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十二章 大难不死
    ……

    邓炳文仍不甘心,回头寻路下山。┡Ω㈧㈠中文  网Ww』W.『8⒈Zw.COM就算欧楚阳摔成了肉泥,他也要在尸身上撒泡尿,方解心头之恨。

    突然,远远的一声清啸传来。

    邓炳文大惊,慕婉晴这么快就化解药力,恢复了功力吗?他一个人可不是慕婉晴的对手,此地不宜久留。邓炳文顾不上寻找欧楚阳的尸体,匆忙下山逃去。

    ……

    云都山下十里远处,有一个市集。因为邻近云都剑派,倒也颇为热闹。

    市集外围的一户农家中,炊烟袅袅,药香弥漫。一个十五六岁的清秀少女端着药碗走进屋里。

    “快把药喝了吧,再过几天应该就能下地走动了。”清秀少女吹了吹滚烫的药汁,把碗递给床上的病号,“小心烫。”

    “多谢徐姑娘。”艰难起身坐起的这人,正是十多天前,纵身跃下悬崖的欧楚阳。

    “你还真是命大,那么高的山上摔下来……”

    “可能是我命不该绝吧。”欧楚阳跳下的地方正好是一处泥潭,所以侥幸未死,被上山挖野菜采蘑菇的少女现,救了回来。

    这清秀少女名叫徐若男,从小跟父亲在此相依为命。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你安心养伤,我去看看蒋大叔今天有没有没卖完的肉骨头,拿回来给你炖汤喝。”徐若男说着准备出门。

    “等等。”欧楚阳从背包里拿出他的全部家当,递给徐若男,“麻烦你们这么久,实在不好意思,我就剩这点钱了……”

    “你这是干嘛呀。”徐若男推开欧楚阳手里的四五百铜钱,“难道我是图你的钱才救你的呀?”

    “我不是这个意思。”欧楚阳把铜钱塞到徐若男手里,“你拿着,就当是……帮我买些好吃的回来吧。”

    “那好吧,晚上想不想吃烧鸡?”徐若男水灵灵的大眼睛里亮晶晶的。

    “吃!”欧楚阳笑道:“顺便再打一壶酒。”

    “你伤还没好,不能喝酒。”

    “这酒是我请你爹喝的。”

    ……

    欧楚阳的身体素质本就很好,加上徐若男的悉心照料,很快就能自如活动了。

    这天一大早,徐老爹正准备出门干活。欧楚阳跟上来,说道:“徐老伯,我跟着你去帮帮忙吧,也该活动活动筋骨了。”

    徐老爹连连摆手道:“可不敢劳烦剑主大人。”

    “我可不是什么剑主大人。”欧楚阳把太阿残剑收进徐若男缝补好的背包里,“这残剑是我在山上捡的,拿来劈柴什么的,很好使。”

    徐老爹这才领着欧楚阳下到田里。徐老爹家里总共只有一亩地,地里种着一点时令青菜,当中有一颗一人多高的矮树,树上结着稀稀拉拉几十个青色的果子。

    “这是什么树?”欧楚阳好奇的问道。

    “这树可宝贝着呢。”徐老爹一边浇水一边说道:“这是云都山上的剑主大人们租给我们的剑晶树。”

    “剑晶树?”欧楚阳更加惊奇了,难道剑晶石除了从剑晶矿脉中开采出来,还能从树上结出来吗?

    “没错。”徐老爹满眼期待的看着树上几十颗青翠的果子,“到了秋天,晶果成熟,剑主大人们就会从晶果中收取剑晶石。到时候会留下一成给我们作为酬劳。今年光景不错,这一颗剑晶石结了八十六个果子,不出意外的话,咱家能得到八两六分银子。明年的日子可就好过得多咯。”

    “真新鲜……”欧楚阳围着剑晶树转了几圈,啧啧称奇。

    通过一番交谈,欧楚阳知道了这些种着剑晶树的农田称为剑田。只有上等良田才能用作剑田。而且每一亩只能种植一颗剑晶树,每一棵剑晶树至少都有一名佃农悉心照料,确保一年的收成。

    欧楚阳压根儿没干过农活,粗手粗脚的尽帮倒忙,没一会儿功夫就被徐老爹打回家帮徐若男挑水劈柴了。

    挑水难不倒欧楚阳,劈柴更是不在话下,太阿残剑在手,劈柴就跟切豆腐似的。欧楚阳还用一截竹筒给徐若男家削了一副崭新的竹筷子。

    晚饭的时候,徐若男问道:“欧大哥,你伤好了之后打算去哪儿?”

    “我还没想好……”欧楚阳在这个世界举目无亲,连一个认识的人都没有,完全没有方向。

    “那正好!”徐若男喜道:“今天我听段师傅说,他的铁匠铺正打算雇两个帮工呢。要不你去试试?”

    “铁匠铺?”欧楚阳看了看自己,难道我像是个打铁的坯子吗……

    “你可别小看铁匠铺哦。”徐若男嘴角一扬,“咱们这里,最有钱最有名望的就是段师傅了!他可是方圆几十里唯一的铸剑师,就连云都山上的剑主大人们也经常找他帮忙铸剑呢。”

    “铸剑师……”欧楚阳眼前一亮,接着问道:“是不是除了剑主大人,就是铸剑师最有地位?”

    “对,也不全对。”

    “哦?”欧楚阳追问道:“怎么说?”

    “不是除了剑主大人,而是铸剑师和剑主大人一样,地位尊贵。”

    “好!,明天一早你就带我去试试。”欧楚阳立刻决定了下来。这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呐……

    ……

    “段大叔,您别看他高高瘦瘦的,他力气可大了!”徐若男生怕段师傅看不上欧楚阳,一个劲的夸道:“挑着一担水,走上两里路,脸不红,气不喘……”

    欧楚阳默默低下头,暗道:你家离那水井,总共才几步路啊……

    “我可没说他不行,瞧你个小丫头紧张的。”段师傅呵呵笑道,看起来跟徐若男很是熟稔。

    欧楚阳对这个一身古铜色的精壮汉子印象挺不错。虽然身为铸剑师,有着跟剑主平起平坐的地位,但他身上丝毫没有那种高高在上,盛气凌人的架势。反而非常低调和气。

    很顺利的,欧楚阳成了段氏铁匠铺的一名帮工。每月六百铜钱,也就是六钱银子,貌似在这方圆几十里范围,也算是高薪职业了。

    添火、鼓风、挑水、搬运铁锭钢材,欧楚阳十分卖力的干了一个月,得到了段师傅的认可,每月还加了一百月薪,算是正是员工了。

    拿到了人生第一份薪水,欧楚阳给徐若男留了一半,剩下的一半直接打了两壶好酒,整了几个好菜,宴请段师傅。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欧楚阳直入正题:“段师傅,我想拜您为师,学习铸剑之法。”

    “我知道。”段师傅淡淡一笑,“你这一桌酒菜花掉了半个月的工钱吧。”

    “那您是……答应了?”欧楚阳不禁紧张的站了起来。

    “小阳啊,我问你。”段师傅没有直接回答,反问道:“既然铸剑师的声望地位堪比剑主大人,那这方圆几十里之内,几千上万人中,任何只有我一名铸剑师?”

    “这……”欧楚阳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因为要成为一名铸剑师,要条件也是得先开启剑门啊。”

    “什么!”欧楚阳浑身一软,跌坐下来。剑门!又是该死的剑门……

    段师傅解释道:“剑门未开,经脉不通,就无法吸纳剑气入体。修炼剑道以剑气为根本,铸剑同样也是以剑气为根本。你明白了吗?”

    “我明白了……”欧楚阳苦涩的点了点头,一口干掉一大杯酒。

    “不过,剑门未开,无法铸剑,并不代表完全没有出路。”

    段师傅安慰的话语,欧楚阳并没有听进去,以为段师傅不过是勉励他好好干活,也不必为吃穿愁。

    “我可以收你为徒,虽然不能传你铸剑之法,但却可以让你成为一名冶炼师。”

    “冶炼师?”欧楚阳这才振作起来,冶炼师这个名头听起来逼-格也不低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