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少女伏魔录 > 第29章 做卷
    卦算其实就是根据先天太极八卦,来推算无数条通往未来的路,并选取最可能发生的一条。

    这条路是明显存在于未来之中的,占卜对象能不能找到,不好说,至于怎么找,最多也就给点提示,不然说太清楚,这条路可能就会消失或者堵死。

    这种情况对于任何卦象相关人来说都是一样的,而对于像张长长这样的得道高人,更是尤为明显,几乎是一点提示都不能有。

    玉知秋相信,自己只要在张长长,或者柳红眉当中的任何一个人这里,稍微提示一下特殊人的存在,那必然,这个特殊的人就会消失,或者永远也找不到,又或者会出现与卦算中完全相反的情况发生。

    这就是令人纠结的地方。

    他只是一转念,就想了这么多,而这时,三草道人张长长突然一蹦三尺高,叫嚷了起来:“糟糕!那个婆娘来了!我先走一步!你帮我挡一下!”

    “好!”玉知秋答应的很爽快,但至于会不会做,那就不一定了。

    张长长走的很急,一个‘好’字还未落地,人就已经一溜烟的跑了。

    他跑的很快,也很神奇,一步迈出明明看着就跟正常人跑步的距离一样,可一眨眼的功夫,人就已经在百多米开外了。

    不过,如此神奇的一幕,却只有玉知秋看到,在湖边来来往往的行人,没有一个人注意到这种令人吃惊的景象。

    这边张长长才离开不久,一名身穿道服,头戴道冠,束起长发,手挽拂尘,人过三十却风韵犹存的妇人,就风风火火的走了过来。

    说是走,但速度却绝对不慢,仅仅是小小的迈出一步路,看似悠闲散步的模样,但人却在眨眼间,就站在了玉知秋身前。

    “卖东西的,看到那个老不死了吗?”这道姑长得面若桃花,眼似杏仁,眼角还有一颗美人痣,身材丰满,端是娇艳动人,仿若熟透了的桃子。

    在道界,道号红叶的柳红眉可是有名的大美女之一。

    这样一个大美女,在道界自然有不少人追求她,想要跟她结为道侣,然而,她却独独喜欢自己的师兄三草道人张长长,为此经常满世界的追赶,真是让人徒呼奈何,心生不解,最终只能归咎于爱情让人盲目了。

    在柳红眉面前,玉知秋依然是后辈,而几乎每次他跟张长长见面,前后脚差不多都能见到柳红眉。

    二人对他的称呼,一个叫奸商,一个叫卖东西的,听着很随意,甚至有点蔑视的意思,可实际上,这不过是俩人所修炼的道法的原因,让二人对外物很随意罢了。

    而能够让二人都这么随意称呼的,其实也算得上是朋友关系,不然的话,称呼正式了,可就不一定代表关系亲近。

    对其中缘由明白透彻的玉知秋,自然不会因为区区一个称呼问题而在意什么,只是笑道:“柳前辈其实有时候没必要逼这么紧,殊不知,逼得太紧,也会让人感到压迫感。”

    “这是那老不死的让你说的?”柳红眉一挑纤细的柳叶眉,问道。

    “不是,这是晚辈的一点不成熟的想法。”玉知秋笑道。

    “我会考虑下。”略一沉思,柳红眉便点头说道。

    “那么前辈有请,你所找之人往东西方向去了。”玉知秋将两个完全相反的方向拉到了一起,但对于这话,柳红眉却是十分理解,也不多说,只道了一声多谢,便继续迈步离开。

    望着柳红眉的身影转眼消失,玉知秋不由得摇头。

    这俩个前辈都挺好说话的,却也都不是省油的灯,一逃一追,一个用缩地成寸,一个用一丈步。

    这两种道术,不管哪种,都是很多人望而兴叹的高深道术,即便是会了,也不可能真用来赶路,因为消耗太大,也就只能在关键时刻用用而已,可现在,这俩人却是真用来赶路了,可见二人的道行有多高深。

    当然,他也不差就是了。

    能遇到的人遇到了,该见的人也见了,玉知秋从石椅上起身,拿起货架,一摇一摆,伴随着货架上挂着的风铃铃铛的清脆声响,离开了。

    还在半路上,宋笺秋就已经把之前遇到的,那个神神叨叨的游街商人给忘之脑后。

    等回到家后不久,林玉琴也回来了,除了拎着一袋子刚买的菜之外,还递给了宋笺秋一个文件袋。

    她有些疑惑的打开文件袋,抽出里面的纸张来,发现竟然是二零一五年的中考试卷。

    “要我做吗?”看到这试卷,她自然一下就明白了是什么意思。

    该来的总归会来,以她现在的年龄,想逃都逃不了,关键就在于,如果逃不了的话,她能不能想办法缩短这个过程?

    例如表现的好一点,应该能够跳级吧?初中跳高中,高中跳大学;等到了大学,就自由多了。

    “嗯,做下吧!”林玉琴说道:“看看成绩怎么样,我才好安排你进南岸附中上学。”

    说完,叮嘱了一番,这才去厨房做饭,而宋笺秋,则拿着厚厚的一叠试卷来到客厅,在茶几上做起来。

    虽然很多人觉得;尤其是长辈觉得,一个上过大学的人,怎么可能会做不出初中甚至高中的试卷?

    可实际上,真要把现在的中考试卷拿出来,摆在大学生面前,虽然能做,但还真有点困难,而且分数能不能合格,也不好说。

    至于高中试卷,就更不用说了,很多人大概会抓耳捞腮,最终考个不及格。

    这要说是退化也好,变笨也罢,其实不过是术业有专攻,在迈过高中阶段那个无所不包的时期之后,上了大学的人所学所接触的,多是跟自己专业有关的内容,以前很多在高中时期学到的,但和专业无关的,很可能就不再记得了。

    或许还会知道一点,但绝对没有高中时那么厉害。

    在拿到这几份试卷的时候,宋笺秋也有些担心自己会做不出来,毕竟她都已经从大学毕业出来一两年了,该忘的都忘的都差不多了,真让她倒回来做初中试卷,而且还是中考试卷,心里还真没点底。

    然而,当她从文件袋里拿出试卷,开始审题之时,心底却暗松了口气。

    一道道题目看过去,脑袋里就好像打开了一个匣子一般,不断有学生时代所学过的知识,从深处的记忆之中被翻出来。

    其中,需要死记硬背,类似于历史地理,或者各种公式之类的知识,是最先被回忆起来了,随后就是一些解题思路,如何答题等等,全部都是清晰可辨,就好像老师才刚刚把这些知识点讲过一样,宛若如新。

    自己难道真成天才了吗?

    心底虽然感到震惊,但自己有几斤几两,她是一清二楚的,曾经在学生时代,她虽说不上是学渣,可也绝对不是什么学霸,不管是初中还是高中,或者是大学,她的成绩一直都是一般般,甚至在某些新知识面前,学起来还会有些吃力。

    这或许是跟她除了要抓紧学业,还要抽出时间打临时工有关,但不管如何,如果真让以前的她来做这份试卷,绝对是两眼茫然,最终考个不及格。

    而现在,除了那些深埋在记忆深处的知识不断被翻出来之外,试卷上的题目,她基本上只要看过几眼,就能很快理解题意,并根据所学融会贯通,最终得出步骤和结果来。

    她只要拿起笔,按照脑海中出现的解答步骤填上去就可以了,简直就跟对着答案照抄一样简单,轻松不费劲。

    与那天晚上,看到《金刚经》时的情况是一样的,那些晦涩难懂的经文,她都只要稍微看看,就能迅速理解透彻。

    看来,她之所以变聪明,与以前的‘他’无关,而是这具身体;这女孩的头脑本来就这么厉害?又或者是两者相加,带来的化学反应?

    心里一边转着其它念头,她脸上却是不动声色,只是不断的,快速翻看着手中的试卷,语文历史等填词填空题,扫一眼就知道写什么,数学应用题,也只是多看几眼,就知道了怎么解答,整个答题过程轻松加愉快,简直无法想象。

    她在这边把试卷翻的哗哗响,让偶尔出来,从冰箱里拿东西的林玉琴看到了,不由心里有些担心。

    直接就上中考试卷,会不会太为难了一点?而且根据拿试卷时那名老师的说法,15年的中考试卷,在当时是出了名的难,一度引起了不少人质疑这试卷的难度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所以到后面16年的试卷的难度就降低了不少;她本来是想拿16年的试卷的,但不知怎么一时找不到,最后也就只能拿了15年的回来。

    现在看到宋笺秋不断翻看着试卷,恐怕也是感觉到了难度吧?可这个时候她要是过去说不要做了,也不知道会不会打击孩子的自信心。

    想了想,林玉琴还是决定先不管,等吃完饭自己跟着辅导一下,看看情况,如果真做不出来的话,再找个借口,委婉一点换成16年的试卷。

    做出决定之后,林玉琴便也不再多想,只在厨房里专心做起午饭来。

    ?  ?嘿呀求票票~~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