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少女伏魔录 > 第99章 越狱(上)
    “什么人?!”

    玉知秋没有立即出手攻击,而是猛喝一声,但与此同时,手中也已经抽出了一张符纸,做好了随时攻击的准备。

    听到山下的喝声,山顶之人回头望了一眼,冷哼了一声。

    这一声,虽然小,且还隔着山上到山下的距离,可传到山下玉知秋耳畔时,声音却犹如炸雷一般响亮。

    这显然不是普通的哼声,而是带有挑衅之意。

    对方既然挑衅,玉知秋当然不会客气,手中捏着的符纸无火自燃,在投掷出去的同时,口中疾声念道:“太极正法,阴阳无极!符化烈焰!”

    咒言落下,轻飘飘燃烧着火焰的符纸骤然间火光大涨,化为一条形似龙身的火焰,直奔山顶目标而去。

    与此同时,玉知秋手捏道诀,右脚重重的一跺地面,喝道:“太极正法,阴阳无极!御土·虎牢关!”

    咒言再出,便见以神秘人为中心的山头泥土,纷纷如潮水般涌起,滚夹着碎石,化作众多虎头,如浪一般朝着目标涌去,要形成牢笼,将人困住。

    连续两个道术出手,玉知秋的动作不可谓不快,然而,山头之人并没有展开反击,反而在受到围攻之后,似乎迟疑了一下,遂即整个人忽然像是一团烂泥一般,从头部开始塌陷,一直到脚下,迅速融入地面泥土之中,不等两个道术近身,人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玉知秋的反应也是极快,见目标已经消失,为避免弄出太大动静,惊扰到山下的村民,一挥手,两个道术便随风消散的消散,平息的平息,一切都犹如梦幻泡影,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他脚下迈出一步,脚一落地,霎那间人就已经站在了山顶那人消失的地方,然后低着头,打量着脚下的地面,皱着眉,摸着自己的下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这人……似乎有些眼熟……”

    只可惜,当时那人站在山顶,他在山下,对方恰好背对月光,处于逆光状态,他也只模模糊糊的看到了一点那人的容貌轮廓,只觉得容貌稚嫩,再加上那身高,显然不可能是成年人。

    可是,什么时候出现了能够在他发动土系道术时,还能借助御土之术逃离的年轻后辈?真有这么利害,也不可能默默无闻,而他也没见过了。

    “古怪的很!”

    玉知秋观察了一会儿地面,除了残留着一股阴气之外,并没有什么值得深究的线索,于是,便转而望向山坳之中,这一看,还未平复的眉头更是紧锁不开。

    “阴气竟然变淡了……那人来这里就是为了吸收阴气?……直接吸入阴气,这可不是什么堂门正法会做的事……。”

    他也是没想到,自己才离开一会儿,就有人来这里偷阴气。

    阴气作为大地泄露的气息之一,要说作用,肯定是有的,除了养鬼之外,还有更多方法可以利用上它。

    然而,这种阴气,指的是那种纯净的,没受过污染的阴气,像这个山坳里的阴气,地下的冤魂厉鬼埋着都不知多少年了,原本纯净的阴气早已受到鬼气污染,根本就没办法净化掉,再来使用。

    即便那些冤魂厉鬼都已经被超度,这股郁结在山坳里的阴气,也不是那么简单就能够变得纯净起来,反而后面继续泄露的阴气,会不断壮大外面受到污染的阴气,最终,在达到一定浓度之后,成为祸患。

    这也是为什么玉知秋要把这处***堵塞,而不是想办法利用起来的原因。

    而且,即便是所谓的纯净阴气,其实其中还是包含着不少杂质,不管是修道者还是妖怪,都不可能直接吸收,而需要另外存储,然后再进行提炼,变得更加纯净,才能吸收运用。

    从来没有人可以直接吸如阴气的。

    除非……那人不是人……

    思虑了片刻,依然没什么头绪,玉知秋只能摇摇头,暂时把这件事放一边。

    毕竟,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人也已经走了,周围又找不到什么线索,山坳里的阴气更是变得淡泊如纸,已经没有吸收的价值,对方应该是不会再回来了,便也转身下了山,回到山洞里,继续闭目养神。

    夜色朦胧,对很多人来说,这都是一个相当长的夜晚。

    除了那些号称修仙,还奋战在电脑前的不正常人之外,正常人都已经躺在了床上,陷入了睡梦之中。

    也就在这样一个寻常的夜晚里,西江省隔壁的泰羊省东谷市的一座监狱里,一切也都一如往常,狱警职守在各自的岗位上,按照两小时一班的排班顺序,巡逻着监狱里每一处的通道。

    那层层封锁,每次进出都要开锁闭锁的铁门,足以让所有想要越狱的人绝望,再加上严密的监控系统,任何犯人,只要动作行为上稍微释放出一点可疑的信息,便会受到狱警的询问。

    在如此严密的守卫之下,想要越狱,基本上只是幻想而已。

    很多人可能都幻想过,但从未将其付诸于行动,唯有今天,却有人想要把幻想,与现实联系起来,付诸于行动之中。

    因为关押的都是危险的重刑犯,所以监狱里的灯在夜晚都是不会关闭的,只会降低电压,让灯光稍微变暗,免得罪犯有什么动静,监控外的狱警看不到。

    此时,已经是凌晨三点多,监狱里的监控室里,如往常一样,有五名狱警轮班负责观察监控器。

    也就在这时,一名狱警看到其中一个房间里,一名犯人忽然从床上坐了起来。

    对于这个动作,他不以为意,以为只是简单的起夜而已,于是视线便从这个监控器上扫过,转而望向别处了。

    然而,当他看了一圈再转回来时,却一下皱起了眉头,因为他看见,在监控器当中,刚刚那名以为是起夜的犯人,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绕着中间一小块空地不断的转着圈,一双嘴唇似乎也在不断的阖动,似乎正在念叨着什么。

    这个房间,是四人房的,按理说这人在房间里乱动的话,同处一室的其他犯人,会不满,会警告他,甚至报告狱警,免得受到牵连。

    然而,眼前这名犯人都已经转了好几圈了,两边的床铺上睡着的犯人,根本就没有人理会他。

    这让看到这幅画面的狱警心里忽然有些不安。

    会不会发生了什么事?

    他迅速拿起通话器,联络巡逻的狱警,前往编号三零三的房间探查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