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少女伏魔录 > 第103章 再现
    回到家,就见林玉琴正坐在客厅里敷着面膜看电视,见宋辰清和宋笺秋二人先后进了屋里,便笑着打了招呼,然后就询问起刚刚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听着像是有人在吵架。

    她刚才虽然听到了动静,但因为在敷着面膜,不方便出去,于是也就只能躲在屋里听动静,现在看到兄妹俩回来,就估计二人看到了点什么,于是才开口询问。

    八卦之心人人有之,其中讲八卦,也是缺一不可的事情。

    宋辰清听自己老妈问起,便把背包往地上一放,蹦到了沙发前,跟林玉琴讲起外面的事情来。

    正提了鱼进厨房,然后出来的宋笺秋,看到放在地上的背包,便默默的提了,放到了楼上去。等下了楼,客厅里说话的人却已经变成了林玉琴了。

    “……说来也是轻舒倒霉,遇上这么个表哥!现在闹得这么热闹,她又是警察,就怕有人在这方面做小动作,对她的工作有影响。”

    宋笺秋没听到前头,下来时就只听到这么一句结尾。

    可实际上,她也有些好奇李轻舒那里到底是怎么回事,于是也坐了过来,问了句:“轻舒姐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玉琴还未说话,宋辰清就已经自告奋勇的解释了起来。

    整个事情,其实很简单,也很狗血。

    简单而言,就是隔壁的这座别墅,是李轻舒姥爷的,然后她姥爷在世时,她那个叫唐继武的表哥很不孝顺,所以老人一气之下,就把这座别墅送给了李轻舒。

    一切程序都合法,也有老人签了字的遗嘱,即便是告到法院里去,也肯定是败诉的。

    正是因为知道告李轻舒没用,于是她这表哥就开始耍赖了。不仅仅是他耍,还有他那个老婆,也就是李轻舒的表嫂,也是跟着一起耍。

    俩人真是各种闹,闹完单位闹家里,闹得人尽皆知,这也是为什么,之前李轻舒有一段时间不在这边住,就是在躲着这一对表哥表嫂。

    不过,李轻舒也是硬气,不管这对奇葩夫妻怎么闹,又有多少不明就里的人指指点点,也就是不退缩。

    现在的情况,就看是双方哪边更能够受得住了。

    但依明白情况的人看来,显然李轻舒的压力更大,毕竟,她作为警察,家事闹成这样,就算她没错,也会有人站在道德高处说她的闲话。

    而唐继武夫妻,二人脸皮厚,还是俩个人,可以轮流来闹,就像今天这样,只有唐继武来了,女的没来,显然就是做的这种打算。

    “噫——!我可不想我们家会有这样的一对邻居!”在跟便宜妹妹解说完毕之后,宋辰清发表出了自己的意见,说道:“可以想象,要是李轻舒真顶不住压力,放弃了房子,让这对奇葩住进来,那我们一家,恐怕也要遭殃了。”

    “没这么夸张吧?”

    林玉琴还有些不信,大概也是没在现实里遇到过这种事,主要还是宋家几个兄弟姐妹关系都比较好,各自的家庭条件都不错,互相之间也没有什么利益纠葛,所以才会这样觉得。

    “老妈!你永远不能探出贱人奇葩的下限来!”宋辰清说道:“像这样的人,没有最奇葩,只有更奇葩!他们的下限犍稚就跟无底深渊一样,让人看了胆战心惊!”

    想了想,大概是觉得儿子说的话对,林玉琴也开始犯愁起来:“那这怎么办?这种别人家的事,我们也没办法啊!”

    宋辰清想了想,遂即也愁眉苦脸起来,说道:“好像还真没有什么办法!他们又不犯法,只是在外面闹,增加李轻舒的压力,就算报警,警察也只能调解,可这种事,如果光靠调解有用,也就不会闹成现在这样了。”

    闻言,林玉琴叹了口气。

    宋辰清也跟着叹气。

    宋笺秋坐在沙发上,看着这对母子,好端端的开始为别人的事犯愁,也只能一脸无语了。

    不过,要是真如宋辰清这样说,对他们家来说,也确实是个麻烦。

    但这种事,外人又能帮什么忙呢?

    …………

    时间接近中午,小区内纵横的干道上,行人明显稀少了许多,有时候半天,才能看到一个人走过。

    唐继武捂着自己的还隐隐有些发疼的额头,也是有些愁眉苦脸起来。

    要知道,临出门前,他老婆可是说出了没闹出结果,回家就离婚的话来。

    虽然这是气话,他老婆自己也知道,只闹这一天,是不可能让李轻舒妥协的,所以离婚是不可能离婚的,可要是回去的话,那肯定是要被指着鼻子骂上好一阵子。

    他当然是不怕,但就是烦,所以想了想,与其回去,还不如找个地方吃个饭,等下午的时候,再回来吧!

    心里打定主意,眉头也就松了开来。

    唐继武最后揉了揉额头,辨认了一下方向,正准备转身离开时,忽然听到有人在喊他的名字。

    “唐继武!唐先生!”

    他循着声音望去,就见在两座别墅之间的一条小巷子里,一个戴着帽子,左手像是骨折了,上面缠着白纱布,吊在脖子上的中年人,正满脸笑容的站在巷子口看着他。

    “你叫我?”唐继武左右看了看,没发现路上还有别人,便问道。

    “正是!”中年人笑容满面,点了点头。

    “你怎么知道我名字?”问这句话时,唐继武大概是忘记了,他自己之前可是在李轻舒家门口,很大声的介绍了自己的名字。

    不过,中年人却并没有这样说,反而依然笑容满面的说道:“谁人不知你唐继武唐先生的大名?这大街小巷,早已无人不知了!”

    这话要是聪明人,再联想起之前做的事,恐怕就知道这是在暗讽自己。

    但偏偏,唐继武说不上笨,但却也不是什么聪明人,一时间没想到之前的事,反而因为中年人这一番听着像是恭维的话,弄的有些不好意思了,笑呵呵的摸着自己的脸,说道:“我什么时候这么有名了?”

    中年人含笑点头:“唐先生自己不自知,正显出了您的低调啊!”

    这话说的唐继武不知道怎么回应,只能傻笑了半天,随后似乎才忽然想起了什么,问道:“对了!先生贵姓?”或许是受中年人的影响,连带着他自己也文绉了起来。

    “鄙人免贵姓王!”中年人嘴角翘起:“全名王义廷!”

    “原来是王先生!幸会幸会!”唐继武连连拱手。

    看着唐继武的模样,王义廷心里冷笑,真是蠢人多作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