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少女伏魔录 > 第14章 经书
    在现场上课的学生显然都不是新生,而林玉琴讲解的内容也都挺有深度的。

    但很奇怪!

    明明从来没学过音乐,方恒听着林玉琴讲的每一句话,却自动的在脑海中分解,转化,变成他所能够理解的。

    整个过程就像是自动化机械一般,自然而然的,撇弃了糟粕,留下了精华,并自动将其转变成了知识。

    很神奇的感觉,他甚至还有闲心分心二用,一边听着林玉琴讲课,理解着她所讲的内容,一边在心里犯嘀咕,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自己变成天才了?他转着黑白分明的眼珠子,感觉自己就像是变成了两部分,一部分在走神,另一部分则在认真听课。

    听的课是他从来没学过,一点基础都没有的高深内容,然而他却能明白和理解这些内容,甚至有种感觉,如果让他上场,坐在钢琴前实现林玉琴所说的弹奏技巧,也是毫无问题的。

    这简直就像是空中楼阁一样,但比空中楼阁强的是,他竟然真实现了这样的一栋楼阁!

    究竟是他重生附体的关系,还是这女孩的脑子本来就好使?

    方恒觉得多半是女孩的脑子好使,毕竟以前的自己怎么样,他还是很清楚的,虽说考上了大学,但上的也不过是三流大学,不值一提,而即便在这样的大学中,成绩也基本上处于不上不下的状态。

    这或许跟他还要忙着打零工,赚生活费有关,但如果真是学霸的话,显然这些都不是借口。

    而现在,他竟然在丝毫没有接触过音乐的情况下,听懂了林玉琴讲的内容,并能理解,如果换成以前的他,显然是不可能的事,那这就只能归功于女孩的脑子好使了,又或者是他的灵魂和女孩的身体融合之后,产生的化学作用?

    短短几天时间里,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稀奇古怪的事情已经有很多了,现在也不多这一个,更何况这次发生的还是好事,他一心二用的琢磨了片刻,也就没有再多想什么,反而认真听起讲来。

    林玉琴毕竟是在上课,在讲台上还是需要履行自己老师的职责,所以在方恒进来之后,也就没多关注他,只偶尔看他一眼,更多的还是放在讲课方面。

    然而,偶尔几次的关注,却让她有些诧异的发现,方恒看起来听得很认真的模样,难道他能听懂?心里有些嘀咕,可此时也不好问,只能继续讲课,一边关注他的情况,等着下课之后,再做询问。

    一节课两小时,如果是以前上课,别说两小时,就是一小时,方恒都嫌太久了,而今天的这节课,他却感觉一眨眼就过去了,听到林玉琴说下课时,他竟然还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希望林玉琴再讲个两小时,好让他满足。

    我去,这是什么情况?

    自己这是沉迷上课无法自拔了吗?

    课上完了,现场听课的学生开始退场,偶尔也会有学生上到讲台,询问林玉琴一些问题,林玉琴便也亲自上场用钢琴弹上一段解惑。

    方恒坐在位置上没动,就看着一个个离场的学生路过面前,几乎每一名学生,都会用好奇的眼神打量他。

    等了十分钟左右,终于学生都走的差不多之后,林玉琴这才笑着来到方恒面前,问道:“怎么样,很无聊吗?”

    方恒摇头,不仅不无聊,他还听得很过瘾,甚至还想继续听下去,这一定是他脑子里哪根神经搭错了。

    林玉琴略显好奇的问道:“我刚才讲课的时候,见你听得很认真,你以前学过音乐?”

    “没有!”方恒继续摇头。

    “那你听得懂?”林玉琴继续追问。

    略微迟疑了一下,方恒还是决定谦虚一点,说道:“能听懂一点。”

    “真的?”林玉琴显然有些怀疑,毕竟一个毫无音乐基础的人,怎么可能能够理解什么叫素歌,什么叫尾奏,什么又叫复音音乐等等之类的。

    这些专业术语,没有专门去了解过的话,根本就不知道是什么。

    而林玉琴在讲课的时候,自然也就难免用到很多类似的音乐术语,所以即便方恒承认自己能够听懂一点,她还是有些怀疑。

    不过想了想,这可能是小孩好面子这样讲的,林玉琴也就没有在意,说道:“走吧,回家去了。”

    大学老师就是这么自由,一天也就一节课,一周差不多也就两三节课的模样,剩余的时间,其实更多的还是在教私课,毕竟,大学老师之所以很赚钱,更多的还是私课上的多。

    方恒察觉出林玉琴明显是有些不相信,但这种事,要是换个位置,他也不会相信,所以他也没有辩解,因为辩解起来的话很麻烦,而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辩解,才能让人相信。

    在林玉琴招呼他离开后,他便跟着她出教室门。

    不过,才刚出门,就被人叫住了。

    “林老师!”叫住林玉琴的人,就站在门口,一出门就看到了,是一个戴着眼镜,穿着白衬衫和牛仔裤的男孩。

    这男孩模样普通,可站在那,第一眼就给人一种简单干净的感觉。

    而方恒,更是从这男孩身上闻到了一种令他略显诧异的气息。

    这气息既熟悉,又陌生,可要他说出究竟是什么气息来,却又无法描述,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疑惑。

    似乎是拥有同样的感觉,这男孩也略显诧异的望了方恒一眼,打量了他片刻,然后视线重新放在了林玉琴身上。

    “林典,今天怎么没来上课。”林玉琴显然是认识这个男孩,直接叫出了他的名字。

    “我这不是有事请假了吗?”林典看年龄大概也就十八九岁的模样,这年龄,在大学里估计也就是大学新生,才来了半个学期而已

    他说这话时,显得有些腼腆,就像涉世未深的少年一般。

    林玉琴这样质问显然是开玩笑,既然是请了假,她不可能不知道,见林典露出那种腼腆表情,便笑道:“好了,知道你请假了。那你怎么又回来了?事情办完了?”

    “嗯……回去拿了点东西。”林典说完,问道:“林老师,你最近一段时间是不是会偶尔做噩梦?”

    “我的脸色有这么差,一下就被你看出来了吗?”

    林玉琴困惑的摸摸自己的脸,要说在家里被方恒看出来还没什么,毕竟刚起床,也没化妆,可现在来学校,她可是化过妆,进行过掩饰的,就这也都被看出来了,那她的脸色该是有多憔悴!

    林典上下认真打量了一遍林玉琴,然后把手中一直拿着的一本书,郑重的递了过去:“林老师,不管你信不信,我觉得你可以每天晚上睡觉之前,念一遍经文,保证可以安稳入睡,不做噩梦!”最后的两句话,他加重了语气,显得十分的自信。

    “什么书?”林玉琴有些疑惑的接过书,问道,然而,等书拿到手中瞅了眼封面,登时有些哭笑不得,难怪听林典说是经文,原来这竟然是一本叫《金刚经》的佛经。

    这本书封面厚实,颜色微黄,看着倒是没多大特别的,就跟在寺庙里看到的那种放在外面送人的经书差不多。

    方恒略显好奇的踮起脚去看,等看到是《金刚经》之后,也是微微一愣,遂即重新认真打量起这个大男孩起来。

    难道这家伙还有什么门道?他心里暗忖。

    之前听林典说林玉琴做恶梦失眠的时候,还以为他真是通过脸色看出来的,可现在却这么郑重的给了林玉琴一本经书。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这叫林典的家伙,看出了林玉琴家里在闹鬼?可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的话,方恒可没看出林玉琴身上有什么不干不净的东西,难道这林典就看出来了?又或者只是蒙的?

    林玉琴拿着经书,有些哭笑不得,失眠做噩梦看经书有用吗?或者是跟那些把微积分当成催眠用的学生一样,看几眼就能睡着?

    “你该不会就为了这本书特意请假的吧?”听这话的语气,明显变了,要是林典承认是如此,那林玉琴恐怕就要说教一番了。

    “当然不是!这个只是顺便的!”也不知是机灵,还是事实如此,林典连忙否认。

    “真的?”

    “真的!”林典肯定道。

    “那好吧!看在你关心老师的份上,这书我就收起来了。”林玉琴说道。

    “光收着没用,记得每天晚上睡觉之前,要念,也不用念完整本,念其中一段就可以,等感觉心灵安静下来后,再继续坚持念一段,效果更好!”林典表情认真的叮嘱起来。

    “好吧!我会按照吩咐的!”林玉琴好笑的拿着经书敲了下林典的头,然后说道:“时间不早了,你刚回来,去休息吧!我也要回家了。”

    “嗯!”林典点头,说道:“林老师再见!”

    道了别,林玉琴牵着方恒转身离开,林典却没有立即走,而是站在原地,望着林玉琴和方恒的背影,等到俩人走了一段路,快到楼梯口时,他才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了一个东西。

    ?  ?求票票~~收藏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