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十一章 袭杀恶少
    ……

    欧楚阳专挑人烟稀少的路径行走,偶尔混进乡镇市集采购一些干粮和衣物。㈧㈠中文  『 网WwΩW.ん8⒈Zw.COM大半个月来,他已经穿烂了三套衣服、踩烂了两双布鞋,只有瑞士军刀的正品背包依然完好无损。

    太阿残剑被欧楚阳固定在一根木棍上,做成了一把直刃的“朴刀”,一面拿着当做探路拐杖,一面可以用来披荆斩棘,十分好使。怪不得梁山好汉下山行走,都喜欢带一把朴刀傍身。

    慕晨宇“赏”给他的那一枚剑晶石被他兑换成铜钱,也已经花掉了大半。欧楚阳估摸着,再往前走几天,就该想办法谋生计了,不然以他的野外生存技巧,迟早饿死。

    欧楚阳停下来歇了口气,抬头看看天色渐晚,准备爬上前面的山头找地方过夜。他已经得出了一条经验:山顶山峰这类高而向阳的地方要比山谷山林安全得多,因为不管是捕猎者还是猎物都不喜欢暴露在高处缺少遮蔽的地方。

    离着山头还有一点距离,欧楚阳突然听见上面传来金属相击的铿锵之声,上面有人在打斗!

    欧楚阳正准备掉头下山远远避开,却隐约听见了“婉晴”两个字。这两个字像是有着魔力一般,让欧楚阳牢牢的定住了脚步。

    欧楚阳没有过多犹豫,继续往山头摸去,不管怎么样,他必需亲自看上一眼才能放心。

    等到爬上了山头,抬眼一望,远处那夕阳中身随剑走白衣翩翩的绝美女子不是慕婉晴又是谁?

    她正被两名剑客一前一后一左一右的联手合击。欧楚阳认出其中一人赫然是那松白城中跟他结下一段恩怨的邓炳成。

    邓炳成躲开一道剑气,跳到一边,哈哈狂笑道:“慕婉晴啊慕婉晴,想不到你也有今天!我们兄弟俩知道你要逃婚出走,埋伏了十几天,终于等到你了。”

    “邓炳文,邓炳成,你们自要寻死,何必等那么久?”慕婉晴冷冷回击一句,手中明霜宝剑加紧攻势,逼向邓炳文。

    “哈哈哈哈!”邓炳成却没有出剑去帮他哥邓炳文,而是好整以暇的抱着胳膊笑道:“慕婉晴天赋过人,剑法群,果然名不虚传。可惜啊,你难道没觉得体内剑气越来越滞涩难行了么?”

    “你……”慕婉晴脸色一变,看来真如邓炳成所说,剑气运行出了问题。

    邓炳文虚晃一剑,也跳出战圈,哈哈一笑,“别怪我兄弟俩下毒害你,只怪你自己太天真,在外行走竟然如此麻痹大意,什么水都敢喝,你不中招谁中招?”

    “既然如此,想要我的性命,那就来吧。”慕婉晴长剑一指,脸色竟然恢复如常。

    “不不不,婉晴你貌若天仙,我们怎么忍心辣手摧花呢?”邓炳成摇头晃脑的说道:“我知道你父亲想让你嫁给云都剑派的何家兄弟之一,你不愿意,所以悄悄逃出家门。这样吧,今天你就在我邓家兄弟之中选一个如意郎君。咱们邓慕两家结为秦晋之好,联手对付云都剑派,然后称霸宁北,岂不快哉?”

    “做梦!”慕婉晴清叱一声。

    “哼!”邓炳成冷哼一声,骂道:“不识抬举,死到临头还装什么清高?真是给脸不要脸。”

    慕婉晴不再出声,一边暗中运功化解药力,一边举剑戒备。

    “唉!”邓炳文踏前一步,摇头叹道:“慕婉晴你虽然剑术厉害,脑子却不太好使。你以为我们兄弟俩重金买来的奇药,是你的功力能够化解的吗?你越是运功,药性便作得越快。真是胸大无脑。”

    慕婉晴的眼神中终于透出了一丝慌乱之色。

    “既然你不肯在我们兄弟之中选一个,那等会儿我们就只好一起上咯,哈哈哈……”邓炳成目露邪光,狂笑不止。

    “你们休想!”慕婉晴面露决然之色,突然横剑往自己脖子上抹去。

    “想要自刎,那也随你。”邓炳成不慌不忙的说道:“就算你自刎而死,但体温尚存,想必也足够让我兄弟俩好好的赏玩一番了。到时候再把你剥光了洗干净用寒冰冻好,卖给一些癖好怪异的人士,说不定还能值回药钱。这笔买卖,我们兄弟不亏。”

    “噗——”慕婉晴张口喷出一口血雾,赛雪欺霜的俏脸也变得鲜红如血。

    “二弟,你总是这么不解风情。你看你把我们慕大美人气成什么样了?”

    邓炳文装模作样的埋怨了他兄弟一句,又施施然跨前一步,和颜悦色的说道:“婉晴你别往心里去,炳成他不过是想吓唬吓唬你。你说我们邓慕两家年轻一辈总共也就那么几个人,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何苦闹成这样呢?你若是从了我,我邓炳文一定好好疼惜你……”

    “罢了!想不到我慕婉晴今日沦落至此,想留一全尸亦不可得……”慕婉晴突然挥剑用力朝自己脖颈斩去,这一剑下去势必身异处……

    “撒手!”邓炳文大喝一声,剑气爆,打在慕婉晴明霜剑上。

    “当啷!”慕婉晴气力不支,宝剑脱手。

    邓炳文松了口气,觉自己后背都被冷汗浸湿了。没想到慕婉晴如此决绝,竟然不惜一剑斩下自己的头颅。要是让她得逞……变成一具无头女尸,那还怎么……

    “好险……”邓炳成张口吐出两个字,却现自己越飞越高,接着看见自己的无头尸身“噗通”一下栽倒在地……

    “二弟!”邓炳文惊怒交加,他跟邓炳成实为孪生兄弟,情同手足。眼见邓炳成被人一刀两段,真是目眦欲裂,悲怒至极。

    “傻-逼,来追我啊!”欧楚阳偷袭得手,毫不停留的往前狂奔而去。慕婉晴已经彻底丧失了战斗力,他自己又根本连邓炳文一剑都抵不住,只能拼命吸引火力,给慕婉晴留下一线生机。

    “小-杂-种!我要将你碎尸万段,啊——”邓炳文狂吼不已,一路飞掠,如鹰隼般扑向狂奔中的欧楚阳。

    欧楚阳奔跑度再快,也比不过邓炳文这样的剑道高手。幸亏荒山野岭地形复杂,满山的荆棘长草老藤古树形成了各种天然障碍。

    欧楚阳在球场上本就善于盘带突破,障碍带球冲刺正是他每天的必修科目。只见他辗转腾挪敏捷无比,邓炳文狂怒之下屡屡扑空。

    “小-杂-碎!任你跑到天涯海角,老子也定要将你抽筋剥皮挫骨扬灰!”邓炳文腾跃间不断出一道道致命的凌厉剑气。一人粗的大树遇之则断,坚愈钢铁的岩石也被斩得碎石乱迸。

    欧楚阳的后背已经血迹斑斑,瑞士军刀的正品背包被划破了好几道口子,若不是欧楚阳机智的将太阿残剑夹在背包和后背之间当作防弹背心,他早就已经重伤倒地了。

    “跑!”欧楚阳的心里只有这一个字,只要还活着,就要拼命奔跑!哪怕多拉远一步距离,便能给慕婉晴争取多一秒时间!

    五公里越野跑对于欧楚阳来说是家常便饭,但这一次他早已远远的出了这个距离,体能的极限一次次被突破,身上脸上已经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肤,但欧楚阳的脚步丝毫没有停顿,哪怕活活跑死,他也在所不惜!

    邓炳文也不再叫骂了,他阴沉着脸,眼睛死死的盯住欧楚阳,似是要喷出火来。慕婉晴已经被他抛到九霄云外去了,他的眼里只有欧楚阳,他的心里转动着千百个念头,抓到欧楚阳之后,要用怎样惨绝人寰的手段让他生不如死。

    欧楚阳终于停了下来。

    邓炳文也停在了他身后十米远的地方,像穷凶极恶的老猫盯着无路可逃的小白鼠一样瞪着欧楚阳,“小-杂-种,你还真能跑,你接着跑呀,你再往前跑一步给爷爷瞧瞧?”

    欧楚阳站在悬崖峭壁上,往前一步就将粉身碎骨。

    “你乖乖的跟我回去,在我兄弟灵前磕上一万个响头,爷爷我就赐你个痛快!”邓炳文还真不希望欧楚阳跳崖求死,那他弟弟就真是死得太憋屈了。

    欧楚阳回头戏谑的看了看邓炳文,露出一排白玉般的牙齿,灿烂的笑道:“傻-逼,你来追我啊!哈哈哈——————”

    欧楚阳爽朗的笑声和邓炳文不甘的怒吼响彻山谷,久久回荡不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