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八章 豪门世家
    ……

    “嗖!”剑气破空。㈧Ω『 ┡ ㈠中文  网Ww W.』8⒈Zw.COM

    “嗤!”血光迸现。

    “哐当!”杀猪刀掉落在地。

    “仓啷啷!”长剑坠地,哀鸣不已。

    “嘭!”“嘭!”两具身体沉重的栽倒在地。

    所有人都呆呆的看着场中那道绝美身影,白衣胜雪,卓然独立,手中宝剑银光熠熠,灿如月华。

    “慕……慕婉晴!”邓炳成惊叫一声,接着喝斥道:“你真以为自己可以横行无忌,为所欲为吗?竟敢破坏剑决!”

    慕婉晴淡然应道:“一个剑主,手持利剑;一个家奴,拿把破刀;谈何剑决?”

    “那他们也是约定好的公平决斗,你弟弟也是见证。”邓炳成说完一手指向慕晨宇。

    慕婉晴轻轻“哦”了一声,悠然说道:“我并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只是路过此地,见到那个剑徒实在生得太丑,令人心中不悦,便忍不住一剑杀了他。”

    “你放……”邓炳成硬生生的把那个“屁”字咽了回去,“你强词夺理!”

    “你有何见教?”慕婉晴说着转向邓炳成,似乎一言不合又要动手。

    “好好好,算你狠!今天这笔账我记下了。”邓炳成心知自己不是慕婉晴的对手,加上慕晨宇也在这里,他说不起狠话,只好打算“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慕晨宇在后面戏谑的说道:“咱们两家的帐实在太多,你可别忘记了。”

    “哼!”邓炳成好汉不吃眼前亏,转身一挥手,“我们走。”

    “慢着!”一声娇喝留住了邓炳成的脚步。

    邓炳成回头怒道:“慕婉晴你还想怎么样?不要欺人太甚!”

    “我看那个人也生得十分丑恶,他就别走了吧。”慕婉晴话刚落音,一道无形剑气便破空而至,孔二哼都没哼一声,便扑倒在地,血溅当场。

    “你……”邓炳成气得说不出话来,只觉得脸上火烧一样的疼。

    “带他回去。”慕婉晴留下一句话,飘然而去。

    我姐不会是看上他了吧……

    嗤——怎么可能?一个是高不可攀的天鹅,一个是……充其量是个既不怕死又很滑头长得马马虎虎的蛤蟆,这世上不可能生这样的事情。

    慕晨宇甩甩头,提起血人一般的欧楚阳跟了上去。

    ……

    胸口挨了一脚,左手、肩窝、腹部都受到重伤,欧楚阳半死不活的躺在马车上跟随着骑着骏马的慕家三人向慕家行进。

    这马车也没个减震系统,一路上剧烈的颠簸着,疼得欧楚阳冷汗直流,唯一的止疼药就是前面马背上那倒清婉的背影。

    短短的一二十天,就已经被慕婉晴救了三次,欧楚阳也是无语了。

    中途休息的时候,慕婉晴丢给车夫一支药瓶,吩咐道:“给他换药。”

    “婉晴仙子三次救命之恩,在下实在无以为报,唯有……”欧楚阳终于还是忍住没把“以身相许”四个字说出来,不然下一秒,可能神仙也救不了他……

    “我姐杀人干净利索,救人自然也要救到底。”慕晨宇走过来笑道:“你实在不知该如何报答的话,不如跟在我姐身边做个内侍吧。”

    欧楚阳正准备答应,但又觉得哪里不对。要他跟随慕婉晴,这个可以有。但这个“内侍”怎么听起来怪怪的……

    “何为内侍?”欧楚阳还是想要先问清楚。

    “内侍就是豪门世家内宅中,专门伺候女眷的男仆。”慕晨宇不怀好意的朝欧楚阳两-腿-之-间瞟了一眼,“什么样的人才能做内侍,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欧楚阳想起来了,古代某些朝代把宫中太监称为内侍,想不到这个世界的豪门世家竟然还配备着太监,这可是皇家才有的规制啊……

    头可断,血可流,小丁丁绝不能丢!

    ……

    “终于到家了!”慕晨宇欢呼一声,打马疾驰而去。

    欧楚阳的伤势已经好了很多,想必慕婉晴随身带的都是上好的疗伤药。他坐在马车上往前望去,立马就被震撼住了。

    在欧楚阳的概念中,一个家族所在应该就是那种几进几出的大宅院。可眼前所见,简直是一座城池啊……

    穿过一座高高的牌楼,宽阔平整的石板路一直铺进城里,城门上斗大的“慕家”俩字金光闪闪。欧楚阳心道:难怪那松白城主尊称慕浩然为浩然兄,原来一个城也就是一家,一家也差不多就是一个城。

    “恭迎家主!”门口守卫的一名剑客带着几十名家奴一齐跪拜行礼。

    好大的排场!

    进了城来,欧楚阳仔细观察之下,现这慕家和松白城还是有些区别:松白城里各色人等川流不息,比较繁杂喧闹;而慕家“城”里井井有条,人流量也少很多。看来这“城”和“家”的主要区别是:“城”是完全对外开放的,而“家”则是封闭或者半封闭的,能够进入其中的都是家族中人和一些熟悉的访客、商人。

    慕浩然带着慕婉晴、慕晨宇从正门步入内宅。

    “恭迎家主!”门口又是一名剑客带着八名家奴一齐跪拜行礼。

    马车被带到偏门,接着出来两名“内侍”用一顶小轿把欧楚阳抬了进去。

    慕家内宅也不是欧楚阳想象中的那种几进几出的大宅院,而更像是一座苏州园林。亭台楼阁花园假山一应俱全,虽然不像苏州园林那般叠山理水、景致精巧,但胜在局势开阔、宏伟大气,更能彰显豪门气派。

    这个世界的豪门世家真是不简单呐!欧楚阳大开眼界,感叹不已。

    ……

    接风洗尘、处理家务、忙了好一阵之后,慕家真正的一家四口才坐下来吃了一顿小别之后的团圆饭。

    分叙别情之后,慕晨宇问道:“爹,您看那个欧楚阳该怎么处置?”

    “依你看呢?”慕浩然反问道,近年来他开始逐渐培养慕晨宇掌家管事的能力。

    “我问过他,愿不愿意留在姐姐身边做个内侍,他拒绝了。”慕晨宇说道:“所以,我想着是不是把他带在身边做个家丁。”

    慕浩然沉吟道:“此人沉稳内敛,胆略不凡,也颇有些才具。若是能为我家所用,自然是好。但他性格刚强,心志颇高,不甘屈居人下,很难驾驭得住。”

    慕晨宇点头说道:“爹说的不错,我也确实有所顾虑。”

    “想要让他甘心为我所用,必先好好磨炼几年,等他锐气尽去,才堪使用。”慕浩然思索片刻,接着说道:“我看这样吧,先安排他去云泽岭挖两年晶矿,再观后效。”

    “好,还是爹考虑周到。”慕晨宇笑着举起酒杯,“我再敬您一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