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四百五十三章往事如烟

第四百五十三章往事如烟

 
    李七夜不由干笑了一声,说道:“这个嘛,生那件事之后,我知道你对我不待见,再说了,我当时是比较匆忙,来去匆匆,就没有来跟老朋友叙叙旧情。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W〕.〉8?1]Z>W〕.>C]OM“

    “你是想借好件东西,才厚着脸皮来的吧。”祖流主人冷笑了一下,冷冷地说道。

    李七夜不由干笑了一声,搓了搓手,说道:“你也应该明白,这一次我是准备大干一场,我需要一些杀手锏,虽然我已经把一些东西凑得差不多了,但是,这件事不容易,你说是不是。我要轰开那个地方,有些秘密,终究是藏不住的!所以,我想借用一下你的那件东西,这更有把握,你说是吗?”

    祖流主人并未说话,沉默着,或者他是没有听到李七夜的话。

    过了很久,见祖流主人没有开口,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也罢,这事也就算了,我也不打扰你永恒沉睡,毕竟,对于你来说,时间就是一切。”说着,转身就走。

    “你应该知道,你这是自寻死路,死路一条!”李七夜刚踏在门口的时候,祖流主人开口了。

    李七夜转过身来,展颜而笑,轻轻摇头,说道:“我不这样认为,你应该知道,我是做了万全的准备,迷失神岛我也弄出来了,只要时机成熟,我相信,能轰开这个天空,杀到最深处,九天十地,没有人能挡我的决心!”

    这话霸气冲天,就如他所说的一样,就算是神魔也挡不住他的决心,那怕是苍天也是挡不了他的决心!

    “你知道你要面对的是什么吗?”祖流主人说道。

    李七夜摊手,笑着说道:“坦白说,不是很清楚,你知道吗?那鬼东西埋了很久很久了,一直不出来,你知道是怎么样的吗?”

    “不知道!”祖流主人回答得很干脆,冷冷地说道:“但。我知道,你若是出手,敢是自寻死路!”

    “我这个人,一向来都不信邪。九天十地,谁都不能拦我!我决定做的事情,就算是苍天,我也一样要把他轰碎!这件事,不为了谁。不为了我,也不是为了你,什么都不为了,我只是要解开这个谜,我要把那埋了万古的鬼东西轰出来!”李七夜平静地说道:“我想知道的事情,我想解开的秘密,我就是要把它轰开!我有耐心,也有信心!”

    李七夜说得很平静,但是,这话却是足可以惊动九天十地。

    祖流主人沉默起来。过了很久,他伸手一拿,似乎从酆都城某一个地方抽离出一件东西,冷冷地说道:“这是第一凶坟的钥匙,你拿去!”

    李七夜接过了第一凶坟的钥匙,说道:“这就多谢你了,这省了我很多的功夫。”

    “是吗?”祖流主人似乎特别的对李七夜不爽,冷冷地说道:“你不是一直都是自己寻找的吗?我还以为你永远都不会来求我了!”

    这话让李七夜很尴尬,干笑了一声,说道:“这都是陈年老事了。当年的事,就让它过去吧。当年的确是我不对,虽然说冥渡仙帝最后的确是为酆都城做了不少的事情,他的确是站在了酆都城这一边……”

    “……不管怎么说。当年的确是我把他弄出去的,虽然我承诺过他能成为一个了不起的人,一个了不起的仙帝,我是作过担保,但是,当年也的确是你放行。这件事才有那么顺利!不管怎么说,当年我是破坏了酆都城的契约,是我破坏了酆都城的永恒秩序!这是我的不对,当年这件事情,是多亏你为我护航。”李七夜认真向祖流主人道歉说道。

    祖流主人冷冷地哼了一声,过了好一会儿之后,他缓声说道:“那件东西,我可以借给你,但,你也得帮我做一件事情!”似乎他是解气了不少。

    李七夜听到这话,不由为之一喜,忙是说道:“你说,不论是什么事情,我都会帮你做到。”

    “跟我来!”最后祖流主人冷冷地说道。

    李七夜跟着祖流主人来到了一个地方,在那里种着一株东西,李七夜一看到此物,不由为之动容,说道:“你是怎么弄到这东西的!”

    “这就不需要你去过问。”祖流主人说道:“我需要你助它渡过难关,我知道你曾著过《药神大典》,世间若是有人能让此物渡过难关,那就只有你了!”

    “若是以前,我真的不行。”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不过,正好我现在把万炉神找回来了,这的确是能助这东西一臂之力,不过,我需要时间,需要你的帮助。”

    “这个没问题。”祖流主人说道。

    留在外面的秋容晚雪在祖流安顿下来,一直是住了十几天,十多天之后,李七夜这才出现。

    “我们走吧。”当李七夜对秋容晚雪说道。

    “你没事吧?”见李七夜带着疲容,秋容晚雪不由又担忧又关心。

    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事,只是耗了些血气而己,休息一二天就没事了。”

    秋容晚雪跟着李七夜离开了祖流,从始至终,在整个祖流,秋容晚雪只见到两个人,跑腿的鬼使与祖流的主人,正确地说,是一人一鬼。

    虽然说,祖流更像是一个帝统仙门,但是,离开祖流之后,秋容晚雪反而是松了一口气,她感觉祖流更是让人受不了,虽然这里并不是一个鬼气森森的地方,相反,这里是一个景色优美的地方,但是,祖流背后似乎隐藏着天大的秘密一样,祖流的这种宁静压得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与其在祖流呆着,秋容晚雪更乐意在酆都城的其他地方呆着,总之,她觉得祖流背后总是隐藏着什么一样。

    事实上,秋容晚雪在心里面对祖流有着很多的疑惑,比如说为什么祖流的主人竟然是一个活人呢,他究竟是怎么样成为祖流的主人的?

    秋容晚雪她在心里面有着很多疑问想问李七夜,但是,又不知道怎么开口才好。

    见秋容晚雪欲言又止的神态,李七夜莞尔一笑,说道:“有什么疑问,你就说来听听吧,有些问题,我或者可以告诉你。”

    “祖流的主人是什么人呢?”终于,秋容晚雪忍不住心里面的好奇,问道。祖流的主人与她公子是朋友,甚至说是生死之交,应该是幽圣界的年轻一辈才对,能成为祖流的主人,那是何等的了不得的人物,按道理来说,应该是幽圣界赫赫有名的天才之流的人物。

    事实上,秋容晚雪完全是会错意了,既然祖流的主人是一个活人,她就以为祖流主人是当世的修士才对。

    “她……”李七夜说到这里,顿了一下,轻轻地摇头,说道:“这是一个秘密,你知道了没好处,说不定会招来杀身之祸。”

    秋容晚雪苦笑了一下,最后她是索性不问了,她也是一个知进退识大体的女子,她也不想让自己公子爷难做。

    “现在我们去哪里?”最后秋容晚雪只有这样问道。

    李七夜眯了一下眼睛,然后看了看眼前美丽动人而又宛如水蜜桃的美人,说道:“找一个人,我再帮你一把,然后有些事也该落幕了。”

    秋容晚雪听这话,心里面不由是暖暖的,不由有几分的甜蜜,虽然她不知道李七夜要找谁,但,现在对于她来说,这都不重要。

    然而,李七夜刚离开祖流,还未去找他要找的人之时,要找的人却是自己找上门来了。

    “听着这位道兄要找我。”秋容晚雪随李七夜刚离开祖流没多远,就一个人迎面而来,这是一个青年,这个青年是一身走卒的打扮,穿着一身黄衣,他脸上总是带着笑嘻嘻的笑容,但是,这笑嘻嘻的笑容却总有三分的神秘。

    虽然说这个青年看起来长得有些猥琐,但是,他有一双眼睛却是十分的灵动,好像是有生命力一样。

    突然一个人冒了出来,谨慎警惕的秋容晚雪不由为之一凛,她第一个反应就是打开天眼一看,一看之下,现这个青年竟然是一个鬼使。

    秋容晚雪是一个很细心的人,她一看这个鬼使,心里面不由为之一凛,眼前这个青年明明是一个鬼使,但是,他一双眼睛却充满了生命力。

    不管这个青年长得如何的猥琐,看起来是如何的像一个底层的走卒,一个微不足道的人物,但是,他一双眼睛却充满了生命力。

    这是不可思议的事情,虽然说酆都城的本地居民看起来跟外面的人没有什么区别,他们甚至像跟外面世界的人一样生活,但是酆都城的本地居民终究只是执念,终究只是鬼使,他们是没有血气,是没有生命力的,然而,眼前这个鬼使的一双眼睛却充满了生机,这怎么不让秋容晚雪在心里面一凛。

    事实上,现在秋容晚雪是怪事见多了,连祖流的主人都是一个活人,现在冒出一个双眼充满活力的鬼使,她都快不会吃惊了。

    昨天月票太给力了,今天爆五更,属于个人爆,月票明天累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