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少女伏魔录 > 第12章 驱散
    越靠近门,就越能感觉到门外的恶意令人寒毛直竖,距离房门还有一半路时,他忽然没来由的心生恐惧,一下止住了脚步,想要转身回去。

    就在这时,房间里忽然金光大盛,源头正是他戴在手上的佛珠手串。

    金光赫赫,照耀之下,似有缥缈的佛音诵经之声传来,灌入耳中,如醍醐灌顶,整个人顿时变得耳清目明,所有的恐惧和慌乱瞬间一扫而空。

    也不知哪来的勇气,他一把打开了门,双目如炬,扫向门外。

    门外没有灯光,一片漆黑,然而在这片浓墨夜色之中,方恒却能清晰的看到,有一股迷蒙的黑雾,从一侧的小客厅里探出来,并从门缝中,一头钻进了斜对面的宋文成林玉琴夫妇俩的房间里。

    这不正是之前梦中所看到的黑雾吗?

    他不知道这迷蒙的黑雾是什么,但很显然,刚才他感觉到的恶意和阴寒,便都是它散发出来的,明显不是什么好东西。

    那么自己该怎么办?

    正当他思索间,那黑雾似乎是发现了他的存在,分出了一小股朝他伸了过来。

    方恒吓得连连后退,可就在这时,手腕上的佛珠佛光再次大盛,那正探过来的黑雾,就像是手摸到了滚烫的物体,猛的收缩了回去。

    见这佛光能克制这黑雾,他顿时心安了不少,觉得找到了解决的办法,壮起了胆子,举起戴着佛珠的右手,一步一步的朝着黑雾过去。

    随着佛光的照射,那黑雾就仿佛遇水消融的白霜一般,迅速的变得稀薄,消失,最终如潮水一般,飞速的退回了小客厅里。

    他本着打铁要趁热的心态,快步追了上去,然而就在刚刚进入小客厅,他却一下止住了脚步,屏住了呼吸,全身起了鸡皮疙瘩,寒毛直竖。

    只见在小客厅的中央,一团被黑烟包裹的物体正悬浮在半空之中,定睛细看,那竟然是一个看起来才一两岁大的婴儿。

    这婴儿蜷缩着身体,悬停在半空中,闭着双眼,似乎在沉睡,而那些被佛光照射退却的黑雾,便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

    鬼!?

    最近自己怎么这么倒霉!走到哪都能遇到鬼!

    现在自己该怎么办?念几句经文,叫一声阿弥陀佛有用吗?

    又或者,悄悄后退,不要惊动她?

    方恒心思百转,瞬间就选择了后退这个选择。

    只是,他高举着的右手上的佛珠手串,还在散发着淡淡的佛光,这也显得太挑衅和醒目了,所以他有心想把右手放下来,可却发现,这右手不知怎么回事,不管他怎么用力,都是纹丝不动,就像是变成了木头,虽然有感觉,但却无法控制。

    这就要了老命了!

    他紧张得左手心都被汗湿了,额头上也不知不觉的冒出了冷汗。

    不过所幸,过了片刻之后,他原本有些发软的双脚终于有了劲,开始慢慢的后退。

    可就在这时,那婴儿忽然睁开了双眼。

    眼睛里没有漆黑的眼瞳,只有如蛛网般交织的黑色线条,望之令人倒吸口凉气,一股没来由的寒气,从后脊椎冒出来,直往上蹿,最终感觉整个头皮一阵炸裂,发麻。

    鬼婴睁开眼后,就像是从睡梦中被吵醒了一般,哇的一下,发出了啼哭声。

    哭声嘹亮,似远似近,飘渺虚无,从四面八方传出,无法分辨具体的方向,就好像潮水一般,不管听不听,它都死命往耳朵里挤。

    随着哭声响起,笼罩包裹着他的黑雾越发厚实密集,犹如实质一般,越聚越多,随后如滚滚浓烟,又如乌云压城一般,朝着正在后退的方恒逼迫而来。

    还未完全靠近,他就感觉到了一种强烈的怨恨和恶意,如针刺一般,扎在他的身上,不由得感觉身体发麻。

    要完!

    明明身处二楼小客厅之中,却像是站在野外一般,刮起的一阵阵黑色狂风,吹得他身上睡衣衣襟衣袂疯狂摆动。吹得他连眼睛都睁不开。

    关键时刻,又是佛珠手串大发神威,他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体内似乎有某种力量被抽走,使得佛光越来越亮,越来越盛,最终充斥了整个二楼,触目所及,只能看到一片明亮,却并不刺眼的金光,同时耳闻阵阵恢宏梵音。

    从外面看,辉煌佛光甚至穿透了拉着窗帘的窗户,照亮了前院。

    与此同时,远在五六公里之外的一座山中寺庙之中,有一名正在坐禅的老和尚。

    这老和尚年过花甲,光头白须,端坐笔直,一点也没有老年人的模样。

    当佛光显赫之时,他似有所觉,睁开了双眼,明亮的眼神仿佛穿透了重重阻碍与距离,看到了远处的佛光。

    老和尚含笑点头,却什么话也没有说,就重新阖上了双眼。

    而在另一边,距离宋文成同样不算很远,直线距离只有几公里的路,一名身穿破烂道袍,梳着发髻,头上插着三根枯草的道士,躺在街边石椅上,亦被佛光的动静所惊醒,微微抬起身,用手肘撑着石椅,望着一个方向。

    半饷,他才开口说道:“诶呀,怎么又是个秃驴!”

    说完,似乎是有些遗憾,摇摇头,重新躺了下去,翻了个身,继续睡觉。

    说来话长,实际上佛光持续的时间并不长,只不过一两秒钟而已,便迅速由盛转衰,黯淡下来。

    没有了佛光的照映,小客厅里仍然一片漆黑,而那鬼婴和欺压过来的黑雾,却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仿佛刚才的场景仅是一场幻觉而已。

    然而,不管是不是幻觉,此时的方恒只感觉身体就像是被掏空了一般,精神疲倦,浑身无力,根本就没心思细看,只勉强开了门,回到自己的房间,然后一头倒在床上,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明明才遇到了这么恐怖诡异的事情,可身心皆疲的情况下,这一觉,却睡得十分安稳踏实。

    等到他睁开眼时,天已大亮,发现昨天明明是趴着睡的,但现在却不知什么时候躺在了床上,身上还卷着被子。

    心里觉得应该是睡着后,自己卷的,也就没在意,随后才想起昨晚上的事,又想起宋文成和林玉琴俩人,便连忙跳下床,穿上拖鞋,连衣服都来不及换,穿着睡衣,就出了房门,看到主卧的门还关着,便跑过去敲门。

    敲了半天,没有人应,自己试着开门,倒是一下打开了,但房间里没有人。

    见此,心里倒是稍安,既然不在房间里,那就说明下楼去了,看来昨晚上的事情,并没有对俩人造成什么伤害。

    但具体的情况,还是得亲眼看到才成。

    于是,他下了楼,但楼梯才下到一半,刚过转折点,就看到林玉琴身上挂着围裙,正在餐桌前摆放碗筷,准备早饭。

    听到下楼的动静,扭过头看了一眼,有些意外的发现竟然是方恒,便笑道:“恒恒今天起的很早啊!”

    “嗯,早!”

    很早吗?他急着关心宋文成和林玉琴俩个人的状态,离开房间时,倒是忘记看时间了。

    他仔细打量着林玉琴,发现她还是有点黑眼圈的,便问道:“阿姨昨晚上没睡好吗?”

    “有这么明显?”林玉琴摸了摸自己的脸:“昨晚上因为想事情,确实有点失眠,后来睡着了,又做噩梦……可能脸色有点差。”

    那黑雾仅仅是让人做噩梦吗?还是因为他阻止的及时,以至于没来得及有更进一步的动作?

    方恒不动声色,见宋文成不在,便问道:“宋叔叔呢?”

    “他啊!接了个电话,就先出门去了!”林玉琴说道:“估计是医院里什么事吧!正常。”说完,看了方恒一眼,说道:“过来吃早饭吧!今天买了东街的手工面!”

    “我先去刷牙洗脸。”方恒下来主要还是看宋文成和林玉琴俩人如何,现在见没什么事,这才松了口气,转身上楼洗涮去了。

    回到二楼,他没有立即去房间隔壁的浴室里洗涮,而是脚步迟疑了一下,然后拐了个弯,进了小客厅里。

    这座别墅面积很大,大概两百多平米,一楼是一厅一厨一卫一餐厅,没有用来居住的卧室。

    而二楼,则是三室一厅一卫的划分。

    三室是一主卧,两次卧;主卧位于中间,与一间次卧相邻,而另一间次卧则在斜对面。这间次卧便是方恒现在居住的房间,它隔壁就是二楼的共用浴室,浴室再过去,就是一个面积不算很大的小客厅。

    这个小客厅里的摆设与楼下不一样,走的是复古风;雕琢精致的红木沙发、红木茶几、红木架,另有绿叶茂盛的盆栽点缀其中,周边的零星装饰,也都仿古设计,显得古色古香十分有品味。

    这间小客厅,其实就是宋文成用来放置古玩的地方,除了昨晚上刚买回来的古董花瓶之外,在那红木架上,还有一些瓷盘瓷碗玉雕等,如果全是真品,价值自然不菲。

    昨晚上,那鬼婴就是出现在这小客厅里的,方恒怀疑是寄居或者封印在某件古董里的——电影上都这样演的。

    然而,他在这里转了一圈,几乎每件有坑有洞,看着可以装什么东西的古玩都看了个遍,却没发现任何痕迹。

    这让他心底不由得犯嘀咕,难道是昨晚上的佛光将鬼婴消灭了吗?

    这倒是件好事,可好不容易遇到一次,如果就这样什么都没发现的消灭了,又好像稍微有点不甘呢!

    ?  ?求收藏求票票~!~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