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四章 剑下求生
    ……

    这是苹果最新一代智能手机,苹果专卖店随时都能买到,要多少有多少。㈧『㈠中文Δ』网Ww W.*8⒈Zw.COM还有金、银、深空灰、玫瑰金四种颜色和16g、64g、128g三种内存容量可供选择……

    “……”欧楚阳暗暗苦笑,有的时候,讲真话真的行不通啊……

    “哼!答不上来了?”慕晨宇逼近一步,沉声问道:“是不是在神秘大殿中得到的?”

    “是……”欧楚阳暗叹一声:这慕晨宇先入为主,心里已经确信无疑,我要是再否认,只怕临死之前还得先受一番皮肉之苦。既然这样……你说是,那就是吧……

    “哈哈哈哈!”慕晨宇仰天长笑,得意的说道:“我就知道!如此精巧神秘的机关,除了深不可测的剑神,世间还有何人能够制造出来?”

    欧楚阳满头黑线,低下头来,强忍着笑意,剑神是何方神圣,乔布斯表示不服……

    慕晨宇邀功似的把淡金色的iphone6s-p1us交给慕浩然,“爹!密藏已经到手,咱们赶紧离开此地,再慢慢研究不迟。”

    “好,事不宜迟,咱们走!”慕浩然慎重的将手机贴身藏了起来。

    “这小子留着已经没用了……”慕晨宇说着握住了剑柄。

    “慢着!”欧楚阳急忙喝道,“你是要杀人灭口吗?”

    “本少爷现在心情不错,你有什么遗言就说吧。”慕晨宇手里的长剑随时可能脱鞘而出,结果掉欧楚阳的小命。

    “你要杀人灭口,无非是担心我泄露你们得到剑神密藏的消息,对不对?”欧楚阳命悬一线,口才挥到了极致,“其实你们完全没有必要担心,因为剑神密藏乃是惊天动地的大秘密。我要是泄露出去,不但没有任何好处,而且也难逃一死。”

    “换了是你,会到处宣扬吗?”欧楚阳接着剑指向天,下毒誓:“在下欧楚阳,如果将今天之事泄露一言半句,甘受天打雷劈,永世不得生!”

    “蝼蚁尚且贪生,也真是难为你了。”慕晨宇笑呵呵的说道,“不过,我还是比较相信死人。”

    “慢着!”欧楚阳后退半步,急促的说道:“上天有好生之德,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今天一早,婉晴仙子才从猛虎口中救我一命。这还不到一天一夜,你就一剑把我杀死,岂不是葬送了婉晴仙子一番功德。”

    慕晨宇闻言朝慕婉晴那边看了一眼,欧楚阳见他神色似乎有些松动,连忙趁热打铁继续摇动三寸不烂之舌:“在下身无长物,也无一技傍身。今日见到三位高人剑法凡,实在大开眼界,羡慕无比。如蒙不弃,在下愿拜您为师,他日学剑有成……”

    “哈哈哈!”慕晨宇大笑道:“你这滑头小子,想得还挺美。不但想让我留你一命,还想拜我为师,倒是机灵得很。可惜你剑门未开,这辈子都学不了剑,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安心上路吧。要怪就只能怪你自己命苦,得了剑神密藏,却练不了剑。”

    “仓啷!”慕晨宇长剑出鞘,欧楚阳小命不保。

    “慢着!”一支剑鞘压住了慕晨宇的剑身,慕婉晴淡淡说道:“他说的有几分道理,带回去为奴为仆都好,不必取他性命。”

    “姐!”慕晨宇急道:“事关重大,此时妇人之仁,必然祸患无穷……”

    “你说什么!”慕婉晴俏脸一寒,右手抚上剑柄,似乎一言不合就要亮剑。

    慕晨宇貌似很怕他这位美若天仙的姐姐,不敢顶嘴,转而问向慕浩然,“爹,您看……”

    “那就先带回去再说吧。”慕浩然好像也特别看重他这个女儿。

    这一句话,终于暂时保住了欧楚阳的小命。他脚下一软,一屁股坐倒在地。这短短的一两天里,在鬼门关前进进出出,跟走城门似的,任谁也受不了……

    ……

    接下来的半个多月,一行四人披荆斩棘跋山涉水,穿行在在这荒无人烟的山岭之中。

    慕家三人气定神闲,脚步轻盈,如同游山玩水一般。可就苦了欧楚阳一人,哪怕他是长跑健将兼校队主力,也是拼了老命才勉强跟得上。一双脚上满是血泡,满身满脸尽是伤痕,李维斯的牛仔、T恤彻底变成了乞丐装,加上乱糟糟的短和唏嘘的胡渣,走出崇山峻岭之时,欧楚阳已经彻底沦为三位剑客高手身后的乞丐小跟班。

    终于见着人烟了,终于走进城镇了。

    “松白城!”欧楚阳强忍着一身酸痛,好奇的观察着这座规模不小的城镇。

    城镇里古色古香的建筑说不清是什么朝代的风格,而且大多比较破旧,并不像电影电视上和旅游景点中那样光亮如新,鲜艳绚丽。城镇里的居民和街道上的行人也大多面有菜色衣衫褴褛。

    欧楚阳得出了一个结论:这绝对不是一个繁华盛世。

    “爹,咱们在山里呆了个把月,荤腥未沾,油盐不进。总算进了城,要不儿子陪您喝两盅?”慕晨宇说着看向街边的一座酒楼。

    慕浩然道:“自己想要一饱口腹之欲也就罢了,还要扯上我。”

    “您不是时常教育我们:练剑之人,当清心寡欲,潜心钻研剑道才是吗?”慕晨宇笑着说道:“您不开口,我哪敢呐。”

    这慕家三口有挺有意思,父子俩一副父慈子孝其乐融融的样子,慕婉晴却始终冷冷淡淡撇在一边,仿佛不是一家人。

    这一路上,慕家三人也都跟个活神仙一样,粒米未进。似乎打打坐就能填饱肚子,难道他们已经修炼到了传说中凡脱俗的辟谷境界?或者是他们修炼所用的那种奇异宝石能够补充人体所需的生命能量?

    欧楚阳虽然十分好奇,但却从不主动开口询问。这些一言不合就亮剑的高人不来找他的麻烦就已经谢天谢地阿弥陀佛了,他自然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若不是慕婉晴似有心若无意间,不时出剑气杀死一些飞鸟走兔,仅凭欧楚阳自己顺路采摘的一些野果是肯定撑不到现在的。

    这外表冰冰冷冷的绝美女子,先后两次救了他的小命,又仿佛暗中对他照拂有加。但欧楚阳并没有自作多情的认为人家看上了他,只是深深的将感激之情埋于心底。

    “你上来做什么?”慕晨宇走在酒楼大堂中的楼梯上,回头训斥道:“这上面是你来的地方吗?没点规矩!”

    欧楚阳低头退了下去,找了个靠窗的位子坐下来,看着店小二端来的一碗清汤寡面,心里暗骂:吗的!你们吃肉我喝汤,你们喝酒我站岗。忍饥挨饿半个月,到头来只混到了一碗面汤,连点油星子都看不见……

    “阳阳,来尝尝这刚刚捞上来的新鲜大闸蟹。”

    “阳阳,这是你最爱吃的麻辣小牛肉,多吃点。”

    “阳阳……”

    欧楚阳鼻子一酸,又想家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家,才能重新回到爸妈身边……

    欧锦华身家过亿,陈丽芬官路亨通,欧楚阳三代单传,从来都是养尊处优。他又十分争气,不管大考小考还是横考竖考,奥林匹克还是辩论演讲,他从来都是第一。而且他还写得一手好字,踢的一脚好球,唱得一好歌,长得一表人才,那真是爸妈心尖尖上的小鲜肉,几时受过这样的磨难和委屈……

    “小兄弟,你是那三位剑主大人刚刚买下来的奴仆吧。”同桌上的一个老汉出声说道:“别太难过,慢慢习惯就好了。咱们就这种贱命,只能指望下辈子咯。”

    欧楚阳揉了揉红的眼圈,收拾心境,冷哼道:“认命吗?哼!”在遥远的故乡,他是天之骄子。到了这个不知名的世界,他一样要脱颖而出,成就一世英名!

    “不认命又能怎么样?”老汉摇头苦笑道:“天门不开,一世无光,永远都成不了剑主,一直到死都没有翻身的机会。”

    “天门?剑主?”欧楚阳疑惑的问道。

    “天门也就是剑主大人们所说的剑门。如果剑门不开,那就是没有修习剑道的天赋,一辈子不能练剑,就只能沦为贱奴,做牛做马,任人鱼肉……”

    老汉喝了口面汤,接着解释道:“剑门打开,才能够练得成剑,才可以拥有自己的剑。有了自己的剑,就将被尊称为剑主,成为人上人。就说这天下的酒楼,都只有剑主才有资格踏上二楼雅座……”

    欧楚阳想起当时慕晨宇并指如剑戳在他的掌心,说他剑门未开,经脉不通,连剑徒都不是,怎敢用剑……

    欧楚阳可不想当奴隶,急切的问道:“那这剑门要怎么才能开启?”

    老汉摇了摇头,“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反正老汉我小时候被云都山的剑师大人查验过三次,结果都是剑门未开。于是我凄苦半生,成了现在这个模样。”

    欧楚阳仔细看去。老汉弯腰驼背,须斑白,老眼浑浊,满面尘灰之色,全身上下都写满了一个“苦”字。

    不!我绝不甘心沦落成这样,我欧楚阳天资聪颖,文武全才,怎么可能一生为奴,永不翻身?一定要想办法搞清楚剑门到底是怎么回事!

    欧楚阳下定决心,心中激起一股豪气,也不觉得这清汤素面有多难吃了。

    “呜哇——气死我也!”窗外爆出一声大喝,震得桌上碗筷一阵跳动。

    欧楚阳转头往外看去,又出啥幺蛾子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