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少女伏魔录 > 第34章 祭炼
    祭炼鬼坛,是一件十分耗费时间,必须按部就班,且有一定风险的事情,即便王义廷急着报仇,却也不敢走什么捷径,依然只能按照步骤来,一步一步的祭炼。

    香案摆起,鬼坛摆放在鬼母塑像身前。

    王义廷盘膝而坐,忽而大声喝唱道:“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冤鬼厉魂,何处为家?坛中归处,百解成忧,冤冤相报,血海深仇!”

    念毕,声音遂即低沉了下去,发出犹如梦呓一般呢喃细语,微不可闻。

    过了片刻,他一边念,一边抬起了右手,将中指放在嘴边咬破,一滴暗红色的心头精血,被逼迫出来,滴落在鬼坛封口的黄泥上。

    那暗红色的鲜血一落到黄泥上,便迅速被吸收渗透进去,消失的无影无踪。

    就这样三滴之后,王义廷才收回了手,双手捏咒决,继续念着蚊声一般的咒语。

    有了三滴心头血的诱引,鬼坛遂即便开始有了动静。

    只见整个坛身被不断从表面渗透出来的黑雾笼罩,并逐渐在头顶的天花板上汇聚,涌动,一名面目时而狰狞,时而露出痛苦之色的男子面容,在黑雾之中沉浮,挣扎,仿若溺水之人一般。

    随着黑雾越聚越多,鬼坛开始剧烈的震动起来,狗血混杂的黄泥封口像是吹气球一般,开始凸起,整个坛身也发出悉索的轻微声音,开始逐渐膨胀,就好像里面有什么东西正在变大,想要破坛而出一样。

    眼看那黄泥鼓起如同大肚一般时,鬼坛周身缠绕的红绳,和坛口贴封的符咒终于发挥出了作用,散发出了血色光芒,将坛身和黄泥封口重新镇住,并压缩了下去,让鬼坛恢复了原样。

    唯有那依然源源不断的从坛身周围渗出,汇聚在头顶天花板上,久久不散。

    对于种种现象,王义廷心中有数,自然不惧,依然微阖双目,口中念咒。

    被封印在鬼坛中的厉鬼,其实就像是一名饿了好几天,快要饿死的一个人;当然,这只是比喻,封印在鬼坛里的厉鬼,何止是才饿了几天,应该是从它被封印那天起,就一直被饿着,只能通过阴气来吊命。

    这阴气其实就相当于咸菜萝卜,精血就是烤的香喷喷的肉排。

    前者天天吃,吃三十多年也能填饱肚子,不会饿死,但后者的美味,却会让头一次品尝到这种味道的人疯狂。

    当然,人即便是头一次吃到肉,也不可能真变得疯狂了,但鬼不同,它本身就是各种欲望怨气的集合体,再加上,人的精血精气对它们来说都是大补之物,无上仙品,只要尝过一次,自然也就再也不想只靠阴气存活,会因此而疯狂,也是很自然的事情。

    除此之外,鬼坛对厉鬼来说,也是个枷锁,以往是因为靠着有限的阴气养着,没有多余的力气来突破封印,而现在吸收了精血,短暂的获得了一点力量,自然也就会想要突破这层枷锁,从而获得自由了。

    两种欲望叠加之下,让坛中厉鬼的反抗越发激烈,好在坛口的三道符咒,和缠绕周身浸了狗血的红绳足够强力,才能将厉鬼死死的压在坛中,无法破坛而出,可即便如此,整个坛身也依然是不断的振动,就好像按摩器一般。

    对于鬼坛上的封印,王义廷还是有信心的,倒也不怎么担心。

    接下来,他就要像是熬鹰一样,每天都要喂食它一滴精血,吊着它的同时,还要不断念咒,来折磨对方,简单而言,就是给一颗枣,就敲一棒子。

    最后,就看谁能够熬得过谁了。

    失败,他自然是身死道消,成功,他便获得了一只远比之前鬼婴还要厉害的鬼仆。

    这是个很艰难的过程,花费的时间按照他的估计,最短恐怕也需要一两个月的时间;这还只是让厉鬼简单听命,如果想要获得像以前鬼婴那样,能够操控自如的话,没个两三年,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

    不过,按照他的看法,简单的操控厉鬼,也足够用来报仇了,到时候只要最大化的激发厉鬼的凶性,让它自己本能的发挥,应该是能够报仇的。

    至于报仇之后,如何收服凶性大发的厉鬼,他自有办法。

    …………

    时间一天天过去,王义廷除了维持一天基本的吃喝拉撒之外,每天都是盘坐在房间里祭炼厉鬼。

    这祭炼方式,说起来也很简单,基本上就是每天一滴精血喂养,接着就是不断念咒折磨。

    然而,这话说起来简单,看起来也不复杂,实际上过程却是十分的艰辛。

    毕竟,精血与精气一样,是人活着的根本之一,也都是能够通过类似于人参之类的大补之物,来恢复补充的。

    只是,相较于精气比较虚无,精血却是隐藏于血液之中,无处不在,只有类似于王义廷这样的修道者,才能够通过逼迫,将其逼出体外,普通人是做不到的,即便是咬破中指,也只是流的普通血液而已。

    不过,虽说精血精气都可以通过进食补品,修养身心来恢复,但这个恢复也是需要时间,有一个过程的,不可能一吃下去,便立即恢复过来,反而这个过程会比较缓慢;修道之人或许会更快一些,但其实也快不了多少。

    而一旦失去了精血,也会如同失去了精气一样,会变得憔悴,身体易疲劳,头晕等。

    修道之人气血强大,在损失几滴精血之后,还能坚持住,但短期内接连损失精血,其实对身体也是一种伤害。

    更别提,王义廷除了要动用自身精血祭炼厉鬼之外,一边还要通过精神与厉鬼对抗,用折磨的方式来建立自己的权威,两厢消耗之下,仅仅坚持了三天,他就有些承受不住了。

    毕竟是三十年的厉鬼,被精血勾起了欲望之后,反抗之力远比以前他祭炼鬼婴之时要激烈的多,对精神消耗的也就更大。

    其实他也是没经验,第一次接触十年以上的厉鬼,一度以为祭炼三十年厉鬼的难度跟鬼婴是一样的;即便是难,也应该难不了多少。

    而经过这三天的时间,他才恍然而觉,自己心里虽然想着不要心急,但在行为上,还是有些太心急了,祭炼鬼坛这事,还是得慢慢来。

    打定主意,他便暂时中止了祭炼之事,先将自己洗涮整理了一番,遂即便出了门,找了家上档次的酒楼,一个人点了三十多道菜;为避免麻烦,先结了账,不让人来打扰,然后就一个人躲在包厢里大吃大喝了一顿,这才稍微宣泄了一下这短短三天来的压力。

    吃饱喝足,在酒楼服务员敬仰的目光中,咬着牙签出了大门,站在马路街边,一时间倒是有些茫然了。

    如果是以前,他也是忙的很,不是在修炼,消化摄来的精气,就是游走在各家各户的有钱人家里,给他们做介绍,辩别古董真假,从而赚取费用。

    毕竟他只有一只鬼婴,只能在这些有钱人中选定一家,等折腾的差不多了,再换另一家,所以要说他的正式工作是古董中介,却也并没有说错。

    而现在,因为受伤的关系,他推掉了所有的邀请,还找了借口说有事,离开了牙山市;实际上就是躲在家里养伤。

    鬼婴又被人消灭,新获得的厉鬼还没祭炼完成;他才刚刚脱身准备休息一下,不可能才离开短短几个小时就立即回去,所以仔细想想,他现在确实是没事可做了。

    考虑了片刻,他便想到了自己该做什么;或许该去宋文成家附近打探一下消息,观察下情况?

    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嘛!到现在他都还不清楚那晚的对手是谁,现在正好抽空去打探一下。

    有了想法,他便直接朝着目标的方向而去。

    宋家周围的环境,他早已了然于胸,很快他就找到了一个方便观察,且不易被人察觉的地方,然后鬼鬼祟祟,偷偷摸摸的朝宋家的方向张望。

    他自以为自己躲得隐蔽,却不知道,他的一举一动,早已被一个人无意中看见了。

    …………

    李轻舒也是刚刚才搬来这里居住的,虽然这栋别墅并没有空置多久,但她还是花了一上午的时间,从楼下到楼上,里里外外的打扫了一遍。

    正当她提着水桶,准备把自己睡的这间卧室里向外的玻璃窗擦一下时,就一下看到了一个有些可疑的中年男子,正在楼下的街道上,缩头弯腰的,朝着这边张望。

    她顺着这人的视线望去,发现这中年男人张望的方向正是位于她家左边的邻居。

    职业的敏感,让她立即觉得这人心怀不轨,可能是在预谋什么坏事,最大的可能,就是想偷东西!

    当即,她便不动声色的离开了窗户,一路小跑着下了楼,来到院门,小心观望了一下,发现那家伙依然还在那伸脖子弯腰的,便悄悄的出了门,绕了一个大弯,悄无声息的来到了对方的身后。

    虽然王义廷的注意力一直放在宋家那边,但他的警惕性还是有的,就在李轻舒来到他背后,距离还有几米远时,他便有所觉。

    正待转过身来时,李轻舒的动作却更加迅猛快速,脚下一蹬,整个人往前一窜,便越过了三四米的距离,伸手抓住了王义廷的胳膊,扭转身,一个过肩摔,登时一个一百多斤重的大男人,便被砸在了水泥地上,直摔得对方头昏脑胀,眼冒金星,一时间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  ?求票票~~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