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少女伏魔录 > 第21章 感伤
    鬼物败退,佛光渐渐收敛,诵经声随之消失,所有的一切,都归于夜色的宁静之中。

    房间里的灯光骤然间重新亮了起来。

    盘膝端坐在床上的方恒,终于长出了口气,此时回过神来,只感觉后背已经被汗水湿透,心里隐隐有一阵后怕,但更多的,还是兴奋和激动。

    如同灵幻电影中的斗法,他却在现实世界遇到了,并亲自体验了一番,还成功的击退了敌人,如此经历,寻常人能遇到吗?

    显然不可能!

    其实,早在见识过右手腕的佛珠手串绽放佛光之后,他就感觉自己被引领到了这个世界的另一扇门前,只是在没有人指引之下,他是见门而不得入,只能在门外抓耳捞腮,却一筹莫展。

    直到这本《金刚经》的出现,不仅靠它,击退了鬼物和敌人,而且还给他指明了一个推开这扇门的方法。

    正如佛珠手串绽放的是佛光一般,佛经不正是与它相合之物吗?为什么他早就没想到这点呢?

    他抚摸着《金刚经》的封面,明白自己如果想要找到佛珠手串的使用方法的话,必然是要研究佛经了;一本是仅仅不够的,还要更多更多……

    窗外夜色浓郁,有了一次玄幻般的经历,方恒是一点也没有睡意,再加上,敌人虽然已经被击退,但那个鬼婴却不知有没有被彻底消灭,所以他还是决定出去看看,检查检查情况。

    他下了床,穿着拖鞋出了房门,来到隔壁的小客厅里。

    一眼扫去,小客厅里一片漆黑,但借着从阳台外照映进来的月光,却还是能够看清小客厅里一个大概的情况。

    一切都很平静,没有任何东西受到损毁,就好像之前发生的战斗,完全就是不存在,像是一场梦一般。

    可肉眼看不到,却并不表示这里真的空无一物了,方恒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这里还残留着一股令人厌恶的气息。

    就像臭水沟、农村旱厕,经过三伏天照射发酵后的气味,令人作呕。

    方恒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左手捂住了鼻口,却还是顺着这股气味找了过去,发现这股气味的源头,竟然不是那些摆放在架子上的古董,而是来自一个植物盆栽里!

    这植物盆栽摆放在两张靠背椅之间的小茶几上,造型奇特优美,就像是一棵缩小了无数倍的古树,根茎缠绕,长得翠翠绿绿的,十分好看,想来价格不菲。

    再细看,才发现,原来这股气息并不是从盆栽上散发出来的,而是从植物上面挂着的一个红色小锦囊里散发出来的。

    方恒皱着眉头,伸手从枝杈上取下了小锦囊,隐隐感觉到有一个害怕的念头传递了过来,让他明白,这小锦囊里装着的,不是那个鬼婴的骨灰,就是别的媒介之类的东西。

    想到这鬼婴才一两岁的模样,就被人利用,不由心生怜悯之心,然而,不等他做出反应,就见佛珠手串骤然间亮起一阵佛光,同时一声洪亮的佛号传出,回荡在小客厅里。

    遂即,就见一团金光从锦囊中飞出,在半空中划出一道明亮的线条,穿过阳台窗户。等方恒追过去看时,就见那金光没入了前院里栽种的桂花树里。

    这是什么意思?

    对于这个情况,他心里充满疑惑,不知到底是怎么回事。

    同时,也有些恼怒,这佛珠手串根本就不听他的话,他都还没做出决定来,就擅自行动。

    可偏偏,他却对此毫无办法,只能站在阳台前张望了片刻,便去浴室里冲洗了一下,把刚才出过的汗冲洗干净,这才重新回到房间里睡觉去了。

    一夜无事,早上睁开双眼,窗外已经一片大亮。

    穿好衣服后,方恒出了房间,倒是不急着去看宋文成和林玉琴俩人怎么样,而是先去刷牙洗脸,然后才下了楼。

    到了一楼,倒是看见林玉琴气色不错,且心情很好的样子,一边摆放着碗筷,一边哼着歌。

    听到动静,林玉琴抬起头望过来,看到是方恒,边笑着说道:“看来我家乖女儿习惯早起,天天都起这么早。”

    乖女儿……

    正待走下最后几阶楼梯的方恒,听到这个称呼,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等到脚落地之后,才意识到,这‘乖女儿’说的就是他!

    林玉琴笑脸盈盈的,望着因为‘乖女儿’三个字,而有些发愣的方恒,脸上似乎隐隐有些期待的感觉。

    方恒自然不傻,回过神来后,望着林玉琴,开口叫道:“妈妈早!”

    “诶!早!”听见方恒叫自己妈妈了,林玉琴脸上笑得更开心了:“刷牙洗脸了吧?快来吃早饭吧!今天买的是豆浆油条!”

    在招呼声中,方恒有些飘忽忽的走了过去,不管是林玉琴的‘乖女儿’三个字,还是他开口叫妈妈,总让他有种在梦中,不知真假的感觉。

    偷偷的掐了下自己的肚子上的肉,很疼,这不是梦。

    坐在餐桌前,低头看着面前浓郁飘香的豆浆,心里升起一股暖流,我有爸爸妈妈了,我有家了。

    昨天积累到现在的情绪,才得以反应过来,亦喜亦悲的感觉,就像是灌满了水的水池一般,经过昨天到今天的灌注,终于满了,并不受阀门的控制,开始溢出来。

    不知不觉,泪水就落到了洁白的豆浆之中,连他自己都有些不自觉,等到看见碗中的涟漪时,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哭了。

    林玉琴一直关注着方恒,对于这个自己新收养的女儿,可是怎么看怎么稀罕,在发现对方竟然在哭后,连忙关心的问道:“恒恒怎么了?怎么哭了?”

    “没,没什么。”方恒抬起头,用手背擦了擦泪水,说道:“就是开心。”

    闻言,林玉琴这才明白过来,在餐桌上扯了纸巾,伸过去帮他擦拭泪水,温柔的说道:“不哭了啊!哭红了眼就不漂亮了。”

    这安慰的话,简直让方恒不知是该喜还是该悲,但最终却还是止住了泪水,嗯了一声,点点头,开始吃早餐。

    林玉琴知道,方恒的泪水,是开心的泪水,并不需要过多的安慰,等他哭出来,过会儿,就会没事,所以见方恒泪水止住后,也就没说什么。

    等了片刻后,感觉方恒的情绪已经平稳下来,这才说道:“等下妈妈要出去办一些手续,你就在家里玩,看电视,要是电视不好看,就去楼上玩钢琴。”

    “嗯!”方恒虽然对于收养程序不了解,但却也知道,这肯定是个很花费时间的过程,所以也同意了下来,随后见林玉琴面色良好,便问道:“妈妈昨晚上做噩梦了吗?”

    “现在有喜事,怎么还可能做噩梦?”林玉琴笑着捏了下方恒的小脸,说道:“昨晚上不仅没有做噩梦,还做了个美梦呢!”她笑起来气色不错,脸上也没有黑眼圈,看来昨晚确实睡得不错。

    方恒见此,点点头,他自然是知道原因的,但说出去也没人会信,也就没再说话。

    很快,二人便吃完了早餐,方恒帮着收拾了碗筷之后,林玉琴便提着包,又叮嘱了一番,这才出了门。

    只是这次出门,不是去附近的学校,而是去办事,所以先去了小区附近的停车场开了车离开。

    等林玉琴离开后,方恒关上门,没有回到客厅,而是来到前院角落里,望着种在地上,长得十分茂盛的树。

    这是一棵桂花树。

    此时还是五月下旬,自然还不到开花的季节,整棵桂花树,只能看到郁郁葱葱的翠绿叶片。

    很普通的一棵桂花树,方恒会特别注意它,自然不是因为其它的原因,而是因为昨晚上,那只小锦囊里的鬼婴,受到佛光和佛号驱赶落到了这里,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所以白天的时候,来这里看看情况。

    然而,不管他怎么看,眼前的桂花树也并没有丝毫异样,而戴在右手的佛珠手串,也没有反应。

    或许应该拿经书过来,对着它念经?

    正当他冒出这个想法时,忽然隐约听到客厅里传来音乐声,便转身回到屋内,找了片刻,才发现是一只手机落在了沙发上,屏幕朝下,却又响着音乐,显然是有人来电。

    他迟疑了一下,还是拿起了手机,翻过来一看,发现来电显示的头像是一个模样英俊的年轻男子,而备注则是儿子。

    很显然,这就是他那还未见过面的便宜哥哥,而这手机估计是林玉琴的。

    看着来电显示,他倒是有些犹豫要不要接,然而不等他做出决定,对方那边就挂了。

    见此,他倒是松了口气,这个便宜哥哥性格如何,好不好相处他也不知道,现在突然要接对方的电话,他还真有些拿不定主意。

    现在对方主动挂了,倒是不用做什么选择了。

    正当他准备把手机放茶几上,等着林玉琴回来拿时,手机忽然又响起了音乐声,一看,还是那个便宜哥哥。

    想了想,他觉得好像也没什么好担心的,反正迟早要见面,或许通过电话事先接触一下,可以让对方有点心理准备?

    他其实也不知道宋文成和林玉琴有没有把收养他的事,告诉他们的儿子,但想来,应该是通知了吧?

    这样想着,他便接通了电话,才刚放在耳边,就听对面传来一个声音:“妈!你在做什么?这么久才接电话?”

    “……”这声妈叫的好突然,方恒一时间倒是不知道该不该说话了。

    “妈!你怎么不说话?”迟迟听不到声音,对面显得有些疑惑。

    “……我不是……”方恒这边话还未说完,就听院子里传来了开门的声音,接着就听林玉琴在外面叫嚷了起来:“恒恒,有没有看见妈妈的手机啊!”

    方恒看了看手机,也不理会里面传出的叫唤声,径直拿着手机出了客厅,准备还给林玉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