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五六九章 我就是你

第五六九章 我就是你

 
    ……

    闻言,欧楚阳突然有个不好的预感,问道:“你的意思是?”

    王阵观察着筱蝶的变化,下意识的回答道:“很简单,这次引导很危险,她只有一层的机率成为武者。”“如果不能成为武者呢。”

    “会死。”

    欧楚阳的汗水再度因为王阵的话渗了出来,凝望着那痛到已经抽搐的筱蝶,欧楚阳心中暗恨,恨自己发什么疯,非要帮人家检查丹田,这下可惹了大祸了,如果筱蝶有什么三长两短,相信薛俑年一定会找自己拼命。

    焦急间,欧楚阳开始想办法。不过,对幽冥紫府一无所知的他,哪能想到什么办法。

    正在这时,欧楚阳只感觉到紫气本源陡然闪亮起来,随即便自欧楚阳脑海中窜出,顺着其手臂直接到了欧楚阳的指上。

    届时,一道响彻天际的轰鸣就此炸响。

    轰!

    一股前所未有的强大能量在欧楚阳指尖处凝聚,随后炸开。欧楚阳和筱蝶同时被这股爆炸的巨大的力量震的倒飞出去。

    欧楚阳还好一点,身为武尊强者的他在这股巨力推送下,飘飞到了半空,方才稳住了身形。可筱蝶的运气就不那么好了。受到这股巨力的强震,筱蝶那柔弱的身躯顿时向后暴射而去,狠狠的撞在了院墙之上,顿时,那泥土垒成了院墙像一个豆腐一样被撞的粉碎,而筱蝶受到院墙的阻挡,摔落了下来。

    本就一身白衣打扮的筱蝶之前因为剧烈的痛楚而渗出了满身的汗水,现在在加上飞扬在院外的尘土和在一起,躺在地上犹如一个泥人,奄奄一息。

    欧楚阳刚想冲上去看看筱蝶的情况,只听院外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声。

    筱蝶……

    院外,薛俑年办完欧楚阳交待的事刚好回来,正巧见到了欧楚阳将筱蝶击飞的一幕。不了解内情的薛俑年马上误会了欧楚阳,以为是欧楚阳将自己的妹妹击伤。

    嘶吼着,薛俑年“噌”的一声窜了过去,一把扶起了已经奄奄一息的筱蝶,此时的筱蝶满身都是汗和土和成的泥水,那精致的美女形象早已荡然无存,而且她的气息极弱,如果不仔细查探,根本感觉不到那一丝微弱的气息。

    惊怒间,薛俑年猛的把头转向欧楚阳,其眼底更是迸射着愤怒了火花。

    见状,欧楚阳也知道薛俑年误会了自己,悬浮在天际中的他刚想落下解释,突然欧楚阳的全身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

    那是钻心的痛楚,仿佛有人用千百根针一齐扎向自己身体的每一个部位,受到这突如其来的剧痛的影响,欧楚**本撑不住,陡然砸落在地上。

    剧烈的痛楚折磨着欧楚阳,他感觉到眉心之间有一团霸道的火焰正在焚烧着自己的灵魂,而受到这个因素的牵动,欧楚阳体内的经脉正以无法形容的速度急剧扩张着,那撕心裂肺的疼痛直欲将欧楚阳弄得昏厥。

    就在欧楚阳将昏还有半点意识的时候,靠着那已经眯成一条缝的双眼看见了薛俑年的身影,跟着,欧楚阳不由自主的昏了过去。

    像是做了一个梦,梦里的欧楚阳身处一个黑暗到了极点的不知名空间,空间里什么都没有,只有欧楚阳一个人,脚下软绵绵的,跟悬浮在半空中的感觉一样,根本无处着力。

    “这是哪里?”错愕间,欧楚阳四下观察着,发现自己根本没来过这种地方,当下回忆起来。

    “我不是正为筱蝶检查内气的事吗?怎么会在这里?好像…”

    努力的回忆着,陡然,欧楚阳想了起来:自己的紫气被筱蝶的幽冥紫府中一股强大的吸力吸了过去,自己没有能力松手,最后还是眉心处的紫气本命强行的把自己和筱蝶分离开来,筱蝶身受重创,生死不明,自己正打算去看看情况时,薛俑回来了,然后,自己全身很痛、很痛,痛到受不住,昏迷了过去。在那之前,自己分明看见薛俑年恶狠狠的走到自己身边。

    “难道是薛俑年误会了自己伤害了筱蝶,一气之下把自己给杀了?”想到这里,欧楚阳禁不住打了个哆嗦。

    “要是那样的话,也太…倒霉了吧?”欧楚阳无语的想到,随后,为了证实自己的想法是真是假,欧楚阳猛的掐了一把大腿。

    果然…,不痛。

    “灵魂状态?真的死了?”欧楚阳有种昏昏欲绝的冲动。

    “这里是地府吗?”欧楚阳四下打量着,马上否决了自己的想法,自言自语道:“地府不会什么都没有吧,最起码的,应该有什么牛头马面之类的吧。”

    想了想,欧楚阳敢肯定这里不是地府,既然不是地府,那这是什么地方呢?想到这里,欧楚阳突然想到了王阵:如果自己要是灵魂状态,说不准跟王阵差不多,只是灵魂存在。

    试探着,欧楚阳呼唤了起来:“王阵,前辈…”

    几声轻唤,没有反映。欧楚阳顿时陷入了苦思中。

    被困在这个四下什么都没有的黑暗空间中,正当欧楚阳考虑自己身在何处时,突然自己的对面,也是黑暗的尽头走来一道人影。

    见到有人存在,欧楚阳大喜,刚准备过去询问时,突然,那道人影如瞬移般到了自己眼前数米前站定。

    因为四周很是昏暗,根本没有半点光线,欧楚阳只知道对面是一个人,有着与自己相仿的身高,同样的,也是让欧楚阳最为诧异的,那人的身上居然散发着淡淡的紫色光彩。

    见那人凌空漂浮着向自己逼近,欧楚阳顿时心生警觉,冷冷的看着那人,问道:“你是谁?”

    那人答道:“我是你。”

    闻言,欧楚阳微微一愣,不明白为什么那人会这么说,欧楚阳道:“什么意思?我不懂。”

    “笨蛋。”那人低骂了一声,随后,欧楚阳陡然见到一团紫色光彩自那人身上绽放出来,仿佛是受到那人的带动,欧楚阳感觉到自己的身上也是发出相同的光彩。

    “紫气?”这下,欧楚阳大骇了。

    据欧楚阳所知,自己体内所拥有的紫气应该是独一无二的,可眼前的这个自称是自己的人,却是与自己一样拥有着紫气。

    紫光大放光芒,黑暗的空间顿时亮了许多,这时,欧楚阳方才看到那人的面孔。不过,当其认真的分辨那人的长相之后,欧楚阳骇然的发现,那人居然和自己有着同一张面孔。

    “你到底是谁?”如此诡异的事情,欧楚阳当然不能理解。

    那人摇头苦笑道:“我就是你,你也就是我。”

    欧楚阳皱着眉,没有说话,而是直视着对方,眼中颇具敌意。

    那人见状,无奈的笑道:“你也不用冷着脸,既然你进来了,这说明我们运气还不错。这次非但会死不了,也许实力还能大涨。”

    “什么意思?”欧楚阳依旧不相信的问道。

    那人转过身看了看周围无尽的空间,解释道:“你可以把我当作是你的灵魂,刚刚是不是为一个拥有着幽冥紫府体质的人引导了内气?”

    欧楚阳点了点头,算作是回答。

    “这就对了。”那人微笑道:“拥有幽冥紫府的人,必须靠人引导才能产生内气,而你很幸运、也很不幸的成为了那引导之人。”

    这句话把欧楚阳说糊涂了,欧楚阳心道:“什么叫很幸运,也很不幸?这分明是矛盾的。”

    见欧楚阳心生疑惑,那人又道:“成功引导幽冥紫府的人,实力会大涨,而且以我们现在这个境界,相信还能再提高几分,不过,你需要渡过一段很危险的时间,这个时间一过,实力大增,如果过不去~”

    “会怎样?”

    “死。”

    自称为是自己的灵魂的人,一字一句的说着,像是很了解幽冥紫府似的。之前,欧楚阳不怎么相信,不过当他说完,欧楚阳再与王阵所说的结合起来一比,其中当真是有着相同的地方。

    渐渐的,欧楚阳真的把他当成了自己,而听到自己会因为这次引导筱蝶产生内气而死时,脸色立马便沉了下来。

    “既然你说了这么多,那一定会有解救的办法。”想了一想,欧楚阳突然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那人闻言,先是微微一愣,随后道:“聪明,是有办法。我现在教你用灵魂控制紫气本源的方法,一会儿你可以自行将紫气本源操控在体内运转七十二个周天,跟着,你就会没事的。不过这个方法很是消耗灵魂之力,一天之内,你不能用超过两次,切记。”

    说完,那人也不等欧楚阳说话,猛的一挥手,一道紫光顿时射入欧楚阳的眉心之中。受到这道紫光的影响,欧楚阳只觉得头痛欲裂,眨眼见,痛疼消失之后,自己的记忆里却多了一种能够控制紫气本源方法。“

    “平心静气,按照我教你的方法调动灵魂之力,去控制紫气本源,小心一些。”刚刚获得这份信息,那人紧跟着便让欧楚阳接照他所说的去做。

    紧盯着那张与自己极为相似的面孔,欧楚阳咬了咬牙,一屁股坐了下来,随后便按照那人的方法,慢慢的调动起灵魂之力来。

    灵魂之力一经调动,欧楚阳只感觉到一股无形的气息迅速的朝着自己紫气本源包裹而去,而紫气本源仿佛没有反映似的,很是轻松的便被欧楚阳包裹起来。

    脑中研读着那不算熟悉的方法,欧楚阳慢慢的控制着紫气本源开始顺着经脉游走起来,半晌过后,便轻松的完成了七十二周天的大循环。届时,欧楚阳只感觉到一阵神清气爽,说不出的舒适。正当这时~“行了,你也该醒了。”说着,那人身上的紫光突然黯淡了下来。

    听到那人叫到自己,欧楚阳慢慢的睁开了眼晴,可他却没见到刚刚的那个自己。

    这时空间中再度回归了初来之前的黑暗,沉寂了片刻,对面又传来那人的声音:“忘了告诉你,外面的那个丫头很危险,你可以用同样的方法将她救醒。唉……,好命的家伙,居然让你遇见了幽冥紫府,记着,这种方法还可以帮助普通人凝聚内气。”

    说着,欧楚阳没有看见,那人单手轻轻一挥,顿时空间之内狂风大作,欧楚阳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可等他再睁开的时候,自己却见到了一处破烂不堪的房屋的屋顶。

    “欧楚阳、欧楚阳。”

    灵魂中,王阵的声音再度响起。

    “王阵?”心底间,欧楚阳试探性的问了一声,只听前者说道:“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怎么样了?”王阵说着,语气之中多了几分关切,显然,由于之前欧楚阳昏倒,前者很是着急。

    欧楚阳翻身起来,拍了拍昏昏沉沉的脑袋,用力的摇了摇,这才清醒了一些。

    “还好,没什么事。”欧楚阳答道。

    “没事就好。不过…”王阵有些支支吾吾,仿佛有什么事为难似的。

    “怎么了?”欧楚阳有些疑惑道。

    “去看看吧,那丫头现在情况不是很妙。”

    王阵虽然还在欧楚阳的灵魂中,但欧楚阳一听到他提到“那丫头”三个字,便立马想起筱蝶来。

    视线转了一圈,欧楚阳发现,自己在一个小屋中,而且这小屋颇有印象。回忆了一下,欧楚阳马上想起来,这里是薛俑年的家。

    既然自己在这个屋子里,那筱蝶应该在对面的屋子中。想到这里,欧楚阳翻身下了床,匆忙的跑到对面的屋子。当他一进屋,首先看到了便是薛俑年的身影,跟着,欧楚阳看见了躺在床上、人事不醒的筱蝶。

    “她怎么样了?”没有多话,欧楚阳关心着筱蝶的伤势,直接奔入主题。

    这时,薛俑年转过了头,眼泪含着眼圈的对欧楚阳说道:“情况不妙,现在气息很微弱。堂主,到底是怎么回事?筱蝶为什么会受这么严重的伤势?”

    其实,在薛俑年回来的那一刻,他确实是见到欧楚阳将筱蝶击飞,撞在了院墙之上。当时,薛俑年也误会了欧楚阳,只不过,当他想要向欧楚阳问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时,欧楚阳却突兀的昏倒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