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五七四章 大灵透术

第五七四章 大灵透术

 
    ……

    欧楚阳的大灵透术能够晋阶到魂引的程度,并唤醒了王阵,全靠了梦叶神草。

    走着走着,终于欧楚阳来到了后院,在一处不大的空地上,老怪任万枯负手而立,其下,便是陈元和梁同,以及一干毒门的堂主、长老。再下面,满脸络腮胡的妖宇,正对着薛俑年拳打脚踢,口中还呼呼喝喝的怒骂着什么。而薛俑年却是双手抱着头,浑身是血的蜷缩在地上,纹丝不动。在陈元的身边,方堂横卧在台阶之上,奄奄一息。

    将这一场面看在眼里,欧楚阳的眼中闪过一抹阴霾,心中一团怒火更是油然而生。虽然愤怒着妖宇的举动和对方堂的关切,但欧楚阳知道,自己不可能在这时候出手,也没有能力出手将两人带走。所以,欧楚阳忍了下来。

    这时,任万枯等人也看到了欧楚阳远远的走来,妖宇也暂时停了手,带着一抹诡异的笑容,望着欧楚阳,欧楚阳见过这种笑容:幸灾乐祸么。

    将妖宇那充斥着嘲讽的目光直接无视,欧楚阳缓缓的站在了空地中央,届时,周围大群毒门中人围拢了过来,形成了一个大大的包围圈,而欧楚阳便是被包围的对象。

    微偏了下头,欧楚阳视线一扫,发现这群人足有数百之多,想来这便是毒门中的中坚力量了。“这么多人在这里,难道是为了等我?”欧楚阳诧异的想到。不过旋即,欧楚阳便把这个念头抛却,想来自己也不是什么大人物,犯不着这么大阵仗迎接吧。

    想到这里,欧楚阳自嘲一笑,旋即恢复了淡漠的神情,往那一站,丝毫不被毒门众人的气势所压倒,犹如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汉子一般,充满了霸气。

    台阶之上,任万枯老眼放光,紧紧的盯着欧楚阳,眼中闪过一抹讶色。在他想到,如此大的阵仗再加上自己那高深的修为,就算是一名武狂级别的强者来了,也不会如此淡定,这个欧楚阳,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看了欧楚阳一会儿,任万枯突然沉声道:“欧楚阳,你到底是谁?”

    闻言,欧楚阳不动声色,回答道:“我是欧楚阳,欧楚阳是我。”

    “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任万枯冷声说道。

    欧楚阳还没说话,妖宇却是指着欧楚阳大声道:“欧楚阳,别装了,你来这里是有目的的。”

    “嗯?”欧楚阳扫了一眼妖宇,丝毫不以为意,道:“我听不懂你说什么。”

    装傻,没错,欧楚阳现在做的就是在装傻,在他看来,黑暗城这个地方杀伐混乱,没有丝毫道理可言,就算是自己杀了离央和肖压,又要救方堂,也没什么。我喜欢,我愿意。

    见欧楚阳死不承认,妖宇奸笑道:“还嘴硬,我亲眼看到你跟浮级殿的人出去,还派了薛俑年去救那个残废。你敢不承认。”

    妖宇话音一落,台阶上半躺半靠的方堂全身一震,显然,妖宇口中的“残废”二字,深深的触动了方堂的心。六年的残疾,方堂早已习惯,然而身为一个武者,却变成了如此模样,任谁的心中也会留下一道无法磨灭的疤痕。方堂亦是如此。听到妖宇称自己为残废,方堂的心仿佛被针狠狠的刺了一下,疼痛无比。

    将这一幕看在眼里,欧楚阳脸上迅速升腾起一股难以言表的噬血杀意,冷冷的看着妖宇,欧楚阳道:“你最好把嘴闭上,不然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闻言,妖宇愣在了当场,他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已经被所有毒门的人围在了当中,甚至还有任万枯在场,欧楚阳依然这么高傲的大放厥词。

    惊怒间,妖宇刚要破口大骂,突然看见任万枯的脸色很不好看,便马上闭上了嘴。

    目光转向欧楚阳,任万枯道:“难道,你不想对这件事解释一下吗?离央和肖压哪里去了?”

    听到任万枯问起,欧楚阳眼睛一转,立马答道:“可以解释,他们都死了。”

    “死了?”

    欧楚阳轻飘飘的回答着,仿佛对离央与肖压的死丝毫不以为意似的,让所有人大吃一惊。

    离央和肖压是什么人?这些日子,毒门的人没有不知道的,大陆八大家族之一庞家的家将,又是任万枯的客人,欧楚阳这刚来几天?说杀就杀了?

    听着欧楚阳的回答,任万枯也是一愣。之前根据妖宇的形容,再加上薛俑年的举动,人老成精的任万枯也猜到了,或许欧楚阳跟那两个人甚至浮级殿都有些恩怨,说不准就是自己眼皮底下的这个残废激怒了欧楚阳,方才让他痛下杀手。

    任万枯看了看欧楚阳,又看了看方堂,道:“他是你什么人?”

    “叔叔。”

    欧楚阳站了笔直,答的硬气。

    “因为他,你杀了离央和肖压?”

    “没错。”

    欧楚阳答的简短,也理直气壮,倒是让任万枯刮目相看,有胆色的年轻人他见过,可是能在自己面前不卑不亢、盛气凌人的年轻人,任万枯倒是第一次见到。想了一想,任万枯倒是觉得欧楚阳很有意思。

    任万枯瞪着欧楚阳,突然脸色一缓,道:“你很狂妄啊,告诉我为什么。”

    闻言,欧楚阳稍有错愕,不过随后,其思绪急转,转瞬之间,便撒了个由弥天大谎。

    欧楚阳讲的是一个故事,当然,这故事中有真有假,真的一方面,他告诉了任万枯,自己曾经杀了浮级殿的少主,为此,浮级殿寻仇,抓了方堂,而方堂为了保护自己,数年未曾开口说过一句话。浮级殿为了查出自己,这才来到了黑毒城,向任万枯求丹。

    当然,这其中假的成份很多,比如自己的身份,欧楚阳并没有说,方堂的身份也让他隐瞒了起来,事件发生的地点,欧楚阳换了一个地方,至于事件的起因,很是简单,理由一抓一大把,欧楚阳随便挑了一个,便搪塞了过去。

    听着欧楚阳在那胡编乱造,众人还频频点头,不为别人,只因为众人觉得这个故事还算合理。

    说完之后,欧楚阳闭口不言,而妖宇却是按捺不住,指着欧楚阳斥责道:“他们是门主的客人,就这么杀了,以后浮级殿找上门来,针对的是整个毒门。”

    妖宇的智商不高,但他还是想把欧楚阳至之死地,所以便将毒门扯了进来,可他不知道的是,任万枯在乎的不是这个,而是欧楚阳一直口中提到一句话:因为要保护欧楚阳,方堂数年未曾开口。

    为了保护一个人,数年没开口,而且还被折磨成这个样子,还没有死去,这份毅力,任万枯很是看重。

    欧楚阳当然不知道任万枯怎么想,他现在只是觉得当初自己没有杀掉妖宇,简直是个重大的失误,这个杂碎居然坏了自己的好事,还把薛俑年打成这个样子。欧楚阳当然很生气,而且想要立马杀了他泄愤。

    冷冷的看着妖宇,欧楚阳瞳孔微缩,盯着他道:“薛俑年是你打的?”

    闻言,妖宇低头看了一眼,伤重到爬不起来的薛俑年,大笑道:“我打的。”

    “很好。”欧楚阳点了点头,随后,其身影突然变得迷离起来,而站在欧楚阳身后的妖海却是大惊。

    “小心。”一声提醒,出自妖海的口中,其实在刚刚欧楚阳问妖宇那句话的时候,妖海就已经感觉到了欧楚阳身上杀气的溢出,只不过,他没想到欧楚阳真的会当着任万枯的面,说动手就动手,所以也没有太过在意。可待到欧楚阳“很好”二字出口以后,妖海便知道,他小看欧楚阳了。

    突兀间,妖海那全身毒内气暴涌起来,跟随着欧楚阳移动的轨迹,追了过去。只是,他低估了欧楚阳,也高看了自己,欧楚阳的速度并不是他想追便能追上的,还没等妖海靠近,欧楚阳便消失在场中。下一刻…

    轰……一声轰鸣过后,妖宇那魁梧的身躯有如断了线的风筝倒飞而出,顺便还吐出了一口鲜血。

    血雾在空地上空飘洒着,如毛毛细雨,飒然而下。

    一击过后,欧楚阳并没有停留,现在的他杀心大起,根本不会考虑任万枯的感受,猛的窜了出去,而这一次,全场毒门弟子哗然起来,陈元、梁同以及众堂主各自抽出兵刃,准备将欧楚阳截下,妖海更是急切着想要救下自己唯一的儿子,其余人等呼呼喝喝,上也不是,不上也不是。

    可就在欧楚阳马上展一新一轮的攻击时,任万枯陡然消失在了台阶之上。

    眼见欧楚阳那含怒一拳迎面袭来,还没落地的妖宇立时恐慌了起来,一股绝望的心情涌上了心头,他知道,这一击如果挨上,自己就非死不可了,到时候,别说六级丹师的任万枯,就算是武神来了,也别想救活自己。

    然而,妖宇今天的运气不错,死亡并没有降临到他的头上,就在那拳影逐渐变大,最后到了他面前不到三寸距离的关键时刻,任万枯出现了。

    轰……惊天一拳击中的不是妖宇那倒飞的躯体,而是一只枯瘦到极点的干瘪手掌。

    一拳中,欧楚阳前腿弓,后腿绷,抬头看向那一动未动的老人,慢慢的收回了拳头。用力的甩了甩,回到了空地中央。指着不远处不敢接近的妖宇,沉声道:“薛俑年是我的人,我在这毒门一天,你就休想碰他,今天你走运,门主护着你,下次再让我知道你欺负我的人,我就拔了你的皮。”

    欧楚阳冷冷的说着,把在场所有人,包括任万枯当成了空气一般无视了过去。现在的他,霸气十足,根本不考虑任万枯是否会生气,用欧楚阳的话来说,豁出去了。实在不行,还有葵水神雷在手,那可是连任万枯都要惧怕宝物。虽然欧楚阳不想把慕婉晴留给自己的东西用上,但要是遇到了非用不可的时候,欧楚阳也绝不会吝啬。

    毒门中,居然有人敢打任万枯,这真是千年难得一见的景象。可正当众人以为任万枯会大发雷霆的时候,后者居然出奇的没有说话,回到了台阶之上坐了下来。

    众人见状,一个个惊讶的不敢说话。旋即众人把目光投向了那张狂无比的欧楚阳。

    任万枯看着欧楚阳,突然道:“这件事就这么算了,浮级殿的人也是死有余辜,杀了就杀了,我毒门还没有没落到连八大家族也要怕的程度,不过欧楚阳,你的做为不能服众,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真正的臣服我,我不但对你既往不咎,还可以放了薛俑年和你的叔叔,不然的话,你就把命留在这吧。”

    “如何臣服?”欧楚阳问道。

    “嗖?”

    欧楚阳话音一落,一枚黑色丹药射了过来。欧楚阳抬手一抄,啪的一声将丹药接在了手中。随后,欧楚阳耳边传来了任万枯那苍老的声音:“吃了它。”

    院中,死一般的寂静,所有人都直视着欧楚阳,眼中各自揣度着异样的光彩。这里面有嘲笑、有讽刺。更有的,便是如妖宇那幸灾乐祸的表情。当他看向躺上地上的薛俑年时,欧楚阳很清楚的从他的眼光里看出了隐晦的提醒。

    “这枚丹药不简单。”欧楚阳肯定的想到。

    将这枚黑色丹药举到面前,欧楚阳满脸凝重的观察着,大灵透术紧紧的将其包裹,查探了一番,欧楚阳惊骇的发现,自己居然无法分辨这枚丹药的成份。

    需知道,欧楚阳目前已经是五级丹师,天赋异禀的他对丹药以及药材有着超乎常人的敏锐洞察力,可当他仔细分辨了一番后才发现,自己以往所学的一切都不能解释这枚丹药的成份。

    “六级丹师?果然名不虚传。”欧楚阳皱着眉,望着一脸平淡的任万枯,此时,他真正开始佩服起对方来。

    此时的欧楚阳正处在左右为难的境地。

    吃,便可以救下薛俑年与方堂,不过自己也一定会中毒。这枚黑色丹药绝对不是自己能够理解的强悍。

    不吃,自己在葵水神雷和燃血秘术的帮助之下,从容逃离。不过这样一来,薛俑年和方堂就别想着救了。

    虽然内心极为的纠结,但欧楚阳想不都不用想,也只能选择一个:那就是吃。

    观望了片刻,欧楚阳在众目睽睽之下,一把将黑色丹药塞入口中,用力一咬,顿时,丹药化成了一道阴冷的清流,顺着喉咙滑入了内腑。

    顷刻间,欧楚阳只觉得这枚黑色丹药的药力开始感染着自己的内气,不消一会,便融入到了欧楚阳的紫气中,不仅如此,这道阴冷的药力还顺着经脉中内气的流淌,侵入了欧楚阳的丹田中,只是当这药力进入丹田后,居然漫无目的的乱窜起来,半晌过后,也许是没有找到自己想要感染的东西,也慢慢的停了下来,滞留在欧楚阳的内腑中。

    有了这一发现,欧楚阳微微色变,不过,此时还不是他深究这阴冷药力的时候,所以,短暂的惊讶之后,欧楚阳马上恢得了平淡的神情,看着任万枯道:“门主,这样可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