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六章 黑暗时代
    ……

    慕婉晴终于走进了一家店铺,兵器铺。㈧㈠『中Δ『文『网WwㄟW.ㄟ8⒈Zw.COM这兵器铺中只有一种兵器:剑!

    掌柜见到慕婉晴进来,被她的绝世容光照得眼睛一亮,转眼看见她手里的长剑,又赶紧垂下了头,低眉顺目的迎上来招呼道:“剑主大人请随便看看。”

    慕婉晴也没答话,随意浏览着店内陈列着的数十把长剑。

    这个世界在建筑、服饰、食品这些方面似乎都不太讲究,但这店中错落有致陈列着的几十把剑却件件都是精品。欧楚阳跟在慕婉晴身后仔细观赏着一柄柄精致的宝剑,忍不住伸出手去想要试试感觉。

    “你的手不想要了吗?”慕婉晴淡淡的说道:“记住:非剑主不得佩剑,不得束戴冠,不得身着绫罗绸缎。”

    欧楚阳触电一般缩手回来,心中愤恨难平,恨不得振臂高呼:“剑主贱奴,宁有种乎!普天之下,人人平等!”

    掌柜见慕婉晴的目光在一把银光闪闪的宝剑上停留了片刻,便马上热情的介绍道:“剑主大人好眼光!此剑名曰‘明霜’,乃是本店镇店之宝。是本城最好的铸剑师选用上等星光银和天陨钢合锻而成的一件良品宝器。削金断玉锋利无比……”

    慕婉晴不等他说完,伸手握住明霜剑,随手挽了个剑花,只见银光闪闪如明月之辉,煞是好看。

    接着慕婉晴又拔出自己随身长剑,一手一剑,双剑相交一斩。“铿锵!”一声,慕婉晴原本所带长剑应声断为两截,而明霜却毫无伤。

    “果然好剑!”慕婉晴也不禁赞叹一声。

    欧楚阳却腹诽道:不准别人碰你的剑,自己却随手斩断了,还称赞别人好剑,这世界上的人还真是古怪。

    “此剑已在小店中陈列数年之久,一直未遇明主。只有剑主大人的绝世风姿才堪与其交映成辉。”掌柜趁热打铁着说道:“原本此剑作价一万整,如今既遇明主,小人就忍痛割爱,只收您八千晶石。剑主大人意下如何?”

    慕婉晴还未答话,欧楚阳抢先说道:“你这明霜宝剑确实不凡,不过却损坏了我家剑主大人的佩剑,这该当如何?”

    “这……”掌柜心里暗骂:明明是她自己要拿两剑互斩,自己的剑被斩断了,还能怪我不成?不过当着慕婉晴,他却不敢直说,只好打落了牙齿往肚子里吞,苦笑两声说道:“那小人就再折价一千,作为赔偿吧。”

    “嗯。”慕婉晴轻点螓,转身出门。

    “剑主大人……您这……”掌柜急了,这还没付钱呢。

    “喊什么?少不了你的。”欧楚阳喝道,“今日晚间,到天和客栈,慕浩然大人自然会如数付清。”

    出了门,欧楚阳自嘲的一笑:我特么这么快就进入狗奴才的角色了么?不过慕婉晴虽然外表清冷如冰,但实则人美心善,当得起‘冰山女神’四个字。跪舔就跪舔吧,我也是个男人,而且是个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男人……

    ……

    晚上,卖剑的掌柜跟在一名身穿紫袍的剑主身后前来要账。

    “原来慕家家主浩然兄,久仰久仰。”紫袍剑主拱手道。

    “松白城主客气了。”慕浩然回礼道:“路经贵地,多有滋扰,还望多多海涵。”

    两人客套了一番,欧楚阳也听明白了:来人名叫许松白,正是这一城之主,整个松白城都是他的产业,也以他的名字命名。掌柜不敢独自跑来找慕浩然讨账,便请城主出面。

    看来不管什么行当,背后都得有剑主撑腰,不然杀了白杀,抢了也白抢。这世道,真是哔了狗了……

    “七千!”送走了松白城主,慕晨宇颇为不满的重重坐下,“这可是咱家……”

    “晨宇!”慕浩然打断了慕晨宇,喝了口茶,然后说道:“难得你姐喜欢上一样东西,贵点就贵点吧,也算不得多大个事。”

    看样子,七千是个不小的数目,让慕晨宇肉疼不已。欧楚阳默默的观察着这一切,寻找着自己的谋生之路。

    慕浩然包了三间上房,慕家三人各住一间。欧楚阳嘛,自然是跟其他贱奴一样,只能到柴房马棚之类的地方随便凑合一宿。

    欧楚阳算是运气比较好的,在柴房里抢到了一个干燥的柴堆。虽然不太平整,有点硌人,但也算是上等铺位了。

    连日奔波,欧楚阳早就累得不行,把头枕在背包上,很快便沉睡过去。

    人,果然是适应性最强的生物。

    “起来!”暴喝声中,欧楚阳挨了一脚,惊醒过来。

    昏暗的油灯下,一个光着膀子的壮汉凶神恶煞的盯着他,“小兔崽子胆子不小,敢抢老子的铺位。赶紧滚开,不然老子把你撂茅坑里去。”

    欧楚阳刚刚穿越到这无法无天的黑暗世界,即将沦为贱奴,本就满腹愤懑。再加上睡得正香,被人一脚踹醒,更是大为光火,当下便毫不示弱的驳斥道:“你说是你的,就是你的?这上面写你名字了,还是你出钱买下了?”

    “轰!”柴房里哄闹起来,一众贱奴一边往四周退开,腾出打架的场子,一边议论纷纷:

    “哪里来的毛头小子,真是不知死活,连孔二哥都敢惹。”

    “他那一身细皮嫩肉今晚只怕是要受些苦头了。”

    “活该,谁叫他抢了孔二哥的床位,还敢嘴硬。”

    “嘿!小兔崽子活得不耐烦了是吧。”身后一堆人帮腔助威,这个被叫做孔二哥的壮汉伸手就往欧楚阳胸前抓来。

    草泥马的!老子现在干不过那帮使剑的,还怕你个奴才?欧楚阳文武全才,不但擅于长跑和足球,作为富家子弟,他还从小苦练擒拿格斗,战斗力堪比武警。

    此时见那壮汉大大咧咧的伸手来抓,胸前空门大露,欧楚阳毫不迟疑抬脚猛踹过去,“嘭”的一声将那壮汉踹得连退几步,撞倒在一堆木柴上面。

    “哇!还真敢动手呐。”

    “看起来还是个硬茬。”

    “不过是趁孔二哥不备,偷袭了一手而已,他死定了!”

    “你吗了个巴子!”壮汉吃了亏,勃然大怒,眼见柴房里有一把劈柴的斧头,抓起就朝欧楚阳劈了过来。

    “操!连个贱奴也想要我的命!”欧楚阳狂怒不已,一个翻滚躲开了这一板斧,接着从背包中拿出太阿残剑,高高跃起,暴喝一声,猛然斩下。

    壮汉挥舞斧头来挡,“嘶!”的一声轻响,斧头一分为二,太阿剑刃又擦着壮汉的额头直劈下来,将壮汉的鼻子嘴唇剖成两半,还在他肚皮上拉下了一道深深的血槽。

    “啊!”壮汉惨嚎一声,带着一路血迹夺门而出。

    “滚!”欧楚阳怒骂一声,“今天饶你不死!”

    柴房里顿时安静下来,一众围观的奴隶纷纷往墙边角落里缩了进去,不敢直视欧楚阳。

    欧楚阳重新爬上柴堆,没事人一样的闭上了眼睛。心里却久久不能平静。

    这****的世道,同样都是苦命人,还要互相伤害,这鬼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第二天一早,慕晨宇出门前叫上了欧楚阳,“今天你跟我走,好好帮我砍价,少爷心情好了,有你的好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