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四百五十一章祖流

第四百五十一章祖流

 
    “祖流——”秋容晚雪听到李七夜这话,说道:“不可能,祖流从来不让外人进去,听说连鬼使都不能进去,祖流不向外人开放。八一[〈中文〈  W〕W]W>.81ZW.COM”

    李七夜笑着说道:“的确,祖流是不让外人进去,但,这要看是谁,若是正确的人,一定是能进去的。”

    秋容晚雪看了看李七夜,最后什么都没有说,跟着李七夜去祖流。

    祖流,是酆都城最强大的传承,有一种传说认为祖流是酆都城的统治者,这只是一种传说,因为很少人见过祖流的鬼使,至于祖流的主人,更是没有人见过。

    有传言说,不要说是外来的修士,就是酆都城本地的鬼使都没有见过祖流的主人,祖流的主人十分神秘,他从来没有露过脸。

    在酆都城,不论是怎么样的传承,不论是怎么样的门派,他们都是占据了某个地方,而且,他们会把自己占据的地方向外来的修士开放,只要你出得起夜阳鱼,这些门派传承的任何地方都可以去。

    但是,祖流不一样,祖流的地方不向任何人开放,不要说是外来的修士,就算是酆都城的本地鬼使都不能进祖流!

    曾有传言说,祖流是占据了酆都城最好的地方,甚至有传言认为,祖流所占据的地方乃是酆都城传说的宝藏所在之地,甚至有人认为流祖所占据的地方藏着酆都城最了不得的宝物——山宝。

    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传说,曾经有许多的外来修士都想进入祖流,诸多修士是想方设法混入祖流,但是,都从来没有人成功过。

    曾经有年轻一辈的天才又或者将要老死的强大修士,他们曾想凭着自己无敌的实力强行闯入祖流,他们最终的后果可想而知,他们都死得很惨,被挂在祖流山门之外,以警示大众世人。

    当秋容晚雪跟着李七夜来到祖流的山门之外的时候。就见到了山门外的那棵老树之上挂着一具又一具的尸体,这些尸体有的已经成了白骨,有的被风干,也有的还保持完好……

    不少尸体身上的衣物依然还可以辩认。当秋容晚雪一看这些尸体,辩认出了一些衣裳,认出了一些尸体的出身。

    “阴阳门、冥渡泽、巨阙圣地、千鲤河、虫皇帝统、万世古国、愚山老仙国、万骨皇座……”秋容晚雪能从这些尸体身上的衣物辩认出这些人生前的来历,当辩认出这些尸体生前的出身之时,她都不由心惊肉跳。

    这全部是幽圣界最强大的帝统仙门。这些帝统仙门可以说是左右着整个幽圣界的大局,但是,这些帝统仙门的强者,全部都死在了这里。

    阴阳门、冥渡泽这样的帝统仙门都已经够惊人了,像万世古国,愚山老仙国这样的帝统仙门,那绝对是让人心惊肉跳的存在,一门双帝,对于秋容晚雪来说,对于雪影鬼族来说。这种帝统仙门,那绝对是庞然大物,他们雪影鬼族这样的小族只能是永远仰望。

    如果说一门双帝这样的传承是大象的话,那么,他们雪影鬼族只不过是蚁蝼而己。

    更让人震撼的是像万骨皇座这样的帝统仙门,一门三帝,这足够是无敌了,站在幽圣界最巅峰的存在,在幽圣界敢与万骨皇座为敌的存在少之又少。

    然而,现在就算是万骨皇座的强者都惨死在了这里。而且,尸体被挂在这里,以警示世人。

    这样的作风,的确是够强横的。把万骨皇座强者的尸体悬吊起来以作警示,这是何等的霸气,这简直就是在羞辱万骨皇座,这样的事情,只怕幽圣界没有什么传承敢去做。

    但是,祖流根本就不怕得罪任何帝统仙门。不管入侵者是什么来历,只要敢强行踏入祖流半步,都会落入被悬尸警示的下场。

    当李七夜站在山门之时,一个鬼使拦住了李七夜两个的去路,这鬼使看起来飘渺如雾,看起来不是那么的真实。

    “祖流不向任何人开放,来者止步。”鬼使拦住李七夜和秋容晚雪的去路,毫无表情地说道。

    比起祖流的鬼使来,酆都城其他地方的鬼使就是友善多了,而且神态也丰富多了,其他地方的鬼使看起来更像是人,或者说更像是活人,而祖流的鬼使看起来更像是鬼。

    李七夜从容不迫地说道:“通报一声,我要见你们的主人,或者,让他起来见我也行!”

    祖流鬼使依然拦住李七夜两人的去路,毫无表情,说道:“我们主人从来不见外客,请回吧。”

    李七夜取出了一张纸,以极为复杂的手法折成了一顶十分古怪的帽子,然后把这顶帽子戴在了鬼使头上,说道:“带着这顶帽子去见你们的主人,就说我来了!”

    祖流鬼使那双毫无生机的眼睛看着李七夜,好像是看着死人一样,最后转身就走,消失在山门之内。

    时间过了好一会儿,祖流鬼使依然没有回来,这让秋容晚雪不由担忧起来,说道:“祖流主人会同意吗?”

    相比起秋容晚雪的担忧来,李七夜倒是老神在在,他闲定地笑了一下,说道:“放心吧,他会见我们的。”

    果然,正如李七夜所说的一样,过了很久之后,进去通话的鬼使终于回来了,只不过,戴在他头上的那顶帽子已经不见了。

    “我主人有请。”鬼使依然毫无表情,一点生气都没有,他看起来更像是死人,或者说更像是鬼。酆都城其他地方的鬼使是表情太丰富了,这里的鬼使则是完全不同。

    鬼使在前面带路,李七夜悠闲地跟在了他身后,与李七夜的悠闲相比,秋容晚雪就是明显小心谨慎很多。

    当踏入了祖流之时,秋容晚雪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都不敢相信自己的是处身在酆都城内。

    眼前是一片壮丽的山河,眼前这片山河竟然是天地精气浓郁,眼前这片天地就像是帝统仙门的祖地宗土一样,有药王灼灼,有芝草成丛,有宝树摇曳,有圣泉汩汩,一派圣地神土的景象,让人观之都不由为之惊叹,就算是帝统仙门的祖地宗土也不过是如此。

    看着眼前的景象,秋容晚雪不止是惊叹,她做梦都没有想到,在酆都城内竟然有这样的地方,这样的地方对于修士来说,简直就是修练的圣地,任何修士都会喜欢在这样的地方修练。

    与秋容晚雪的惊叹所不同,李七夜倒是闲定自在,看着眼前的景象,只是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鬼使带着李七夜他们两个人前行,不过,说来也怪,虽然眼前这片山河是一片圣地,但是,他们走了很长的路程,都没有见到第二个人,或者说没有见到第二个鬼。

    这片山河十分宁静,看不到人烟,这片山河是然迷人,但是,走在这里,看不到一点人烟,这让人有些毛骨悚然。

    在此时,对于秋容晚雪来说,她宁愿是见到第二个鬼,也不希望呆在这各宁静的地方,整个天地乃是宁静得万籁无声,想想都让人觉得害怕。

    “怎么没有第二个人?”秋容晚雪不由低声在李七夜耳边说道。

    “他们都在沉睡。”李七夜看了一眼熟透的人儿,说道:“除非是生很大的事情了,否则,他们不会轻易爬起来的。”

    秋容晚雪不由为之一怔,酆都城到处都是鬼使,事实上,这些鬼使除了不像活人一样有血有肉之外,他们与修士差不了多少,他们不需要沉睡,然而,祖流的鬼使竟然是需要沉睡,而且全部人都是沉睡,这样的事情也实在是太诡异了。

    当然,整个祖流一片宁静的时候,这多多少少让秋容晚雪找回了酆都城的那种感觉,至少让人还知道他们依然还在酆都城中。若是没有这份宁静,她都不敢相信自己还在酆都城中,更像是在一个帝统仙门的祖地之内。

    最终,这个鬼使带着李七夜两个人走进了一座古殿,这座古殿极为宏伟大气,一看之下,让人还以为是一尊神祇所居住的地方。

    把李七夜两人带入古殿之后,鬼使便是无声无息地退下了。

    古殿空旷无比,秋容晚雪不由环顾四周,在这古殿之中没有一个人,或者说连一个鬼都没有。

    最后,秋容晚雪的目光落在了殿内的上位置,那里摆着一张很大的石椅,石椅之上坐着一尊石人,这尊石人不知道以何石所雕刻,它与石椅浑然一体。

    坐在石椅上的石人乃是头戴着一只神冠,神冠上的垂旒挡住了它的面目,看不清它的面目是怎么样的,也看不清是男是女。

    这个石人身穿着神袍,宽大的神袍似乎可以笼罩着整个乾坤一样,它的身体隐在神袍之中,更让它看起来神秘无比。

    吸引秋容晚雪目光的是,李七夜所折的那顶帽子此时在这个石人的手上。

    “你还是一点都没有变。”李七夜看着坐在石椅上的石人,不由露出了笑容,风轻云淡。

    请投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