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少女伏魔录 > 第77章 玉光三道(中)

第77章 玉光三道(中)

 
    在这对师徒眼中,恐怕是没有什么王法的。

    或许是宋笺秋那看白痴似的眼神有些激怒了对方,白衡冲重重的冷哼一声,右手捏了个单诀,朝宋笺秋一指,遂即,一道电光便直奔其身上而去。

    电光速度极快,根本就来不及闪避,就落到了宋笺秋披着的袈裟上,顿时一阵短暂的电光四溅,过去后,再看袈裟,却是丝毫无损。

    见此情景,白衡冲倒是不由得高看了一眼,夸道:“好袈裟!”可随后又摇着头,说道:“可惜,所托非人!”

    这话听在宋笺秋耳里,却让她面色更加冰冷,什么叫所托非人?凭什么这么肯定的说出这个词语?难道我穿着是不对,还要我送给你们,让你们穿,那才叫对吗?

    这对师傅的无耻,让她有些气急而笑了,真是从来没见过这么奇葩的人,今天真是大开眼界。

    “既然如此,这袈裟就让我先代为保管!到时,让你家长辈来正一派取吧!”

    白衡冲自顾自的做了决定,在他看来,自己作为一个前辈,教训晚辈,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而如果晚辈不行,收掉对方手中的法器灵器之类的,也算是给一种教训。

    这就像学校里的老师一样,看到学生不适宜的在学校里用手机,就会没收一样。

    至于没收之后,如何处置,那就看老师是怎么做决定的了。

    白衡冲做为前辈,且是正一派这样的大宗门,眼界高,实力强。

    虽然是一件法器,但他并不会看在眼里,也不会贪墨对方的东西,这点倒是可以保证,毕竟,他做这种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而是记不清有多少次了,都是类似宋笺秋这种,代为教训,然后就收走对方的灵器。

    等对方叫了长辈来,肯定要谈谈惩罚的条件,然后才会归还。

    当然,如果长辈来了,惩罚条件又没好,东西自然也就不会归还的。

    不过,到目前为止,这种条件谈不拢的次数并不多,毕竟,灵器贵重,即便是差一些的,也不是那么容易获得,一般而言都会同意惩罚条件。

    所以对于收掉别人灵器的事,白衡冲都已经做习惯了,他觉得宋笺秋不对,像袈裟这种法器,自然就不好在对方手中,避免做坏事,他也就理所当然的要收走,等对方家中长辈来谈了。

    见对方要收掉自己的袈裟,宋笺秋倒是有些心慌,这袈裟虽然是功德所化,且她能操控自如,但她却不知道,这袈裟究竟是绑定在她身上的呢?还是像外物一样,可以随便被别人拿走?

    现在白衡冲要收走袈裟,她肯定是无力阻挡的,但她也肯定不能让对方给拿了,不然的话,她上哪找什么长辈去正一派取袈裟?叫宋爸宋妈去吗?这不开玩笑吗?

    宋笺秋的惊慌,白衡冲自然看在了眼里,但他不以为意,只双手捏了一个道诀,随后凭空对着宋笺秋做了个摄取的动作,口中同时喝道:“收!”

    随音落下,袈裟果然自动离开了宋笺秋的身体,朝着白衡冲飞了过去,落在了对方的手中,正当他低头准备仔细打量一下这件袈裟时,却发现这件原本就半透明的袈裟,在他手中迅速变得透明起来,短短几秒钟,便消失不见了。

    “嗯?”白衡冲一皱眉头,抬头望向宋笺秋,果然看到那袈裟又重新回到了对方的身上,不由得沉声道:“这袈裟果然不凡,竟能够认宗归主,看来,除非我将你杀了,否则是拿不走这件袈裟的!但你犯之错,罪不至死。既然如此,那我就先代你家长辈对你做出惩罚了!”

    袈裟重新回到了身上,让宋笺秋暗松了口气,可随后又听对方这番话,终于忍不住开口,说道:“你这个牛鼻子臭道士!对事情一不做调查,二不看真相,只听信你徒弟的一句话,就认定事情即他所言!真是黑白不分,是非不辨!枉费了你这修道之心!我看你修什么道!还是修下水道去吧!”

    一口气骂了出来,只觉心头畅快无比。

    刚刚她之所以不说话,就是怕激怒对方,可现在见对方不管她说不说什么,激不激怒都是一样,所幸干脆什么都不管,还是先骂上一阵,发泄下心里憋着的一股气再说。

    “看来,你对我的做法很不服气?”白衡冲果然被宋笺秋这一番话给激怒,面露怒容,却并没有立即反击,反而给自己的徒弟辩解起来,说道:“既然是我徒弟所言,那还能有错?况且,地上那阵旗难道不是你所毁?”

    “是我踩断的又怎么样?”宋笺秋说道:“你们在这山上到处插旗子,我路过这里,不小心踩断了,这还能怪我?要是换个普通人踩到了,你也准备惩罚人家?”

    “普通人是不可能踩断阵旗……好!就算你是无心之失!那你助妖为虐,总该没话说了吧?”

    对这话,宋笺秋更是嗤之以鼻:“什么叫没话说了?我路过这里,不小心踩断了旗子,然后正好遇到这妖怪冲过来,我什么都还没做呢!就被你徒弟当成了一伙的,看我身上有好东西,就想抢,用火烧我,难道我还不能反击了?就该乖乖的站着让你徒弟烧?这世间还有道理可言?!”

    几句话,都被宋笺秋辩驳了过去,白衡冲怒极而笑:“好一个伶牙俐齿的小丫头!就算这些你都没错!但你刚刚辱骂前辈,即便以此为由,我也有权处罚你!”

    “你以为你是谁啊?你是前辈你就有权?谁给你的权利?基本法吗?”

    宋笺秋也怒了,这臭道士不讲理到这种地步,也是世间罕有了,她也是豁出去了,直接破口大骂:“我一不认识你!二跟你也没关系!我做错了事,自然有我的父母来管教,用不着你多管闲事!有这闲工夫,还是滚回你的正一派悟你的道去吧!”

    看着这一大一小俩个人破口大骂,不仅躺在宋笺秋身边的妖怪目瞪口呆,便是白衡冲的徒弟,也是一下傻眼了。

    从成为徒弟开始,他可从来没见过有任何一个人,敢跟师傅这样顶嘴,甚至对骂的;即便是正一派的掌门,在他师傅面前,也是恭敬有加,对于他的话,都不敢有太多的怠慢。

    可现在,却有一个十几岁的丫头,当着他师傅的面,骂他臭道士,牛鼻子,还说他不是修道,而是修下水道!最后还说他多管闲事,滚回正一派悟道去……

    这,这天要塌了吗?

    年轻道士打了个寒颤。

    ?  ?求票票~~~收藏勉强过两千了~~~~大家帮忙推荐呗~~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