋笺秋是同为修道者,但年龄这么小,才十几岁,就算过来,恐怕也是帮不上什么忙的。

    只是相较于什么都不懂的刘钊,作为界中人的宋笺秋,或许在照顾李轻舒方面,会比较方便,毕竟是同性,而且既然是修道者,那多多少少也会一点什么道术,能够帮一下吧?

    谁知道呢!

    反正不管宋笺秋来不来,都不影响苏云飞的计划,来了更好,没来也无所谓。

    看到宋笺秋过来,苏云飞便先打了招呼,然后介绍起自己来:“我是伏魔苏家的苏云飞!”

    宋笺秋点点头:“你好,我叫宋笺秋!”

    介绍完自己,宋笺秋就开始好奇的打量着法坛上的摆设和物品,倒是苏云飞在等着宋笺秋继续介绍自己的师承门派,可随后却见对方完全没有说的意思,不由哑然,只能直接问道:“小妹妹师承何处?”

    闻言,宋笺秋想了想,说道:“自学的!”

    噗!

    苏云飞差点一口水喷出来,什么叫自学的?有人能够这么天才,自学修道吗?神经病吧这是!可看这女孩的模样,也不像是神经病啊!

    他用狐疑的眼神上下打量着宋笺秋,难道是散修?可即便是散修,其实也是有师承门派的,只是这个师承门派已经凋零,或者人丁单薄,所以才被归类为散修,而不是宋笺秋说的,什么自学修道,这完全不可能好么!

    看来,是不想说出自己的师承门派吧?

    有些散修其实也不怎么愿意说出自己的师承门派的,除非这个师承门派在以前比较有名,又或者能够跟目前界中一些名门大派能够扯上点关系。

    像他们苏家,虽然已经是世家传承,但实际上往上数几代人的话,都是跟昆仑一派有关系的。

    最初的苏家老祖,就是昆仑弟子,后来下山,成了一介散修,只是后来成家立业,开枝散叶,把自身所学传了下来,到如今壮大开来,就成传承之家,规模之大,并不比一些门派弱。

    正因为祖上的关系,所以苏家与昆仑关系很好,虽然传承之后的苏家道法与正宗的昆仑道法,经过几百年的不断修改,有所差异,但根底却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

    如果有眼力好的人,其实还是能够分辨出苏家的道法,跟昆仑的道法很相似,尤其是昆仑擅长剑修,走的是以剑入道的路子,在苏家,也是同样如此。

    也因为如此,所以苏家每代的年轻一辈,都会进昆仑宫修炼一段时间,只是却并不算是昆仑弟子,仅仅是借地修行,顺便也可以和昆仑道法互相印证,对双方都有好处。

    当然,像苏家老祖这种从一介散修,成功壮大成世家传承的经历,终究是少数。

    毕竟,修道不易,散修更不易,到现在,界中人听到苏家名号,也不会再想起苏家老祖是散修,而只会知道,苏家势力庞大,在苏州一带,更是威名赫赫,无人敢招惹。

    如此世家,在界中屈指可数。

    更多的散修,依然还是隐没在世间,无人知晓。

    宋笺秋自然不知道,自己一句自学的实话,便被苏云飞当成了不愿意说出自己师承门派的借口,但即便是知道,她也不会解释什么,因为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本来就解释不清的。

    苏云飞也没在这上面纠结,因为这没有意义,反正只要知道宋笺秋是界中人即可,如此一来,也就不用填写什么保密协议了。

    眼看月移天中,苏云飞拿起折叠后,放在法坛一侧的衣服抖开,正是一件八卦道服,将其穿起,然后说道:“时辰要到了,你们到时候看着就成,别打扰我。”

    “我能帮什么忙吗?”宋笺秋来这里本来就是打算帮忙的,现在见此便开口问道。

    “你和刘队照顾下轻舒吧!”苏云飞说道:“如果有什么异常,你也更会处理。”

    其实很想说,自己也没什么经验,可想了想,这话还是不说的好,于是宋笺秋也只能默默点头,和刘钊一起进了屋内客厅里,透过窗户,望向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