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少女伏魔录 > 第142章 宵夜(上)
    深夜十点多,对于很多人来说,夜生活也不过是才刚刚开始,沿着章河而开的宵夜铺,此时也正迎来了一天之中最为热闹和繁忙的时间段。

    一群群客人来了又走,一张张桌子擦了又脏,堆积起的垃圾眨眼之间就装满了垃圾桶,充满了孜然和烤肉的香气,沿河飘荡,一直飘到了河对面的居民区中,说不定,就有人因为受不住这香气,而下楼过河,来吃上几份烧烤。

    宋辰清跟着几个朋友在外面玩了一圈之后,便来到了其中一家烧烤摊前坐下。

    他们一共六个人,也是运气好,刚刚来,正好就有一群客人离开,忙得脚不沾地的服务员拿着一块大抹布,干净利索的在桌面上擦了两下,已经开始掉漆的桌面就变得油光蹭亮,反射着街边路灯的光芒。

    老板娘热情的招呼着他们来坐,但即便如此,也只有一张桌子的空位。

    不过好在,都是年轻人,要是分开坐反而感觉不够热闹,就直接拿了几张空椅,在桌子前挤一挤,也是可以的。

    安排好后,服务员就拿了一张菜单来,让客人点菜。

    菜单在六人手中转了一圈,各自点了些自己喜欢吃的东西之后,便开始闲聊起来。

    聊了一阵后,宋辰清还记得自己的事情,开口问道:“安涛,你不是说你那个朋友会过来吗?怎么到现在都没见人影啊?”

    被叫做安涛的人,坐在宋辰清对面,全名叫吴安涛,是个留着短发,戴着眼镜,有点啤酒肚的胖子,在宋辰清问这个问题前,正在跟边上的人说话,在听见宋辰清开口之后,才笑了笑说道:“急什么!刚刚他已经打电话给我了,问我们在什么地方,我已经告诉了他,我们在这里,应该快到了吧!”

    “你们说的人是谁?还有人要来吗?”

    他们这一群人,都是高中的同学,从高一一直玩到高三,一起打篮球,即便现在毕业了,有的考上了大学,有的没考上,直接去了上班,此时相聚起来,却也感情依旧。

    现在听宋辰清和吴安涛说起话来,还以为是有谁班上的人要过来,一起玩,对此,大家自然是没意见,都十分欢迎。

    “是有人要来!”吴安涛推了下鼻梁上的眼镜,笑着说道:“不过你们都不认识,是我同村的发小!上次阿辰不是说感觉家里有脏东西吗?我就说让我这发小过来看看,他又说不用,可没过多久,他又改口,让我找人过来了。”

    “哈哈!阿辰这是吓破胆了吧?”有人哈哈笑了起来。

    “阿辰真见鬼了?”也有人认真起来,问道。

    “没有!”宋辰清知道这种封建迷信的事情,除非亲眼所见,否则说出来别人都不会怎么信的,但现在既然问起,他还是说道:“我只是总感觉家里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存在,一会儿在天花板上,一会儿在客厅里,反正只要它一出现,我就能隐隐感觉到!”

    “真有鬼吗?”有人来劲了,连说话的语气都变得阴沉神秘起来。

    “这个嘛!还真不好说!”

    吴安涛说道:“有的人信,还说自己亲眼看见了,描述的详详细细的,但大部分的人都不信,毕竟都没看过,听别人讲,又总是怀疑,所以究竟有没有鬼这种事,还是各信各的吧!俗话说的好,信则有,不信则无!反正这鬼东西没遇到算好的,遇到了才是倒霉!”

    “现在阿辰不就是遇到了吗?”有人跟着笑道:“还是在家里遇到,那不倒霉透了?”

    “只有你自己能感觉到?你爸爸妈妈呢?感觉不到吗?”边上有人直接对宋辰清问道。

    “人是有灵感的!灵感的强的人,才能感觉到,弱的人,自然也就感觉不到了!”一个声音从吴安涛身后传来,众人的视线还未望过去,就见一个人提着一把椅子放在了吴安涛身边。

    吴安涛看了眼来人,略显惊讶的问道:“咦?你小子什么时候来的?悄无声息的,也不打声招呼!”

    “我这才刚到!”来人戴着眼镜,年龄跟这一桌人的差不多,身上穿着也很简单,并无与众不同,但却给人一种干净整洁的感觉。

    “向大家介绍下!”吴安涛说道:“这是我发小,叫林典!”

    林典脸上挂着微笑,朝在座的人点点头,说道:“大家好!”

    众人纷纷点头,然后吴安涛开始给林典介绍围坐在周围的五个人的名字:“这是刘德成,这是王辉……这就是宋辰清了,也是那个在家里能感觉到脏东西,向我求救的人!”

    求救什么的,根本就没这回事好么!宋辰清有些无语,但也没辩解,反正朋友之间肯定会损上几句,这也正常。

    林典朝宋辰清笑道:“我认识你!”

    “诶?你认识我?”宋辰清有些惊讶。

    吴安涛也跟着吃惊起来:“既然你认识,那怎么不早说?还要让我叫人?”

    “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之前不认识,但现在看到了人,我就认识了。”林典解释完,然后对宋辰清问道:“你妈妈是不是叫林玉琴?”

    “是啊!你怎么知道?”宋辰清吃惊完,头一个感觉就是对方调查自己,可转念一想,双方无缘无故的,调查他干什么?

    “那就对了!”林典含笑道:“你妈妈是我的老师啊!”

    “哎哟!我说怎么总感觉像是忘记了什么事!原来是这样!”在林典说破之后,吴安涛一拍自己的脑门,说道:“我都忘记阿辰的妈妈是南岸音乐学院的老师了!”

    “那这么说,林典是南岸音乐学院的学生?”

    有人也跟着惊讶起来,毕竟身为牙山人,谁不知道南岸音乐学院啊!他们这些人,曾经至少有一半多的人,都想考进南岸音乐学院的来着,只可惜,音乐学院可不是分数高就成,还得有音乐天赋。

    “是啊!我年龄跟你们差不多,是南岸新一届的学生!今年刚刚读完大一上半学期呢!”林典说完,然后继续对宋辰清说道:“其实你不在家的这段时间,我还送了一本书给你妈妈的!”

    “什么书?”宋辰清忍不住问道。

    “金刚经!”

    林典说道:“有一段时间,我发现林老师总是做恶梦,身体很虚弱,就怀疑你家有什么脏东西存在,所以就送了一本《金刚经》给你妈妈!如果她按照我说的,每天晚上念经的话,家里应该不会有什么脏东西出现啊!”

    “念经?”听完这话,宋辰清说道:“我妈妈晚上不念经,倒是我有个妹妹,每天晚上都会念经!”

    这出乎预料的回答,让林典略感惊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