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五七一章 万刃门主

第五七一章 万刃门主

 
    ……

    薛俑年说着,自怀中取出一支卷轴,交到了欧楚阳的手上。瞧着薛俑年那凝重无比的神情,欧楚阳就知道,自己拖他打听的这件事的结果,很是令他意外。

    将卷轴打开,只见里面只写了一行小字:“惊雷九变,黑岩城,昊明。”

    这时,黄浪也凑了过来,站在欧楚阳身后,也看见了卷轴上写的什么,当他看见“惊雷九变”的时候,顿时心中一惊。这才明白过来,那天神秘兮兮的让薛俑年打探的是这件事。

    将卷轴合上,欧楚阳低头不语,表情异常的沉重。半晌过后,欧楚阳抬起头看着薛俑年问道:“这个消息从哪得来的?”

    闻言,薛俑年如实的答道:“昨天从一号那里转来的,这是拓本,正本已经让我送上去了。”

    “任万枯出关了?”欧楚阳问道。

    薛俑年摇了摇头,道:“没有,目前给门主的消息都是由梁老负责。”

    欧楚阳点了点头,思考着往下怎么做,现在有了惊雷九变的消息,对于欧楚阳来说的确是个不错的进展,然而这上面提到的地方和那个人却是让欧楚阳的心沉入了谷底。

    黑岩城、昊明。所有黑暗城地界的人都知道,那可是个响当当的人物,传说中黑暗四王之一,实打实的七级武狂的人物,又是黑岩城的霸主,也是万刃门的门主。

    实力、身份无一不说明昊明在黑暗城地界的地位是处于巅峰的。这样的人跟惊雷九变有关系,那他到底是从哪里得到的,要知道,根据欧洪给自己的信息,这惊雷九变可是自己的父亲遗失的,过了这么多年,很有可能被人转了不知道多少回手了。

    再者说,惊雷九变如果真的在昊明那,这也是提高了欧楚阳调查抑或是抢夺的难度,毕竟,人家是七级武狂,又是一门之主,就算把小黑和整个紫霄算上,也没有与人硬拼的实力。

    想到这里,欧楚阳只能无奈的先将此事放下,心想着,找到欧文以后,看看那边打听到的情况是怎么样的,再做定夺。毕竟,欧文带着灰鹊来到这里,是专门为了打探惊雷九变的下落的。

    “眼下还是堂叔的事重要。”心系着方堂的安危,欧楚阳也不打算太过于追查惊雷九变的下落,反正现在欧家已经退隐,连自己都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在欧楚阳心里,欧家的安危要是比起方堂来,还是差了一些。

    深思熟虑了一番,欧楚阳看着薛俑年问道:“这两天前院客房没什么动静吧?”

    这是欧楚阳交待给薛俑年的第二件事,自从上次陈元老奸巨猾的把离央和肖压推给了欧楚阳,欧楚阳便正大光明的开始接触到二人,当然,为了把自己的地位抬高,欧楚阳将接待两人的任务又交给了薛俑年,而他却只是在背后了解着情况,伺机而动。

    见欧楚阳问起,薛俑年赶忙答道:“没什么动静,自从上次肖压说有人要找他们麻烦,离央也老老实实的留在了前院,连天香楼,两人也不去了。现在,我已经安排人每天都送去美酒和佳肴款待他们,这两个笨蛋过的还不错。”

    闻言,欧楚阳赞赏着点了点头,心道:自己果然没有看错人。别看薛俑年有的时候一脸憨厚相,可谁能想到,那张卑微的脸孔之下却是隐藏着如此重的心机。

    “美酒佳肴?里面还放了东西吧?”欧楚阳肯定的想到。

    见欧楚阳微笑不语,薛俑年紧绷的脸色为之一缓,仿佛被人看透心思的孩子,挠着头笑道:“呵呵,堂主要对付他们,俑年就在酒菜里加了点药,这样,行起事来也省点力气。”

    “嗯。”欧楚阳很是满意,不过他还有些担心薛俑年,道:“小心一点,别被发现了。”

    薛俑年知道欧楚阳关心自己,怕被发现了以后,会遭来杀身之祸,遂小小的感动了一把,道:“没事的,只是一些迷惑心智、令人亢奋的药,没什么力道,我多加了点量,估计明天才能有效果,不过再加上黑毒城中这毒气的作用,呵呵,到时候他们一定不会再赞美我的酒。”

    “嗯。”欧楚阳眼睛转了转,把目光转向黄浪:“大哥,准备一下,明天就开始我们的计划。”

    “这么快?”一听欧楚阳马上就要实施计划,黄浪立马跳了起来,道:“我们不等小黑了?”

    欧楚阳摇着头,叹了口气道:“不等了,我联系过小黑,他不在附近,也许有什么重要的事。现在任万枯正在闭关,估计也快出关了,到时候我怕出现什么异变,就定在明天。”

    欧楚阳说着,目光转向薛俑年,眼中呈现几许复杂的成分:“俑年,毒门你最熟悉,这次全靠你了,等我们把离央和肖压引出黑毒城,你马上动手,帮我把人救出来,找地方藏好。一切办完后,我们一起离开黑毒城。”

    闻言,薛俑年兴奋的点了点头,道:“堂主,放心吧,这点小事,没问题,不过你们不用考虑我,我是不能离开这里的。”

    说着,薛俑年把筱蝶拉了过来,依依不舍的看着她,对欧楚阳说道:“堂主,我就这么一个妹妹,你只要答应我,把她带离这个鬼地方,让他开开心心的生活,我就满足了。”

    一旁,筱蝶被几人的对话搞的一头雾水:“哥哥,欧大哥,你们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啊?为什么让我一个人走,你去哪里啊?”

    欧楚阳皱着眉头,眼神紧盯着薛俑年问道:“那你呢?”

    薛俑年怅然一笑,道:“不用管我了,身上毒门这么多年,虽然我修炼的不是毒内气,但早就服食了任万枯赐的毒丹,这毒没人能解,只有任万枯定时发放的解药才能延缓毒性的发作时间,所以我不可能离开这里。”

    闻言,欧楚阳脸色微变,起身行至薛俑年身边,手指往其手腕上一搭,心中顿时了解。

    欧楚阳淡淡的看着薛俑年,用着几乎是命令的口气对其说道:“明天办完事,把堂叔带到城外,我和大哥、筱蝶在那等你。你的毒虽然很重,不过我还能解。就这么定了。”

    欧楚阳说完,也不管瞬间变得呆滞的薛俑年,转身离开了薛俑年的家。

    薛俑年错愕的望着那离去的背影,一时之间居然感动的热泪盈眶,他没想到,萍水相逢的欧楚阳会如此厚待于他,要知道,他体内的毒气不是一天两天造就的,那是长年累月的积累,几乎已经在内晶中根深蒂固了的。薛俑年因为体内毒气的缘故更是想了许多办法,可一直以来根本没有好的办法去解决。

    现在,欧楚阳居然很有信心的说能解自己的毒,还扬言必须要带着自己一起走,光是这份情谊就足够令他感动的了。

    这时,黄浪走到薛俑年身边,重重的拍了下后者的肩膀,笑着道:“兄弟,准备准备吧。”

    饶有深意的拍了拍薛俑年,黄浪大笑着随着欧楚阳离开。

    屋内,只剩下薛俑年与筱蝶面面相觑,感激涕零。

    次日正午,毒门前院,离央和肖压临时的住处。

    时值正午,艳阳高照,万里无云,虽然是在冬季,但屋外还是显得暖洋洋。这样的天气在黑暗城地界中并不常见,以往这个时候,人们都会出来透透气,享受一下冬日里的温暖。

    然而离央和肖压却是对此没有半点兴致,负责看守方堂的两人,在那日神秘来客“来访”之后,便再也不敢离开方堂半步,这要是让方堂有了闪失,恐怕庞举一回来就会将二人毙于掌下。毕竟,方堂这个人直接关系到已故小主人的深仇。

    不能出去倒便罢了,然而最让二人感到郁闷的是,黑毒城,尤其是毒门的范围内,天地灵气中根本夹杂了大量的、让他们无法吸收的毒气,这样一来,连修炼也进行不下去了,两人除了喝酒吹牛,根本无事可做。

    虽然黑暗城一行让两人吃尽了苦头,但唯一还算不错的,那位新上任的信堂堂主倒是对两人很是关照,不但每天派人送吃送喝,还嘘寒问暖,尽够了主人的本份。来毒门一个月,这毒门上下包括一阵招待他们的陈老算在内,离央与肖压最看好的,便是这新任的信堂的堂主,欧楚阳了。

    “铛……”

    两杯相撞,发出一道脆响,离央与肖压仰脖将杯中酒干掉,守着一大桌子菜喝了起来。

    夹了一菜,扔到了嘴里,肖压一边嚼着一边问道:“离哥,你说大爷他们去这么久了,怎么还没回来,他们到哪里去接冷玉了。”

    离央醉眼惺忪的喝下一杯酒,答道:“我怎么知道,那天大爷走的本就匆忙,像是发生什么大事似的,不过大爷没说,咱也不好问。”

    肖压放下了筷子,似是在思索,半晌过后,突然低声道:“离哥,你说大爷他们会不会出了什么事啊。”

    闻言,离央啪的一声将酒杯放在了桌上,举着手中的筷子用力的摇了半天,道:“绝对不会,大爷四级武尊实力,再加上兄弟几个,这大陆上除了那些高高在上的真正的强者,哪个能斗的过咱?

    “那要是万一碰到个强者呢?”

    “屁,你又不是不知道大爷,大爷什么时候办事没有分寸,怎么会随便得罪那些超级强者?别瞎想了,喝酒,等大爷回来,换了毒丹,让那个蠢蛋说出真凶,我们就能脱离苦海了。”离央说着,又举了了酒杯。

    “对对,还是离哥聪明,小弟多虑了,来,小弟敬离哥一杯。”听到离央的分析,肖压也把庞举等人的事抛著脑后,与其对饮了起来。

    喝着喝着,突然门外传来了敲门的声音,肖压歪歪扭扭的走到门前,将房门打开,顿时,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他的面前。

    一见来人,肖压马上笑脸相迎道:“哟,欧堂主,今个怎么有空过来看看我们兄弟?”本就喝了点酒,再加上最近几天欧楚阳吩咐手下对两人的关照,这一见欧楚阳,肖压倒显得很是盛情来。

    “呵呵。”欧楚阳微微一笑,寒暄道:“说来惭愧,两位来毒门已有多日,最近欧楚阳初到毒门,琐事缠事,未能亲自招待肖兄,实在抱歉。今天不怎么忙,我是特地来请罪的。”

    “哎……”闻言,肖压猛的拉长了声调,道:“欧堂主这是说的哪里话,来,来,正好我们兄弟正在喝酒,请进,喝两杯。”说着,肖压便把欧楚阳让进了屋里。而欧楚阳本来就是找二人的,当然不会客气,便进了屋内。

    陡一进屋,欧楚阳便看了尚在那自斟自饮的离央,欧楚阳一抱拳,打了个招呼。而离央也是很客气的站身来,在自已身边,给欧楚阳让了一个位置。

    三人坐定,离央与肖压同时举起酒杯,离央年龄大,实力了比肖压高上一个层次,所以由他开口说道:“来,这杯酒敬欧堂主,我们二人多谢欧堂主这几日里的款待。”

    说着,离央与肖压一饮而尽,欧楚阳见两人喝完,也是一扬脖喝了下去。

    这时,离央突然问道:“欧堂主,不知道我们兄弟拖你办的事办了没有?”

    见离央直言不讳的问起,欧楚阳先是叹了口气,随后道:“二位有所不知,兄弟我刚刚在毒门任职,地位还未稳固,我本打算找些人一同去打探的,可没办法,毒门里不是很熟,能够任意用的人手太少了。两位不要见怪。”

    闻言,肖压深表同情道:“欧堂主哪里话,想这毒门能够真心的帮助我们兄弟二人的,非欧堂主欧属了,我们理解。来喝酒。”

    欧楚阳的故作苦闷,博得了离央与肖压的深切同情,同时也拉近了三人之间的关系。随后,三人像多年不见的老友一般,推杯换盏起来,直至快到傍晚的时候,三人间热闹的气氛被门外一道不适时宜的敲门声打断。

    “谁?”肖压面色不悦,眯着惺松睡眼,喝问道。

    “请问欧堂主在这里吗?”

    一听是找欧楚阳的,肖压让开身形,让欧楚阳走了出去。

    “吱呀”

    房门打开,薛俑年站在门口,一见是欧楚阳出来,马上恭敬无比的叫了声堂主,随后在其耳边低语了几句,并塞给他一个物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