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星剑传奇 > 第三十九章 及笄之礼

第三十九章 及笄之礼

 
    慕容凤没料到自己只是有感而赋的一诗,竟令自己的才名先一步在宾客间传扬开来。慕容夫人甚至专门来了一趟询问慕容凤还有没有创作出别的诗词,快快拿给她好去亲朋宾客那里炫耀一番。

    慕容凤一脸黑线的严词拒绝,作诗这种事情纯粹是兴之所至才能创作的出来。她前世是大剑豪,而不是什么大文豪。能作得一工整的诗词已经算是水平挥了,再来作几同样水准的诗词,还不非逼疯了她不可。至于被这被众人捧成神作的诗句,在慕容凤看来更多的还是宾客们出于对自己身份的恭维,才在人云亦云之下被捧上了天。

    好说歹说之下才将母亲哄走,慕容凤抚着额头一脸无奈的叹气。一想到等会儿还要当众表演厨艺,慕容凤就觉得自己真是自作自受。

    大哥与女友不知躲到哪里幽会去了,二哥在船一靠岸时就没了踪影,估计自己作的诗能传扬的如此之快,绝少不了这家伙在暗中推泼助澜。现在小楼内只剩下莲儿陪着她,等到前院开宴后自己才会出去,然后就是拜见各路亲戚长辈,再在所有人的见证下进行及笄之礼,接着就是自己展示的厨艺。最后就是年轻人们最期待的篝火舞会了!

    光是想想慕容凤就觉得累的慌,浑身提不起一点干劲。莲儿十分善解人意的端来一盅慕容凤最近十分馋嘴的甜品...酒酿丸子!

    香润爽滑的醪糟配上糯软绵甜的糖心小汤圆,慕容凤闻着香味顿时胃口大开,一脸惬意的细细品味着美食所带来的馥郁满足感,一时间所有烦心事都被她抛诸脑后。直到夜色彻底降临,明月挂上树梢,莲儿才过来通知慕容凤该起身了。

    穿过幽静的小径,耳边的鼓乐声不断加重,还能听到不少热闹的欢声笑语。慕容凤最后整理了下仪容,确认无恙便随前来接迎的侍女走进了前院后门,跟着上了二楼的偏厅,在此等待多时的母亲快步迎了上来,拉着慕容凤不断的上下打量直到满意为止,才笑容满面到“乖女儿等下随我出去后,记得脸上一定要保持微笑,千万不要紧张知道吗?”

    慕容凤点点头,表示自己记住了。就算是踏上战火纷飞的战场自己也不会紧张,一个宴会而已,有什么值得紧张的。

    此时可以听到司仪正在隆重介绍自己,然后只听房外的噪杂的声响逐渐安静了下来,同时灯火辉煌大厅也跟着暗了下来,慕容夫人点点头,示意到出场时间了,便挽着慕容凤的小手缓步走出偏厅,穿过红毯铺就的走廊来到主楼梯口,略显昏暗寂静的大厅内人头攒动,一道光束打在楼梯出口,盛装打扮的慕容夫人先一步满脸微笑的踏出去,站在楼梯口向众位到场宾朋招了招手,立即迎来一片掌声,然后转身将手伸向身处在阴影中的慕容凤。慕容凤深吸一口气,嘴角微微勾起,迈着坚定的步伐,自信从容的跨了出去!

    慕容凤在跨出这一步之前,曾设想过在跨出这一步后会见到怎样的场景,也许是掌声雷动,又或是惊叹声连连。

    但是当刺眼的光束当头照下,慕容凤差点被刺眼的光芒晃的闭上眼睛。即使眼前白晃晃一片,慕容凤也谨记着母亲的告诫努力保持着脸上的笑容,然后偷偷去分辨大厅中的人影,但因为强光照耀之下致使目光所及之处皆是明晃晃的一片,根本分不清人影。

    慕容夫人走进一步,趁着侧身的瞬间,抿嘴俏声道“招手啊!”

    慕容凤赶忙照做,努力保持着脸上的微笑抬起纤手对着一片明晃晃的人影招了招手,但整个大殿依旧显得寂静无比...

    “这是什么情况?”慕容凤心中纳闷了,我都快笑到脸抽筋了,手也招了,你们好歹给点动静啊,这样我好下台阶啊!还有这打光的大哥也傻了吗?老被这强光当头照着,时间一久换成是谁都受不了啊!

    就在强颜欢笑的慕容凤快要坚持不住了的时候,整个大厅在沉寂了几秒后终于先响起稀稀落落的掌声,然后逐渐连成一片,直到雷鸣般掌声的经久不息,各种溢美之词不绝于耳,慕容凤这才长舒了一口气。然后挽着母亲的臂弯款款迈步走下宽敞的木质楼梯。不能低头看着脚下,必须保持脑袋微微仰起,穿着高跟鞋下楼梯,即使有母亲带着也还是让慕容凤提心吊胆的,虽然在家里排练了好多次,但慕容凤依旧掌握不了其中的窍门,接连好几次都摔一跟头,都快有心理阴影了。

    好在今日常挥,慕容凤终于安然无恙的走完了楼梯,头顶那光束丝毫没有移走的意思,依旧紧紧的照耀着艳光四射的母女二人,直到父亲赵天迎上前来接过慕容凤的小手,整个大厅才恢复了金碧辉煌的灯光。

    趁着父亲牵着自己转身的瞬间,慕容凤赶忙蠕动了几下快要笑僵住的脸颊,然后随着父亲来到礼台上,静静的待在一旁,听着父亲霸占着话筒侃侃而谈,不停的感谢这个感谢那个,总之能感谢的都感谢一边,然后又将自己的宝贝女儿狠狠的夸赞了一番,连慕容凤自己听的都觉得脸红。第一次现父亲睁眼说瞎话的功底真是令人叹服啊。

    赵天一口气说了十几分钟,慕容凤都快听睡着了,然后在一阵绝对出内心的雷鸣般掌声中父亲缓缓走下了礼台,然后满脸微笑的示意慕容凤上去说了两句。

    慕容凤顿时傻眼了!彩排的时候可没这出啊!老爸你这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啊!众目睽睽之下,慕容凤连推辞的机会都没有,只能保持着僵硬的笑容,亦步亦趋的迈上礼台,虽然整个大厅显得很宽敞,但也只能容纳下千余人,能进入大殿的自然都身份最尊贵的客人。至于另外九成宾客则只能在大厅外观看里面的现场直播了。慕容凤嘴巴挨着话筒望着黑压压的人群,第一次觉...她开始有点紧张了!

    “呃...”慕容凤脑子里忽然灵光一闪,展颜笑道“先非常感谢各位亲戚朋友能来参加凤儿的生日宴会,凤儿在此不胜感激。”宾客们掌声响起,慕容凤略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为了聊表凤儿的感激之情,等下在小女子的及笄之礼完毕后,凤儿会亲自表演一样特殊的才艺展示,谢谢!”说完后直接下了礼台,顿时大殿内掌声雷动。不少宾客更是交头接耳互相打听这位清丽脱俗的凤大小姐将会表演什么才艺。

    原本知道慕容凤要在宴会上表演厨艺的只有寥寥几人,现在慕容凤直接提前说了出来,一下子打乱了宴会整体的布置。不过老爸不按照套路出牌在先,慕容凤就更加不会顾及太多。先敷衍过眼前的难题才是正事,至于引的后果慕容凤才懒的多去关心。

    这时大厅内响起轻柔舒缓的古乐声,慕容凤在父母的带领下与众位亲戚长辈一一见礼,嘴上顺着父母的引荐逐一欠身行礼问好,但基本上都是左耳进右耳出,转过身就忘了谁是谁了。

    与亲戚长辈见礼完毕后,就是和赵家,慕容家私交甚密的世家了,同样是一一见礼问好,慕容凤感觉自己的脸颊都快笑麻木了。

    亲朋长辈一一见礼完毕,就算是遵循古礼父母将自己的宝贝女儿正式介绍给所有人认识了,然后大殿中间铺上一块厚毯,慕容凤脱去水晶鞋,赤脚踏上地毯,屈膝正襟跪坐,微微垂。

    慕容夫人来女儿身后同样正襟跪坐,然后亲手为女儿束起及腰长,再取过侍女盛放在托盘中的一枚造型精美的玉凤簪穿过带,整个及笄之礼就算完成了。

    在古代女子满15岁结,用笄贯之,因此称女子满15岁为及笄。也指已到了婚配的年龄。整个仪式看似简单,却是每一个古代女子最为重要的成年礼。

    慕容凤在母亲的搀扶下站起身子,向四周见礼宾朋一一欠身行礼,顿时大殿内称赞声不断,更有鼓乐奏响金鸣和声将整个宴会气氛推向了高.潮。

    完成及笄仪式后,慕容凤就随着母亲去后厅更衣,毕竟她不可能穿着华贵礼服为众人表演厨艺...

    而大殿内的宾客们也随着赵天的带领出了大厅,来外面更加宽敞的前院天井内。这里早有仆人搭建好的厨灶,胖大厨孙海一身厨师服,头戴厨师帽,站在厨灶后面正围着一口竖着蒸笼的大锅忙碌着。不少宾客瞧的好奇,想要靠近观瞧却被帮厨们挡住,笑称现在还不到时候,请客人稍加耐心多等一下。

    没过一会儿,换了一身厨师服的慕容凤出现在了众人眼中,顿时引来阵阵哗然与惊叹。如果说先前一身华服的慕容凤美的就像不食人间烟火的天上仙子,是那么的不真实。那么此刻换了一身厨师服的慕容凤则就显得十分的平易近人,完全是一个真正的活色生香的小美人。

    慕容凤缓步走到师父孙海面前欠身问好,然后几位帮厨在灶台上摆好刀具、砧板,以及锅碗瓢盆与新鲜食材。

    慕容凤面带笑容向围观的宾朋们优雅的行了一礼,再次感谢了一番众亲朋赏脸观看后,就拿过围裙穿戴在身上,然后净手来到灶台边。一时间整个前院聚集了数千人却是针落可闻。

    慕容凤深吸一口气定了定神,然后选出一根事先经过冰镇的水萝卜搁在砧板上,不过这次却只掐头剥皮留下了根茎。慕容凤当众从刀架上抽出一柄薄如蝉翼的小刀,这柄小刀刀刃只有三尺来长,还隐隐透光,是孙海珍藏的一把宝刀。听说是取自一种栖息在外星深海中的小鱼的鳍翼,经过数百道复杂的工序才炮制成刃,整个刀刃成型后在灯光的照耀下会呈现出细腻的鱼鳞纹理,并且刀刃轻盈锋利,触感顺滑,即使是金铁之物也能轻易的划开!

    慕容凤一手握刀,一手扶着萝卜,挽出一道炫丽的刀光直劈而下,一瞬间刀光四射化作无数残影一闪而逝,众人看的眼花缭乱,惊讶的张大了嘴巴!然后慕容凤小心托着看不出任何变化的萝卜轻轻的搁在一口白瓷汤盆里,再朝孙海点了点头,孙海点头回应一下便起开蒸笼小心的捧出一口包裹着厚厚纱布的瓷盅搁在案板上。

    慕容凤上前小心翼翼的揭去纱布,再起开盅盖,众人下意识的深吸了一口气,却觉没有闻到任何香味,顿时心中疑惑不已。明明瓷盅揭盖后散着氤氲气雾,为何闻不到一点香气呢?

    慕容凤面带神秘笑容,取过一汤勺轻轻舀出一勺清澈如水的汤水,然后缓缓浇淋到汤盆中的萝卜上,滚烫汤水一遇冰冷萝卜立即散出更多气雾,慕容凤不断浇淋汤水,直到盆中汤水过半,四周气雾弥漫,就在众目睽睽之下,那颗被汤水不断浇淋的萝卜竟然在气雾缭绕的水面绽放开来变成了一朵睡莲,随着花瓣绽放开来,众人更是惊奇的现在花心中竟然还有一颗晶莹欲滴的‘桃子’!

    一时间整个宴会场上哗然一片。

    慕容凤微微一笑,捧起汤盆轻放到推车上,然后缓缓推到几位长辈面前,开口道“凤儿承蒙长辈们的厚爱,无以为报,只能亲手调制一碗清汤敬献各位长辈。”慕容凤取过小碗汤匙盛满三碗先递给父亲与两位哥哥,父子三人一时间笑的满脸开怀,丝毫不知道慕容凤这是让他三人试吃呢...

    父子三人当众满饮一口,原以为这清汤毫无任何香气,入口后也应该是淡如清水,即使味道再差,父子三人也已抱着睁眼说瞎话的决心准备满口夸赞一番这汤水是如何的美味!却没想到这汤水一入口,顿时让三人惊愕的睁大了眼睛,然后就如牛饮般的将一碗清汤一饮而尽,然后脸上同时露出回味悠长的幸福神态。

    慕容凤见父子三人无碍,便再盛出三碗一一捧给外婆外公还有母亲,同时深情款款到“外公外婆,这是凤儿为了特地感谢二老为凤儿珍酿的女儿酒,而亲手调制的清汤。”

    外公外婆高兴的喜极而泣,一边抹着眼角的泪花,一边接过小碗轻抿了一口,顿时惊叹连连到“这汤水明明清澈如水,为何如此鲜美啊!?”

    慕容凤微笑道“外公外婆,其实这汤从昨日就已经开始调制了,凤儿在师父的协助下先取了十几种山珍海味熬制成浓汤,然后不断淌涤去其糟粕,只留下一盅清汤,才调制而成的。”

    众人闻言无不赞叹凤大小姐不但文采出众,就连厨艺也是如此的高,真是才貌双全,谁若能娶回家去还不是三生修来的福气。

    慕容凤接受着众人的恭维,心里却不以为意,这碗汤其实最主要的功劳都要归功于师傅,没有孙海深厚的火候掌控能力,自己绝对调制不出如此鲜美的汤水,自己只是在最后一环上展现了一下高刀工,最多算是锦上添花。

    随后慕容凤又将其余的清汤一一分给在座的长辈,毕竟只有一盅,分完十几个身份最高的长辈就没了,众人只能望汤心叹。慕容凤再次躬身谢礼,然后就随母亲回去偏厅更衣,因为接下来就是万众期待的舞会就要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