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七章 决战剑主
    ……

    这个世界做买卖的,其实没有那么多套路和消费陷阱,砍价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㈧Δ㈠』中Δ文网WwんW.ん8⒈Zw.COM最主要是有剑主大人在背后,我砍价,你不服,那就小心剑主大人砍你……

    只是剑主大人一般都碍于自己高高在上的“尊面”,不好直接跟一帮贱民计较,于是“狗奴才”就派上用场了。

    不过,欧楚阳虽然可以“跪舔”冰山女神慕婉晴,但不代表他能够彻底放下尊严,伺候慕晨宇。在欧楚阳眼里,根本没把慕晨宇当成什么“主子”,更多的是把他看做用武力挟持自己的绑匪。

    不管怎么说,一圈逛下来,欧楚阳随便砍砍价就帮慕晨宇省下了好几百剑晶石。心情大好的慕晨宇也没怎么刁难欧楚阳,反倒还“赏”了他一块剑晶石。

    剑晶石就是慕家三人修炼时所用的那种珍贵宝石,是剑主们修炼的必需品,也是价值最稳定的硬通货。除了剑主,奴仆们是没有资格使用剑晶石的,在他们的世界中流通的还是银两和铜钱。

    一颗剑晶石相当于一两白银,而一两白银可供一户人家一月花销。慕家三人一天修炼下来,差不多要消耗掉十颗剑晶石。也就是说一天消耗的钱,就够一户人家生活十个月。所谓剑主,还真是“贵”人呢……

    手里握着普通人家一个月的“月薪”,但欧楚阳什么都没买,他打算晚上好好研究一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路子。

    还有一件比较奇异的事情,原本欧楚阳都做好了充当苦力搬运工的准备,但慕晨宇买下的大堆物事却根本用不着他伸一个指头。只见慕晨宇用剑柄那头一指,面前的三匹绸缎就蓦地消失不见。

    空间法宝?欧楚阳闲时也没少看乱七八糟的网络小说,马上就明白了其中的奥妙。看来那剑柄之上的某一部分是经过特殊炼制的,有收纳物品的奇效。

    “站住!”欧楚阳跟着慕晨宇走出绸缎庄,便被一群人给拦住了。

    “哟!这不是邓家二少邓炳成吗?”慕晨宇认出了来人,当先挑衅道:“拦着本少爷干嘛,讨打?”

    “慕晨宇,你姐不在这里,你嚣张什么?”邓炳成不屑的说道:“还真以为我怕你?”

    “哦?”慕晨宇跨前一步,手按剑柄,“那咱们今天就来分个高下。”

    “随时奉陪。”邓炳成毫不示弱的回应一句,接着话锋一转,“先等我解决一笔恩怨之后,再跟你一决雌雄。”

    “恩怨?”慕晨宇奇道:“这里除了我,你还能跟谁有恩怨?”

    “他!”邓炳成一手指向欧楚阳。

    “欧楚阳?”慕晨宇一乐,“他是我家刚刚买来的家奴,我都刚认识他几天,你能跟他有什么恩怨?”

    “这是不是你昨天******的好事?”邓炳成说着把身边一人拉出人群。

    欧楚阳一看,这人牛高马大,威武不凡,但是一副面相却滑稽得很:两瓣鼻子四瓣嘴……

    正是昨晚被他一剑劈出来的杰作。

    “噗——”慕晨宇一下笑出声来,回头问欧楚阳:“这真是你干的?”

    “就准他拿斧头,不准我动刀子么?”

    欧楚阳故意把残剑说成刀子,因为昨夜太阿残剑像撕纸一般轻易的将一把纯铁斧头劈成两半,锋利异常。他不想将其暴露在这几个使剑的高手面前,以免惹出祸事来。毕竟,太阿残剑才是他从那神秘的神秘大殿中带出来的东西,搞不好就是慕家所说的剑神密藏。

    “就知道你这小子不是好欺负的。”慕晨宇笑道,脸上没有丝毫苛责之色,反而有点得意的冲邓炳成说道:“就这事?奴仆之间的一点小摩擦也被你说成一笔恩怨。邓炳成,我看你是越活越没出息了。”

    “恩怨,自然不是跟我之间的恩怨。”邓炳成又拉出一个人来,看起来跟那孔二一般的孔武有力,“他叫孔大,是孔二的亲哥,来给弟弟报仇。”

    慕晨宇目光一凝,冷声道:“你什么意思?这孔大手中有剑,分明是一个剑徒,大小也算个剑主,找我家一个家奴报仇?”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啊……”邓炳成摇头晃脑的说道:“父债子偿,天经地义。弟弟的仇,哥哥来报,不也是一样的道理么?你要是愿意跟那小子结为兄弟,就可以替他下场应战咯。”

    “混账!”慕晨宇怒道:“堂堂剑主,杀一个家奴有什么光彩的吗?说吧,你想怎么样,才肯揭过这事?”

    “哟!看不出你慕家大少爷还挺护短的嘛。”邓炳成看向孔大说道:“你们兄弟的恩怨,你自己划下道道来吧。”

    “多谢二少爷。”孔大双手抱剑拱了拱手,然后踏前一步,盯着欧楚阳说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你在我兄弟脸上斩了一刀,我便在你脸上劈上一剑也就是了。放心,我不会要你狗命的。如果你实在害怕,跪下给我兄弟磕三个响头,再叫三声亲爹,那也可以。”

    “脸上挨一剑,那可就破相了,以后怎么见人呐。我看还是磕头认爹算了,磕三个头叫三声爹,也不废什么力气。”

    “磕头认爹倒是省力,可你让他-亲-妈以后怎么见人呐,哈哈哈!”

    “家里两个相公,别提多美了,哪还用出来见人嘛,只怕都舍不得下地咯。”

    邓炳成和孔家兄弟身后的一群奴才鸹噪起来,毫无口德,阴损至极。

    慕晨宇回头看向欧楚阳,“这事你自己看着办吧。”

    欧楚阳冷冷一笑,走上前来,“堂堂一个剑主,废话还真不少。想在我脸上砍一剑,你也得有那个本事才行。”

    “轰!”欧楚阳这一句话就像是一瓢冷水倒进了油锅,人群立马爆炸了!

    “是我耳朵聋了,还是那小子疯了?他刚刚说什么?”

    “区区一个贱奴,竟敢跟剑主这么说话……还想要比试比试……简直……真是简直了!”

    “这小子看上去斯斯文文的,没想到是个彻头彻头的亡命徒啊,真是舍得一身剐,敢把剑主拉下马,我看他是豁出小命不要了。”

    “不怕死有什么用?你以为孔大哥会那么轻易的弄死他吗?到时候肯定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区区一个贱奴,还想逞英雄,我呸!”

    邓炳文冷笑不语,慕晨宇也摇了摇头,轻声说道:“事已至此,我也救不了你。到时候,我赐你一剑,给你个痛快吧。”

    欧楚阳不置可否,大声问道:“我不是剑主,不能用剑是吧。”

    四周又是一片哄笑,有人喊道:“就是给你一把剑,你会用吗?”

    欧楚阳毫不理会,跑到街道一侧的一个卖肉摊子前面操起两把杀猪刀,回转身朝孔大冲来,大吼一声:“看刀!”

    所有人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谁都没有想到欧楚阳竟然如此悍勇,提着两把杀猪刀就敢硬拼剑主。

    孔大冷哼一声,拔剑在手,迎向欧楚阳。

    欧楚阳见孔大并没有出剑气来,料想他应该是没有修炼到慕婉晴那样的境界,心中顿生一计。

    等到两人对冲到三米左右的距离,欧楚阳突然左手一扬,杀猪刀脱手甩出,变成一把飞刀砍向孔大面门。

    “卑鄙!”孔大怒喝一声,偏头躲过杀猪飞刀,接着原地旋身使出一记貌似回风拂柳的剑招,长剑自下而上,斜斜的刺向欧楚阳的心窝。

    “哧!”血红的长剑从欧楚阳背后穿刺出来。

    “这么快?孔大哥怎么第一招就赏了他个透心凉,这一下不就玩完了?”

    “他是故意的,一心只求死个痛快,才不断挑衅,激怒孔大。”邓炳成冷然说道,“真是太便宜他了。”

    慕晨宇似乎仍然有点不愿相信的样子,这小子真的是从一开始就一心求死吗?总感觉哪里不对啊……

    突然,欧楚阳左手一把抓住孔大持剑的右手,而右手的杀猪刀猛然砍向孔大的脖子。刚才那一剑,他故意以身接剑,身体微微下沉几分,长剑并没有刺中他的心脏,而是穿透了他的肩窝。

    “蠢材!”孔大却并不慌乱,大吼一声,一脚蹬在欧楚阳胸口,借力凌空跃起,“呲!”的一声抽出了长剑。

    欧楚阳被这一脚重重的蹬倒在地,张口吐出一口鲜血,他的左手被剑刃剌出两道血口,深可见骨,左肩窝上更是血如泉涌。

    只是一招,欧楚阳就被重伤,他惨然一笑,挺身站起,大声道:“剑主不愧是剑主,果然有两下子,再来!”

    此时,周围再也没有讥笑之声,所有人都被欧楚阳这悍不畏死的疯子给震慑住了……

    “你还真有点胆气,我就赐你个全尸吧!”孔大眼睛一眯,挺剑飞掠而来,剑尖闪烁不定。

    欧楚阳完全捕捉不到剑尖的轨迹,不知道这一剑会刺向哪里,心里暗叹一声:这个世界的剑主,比武侠电影里的剑客厉害多了啊,这下真要葬送在这里了……

    “喝!”欧楚阳来不及想太多,暴喝一声,抱着以命换命的必死之心,双手举刀合身扑上……

    慕晨宇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叹一口气,前几天,自己不是还打算亲自杀人灭口的么?死在他眼前的贱奴也不知道有多少了,为什么会叹气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