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不可思议的奇幻之旅 > 第六十四章 等待
    深夜,充斥着帮派、毒品、犯罪的北布鲁克林区一处破旧小巷内,两个身形高大的白人男子正紧张观察者周围的动静,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忍不住回头向身后的破房子张望,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他们丝毫没有察觉到,五十米外一栋三层楼的顶端,有几个人正在密切注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怎么样,目标出现了吗?”张诚一边翻阅着手上破旧的笔记,一边头也不抬的问道。

    自从接受任务之后,已经过了大概十个小时左右,在拉尔夫这个地头蛇的帮助下,他终于找到一点关于目标的线索,就是对面不远处那个破旧的房子。

    按照一个睡在垃圾箱旁边流浪汉提供的线索,最近几个星期经常能听到里面传出恐怖的撕咬声,以及刺耳的嚎叫,甚至靠近门口还能闻到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全部都是狼人聚集起来之后才会有的特征。

    很显然,原本居住在纽约的狼人,大部分都在各个领主手下完成了注册身份,他们绝不可能冒着被惩罚和驱逐的危险聚在一起搞事情。

    所以这窝狼人一定是外来的,名字叫做萨拉斯狼人首领和可能就躲在里边。

    至于手上拿着的笔记,则是拉尔夫能力刚刚觉醒时做的研究记录,大概有接近两千五百个神秘符号,仅有极少数旁边标有简要说明,他本人只弄明白了爆炸这一个组合。

    不得不说,当张诚获得笔记的时候,内心里冒出的第一个想法就是“暴殄天物”。

    没错!

    即使他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解读出任何一个符号的意义与作用,可光凭这两千五百个可以产生魔力共鸣的符号,便能判断出这是一套极其复杂的体系,丝毫不比达拉然法师们的研究成果差多少,说不定还要更强。

    可拉尔夫倒好,随便搞出一个爆炸组合就停止了深入研究,扛起自己动手改造的猎枪踏上征途,通过接受任务来赚取大把钞票,改善自己穷困潦倒的生活。

    或许正如有句话说的那样,贫穷会极大限制一个人的眼光和想象力,很多时候穷人根本不知道自己放弃的东西有多么宝贵。毕竟他们为了生存就已经竭尽全力,哪还有什么精力去考虑未来。

    拉尔夫并没有注意到张诚眼神中透露出来的怜悯,压低声音回答道:“暂时还没有!不过我已经可以确定门口杵着的两个家伙,百分之百是狼人。”

    “对!如果他们不是狼人,我就把脚上穿了三天没洗的袜子吃掉。”旁边一名二十岁刚出头的年轻人也凑过来插嘴道。

    “哦?你们是通过什么辨认的?我怎么就一点也看不出来呢?”张诚合上笔记,一脸好奇的问道。

    不管怎么说,他在地下世界还是一枚标准的新丁,压根没有一点经验,现在遇到内行人,自然要问个清楚。

    “呵呵,巫师先生,判断狼人相当简单,请注意他们的手臂。由于经常变身的缘故,所有狼人都会习惯性把胳膊放在身前,而不是正常人那样放在两侧。除此之外,狼人还极其依赖灵敏的嗅觉,经常会耸动鼻子。通常只要一个人同时具备以上两个特征,那他基本就是狼人无疑。”又一名年轻的混血黑人姑娘凑过来解释道。

    张诚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原来如此,那么还要等多久?从傍晚到现在,我们已经等了足有六个小时,如果目标不出现,我们得一直等下去?”

    “不,不必,等到午夜十二点之后如果目标还不出现,那么我们就主动发起进攻,抓几个俘虏审问。虽然狼人向来以效忠族群著称,可我们有稍微花点时间,还是能从意志薄弱的家伙嘴里得到点情报。”说着,拉尔夫脸上浮现出残忍的表情。

    毫无疑问,他的言下之意就是对狼人进行反复残忍的折磨合虐待,直到对方挺不住酷刑主动开口为止。

    这个时候,狼人引以为傲的超强自我恢复能力非但不能拯救他们,反倒是会成为一种恐怖的负担。

    要知道很多出色的审讯官在拷打俘虏的时候,都必须考虑俘虏的年轻、健康状况、心理承受能力等综合因素,防止拷问到一半俘虏突然猝死,亦或是精神崩溃。

    但狼人却不需要,但凡不是直接杀死,无论受了多么严重的创伤,他们都会在非常短的时间内恢复如初。

    张诚抬起胳膊看了眼表,轻笑着说道:“好吧,距离午夜还有十分钟,希望照片上那个家伙能出现,不然又要四处去打听消息,六十枚金第纳尔赚的真是不容易。”

    “是啊,真是不容易……”拉尔夫嘴角不停抽搐,低着头违心的附和道。

    其实他内心之中想说的是:六十枚金第纳尔你还挑三拣四!要是给我这个价码!让连美国总统都敢暗杀!

    事实上,这位中年人在地下世界混迹多年,还从未接到过几次支付金第纳尔的委托,大部分时间赚的都是美元。

    如果有人真给他金第纳尔的任务,他反倒会选择放弃。

    原因很简单,高报酬意味着高风险,他可不想一时贪心死在某个不知名的角落。

    时间飞逝,十分钟眨眼就过去了,就在魔猎人小队打算离开房顶,向旧屋发起突袭的时候,一辆黑色的货车突然从拐角驶出来,停靠在旧屋门口。

    守在门口的两个家伙二话不说,直接跑过去打开后门,从车厢内拖出四名嘴巴被胶带封死的年轻女孩。

    其中一位张诚还认识,正是前些日子堵在公寓门口,要求他说出自己妹妹是被谁杀死的白人姑娘。

    “嘿嘿!今天晚上的货色不错!你们从哪搞到的?”稍胖一些的狼人伸出舌头,在一名惊恐不已的少女脸上舔了舔。

    “老地方!尤其是她,居然还敢冲进我们的狩猎场,试图用一把左轮手枪杀了我。”另外一名狼人从驾驶室内跳下来,指了指自己沾满鲜红色血迹的衬衫。

    “哈哈哈哈!有意思!你让一个小姑娘逼得变身了?”

    “闭嘴!我跟你保证她完全就是个疯子!冲进来连话都不说一句,直接便扣动扳机。我发誓,一会儿要给她点厉害瞧瞧。”

    “冷静点!首领需要二十名处女来完成仪式,在此之前任何人都不能碰她,明白了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