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帝霸 > 六百四十九凶星花
    紫烟夫人皱了一下眉头,沉声道:“李公子在药道上的造诣无可挑剔,他的无上丹术,此乃诸王有目共睹。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庆余忙说道:“在下是相信陛下,也是相信诸位妖王。只是身为药师,站在药道的立场,大家切磋切磋一下药道造诣也是应该。更何况,李七夜是替我们巨竹国出席药师大会,更是让大家亲眼看看他的药道之术,陛下说是不是?”

    “是呀,陛下,既然李七夜药道无双,让大家开开眼界如何?”在附近其他药师也不由得起哄道。

    这些药师起哄站在庆余这一边,这也不足为奇。他们中有不少药师通过了考验,现在突然之间被剔出名单,他们心里当然有意见,只是慑于紫烟夫人的皇威不敢提出来而己。

    见庆余依然不死心,紫烟夫人不由得目光一凝。她要打庆余并不是难事,不过她还是望向李七夜,她倒想看看李七夜是如何的态度。

    这个时候,李七夜这才从欣赏灵药仙草中收回目光,他懒洋洋地瞥了庆余一眼,笑了一下,说道:“哦,要挑战我的药道?”

    庆余见李七夜这样的神态,心里不由得怒火直冒,他压住心里的怒火,冷冷地说道:“没错,我就是要挑战你的药道,我倒要看看你有没有资格替巨竹国出席药师大会。”

    此时,庆余咄咄逼人,他不相信像李七夜这样的一个无名小辈会比他强到哪里,他可是巨竹国的第一药师,他对自己的实力充满信心。

    对庆余如此咄咄逼人,紫烟夫人颇为不满,皱了一下眉头缓缓说道:“庆余,你要怎么样挑战李公子?”

    “炼丹!”庆余自信满满,说道:“赌炼丹,输的一方任由对方处置。当然,如果敢赌大的,我乐意奉陪。如果你对自己的丹术有信心。若要赌性命,我也一样奉陪,若是谁输了,就让自己填炉神的火源!”

    庆余这样的话一出。在场不少药师为之脸色大变,如果是以性命相赌,这太严重了,虽然说药师之间也常以赌丹术解决彼此的恩怨,但是若是以性命相赌。甚至是填炉神的火源,这样的赌局太严重了。

    一般而言,不是不共戴天之仇,不会下这样的赌局。这样的赌局实在太狠了,这不只是要对方的性命,而且还羞辱了对方!要知道,药师终生与炉神为伴,而输的一方填炉神的火源,这极端羞辱对方的手段,已经不只要对方的性命那么简单。

    对庆余的话。紫烟夫人顿时脸色一沉。庆余挑战李七夜这她还能理解,毕竟他曾经是指定的人选,现在一下子失去资格,他心里肯定不满。

    紫烟夫人身为巨竹国的皇主,身为一代贤皇,庆余若只是挑战,她还能谅解!但是,现在庆余已经不是挑战李七夜了,而是羞辱李七夜。

    “庆余,休得放肆!”此时紫烟夫人沉声道:“休要再提此事!否则重罚!”

    紫烟夫人乃是一国皇主。更是一代妖皇,就算她不怒都已经是皇威浩然,当她一怒之时,更是威不可挡。镇压八方,高高在上,强大的气息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庆余顿时脸色大变,在皇威下,顿时咚咚咚退了好几步!虽然说他是巨竹国年轻一辈中第一药师,但是在紫烟夫人的皇威之下。他也难以承受,立即被紫烟夫人所慑,脸色白。

    紫烟夫人虽然没有出手镇压庆余,但是她怒威凌天,这已经足够镇住庆余了。

    庆余心里又恨又怒,虽然他心里十分不甘,但是却又无可奈何。此时紫烟夫人一怒,他也不敢挑衅紫烟夫人的神威。

    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懒得理会,缓缓前行。庆余这样的角色,还真不入李七夜的法眼,有紫烟夫人打就够了。对于这样的小角色,他懒得出手,除非庆余还不怕,继续在他面前蹦跶,如果是这样,他不介意亲自出手收拾他。

    至于其他的药师也不敢说什么,皇威不可挑衅,他们连庆余都比不上,又何必挑衅紫烟夫人的皇威呢?

    看到这一幕,皇甫豪不由得失望,他本还想看看李七夜有何能耐,没想到庆余一下子就被紫烟夫人打了。

    皇甫豪在石人坊亲眼看到李七夜一掷万金的豪气,也亲眼看到李七夜嚣张无比的态度,他就是想知道李七夜这样的一个人族无名小辈究竟是何方神圣。

    虽然,皇甫豪身为皇甫世家的大公子从来没有怕过别人,但是他想知道更多关于李七夜的事情,若是李七夜没有靠山的话,那么,李七夜就是他眼中的肥肉!

    “凶星花。”此时,李七夜已经行走到一块药田上,看到栽种这里的灵药,也有点惊讶。

    只见这一块药田上种栽着一株巨花,这株鲜花很大,而且整株鲜花只有一朵花朵儿。整朵花儿足足有一个桌面大小,这朵鲜花看起来像是一颗晨星,花瓣乃是星光闪烁。

    这么一朵巨大的花朵儿乃是一片片花瓣层层叠叠,看不到花芯,在层层叠叠的花瓣中央一片黑暗,看起来像是一个黑洞一样。

    这样的一朵花儿看起来十分鲜艳,十分美丽动人,但是千万别被这朵鲜花的外表迷惑。

    这朵花名为凶星花,它被称为凶星花,除了它看起来像夜空上璀璨的星辰之外,更重要的是在于一个“凶”字。

    这朵凶星花绝对是一件凶物,它不只靠吸收地下的养分而生长,它还靠捕食其他的猎物而生长。

    凶星花是一种凶花,它能捕食附近的一切生灵,不只飞禽走兽,还包括周围其他灵药丹草,这些都是它口中的美味。

    所以,凶星花生长的地方,其他的灵药丹草很难生存。而且,凶星花的寿龄越大,它就越强,当它强大到一定程度之后,甚至能飞天遁地。

    凶星花虽然是一种凶花,但是一种极为珍贵和罕见的灵药,市面上往往能卖到天价。

    “这是我们前几年在拍卖行所买下,买下时虽然还是幼苗,但是依然十分凶狠。”见李七夜对这株凶星花有兴趣,紫烟夫人忙说道。

    李七夜只是随便看看而己,看了看这朵凶星花,他含笑点头说道:“生长得不错,看来你们的药师还是有点水准。”

    李七夜这样的话听在别人的耳中,那是十分嚣张,甚至可以说不可一世。要知道,巨竹国皇庭拥有不少药师,现在李七夜这样说,好像巨竹国的药师不值一提一般。

    紫烟夫人倒没有什么,她亲眼看过李七夜的丹术,她当然知道李七夜有这样的资格说这样的话。

    至于在场的其他药师,特别巨竹国的药师,在心里特别不爽,其中最不爽的就是庆余,他冷哼一声。

    紫烟夫人含笑道:“公子此乃是夸奖了,这只是小术而己,不入公子法眼。再说,这也不只皇庭的功劳。这株凶星花要栽种的确不容易,它一种下,就攻击猎食周围的其他灵药丹草,无法安定下来……”

    “……不过,幸好后来庆家的老药师与庆余他们经过一番研究之后,配出一门肥水,专门用来浇施这株凶星花,这才让这株凶星花安定下来。同时,有了这肥水,也让这朵凶星花长势喜人。”虽然说刚才庆余的作为让紫烟夫人不悦,不过,紫烟夫人身为一代贤君,她并没有埋没人才,对于庆余的功劳还是很肯定。

    得到紫烟夫人如此夸奖,庆余也不由得脸露得色,这可以说是他最杰出的成就之一,毕竟,对一位药师来说,能配出独门肥水,的确很考较功力。虽然这肥水不是他一个人配出来的,但是他在其中也有很大的功劳。

    李七夜看了看这株凶星花,然后轻轻摇了摇头,说道:“这治标不治本,不过是假象而己。你这独门的肥水只能再维持二、三年而己,到时候,这株凶星花就会更凶。”

    听到李七夜的话,紫烟夫人不由得为之一凛,忙问道:“公子可有解救之术?”虽然她不知其中玄妙,但是,她对李七夜的药道造诣十分有信心。

    本来沾沾自喜的庆余一听到这样的话,顿时不由得脸色一变!李七夜说这样的话,那是贬低他的独门配方,这是对他的挑衅!

    “哼,口出狂言——”庆余冷冷说道:“凶星花的长势大家有目共睹,你休得在这里信口雌黄!胡口乱语,此乃妖言惑众!”

    对庆余来说,这个独门配方乃是他最骄傲的成就之一,现在被李七夜如此贬低,他当然满腔怒火。他本来就是要与李七夜为敌,所以,此时他更对李七夜气势凌人了。

    李七夜本来就懒得理会庆余这样的小角色,但是见他又再一次在自己面前蹦跶,他也不在意教训教训庆余。

    李七夜看都懒得多看庆余一眼,淡淡说道:“这肥水的配方中,无非是加了避尘圣水而己,肥水中其他成分不值一提,能让凶星花安定下来,乃是因为避尘圣水的原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