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电影世界当警察 > 第二百零八章 掩耳盗铃

第二百零八章 掩耳盗铃

 
    慈云山,公共屋邨。

    “南哥,南哥,又有消息了。”大老二大叫着,推开门,从外面跑了进来。

    所有人立刻站了起来。

    陈浩南连忙问道:“快说,又有什么消息了。”

    他们为了做掉巴闭,一直偷偷的监视着巴闭的行动。

    大老二喘息了几下,缓了口气,说道:“巴闭向靚坤借了一笔钱,找了几个大圈仔,想要报复做掉新来的那个姓刘的反黑组高级督察。”

    “哦?!”

    所有人立刻惊呼出声。

    山鸡歪着脑袋说:“看不出来啊,巴闭那个混蛋还满记仇的。姓刘的不过是耍了他几下,他竟然想找人做了人家。”

    包皮说:“那咱们怎么办?再过两天就到最后期限了,咱们还干不了巴闭的话,到时候B哥肯定要换其他人。”

    巢皮斜了他一眼,说道:“你不要急,南哥肯定有办法。再说,那个姓刘的这么厉害,我所知道的湾仔几任反黑组大sir,没有一个人有他这样的手段的。我觉得,巴闭说不好,还得吃个大亏。”

    陈浩南点了点头,说道:“巢皮说得没错。这个刘督察明显不是一般的人,巴闭他们还想用以前的手段对付新来的高级督察,必然要铩羽而归。”

    大老二凑在旁边问道:“那……南哥,你的意思是……”

    “这是我们的一次机会,可能也是我们最后一次机会。”陈浩南说道,目光睿智的望向窗外:“巴闭自己作死,那么我们就送他一程。有一句话,叫做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而我们就是那只黄雀。”

    ……

    是夜。

    湾仔区,渣甸山,私家公寓。

    作为警察主管级,待遇肯定也是不一样的,再加上临危受命,所以上级在物质方面还是给予刘建明很大的补助的。

    刚刚来湾仔上任,上级就特地给他安置了一处私家公寓,可以说,是非常对得起刘督察了。

    今晚有点个人私事耽误了一下,等洗完澡上床睡觉,已经十一点以后了。

    ……

    窗外,绿化带里。

    “吗的,这死条子真能挨,这么晚了才睡觉。”长的又矬又矮的一个家伙压低声音骂道。视野中,别院内的灯光终于熄灭了。

    对于杀稥港的公安,他们本来是不愿意的,但是一则有金钱的刺激,二则有人不停的向他们灌输,这个公安是如何如何的十恶不赦,是如何如何的罄竹难书,就差跟抗战时期的鬼子有得一拼了。

    所以,为了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他们就“勉为其难”的帮忙消灭群众的敌人了。

    “嘘,小声点,别把他吵醒了。我们再稍微等一会。等他睡熟了,我们再行动。”

    ……

    夜已深,花草上凝结了一层薄薄的露水。

    花草凌乱,露水飞溅,五个人影逐渐冒了出来,翻越低矮的栅栏,很快就接近了公寓。

    这是一个两层楼的建筑,底楼的大门和几扇窗户均装着防盗网。

    “大毛哥,大门锁死了。”一个家伙压低声音叫道。

    “吗的,你不会砸啊?”有人建议道。

    “胡闹!”立马遭到了领头的那名高个子的反对:“万一吵醒了那个条子怎么办?”

    这可是玩命的事,虽然对于稥港公安的战斗力很不屑一顾,但是完不成任务拿不到尾款那十万块港币才是真的大事。

    “你们拿根绳子从管道那里攀上去,二楼的窗口应该不会有防盗网,你们从窗户潜入后,找到那个条子的房间直接扔颗手榴弹进去,炸死他,我们立刻就逃。”

    干净、利落、快捷、估计不到几分钟就可以脱离作案现场。

    “好办法呀!我们分开上!”

    说干就干!

    几个人,分两拨,东西各两个人,拿绳子往二楼阳台攀沿。

    剩下一人留在楼下院子里望风,以防不测。

    刘建明在卧室里睡得正香,还姿势下流的翻了个身。

    阳台上几个家伙不费吹灰之力就攀了上来。

    “咦?这窗户竟然没关好?”

    有个人发现了破绽,顿时喜出望外,他们本来还准备拿工具把玻璃切割下来一块,然后再伸到后面把窗户打开呢。

    没想到连一步都省了。

    几个人,大叹老天保佑,有个人抢先跑进了窗内。

    然而……

    一根几乎不可能察觉得到的鱼线,被一条小腿很轻松的崩断了,始作俑者连一点反应都没有。

    立刻——

    警报大作!

    睡得真香的刘建明立刻条件反射的弹了起来,右手往枕头底下一掏,一把警官专用格洛克17手枪立刻到了他的手中。

    开保险,拉套筒一气呵成。

    刘建明早就猜测可能会有某些不安分的犯罪嫌疑人,狗急跳墙会打自己的主意,所以在家中布置了警铃,直通湾仔警署,触发点就是自己故意留下的几个破绽。

    更是在枕头底下直接藏有一把手枪。

    触发警报,虽然也有可能是什么小动物偶然闯了进来,但是刘建明不会抱着任何侥幸心理,除非确实亲眼所见是误报,否则他更愿意相信是敌人的入侵。

    “怎么会这样?”

    “糟了,糟了!”

    “鳖养的,中计了!”

    刚刚闯进二楼大厅的四个家伙懊恼的抓耳挠腮,骂骂咧咧的,不知所措,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偏偏天花板上的警铃还不停的叽哩哇啦的大叫。

    “我艹你吗逼的叫!”一个家伙懊恼的一枪“嘭!”的一声,把警铃打了个稀巴烂。

    噪音嘎然而止。

    “嘿嘿嘿嘿——”开枪者心满意足的笑了起来。

    立刻,脑袋就挨了一记爆栗:“你他吗疯啦?!谁让你开枪的?!”

    卧室内。

    刘建明瞳孔一缩,大厅里的枪声震聋发聩。

    “我艹你吗的,果然是来干老子的!”

    刘建明心中大怒。

    “吗的,一个也别想逃!”

    不给他们来一个狠的,还以为自己好欺负?!

    刘建明立刻打开了卧室的窗户,右手持枪,踩着窗沿小心翼翼的攀了出去。

    既然大厅有枪手埋伏,那么强行从卧室房门突围是非常不明智的选择,黑暗中很容易被打黑枪。

    反正不管对方来多少人,来多少猛人,只要自己能够撑得到五分钟开外,等警署手足赶来,这些个胆大妄为的家伙绝逼让他们全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