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少女伏魔录 > 第25章 梦境(下)
    拐过前面的一个弯,眼前的视线豁然开朗,出现在近前的,是一座用一整块玉石雕琢而成的精致拱桥。

    拱桥宽两米左右,桥面严丝无缝,刻有花团锦簇,两侧的桥栏小巧精致,表面雕刻着一些图案,令人赞叹。

    这桥立于一条不到两米宽的小河之上。

    小河清澈透底,河面有展开的莲叶,盛开的睡莲。

    而在这些睡莲之间,有鲤鱼在游动。

    这鲤鱼通体金色,游动时流光溢彩,十分好看。

    它们在莲叶周围游动,时而汇聚在一起,时而四散分开,时而追逐玩闹,几乎一刻都不得停留,显得十分活泼。

    随着宋笺秋的脚步不断向前,她很快就来到了玉石桥头的围栏前,遂即就看到了一座被奇花异树包围的古色古香的亭子。

    这是座八角四方重檐亭,正如它的名字,顶端有一个稍小的四角亭檐,下面则是八角亭檐,上下便是两层,所以叫重檐亭。

    整座重檐亭,亦彷如一整块白玉雕琢而成,飞檐翘斗,琉璃净瓦,八根立柱支撑着亭顶,上面雕琢有盘龙飞凤,仙鹿麒麟等仙禽神兽,而周围连接八根立柱的围栏,则用镂空手法,雕琢有奇花仙草,莲花游鱼等。

    所有的雕琢,不管是动物还是植物,都是栩栩如生,一眼望去,就像是活的一般,只有仔细辨认,才能分辨出真假,不觉让人感叹巧夺天工。

    打量片刻之后,宋笺秋的视线便不再停留在这座亭子上,而是放在了一名站在斜对面小河围栏前的女子身上。

    好美的女子!

    及腰的乌黑长发,淡淡的柳叶眉,眉下是一双杏仁媚眼,小巧的瑶鼻,脸如凝脂,薄薄的双唇粉嫩如新……

    宋笺秋绞尽脑汁,思索了半天,最终却觉得,如此的描述,不仅没有形容出女子十分之一的美貌,反而有种亵渎了的感觉。

    而即便是什么花容月貌,国色天香,闭月羞花,倾国倾城等等形容美女的成语,放在该女子身上,也都显得不是很贴切。

    她已经美到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但却并不是那种令人沉迷的美。

    这是很神奇的事情,明明美得无法形容,但却并不会令人着迷,反而在欣赏了女子片刻的容貌之后,宋笺秋便把视线转移到了对方的穿着上。

    女子穿着丝绸无袖抹胸,露出小巧性感的肚脐,下身穿着宽松的丝绸长裤,长裤外还罩着轻薄的纱裙,并不算多华丽,也没有多余的装饰,但却意外的十分与女子相配,就好像,她本该如此穿着的。

    不过,从整体上来看,女子的这身装扮,有些类似于阿拉伯那边的风格,却又参杂着一些中国古风,给人一种似是而非,但十分融洽的感觉。

    宋笺秋分辨不出这究竟是什么国家的服饰,也看不出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女子站在白玉雕琢的围栏前,与宋笺秋斜面相对,仅仅只有一条不到两米宽的小河间隔,二人视线之间也没有什么阻碍。

    然而,那女子却仿佛没有看到她的存在一般,只在围栏前轻轻往小河中洒落一些鱼食。

    于是,原本一直追逐玩闹的金色游鱼,便围聚在女子那边,争先恐后的抢夺起食物来。

    宋笺秋觉得自己现在应该是在做梦,但她却清楚的知道自己是在做梦。

    这种清醒梦,很多人都有过,她也不例外。

    根据以往的经验,在这种梦里,作为做梦的人,只要意志足够强大,是能够一定程度改变梦中景象的。

    然而,当她仅仅只是想走过玉桥,过去认识这名女子时,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并不听她的使唤,不管她怎么驱使,也只能僵立不动,站在这桥头的围栏前,望着河对面的女子一举一动。

    这很不科学!

    但最近不科学的事情多的去了,她也已经有些习惯,既然动不了,那也就打消了过去的念头,留在原地,看看这场梦进行到最后,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并没有让她等太久,就在河对面女子洒了第三次鱼食之后,一名穿着宫装,像是丫鬟的女子引了一名僧人过来。

    引路的丫鬟虽然无法与这名女子相比,但容貌也是很漂亮,可宋笺秋关心的并不是这个,反而想着,能有丫鬟下人驱使,这女子显然非富即贵,但她却在这样一个花园里,约见一个僧人,这剧情好像有些不太对吧?

    心里虽然转着念头,但她此时无法动弹,也无法发声,只能呆呆的站着,看着对面的发展。

    丫鬟引着僧人来到女子身前,旋即便屈膝行礼,转身离开了。

    这僧人无发无须,面容慈祥和睦,脸上时刻保持着温和的笑容,让人看了就感觉十分安心祥和,平心静气。

    这女子与僧人见面后开始说话,可她只见二人的嘴一张一合的动着,却听不到一丝一毫的声音,看着就像是默剧一般。

    宋笺秋虽然好奇,但却也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干站着。

    然而奇怪的是,过了片刻之后,她忽然又能听到对面说话的声音了,只听那僧人的声音一传来,就是一句很莫名的话:“……人非人。”

    “非人非否。”女子答道。

    “花折,何如?”僧人道。

    “花折知天数!”女子应道。

    “鱼龙入海。”

    “入海知归期。”

    “盲眼目视。”

    “天知地知!”

    “……”

    一女一僧,便这样一问一答,进行着简短而充满禅意的对话。

    初时,宋笺秋听过之后,还能细想一下,明白说的是什么意思,可到后面,二人说的话越来越高深,越来越晦涩难懂,听了只感觉似懂非懂,可真要细想,又只感觉脑子里一片迷糊,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到最后,她也就只能囫囵吞枣的记下来,以后有时间再仔细研究了。

    在这里她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二人的一问一答也不知进行了多久的时间,等到这样的对答结束之后,僧人笑道:“宫主对佛法又有更深的领悟了,真是幸事!”

    “这还不是因为上了你的当!”女子对于僧人的夸奖,反而面露薄怒。

    “怎么能说是上了老僧的当呢?”僧人依然笑眯眯的:“宫主是言而有信之人,现下老僧又有一搏戏,不知宫主是否愿意?”

    “上次就因为这个输给了你,今次还找我,是觉得我比较好坑吗?”

    被叫做宫主的女子横眉竖目,只是以她的容貌,即便是生气,也显得异常的可爱,让人忍不住想要伸手抚摸她的脸。

    “善哉善哉,闲暇无聊,何不一搏?”僧人丝毫不在意宫主生气,双手合十。

    “枉你还是罗汉果位,竟然如此好搏!”女子训斥道。

    “此搏非彼搏。搏只是一个称呼而已,结果才是最重要的。”僧人不为所动。

    “秃驴,我也不怕你!你划下道来吧!我接着!”女子双手叉腰,一副泼妇吵架,道上混的姿态,只是人漂亮,做什么都给人一种没什么气势的感觉。

    倒是宋笺秋见女子这摸样,感觉这不知是叫公主还是叫宫主的女子,性情挺率直的。

    至于这什么搏戏之类的,她倒是知道是什么意思,其实就是赌博罢了,古代是用***称呼赌博的。

    “以一世为限,一界为盘,如何?”僧人说道。

    “可以!”女子答应的很干脆,以至于宋笺秋都不知道这俩人究竟是赌什么,赢了如何,输了又如何。

    “那就静待流光移转了。”僧人双手合十,口宣佛号,说道:“老僧就此告辞。”

    “送客!”女子没好气的喊了一声,立即便有一名丫鬟走了出来,引僧人离开。

    等僧人离开之后,这座如仙境一般的园林里,便又只剩下宋笺秋和这个不知是公主,还是宫主的女子了。

    女子继续洒着鱼食,吸引了众多金色鲤鱼围聚。

    在撒过两遍鱼食之后,女子停下了动作,低头望着,似乎是在欣赏着水中金色鲤鱼争抢的姿态,又似在观赏着睡莲的姿容。

    片刻后,女子抬起了头,视线径直望向了宋笺秋,脸上笑盈盈的。

    明明只是隔河而望,但这一眼,却像是穿越了漫长时光,跨过了层层空间,经过不知多远的距离,千山万水都不足以形容,最终才落在了宋笺秋的身上。

    宋笺秋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只能明显的感觉到,对面这女子在用目光上下打量着她,片刻后,才轻轻点头,开口说道:“……让我失望。”

    那声音也不是一下就传入她的耳中,而是由小渐大,最初的声音细弱蚊声,最后一个字却亮如洪钟。

    不过,虽然没有听到前面几个字,但从后面这三个字来猜测,整句话应该是‘不要让我失望’。

    什么意思?

    搞什么鬼?

    宋笺秋满头雾水,一脸莫名其妙。

    也就在这时,小河之中忽然有一条鲤鱼从水中一跃而起,金色充满流线美感的鱼身,带起一条长长的水花,朝着她撞过来。

    她下意识的伸手一接,再看时,手中忽然多出了一个东西!

    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这竟然是一枚鲤鱼吊坠!

    显然,这鲤鱼吊坠正是刚刚那条跃出水面的金色鲤鱼变幻而成的。

    送她的吗?

    不等她细看,也不等她道谢,她就忽然感觉整个空间都暗了下来。

    她下意识的睁开双眼,天便亮了。

    ?  ?求票票~~~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