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十章 远走高飞
    ……

    老孙头见欧楚阳面色一冷,赶紧拉住他的衣襟,低声说道:“他是管家何世仁的小儿子,向来在这矿洞里面横行霸道,没人敢招惹他,你不要冲动。』『㈧Ω㈠中 文』』Δ网Ww W. 8⒈Zw.COM”

    欧楚阳拍了拍老孙头的肩膀,转头看着何6明,冷笑两声:“就算是慕晨宇,在我面前也没这么嚣张,你又算个什么东西!”

    “小兔崽子,你找死!”何6明勃然变色,大怒道:“给我打!往死里打,出了人命我担着!”

    “是!”两个跟班如狼似虎的朝欧楚阳扑了过来。

    欧楚阳毫不退让,迎上去狠命一拳将右边的那个狗-奴-才轰倒在地,却被左边那人绕到身后勒住了脖子。

    欧楚阳摸出小钢凿一把凿在他的小臂上,顿时鲜血直冒。那人吃痛撒手,欧楚阳回身一记摆拳砸中他的下颌,那人仰头就倒,后脑磕在岩石上,抽搐两下再没了动静。

    “你……你竟敢行凶杀人?你等着……”何路明转身就逃。

    “哪里跑!”欧楚阳大步赶上飞起一脚踹在何路明后心,何路明登时扑倒在地,磕得满脸是血。

    “大哥……大爷饶命……”何路明连声求饶:“小人瞎了眼,猪油蒙了心,竟敢贪图您的剑晶玉……您大人有大量,就饶了我这一回吧,小人再也不敢了……”

    老孙头伸手探了探血泊中那人的鼻息,摇头道:“断气了……”

    周围一群矿奴围了上来,惊慌失措七嘴八舌的议论道:

    “啊?闹出人命了,这可怎么办?”

    “就算不出人命,得罪了何家叔侄,迟早也得死在这矿洞里啊!”

    “欧楚阳这下可闯了大祸了,只怕没人救得了……”

    如果慕婉晴出面,这绝对不算个事……但是她凭什么出面维护自己?真以为自己魅力无边,风靡万千少女吗?我堂堂一个大男人,难道总靠着女人活命?

    欧楚阳抛开心中那一丝不切实际的的幻想,定下心来,毅然说道:“大家请放心,一人做事一人当,这事不会牵连到你们的。”

    “我们不怕牵连,只是实在无能无力……”老孙头低头想了一会儿,抬头说道:“实在不行,你赶紧跑吧,我们先帮你瞒一会儿。”

    “对!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你赶紧跑吧!”一众矿奴也纷纷劝道。

    “我要是跑了,你们怎么办?”欧楚阳看向地上的何路明。

    人群中挤出一个大块头,指着何路明怒道:“这个混账王八蛋仗着他爹的权势为非作歹,欺压我们好多年了,干脆弄死他!”

    “对!弄死他!”

    “一不做,二不休,一条人命是死罪,三条人命也不过就是个死!”

    何路明见群情激奋,赶紧翻身爬起来磕头求饶,“各位大哥大爷,小的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求你们饶……”

    “嘭!”何路明话未落音,脑袋便被一块大石头砸进了地里。

    “啊——”另一名跟班的惨呼也戛然而止。

    事已至此,欧楚阳也没什么好顾虑的了,双手抱拳,团团一拜道:“我走了,你们把这里的事情都推到我头上就是,后会有期!”

    “你多保重!”

    欧楚阳大步流星的走出矿洞,径直来到管家黄世仁面前,把手里的剑晶玉往他面前的桌上一丢,“我先去城里会一会相好的,赏钱回来再领。”

    何世仁一把抓起剑晶玉,贪婪的抚摸着,也不看欧楚阳一眼,“你去你去,赏钱少不了你的。”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他最心疼的小儿子刚刚才命丧欧楚阳之手。

    ……

    云泽岭的南边就是慕家所在的云川谷,欧楚阳出了矿区便一路往北,翻山越岭,亡命奔逃。

    矿洞里打架斗殴死了三个人,更要紧的是欧楚阳杀死了管家何世仁的儿子何路明,畏罪潜逃。原本这不是一件小事。但此时此刻,慕浩然完全顾不上了,他正在跟他的一双儿女商量着一件真正要命的大事。

    “万万没想到,邓天禄那个老狐狸竟然先一步达到了剑师巅峰!”慕浩然一拍桌子,“这老匹夫觊觎我家矿脉已久,这次必然会打上门来,强行要分一杯羹。”

    “父亲是想拿那剑神密藏回慕容世家求援吗?”慕婉晴虽然醉心剑道,不问俗事。但家里出了这等大事,她也不能不管不顾。

    “唉!”慕浩然叹了口气,“这剑神密藏,我反复尝试了数百次,始终破解不开。现在,不管怎么折腾,都没个反应了。”

    慕晨宇拿起他爹丢在桌面上的iphone6s-p1us鼓捣了一会儿,确实没有丝毫动静。如果欧楚阳在这里,自然马上就知道是没电了……

    “爹,你说油灯为什么会亮?”慕晨宇问道。

    “当然是因为有灯油……你的意思是说……”慕浩然脑筋转得极快,他知道慕晨宇在这当口肯定不会问一个那么简单的无聊问题。

    “没错!我猜这密藏也需要添加灯油才行。”慕晨宇的脑袋瓜子还真好使,竟然被他猜中了是能源问题……

    “你看!这里有个小圆孔,兴许就是添加灯油的地方!”慕晨宇拿着手机给他爹看他的重大现。

    “好像是那么回事。”

    慕晨宇吩咐下人拿来灯油和作为导管的钢针,兴冲冲的加了半天的油……

    如果欧楚阳在这里,一定会当场笑喷,慕晨宇灌了半天灯油的那个小圆孔……是用来插耳机的……

    “难道我想错了?”慕晨宇无奈的擦了擦满手油污,宣布放弃。

    慕浩然摆摆手,说道:“先不管这剑神密藏了,就算解开了密码,我也无暇赶去慕容世家求援。来回一两个月的时间,邓天禄必然会趁虚而入。等到慕容世家派人来援,我慕家只怕也只剩下残垣断壁了。”

    “那依父亲看来,眼前的危局如何化解?”慕婉晴再次出声问道。

    “慕容世家远水救不了近火,而附近唯一能帮得上忙的就只有云都剑派了。”

    “云都剑派?”慕晨宇不解的问道:“他们一直隔岸观火,从中渔利,恨不得我慕家和邓家斗个两败俱伤才好,怎么会出手帮我们呢?”

    “唉!”慕浩然话锋一转,目光落到了慕婉晴身上,“婉晴天赋过人,假以时日必成大器……”

    “那是!”慕晨宇颇为自豪的说道:“姐姐身具六重剑门,在这宁北一带的年轻一辈之中,无人可及……”

    “父亲有话就请直说。”慕婉晴开口打断了慕晨宇。

    “云都剑派掌门的夫人何雪华有两个弟弟,这两兄弟真是同父同母不同命,弟弟何世仁剑门未开,来到我慕家做了管家,你们也都认识。哥哥何世忠却学剑有成,当上了云都剑派的长老。何世忠有三个儿子:何文元、何文捷、何文魁……”

    慕婉晴冷冷的打断了慕浩然,“父亲想让我嫁给何家老大、老二、还是老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