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少女伏魔录 > 第32章 救兵
    依然是那间摆放着不少造型古怪,怀抱婴儿的女性雕塑房间,只是少了那隐隐约约,若隐若现的婴儿啼哭声,周围里显得十分的安静。

    王义廷盘膝坐在小矮桌前的蒲团上,闭着双眼,让自己笼罩在面前黑色线香散发出的清烟云绕之中。

    当线香最后一截香灰掉落,余烟脱离,火光燃尽之时,他才缓缓的睁开了双眼,深深的吸一口气,原本萦绕他周身的青烟,便迅速的被他吸了个一干二净。

    随后,他才满足的呼出口气。

    这是他最后储存的一点精气香了,再搭配上一些珍贵药材,才让他在短短七天时间里,把这严重的内伤给养好。

    这可以说是他修道以来,遇到过的最危险的一次事件,而且也是损失最惨重的一次。

    那些还在宋文成家里,价值不菲的古董,一时间无法收回,还算是小事,没了还可以再赚回来,最关键的,还是他辛苦培养多年的鬼婴,也因此折损在了里面,这可就不是能以金钱来衡量价值的了。

    更别提,人还因此身受重伤,动用了仅剩的几株精气香,和一些贵重的药材,才养好伤,没有留下后遗症。

    而没有了鬼婴,他也无法吸收人的精气进行修炼,这简直就像是没有了食物的人一样,时间一久,他所供奉的邪神就会开始吸收他的精气,如果不及时补救,那可是真的会要人命的!

    大半的身价因此而损失,生命还因此而受到威胁,这个仇能忍?!

    早在养伤之前,他就已经有了决定,此时伤势一好,他当即便行动起来,先是出了这间房,来到隔壁的房间,挪开衣柜,露出一个镶在墙壁里的保险箱,从里面取出了一个用红布包裹着的长条形物体。

    等重新隐藏好保险箱之后,他才将这红布包裹的物体放在了桌子上,解开上面捆绑的绳子,打开后,便能看到,原来这红布包裹着的,竟然是一方印章!

    这印章是由玉石雕琢而成,巴掌大小,通体碧绿,一眼望去,水汪汪的,仿佛渗水一般。

    这要用专业的词来说,这便是一块水玉、玻璃种,或者帝王绿等等,仅是这块玉,价值就不下几百万,更别提,它还是个古董。

    在外面,很多人都只知道他王义廷是做古董中介生意的,因为眼光准,真假一眼既知,还得了个乾坤眼的外号,可实际上,他原来的身份,其实是一个盗墓贼。

    一次盗墓时偶然的机会,让他遇到了一个高人,于是就拜其为师,学会了养鬼。

    之后,他为了修炼,不再走南闯北的盗墓,而是转行,安定的当起了古董中介,可实际上,他贩卖的那些古董,都是他自己以前盗墓挖到的。

    他靠着贱卖古董,跟不少有钱人打好关系,然后去对方家里做客,顺便把鬼婴寄养在对方家中。

    每晚子时,鬼婴便会现身,吸食主人的精气,每隔一段时间,他就会借着介绍古董,或者欣赏对方藏品的机会,去收一次精气。

    一般这样的间隔是半个月左右,但为了不被人怀疑,也会早几天或者晚几天。

    这可谓是他独创的一种养鬼方式,虽然每次收集的精气数量比较少,但胜在持久风险不大,等到这一家人都被收的差不多之后,他便会偷偷上门,将之前贱卖给这家人的古董,全部一扫而空。

    如此一来,他不仅白赚了钱,又额外的收获了更多的古董,还依靠鬼婴赚足了精气用以修炼,简直是一举三得。

    至于那些被吸收了精气的人,虽不会直接没命,但也会变得十分憔悴,体质虚弱,走神多病,很容易突然猝死,往往需要修养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恢复过来,如果调养不好,甚至还会造成永久的伤害。

    到目前为止,他已经通过这种独创的方法祸害了不少人家,基本上每家的结果都是家破人亡,惨不忍睹,即便是侥幸活下来的人,也都是伤心欲绝,只能苟延残喘。

    本来,按照事情的发展,宋家应该是没有意外的,成为这些家庭中的一个,可谁能想到,林玉琴带回来的宋笺秋,却成了阻止整个事情发生的关键。

    甚至还因为是隔空交手,鬼婴被灭,所以王义廷到现在,都还不敢确定让他损失惨重的人到底是谁,他怀疑过宋文成家里的那个女孩,可女孩的年龄实在是让他感觉困惑,也就不敢确定下来。

    但不管如何,这口气他是咽不下去的,所以他才拿出了这方玉石印章,准备以它为代价,换取他的师傅亲自出手,又或者买一只比鬼婴更厉害的冤魂厉鬼,这样既能用来报仇,也能用来代替鬼婴,用来修炼。

    虽然心疼的紧,但只要一想到自己的损失,王义廷就忍不住咬牙切齿,最终还是将这方玉印放进了一个小木盒里,带着出了门。

    他要去的地方有些远,出门之后,便直奔高铁站,花了几百买了票,一小时后,便出现在了与牙山市同属一个省,但距离却有两三百公里的周山市。

    到了周山市,他也没耽搁时间,直接叫了一辆出租车,便直奔目的地。

    不久后,他就出现在了一座叫做梅国花园的别墅小区的大门口。

    他来过这里多次,知道这片别墅小区是不允许外来出租车进出的,所以很干脆的下了车,然后熟练的做了登记,便迈步走进了大门。

    一进大门,便是宽阔的水泥马路,两旁栽种有不少花草灌木,其中又以梅树居多,自然是为了让‘梅国花园’这四个字名副其实。

    整个梅国花园占地广阔,环境幽雅安静,一栋栋洋楼别墅,都是座落穿插在这片土地之中,相互之间互不干扰,只能遥望。

    毫无疑问,能在这里买起房子的人,都是有钱人。

    王义廷的师傅刘庸伯,就是居住在这里。

    不过,他虽然是叫刘庸伯师傅,但他跟这位师傅的关系,反而更像是一种买卖双方的关系;这个师傅仅仅是教了王义廷养鬼入门,送了他一尊鬼母塑像之后,便任由他自己学习修炼。

    要是修炼时遇到什么疑问,想请教咨询,又或者想学更高深的东西,就需要花钱买。

    前者有点像是那些咨询公司一样,花钱买服务,而后者,更是明码标价,显得十分现实,也干脆利落。

    据王义廷所了解,按照这种方式,他的师傅刘庸伯收了很多徒弟,可以说,正是因为他们这些徒弟,他这个师傅基本上只要坐着,呆在家里,便有源源不断的金钱滚入怀中。

    除此之外,这个师傅还贩卖冤魂厉鬼,或者各种有利于养鬼者修炼的药材。

    他的那只鬼婴,就是从这个师傅那,用一件价值十多万的古董交换过来的。

    沿着弯曲的马路往深处走去,道路两边,和周围的山坡上,随处可见成林的梅树,只是现在还没到开花的季节,所以也没什么好看的。

    不久之后,他就站在了一栋别墅的大门外。

    他按响了门铃,片刻后,便有一个声音响了起来,问道:“你好,请问找谁?”

    他遂即回道:“炼法欲长生,驱鬼令不绝!”

    这话是暗号,表明了他的身份和来历,于是那个声音也没多问,大门便自动往两边推开。

    王义廷迈步往里面走,绕过花坛,沿着鹅卵石铺就的小道,进了屋内。

    只是环视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客厅的刘庸伯。

    这是个看起来有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留着短须,短发,脸圆圆的,身上穿着简单的白褂白裤,看着倒是挺和蔼可亲的模样,身上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质,很容易让人一眼看出来是个有钱人。

    这说不定就是传说中的土豪光环了。

    虽然心里对于师傅这个称呼不是很认可,但表面功夫还是要做好的。

    看到刘庸伯之后,王义廷来到沙发前,也没坐下,先是恭恭敬敬的弯腰鞠躬,叫道:“师傅!”

    “坐吧!”

    刘庸伯慢条斯理的说着,从茶具里拿了一只干净的陶瓷茶杯,放在自己面前,自顾自的斟茶,然后端起来抿了一口,放下。

    得到了应允之后,王义廷才敢坐下。

    茶几上有两只茶杯,一只是刘庸伯的,另一只是空的,但在他还没来之前,就已经摆在了茶几上,应该是之前有人来过,跟刘庸伯一起喝过茶。

    像他这样的弟子,做师傅的显然不可能给他们斟茶倒水,还一起喝茶,所以,之前来过的人,应该是刘庸伯的朋友。

    这个想法只是脑中一闪而过,便没有再深思下去。

    就算是普通人,都时常有朋友一起喝茶,更何况交游广阔刘庸伯?所以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斟酌了一下语言,王义廷才开口说道:“师傅,我遇到仇人了,我希望能请您出手帮我报仇!”

    “嗯!”刘庸伯轻嗯了一声,也没说话,等着王义廷继续开口。

    王义廷知道对方在等什么,咬着牙,脸上露出心疼的表情说道:“我愿意用这枚印章孝敬师傅,希望师傅能亲自出手,帮我报仇!”

    说着,将一直揣在兜里的东西拿了出来,放在茶几上,解开绳索,露出了红布包裹下的玉石印章。

    刘庸伯扭头望过去,当看到玉石印章时,双眼才一亮,从茶几上拿了过来,放在眼前仔细打量起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