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五七三章 大战开始

第五七三章 大战开始

 
    ……

    “六年前,浮级殿庞举,率领破星八将,在棋盘镇中制造了一场血案。当时,小荡山欧家灰鹊分堂,一夜之间数十口人被屠戮待尽,分堂堂主方堂更是被其所擒,做了这一切,他们的目的却是为了寻找两个杀了庞子模的人。”

    听到这道阴冷无比的而又极为熟悉的声音,离央与肖压惊讶的转过头来。

    视线所及之处,欧楚阳凌空而立,全身上下早已被一层淡淡的紫气所包裹,那紫亮的内气铠甲不断的向外散发着毁灭的气势。紫色长发披肩,随风舞动,眉心处更是有着一道极为明显的紫电印记频频绽放着异常的光彩。

    冷冷的盯着离央与肖压,欧楚阳缓缓道:“当年的那笔血债,是时候找你们算算了。”

    听着欧楚阳一字一句的述说着六年前的事件,离央与肖压两人的脸色变了变,最后当欧楚阳说到算账的时候,两人这才明白过来,之前为什么欧楚阳肯全力的帮助自己寻找庞举。原来他是为了当年那场血案前来索债的人。

    “如果是这样,那他到底是谁?为什么会知道我们在黑毒城?又为什么会有大爷的玉佩?难道大爷已经遭到了毒手?”随着欧楚阳表明身份,离央与肖压的心中顿时生出了无数个为什么。

    离央冷着脸,眼中怒火渐盛,手臂轻抬,遥指欧楚阳,低喝道:“你究竟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

    “我是谁?”欧楚阳朗声笑着,似乎心情好到不能再好,片刻之后,方才说道:“我就是你们找了六年的人。”

    “什么?你就是杀了少主的人?”

    欧楚阳冷笑不语,眼中更是充斥着森然的杀意。

    离央和肖压震惊了,他们没有想到,浮级殿找了六年的家伙,居然是眼前的青年,再度打量了一下不到二十的欧楚阳,两人惊骇的想到:“六年前,这个家伙才多大啊,他是怎么杀死少主的?”

    互视了一眼,两人突然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欧楚阳既然能够拿着庞举的玉佩骗自己二人来,这说明庞举已经遭到了欧楚阳的毒手,那可是四级武尊强者啊,身边还有六名初入武尊的强者,这欧楚阳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突兀间,离央与肖压皆是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惊恐与惧怕,能够将庞举等人杀死,实力定然在自己二人之上,说不得,对方是在惧怕任万枯,所以才没有在黑毒城下手,要不然…

    想到这里,两人再不敢想下去,试问,离央只有二级武尊的实力,跟庞举比起来,简直差了太多了,就连庞举也要命丧人的,何况是自己。

    有了这个想法,离央与肖压顿生退意,刚刚那自信无比的眼神也开始慌乱了起来。而就在二人打算寻找机会逃跑的时候,欧楚阳那足可比拟死神的低喝响彻于山林之中。

    “大哥,动手。”

    话音一落,大战正式宣布开始。

    两人正对面,黄浪手中重剑猛的舞动开来,离着两人数十米开外,两人便感觉到一股浑厚的土属性气息扑面而来。黄浪还没有动,就有此声势,可见在其内气外放之际,其中蕴含了多么大的气劲。

    蓬……踏碎空气的闷响,在黄浪身形闪动间发出,随后,黄浪借着脚下一跺之力,整个人犹如一颗袖珍的炮弹一般,对着离央直视了过来。

    重剑舞动,带着道道破风轰鸣,眨眼间便到了离央面前,那浑厚无比的气势差点将处于呆滞中的离央压的喘不过气来。

    “怎么会这么强?”

    感觉到雄浑无比的气息,离央不敢怠慢,纵身腾起,先是闪过黄浪这一刀,接着便一脚踢在刀身之上。

    “锵”

    仿佛两种兵刃的交击发出的脆响,离央只觉得脚下一股大力传来,猛的向后倒退出去。

    半空中,离央硬生生的稳住了身形,随后才发现自己的一条腿陡然出现酸麻的感觉,这下,离央更加害怕了。

    同为二级武尊强者,却被对方只是一招击退,说出去,哪会有人相信。

    离着离央不远的肖压也是看见了前者与黄浪交锋的一幕,与离央一样,肖压的脸上惊现恐惧的神色。而见到对方如此强势,肖压马上打消了与离央合力击杀黄浪的念头。

    慢慢的,肖压后退了起来,打算率先逃离西连山脉,只是,他还忘记了一件事情,也忘记了一个人。

    欧楚阳。

    “你想去哪?”冰冷到极点的声音自肖压背后响起,后退中的肖压立马停下了身形,没敢转头,肖压居然被吓得颤抖起来。本身胆子就不大的他,当然知道欧楚阳是什么实力。

    三级武尊,对于胆小的肖压来说,确实是一个无法超越的界线,面对比自己实力强上数倍的欧楚阳,肖压根本生不起一丝反抗之心。

    惊惧间,肖压颤抖着求起情来:“欧堂主,欧兄弟,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欧楚阳站在肖压的背后,直视着他,眼中喷出一团怒火:“真是痴心妄想啊……,那天夜里,你是怎么对待堂叔的?当初为什么不想想,自己做了这些,会不会有报应。”

    “啊……”听到欧楚阳这么一说,肖压的心顿时凉透了,他这才知道,那天晚上的人是欧楚阳。

    “不……,不……”似有不甘,肖压本想解释,可当他张口后,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什么辩词可以赢得欧楚阳的宽恕。

    惊惧中的肖压连抵抗都忘到了一边,而欧楚阳却没有半点同情的伸出了右手,猛的挥了出去。

    苍噬霸劲。

    拳头挥出了霎那,肖压仿佛看到了一道紫光闪过,随后欧楚阳的右臂顿时被一层朦朦的紫气包裹起来,那噼啪爆裂的电花让肖压的心死了半截。

    蓬……小腹被击中,肖压突然听到了咔嚓一声裂响,那是内晶碎裂的声音,随后,肖压只感觉到自己的五脏六腑正以极快的速度破碎着,最后,肖压终于喷出了一口滚烫的鲜血,从空中跌落了下去。

    一击,欧楚阳便将初入武尊级别的肖压击杀,可见其实力已经达到了一个骇人的地步。这还只是使用了苍噬霸劲后,普普通通的一拳,如果换成了破穹劲,抑或是力量更强的寸分劲裂拳呢。

    欧楚阳望了一眼肖压那坠落的身影,眼中闪过一抹快意,随后,当其目光转向离央时,一股杀气自其体内迸射而出。

    西连山脉的半空中,一赤一黄两道人影彼此穿梭着,第一次近身划过,皆是会因为两者的兵刃撞击而发出“锵”的金戈脆响。

    半空中,黄浪手执重剑,犹如战神一般,疯狂的砸向边挡边逃的离央。战斗是单方面的追击,离央根本没有还手之力,要不是他的境界与黄浪同等,相信此时早已死在黄浪的重剑之下了。

    没命的闪躲着,离央目前唯一能够感觉到的,便是那笼罩着自己周身的威猛剑势,对面频频袭来的雄浑内气似是无穷无尽,战至这么半天,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反观自己光是闪躲就耗费了大量的内气,而且,离央还有一种错觉,他总觉得自己今天的内气消耗比往日要多了数倍。

    做为浮级殿最强大的家将,离央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窝囊气,气恼着,离央也不管内气消耗是否过巨,赶忙催动着内劲,全数的释放出来。下一刻…

    烈火滔天……惊天怒吼着,离央将全部实力都拿了出来,然而,令他诧异的是,以往那熟悉的火之气息却并没有出现。

    烈火滔天,高级武技,也是离央赖以成名的最强绝技,本来这招一经施展,方圆数百米之内皆是会被滔天的火焰所笼罩,可是今天却并没有出现这种状况。

    “什么?”不可相信的看着自己的双手,突然离央感觉到小腹一阵轻微的刺痛传来,清晰无比。

    “中毒了?”离央不敢相信的想到。

    正在这时,离央突然感觉到身后一股凌厉的气势袭来。

    蓬……咔嚓……一声轰鸣之后,便是清脆的骨骼碎裂之声,离央挣扎着转过头来。届时,一张冰冷无比的脸庞出现在他的面前。

    “欧楚阳。”

    将两大敌人击杀,欧楚阳脸上终于平静了下来,淡淡的对道:“死吧。”

    “蓬……”

    无数道拳影,冲击着离央那已经没有内劲支撑的身体,仿佛破开的沙包一样,向外喷洒着鲜红的血液。

    数拳过后,欧楚阳终于停了下来,而离央的身体早已被那巨大的拳劲轰击的千疮百孔,浑像个血人。

    将离央与肖压击杀后,欧楚阳全身颤抖了起来,这到不是因为之前战斗的太过猛烈,而是由于方堂被折磨了六年,欧楚阳终于得以报复的激动。

    一旁,黄浪见到欧楚阳这副模样,很是担心的道:“兄弟,我们该走了。”

    知道黄浪心系方堂的安危,欧楚阳重重的点了下头,随后把视线投向了西连山脉的的南边,自言自语道:“浮级殿,小爷今天把利息收了,下一次,就要收本钱了。”

    体会着欧楚阳那癫狂的语气,黄浪重重的拍了拍欧楚阳的肩头,道:“没错,下一次,我要亲手覆灭浮级山。”两兄弟的豪言壮语决定了日后浮级山的悲惨结局。

    此时,黑毒城外,一个一身白衣的少女正躲在一株粗壮的大树后,焦急的朝着黑毒城大门观望着。

    这个少女正是薛俑年的妹妹,现在欧楚阳的弟子筱蝶。筱蝶受命,在黑毒城外等待着薛俑年出来,可是这一等就等了几个小时,而薛俑年始终没有露面。

    心下着急着,筱蝶不知如何是好。而正在这时,远处突然窜来两道身影,筱蝶只感觉眼前一花,欧楚阳与黄浪便出现在她的面前。

    一见是欧楚阳和黄浪,六神无主的筱蝶马上跑了过去:“师父,黄大哥。”

    见到筱蝶,欧楚阳心下稍安,可是一看发现薛俑年并不在这里,欧楚阳的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问道:“筱蝶,你哥哥呢?”

    “还没出来啊,都急死了。这么长时间了。”见欧楚阳问起,筱蝶赶忙回答道,语气当中更是充斥着焦急之意。

    “还没出来?”欧楚阳惊讶着,看向城门方向,突然间,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本来欧楚阳把离央与肖压骗了出去,营救方堂的任务自然就交给了薛俑年,没有了离央与肖压在,薛俑年应该很轻松的就能把方堂带出来。然而如此简单的任务,薛俑年到现在还没有完成,而前者却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连个影子都见不到,难道发生什么事了?

    思索了片刻,欧楚阳发现这件事并不太正常,遂马上对黄浪说道:“大哥,你在这等着,我进去看看,如果一个时辰之内我还没有出来,你就带着筱蝶先走。”

    黄浪闻言大急,道:“不行,万一发生什么事怎么办?”

    “无妨,别忘了,我还有秘术燃血。”

    说完,欧楚阳也不管黄浪是否答允,在步朝着城门处行去。

    黄浪见状,就算是再不忍心,也没有办法,他很了解欧楚阳,欧楚阳决定的事,从来不会改变。

    进入黑毒城,欧楚**本不停,直接奔着毒门的方面行去,直到到了毒门的大门前,欧楚阳方才停下了脚步。

    看看左右来往的人群,并没有什么异常的表现,再看看守门之人,依旧见到自己,很是礼貌的打着招呼,欧楚阳疑惑着,踏入了毒门院内。

    别的地方不用去,欧楚阳直接找到了前院,离央与肖压的房间,可当他进去的时候才发现,里面没有半个人影,就连方堂也不见了。

    这下,欧楚阳可着急了,薛俑年和方堂双双失踪,难道真的发生了什么事?

    欧楚阳正暗自想着,突然,门外传来阵阵的脚步声,随之而来的,还有哗啦哗啦无数种挺金属兵刃的脆响。

    还未转过头,只听外面传来一道呼喝:“欧堂主,门主等你多时了,跟我走一趟吧。”

    欧楚阳转过身来,看向那说话之人,顿时,眼神虚眯了起来。

    “妖海?”

    被妖海和一众毒门的弟子押着,欧楚阳来到了后院。说是押着,不如说是被这群人簇拥着,欧楚阳走的很从容,脸上没有半点畏惧之色。

    欧楚阳在离央与肖压的屋子里没有见到薛俑年和方堂,他便知道,这件事肯定是走漏了风声,既然任万枯要找自己,那他肯定也知道了这件事,所以,欧楚阳故意走的很慢,闲庭信步般,而他的心里,却是反复的盘算着,如何应对接下来任万枯的审问。

    把毒门的客人骗出去杀了,其实倒也没什么,不过庞举等人来的目的是为了换丹,这就涉及到老怪任万枯要交易的宝物:梦叶神草的事,虽然不知道任万枯要这个东西干什么,但欧楚阳知道,能让任万枯看上的东西,绝对不会差到哪去。况且,这梦叶神草,着实有着令人眼羡的作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