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七百三十三章观致王府

第七百三十三章观致王府

 
    “对,对,对,一个李七夜这样的无名小辈,焉能入侯爷的法耳。[  八[[一[(<〈中<文[<  W?W?W].}8}1}Z]W.COM”有其他的年轻药师立即拍马屁地说道。

    憨实之人,总是缺一个心眼,并非是有意拆炉侯的台,这个憨实的年轻药师依然忍不住说道:“我听说,这个李七夜炼出来的命丹,那是了不得,丹色近金,已经是炉火纯青的地步。侯爷,你可要小心一点呀,一定要击败这个李七夜!”

    对于这个憨实药师的话,炉侯被气得吐血,他本来就不愿意提李七夜,李七夜杀了他们晶海教那么多人,这对于他们晶海教来说,是奇耻大辱,现在眼前这个憨实的药师哪一壶都不提,偏偏要提这一壶,这让他在心里面憋得难受。

    “蠢货,以讹传讹的话也值得相信?”此时鬼手圣医冷笑一声,斥喝这位憨实的药师,说道:“炼丹如炒豆,就算是传奇药师也做不到,莫说是人族小辈!哼,这个李七夜,无非是得了一尊好的炉神而己,不懂行道的人却奉之为神人,以讹传讹,不值得为信。”

    鬼手圣医这样斥喝了一席话,这让炉侯心里面好受多了,虽然,他对鬼手圣医也没有多大的好感,但是,比起李七夜来,鬼手圣医绝对是同一个阵营的。

    这个憨实的年轻药师被鬼手圣医如此斥喝,不免有所委屈,说道:“大家都是这样说的嘛,听说,这个李七夜不止是药道无双,而且,修行无敌。有人说,他曾经击败过很多强者,包括皇甫世家的老祖。”说到这里,他不由看了炉侯一眼。

    他本来是想说连晶海教的药圣都被李七夜杀死,但是,他还是忍住了。

    炉侯被这样的蠢材气得吐血,如果不是看他是憨实的模样,他一定会认为眼前这个药师是存心与他作对。这样的蠢材竟然不知进退,如果现在不是在观致王的府邸之中,他一定会一脚踹飞这个蠢物!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有机灵的药师一看炉侯的脸色一沉,立即对这个憨实的药师斥喝道:“李七夜算什么东西!什么击败皇甫世家的老祖。这只不过是往自己脸色贴金而己。皇甫世家的老祖是什么人物?此乃是无敌大贤,就凭区区李七夜这样的小辈?呸,这种不要脸的话也敢说出来……”

    “……姓李的在千松山扬威耀武,无非是抱到了千松山这条大腿而己!皇甫世家老祖,乃是千松树祖击败的。哼。就凭李七夜这样的一个小辈,不要说是皇甫世家的老祖,随便一个强者,都能把他粉身碎骨!”

    这个年轻药师为了能巴结上晶海教,为了能与侯炉交结上朋友,那是大力地贬低李七夜,把李七夜说得一文不值,以讨炉侯的高兴。

    “一个狐假虎威的小人而己,不值得一提。”被这个机灵的药师这样一说,炉侯的心情好了不少。

    “可。可,可是,这不是我自己说的。”这个憨实的药师一根筋,先是被鬼手圣医骂,现在又被另一个药师骂,他心里面也不由委屈,说道:“是别人说的,我听他们在说,这个李七夜,药能比四大天才药师。道能比天人、帝疆。”

    侯炉不由被气得哆嗦,遇到这样的蠢物,他都无解了,如果不是在观致王的府中作客。他一定会把这种蠢物扔出去,狠狠砸一顿这个蠢物,他心情才刚好起来,这个蠢物一句话又坏了他的好心情!

    “仲贤,你这个蠢物滚出去!”这个机灵的药师都被憨实的药师气得哆嗦,他都好不容易拍到了侯炉的马屁。这个蠢物又是一句话坏了他的心血。

    这个机灵的药师指着这个憨实的药师骂道:“李七夜算什么东西,他也有资格称药比四大天才药、道比天人帝疆!呸,他也不照一照镜子看一看自己是什么东西!这种往自己脸色贴金的话,这种狐假虎威的小人,也只有你仲贤这样的蠢物才会相相!”

    “这,这,这可不是我说的。”这个叫仲贤的药师都不由显得委屈,忍不住说道。

    “第一,我不是什么东西,我是一个人族!”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悠然的声音响起,从容不迫,说道:“第二,什么天人帝疆,还没资格跟我并肩,与我并肩,是他们脸上贴金;第三,如果说,你跟我有仇,你骂我,我倒还能理解,你为了拍别人的马屁,竟然在背地里骂我,贬低我,嗯,你说我是把你扔出去好呢,还是把你踩死好呢!”

    在这个时候,门外走进两个人来,闲庭信步,走入了这座药师聚会的庭院中,为的正是李七夜,紫烟夫人在身旁随行。

    “李七夜——”看到李七夜,在场的不少人都站了起来,特别是一些药域的年轻药师,心里面一凛。因为李七夜身后跟随着的正是紫烟夫人,乃是一国之君,一代妖皇,这样的身份,这样的地位,这样的实力,是许多年轻一辈远远比不上的。

    就算是天才药师,对于一尊圣皇,还是忌惮得很,紫烟夫人在药域,特别是在药域的年轻一辈,是享有盛名!

    李七夜走了过来,看了一眼这位机灵的药师,闲定地说道:“今天我心情不错,虽然你在背后骂我,但,我也不太与你计较,你自己掌嘴三下,以作惩罚。”

    这个机灵的药师听到李七夜的话,不由后退了好几步,退到了炉侯的身后,在众人之前,他当然不可能给自己掌嘴了,否则,他以后还用混吗?

    “你就是李七夜是吧!”炉侯是站了出来,他冷冷地看着李七夜,说道:“在这里,还轮不到你来放肆!”

    李七夜看着炉侯,说道:“放肆对于我来说,在哪里都一样。你们晶海教看来是没有得到教训,死了这么多人,还敢替人强出头,勇气可嘉。”

    “好大的口气。”此时鬼手圣医也看李七夜不顺眼,虽然他与李七夜无仇,但是,他这种高傲的人,本来就是双眼翻天,见李七夜这样嚣张的样子,他就看不顺眼了,冷笑地说道:“狐假虎威而己,若不是千松树山给你作靠山,你也翻不出什么浪花来!你真以为这里是千松山吗?这里是药国,这里是药城,这里是观致王府!识相的,就从这里滚出去,别自讨苦吃!”

    虽然李七夜在千松山杀死晶海药圣、蹄天谷长老之事已经传出去,但是,李七夜一直没有出过手,很多人都认为,这并非是李七夜杀死晶海药圣他们,而是千松树祖,是千松树祖暗中出手,助李七夜一臂之力。

    “没错,观致王府是不欢迎你这种残暴无耻的小人,石药界的药道也是不允许你这种卑鄙小人所破坏。这里聚集的药师,都是切磋药道,你这种动不动就要杀人的凶手,不应该留在这里,破坏气氛,识相的就立即滚出去!”躲在炉侯身后的这位机灵药师在煽风点火。

    这位机灵的年轻药师当然是害怕了,就算他不怕李七夜,但是,李七夜身边的紫烟夫人都会把他吓得双腿软。

    “残暴无耻的小人。”李七夜也没有怒,摸了摸下巴,闲定地笑着说道:“看来,我不杀三五个人,就真的对不起残暴这样的形容词了。”说着,往这位机灵的药师走去。

    “这里也是你行凶之地吗?”炉侯脸色一沉,挡在了李七夜面前,说道:“晋兄,虽然我是观致王府的客人,但,这种凶人,我们出手教训教训他,观致王府不会见怪吗?”

    此时,一个气势强悍的青年率领着一群强者走了进来,一下子隔开了李七夜与炉侯他们,这个气势强悍的青年就是炉侯口中的“晋兄”,也是观致王的弟子。

    虽然观致王府欢迎所有药师前来作客,但是,王府以免有人闹事,随时都有强者看护,不允许任何人闹事。

    所以,此时这位青年把李七夜挡住,冷冷地说道:“阁下请回吧!我们王府不欢迎阁下在此作客!”

    李七夜看了看他,从容地说道:“怎么,你们观致王府不是很好客吗?你们不是敝开大门迎接药师吗?”

    “这也是要看人!”这个观致王的弟子与侯炉交情不错,他不止是不允许李七夜在这里闹事,他还要把李七夜逐出王府,为侯炉争回点颜脸,他冷冷地说道:“我们观致府是欢迎药师,但,像阁下不在此列!”

    “就是,如果随便一个阿猫阿狗都能来观致府,那把观致府当什么了?”那个机灵的药师躲在炉侯身后。

    现在有炉侯庇护,又有观致府撑腰,他胆子更大了,说道:“就凭你李七夜这种狐假虎威的小名小辈,还没资格来观致府作客!识相的,就滚吧!”

    “聒噪——”李七夜还没有开口,紫烟夫人一声沉喝,接着“啪”的一声,这位机灵的药师被紫烟夫人一巴掌抽飞,鲜血溅飞,他整人被抽得飞出了观致府,是死是活不得而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