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五六八章 幽冥紫府

第五六八章 幽冥紫府

 
    ……

    这时,黄浪也站了起来,眼神异常坚毅:“没错,不救出堂叔,死也不离开。”

    王阵皱了皱眉,看向黄浪,怒斥道:“还说,欧楚阳待在这里还好一点,你算什么?在这里,你的实力不会有半点提高,甚至还会倒退,如果有危险,欧楚阳还需要照顾你。”

    被王阵说的无语以对,黄浪低下了头,他明白,就冲刚刚自己的情况,已经变成了欧楚阳负累。不过他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欧楚阳一直可以修炼,而他却是没事。

    看了看欧楚阳,黄浪疑惑道:“兄弟,为什么你没事?”

    欧楚阳还没有回答,王阵却是接过来,答道:“欧楚阳随身有毒源晶的保护,自然不会惧怕任何毒素,可你却不行。我看,你还是想办法先离开这里吧。”

    “堂叔不脱离危险我不走。”虽然自己有可能成为负累,但黄浪依然坚持着。

    闻言,王阵摇头不语,而欧楚阳却是深深的陷入了沉思当中。

    考虑了一会儿,欧楚阳这才抬起头来,道:“看来,救堂叔的计划要提前了,一会儿我去找薛俑年,问问事情办的怎么样了,如果可以的话,今天傍晚就动手。”

    “这么快?小黑还没有回来啊。”黄浪惊讶道,他知道,欧楚阳一向小心谨慎,办什么事的时候都会留一条后路供自己逃走,可眼下,在黑毒城中,任万枯的眼皮子底下截人,这危险程度不下于直接面对一个七级的灵兽。

    “没时间了,如果能顺利的将堂叔救出来,大哥你马上带着堂叔去紫霄谷,然后通知佟良他们,离开那里,走的越远越好。”

    “那你怎么办?惊雷九变的事到现在还没有头绪。”一听欧楚阳让自己离开,黄浪顿时焦急道。

    “这个先不用管,陶家和公孙家的功诀现在还在找,相信短时间内不会那么容易找得到,就算找到了,没有惊雷九变也是无用。现在最要紧的还是堂叔的事,我不能看着他还在敌人的手中受折磨。”

    见欧浪心意已决,黄浪也不好说什么,而王阵体会着欧楚阳话中的坚定之意,脸上立马挂上了欣慰的笑容。

    “此子重情重义,果然没有看错人。”王阵欣慰的想到。

    正午朝阳,在冷风瑟瑟的冬季中依然发挥着足以融化寒冰的炙热之光,将大地照耀的暖阳阳一片。

    黑毒城里,许多忙碌的身影纵横交错着,彼此之间却很少有交流的话语。

    行走在大街之上,欧楚阳环视着周围来来往往的人群,虽然表情平淡,但内心间却是多了几分谨慎之意。

    一张张平凡的脸孔,此时已经变得虚假,欧楚阳说不清哪个是毒门的人,哪个是做自己的人。这一路走来,虽然前的目标很是明确:城东的简陋院落,但欧楚阳还是弯弯拐拐的故意绕了些弯路,这才找到自己要到的地方。

    还是那简陋的小院,院门依然没有关,欧楚阳信步走了进去。

    去了信堂一次,得知薛俑年并没有在那里,欧楚阳很是疑惑这个家伙为什么不爱岗敬业,所以亲自找到了他的住处。当欧楚阳进入小院后,欧楚阳突然看见了一道娇小的身影,正拿着一柄由木头削成的木剑,勤奋的练习着。

    见到这一幕,欧楚阳略显惊讶,因为走到最近了也没有感觉到半点内气的波动。“这丫头练什么呢?”欧楚阳疑惑的想到。

    进了院内,欧楚阳并没有发现有薛俑年的影子,想来定是出去办自己交待的事了。无事之下,欧楚阳打算在这里等着薛俑年回来,因为他知道,在他奶奶去世后,薛俑年没事就往家跑,想是怕自己的这个妹妹再次遭到妖宇的窥伺,有些不放心。

    筱蝶正在练剑,看着那生涩的脚伐,欧楚阳敢肯定他练习的时间一定很短,以致于有几次险些摔倒,可就算是这样,筱蝶也没有停,一直在那练着,根本没有发现欧楚阳的到来。

    “哎哟……”

    练着练着,筱蝶终于禁不住疲乏,一个不小心,摔倒在了地上,可还没待欧楚阳过去搀扶,前者又倔强的爬了起来,打算再次练习下去。

    见状,欧楚阳不忍,轻咳了一声道:“你这么练是不行的,没有内气的支持,练的再熟练也不会有威力。”

    听到身后有人说话,筱蝶吓了一跳,赶忙转过身来,这才发现来人是欧楚阳。之前被妖宇吓的犹如惊弓之鸟的筱蝶一见是欧楚阳,方才松了口气。精致的小脸上展颜一笑,快步走了过来,对欧楚阳道:“欧堂主,你怎么来了?”

    欧楚阳望着她,微微一笑:“找你的哥哥,知道他去哪了吗?”

    “哦。哥哥说了今天有事要办,出城去了,说是中午就能回来。”筱蝶说着,抬头看了看太阳已经高挂在空中,遂疑惑道:“咦?到时间了,怎么还没回来,我还等他吃饭,对了,欧堂主吃了没有,不如在这吃吧。”

    看着眼前开朗的少女,欧楚阳婉言拒绝道:“不用了,我吃过了。我在这坐一会作,等等他就可以。”

    “哦。欧堂主先坐一下,蝶儿去给您倒杯水。”说着,筱蝶转身就要进屋。

    “不用了,我不渴,你过来,咱们说说话。”

    听到欧楚阳叫到自己,筱蝶擦了擦还挂在脸上的汗水道:“欧堂主有什么事吗?”

    闻言,欧楚阳尴尬一笑道:“不要叫我欧堂主了,我比你大不了多少,叫我欧大哥就行。”

    “欧大哥。”欧楚阳平易近人的语气顿时让筱蝶眉开眼笑,心情也放松了许多。

    “我刚刚见你在练剑,可是我发现你并没有内气,你这样练没有用处的。”欧楚阳诚肯的说道。

    闻言,筱蝶低下了头,一副小女人的样子,手中捏着木剑的剑柄,惭愧道:“我也知道,不过哥哥说了,只要努力下去,什么事都会发生,我不会放弃的,以前都是哥哥照顾我和奶奶,现在奶奶走了,蝶儿也长大了,蝶儿不想一辈子都让哥哥照顾,蝶儿要照顾哥哥。”

    听着筱蝶那坚定的话语,欧楚阳的心被她深深的触动着。

    兄妹之情。

    “把手给我。”筱蝶说完片刻,欧楚阳突然说道。

    “啊?”闻言,筱蝶愣了一下,并没有伸出手,还一脸错愕的望着欧楚阳。

    其实欧楚阳没有别的想法,他只想用内气查探一下筱蝶的紫府看有没有形成内气的可能,只不过这突兀的一句话却是让眼前这少女误会了自己。

    欧楚阳苦笑了一声,解释道:“手给我,我帮你看看有没有形成内气的可能。”

    其实欧楚阳也不确定筱蝶是否能够形成内气,他知道,筱蝶已经不小了,长这么大都没有形成内气,说明希望很是渺小,不过,他见筱蝶这么懂事,也不介意浪费点内气。

    听了欧楚阳解释,筱蝶顿时喜形于色,那精致的小脸上泛起抹兴奋之色,猛的把手伸了过去:“好啊好啊,欧大哥帮我看看。”

    从小到大,除了薛俑年和奶奶,从来没有人对自己好过,那天欧楚阳为她的奶奶所做的一切,筱蝶看在眼里,也记在了心中,在他心里,欧楚阳是第三个对她好的人,进而也成为了她信任的一个人。

    欧楚阳伸出双指,轻轻按在筱蝶的脉搏之上,微微运转内气,抽出一丝,缓缓的控制着流向筱蝶的体内。

    内气一经流入筱蝶体内,马上受到欧楚阳的控制顺着其经脉游走了起来,同时,欧楚阳的灵魂之力释放而出,紧紧的将筱蝶包裹住,认认真真的察看起来。

    这一查看之下,欧楚阳大感惊讶,灵魂之力的渗透,欧楚阳发现筱蝶的经脉居然比平常人粗壮了许多,平凡人有可能只有头发那么细,可筱蝶的经脉却是粗如竹签,别看这两种东西放在一起不怎么显眼,但只论两者的差距,那就简直太大了。

    按常理来说,这样的经脉实为武修的绝佳天赋,可为什么筱蝶却没有半点内气呢。难道是丹田的原因?

    欧楚阳疑惑着,控制那丝真气缓缓的向筱蝶的紫府靠近。欧楚阳不敢加快速度,他怕筱蝶的身体吃不消。所以这个过程十分之缓慢。然而,当欧楚阳的这道紫气终于抵达到筱蝶的丹田时。

    突然,欧楚阳只感觉到自己的紫气本源猛的亮了起来,本来只是调动出一丝内气的他突兀之间全身的内气开始燥动起来,甚至欧楚阳感觉到自己的紫电印记已经开始忍受不住的出现在额头之上。

    轰……

    紫气本源不知因何变得暴燥起来,欧楚阳不受控制的进入了狂态的状态。

    紫发,无风飘扬,更带着凌厉无匹的毁灭气势。

    紫电印记,频频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就算此时时值当午,但那极度闪亮的紫光仍旧直射天际。

    异变突起,欧楚阳大感意外,他到不是怕自己因为这异变而发生什么不好的转变。他是在怕筱蝶受不了这么强大的内气冲击,爆体而亡,因为~磅礴的紫气正不受控制的、疯狂的朝着筱蝶体内涌入,如长江大河一般,狂涌不止。那奔腾如流的紫气在一瞬间,便冲进了筱蝶全身上下各处经脉,强大的紫气扩张着经脉,豆大的汗珠自筱蝶粉嫩的脸颊上滴落而下,前者更是受不了内气冲击经脉的痛楚,一下子爬到院中石桌之上,忍不住痛喝出声。

    见状,欧楚阳大惊,赶忙收回手,可当他一用力之际,突然发现自己的手指像是被筱蝶的手腕粘住一样,根本抽不出来,而让欧楚阳感觉到最恐怖的是,自己的内气还在狂涌着朝着筱蝶的丹田中涌去。

    欧楚阳是什么级别?武尊级别强者,更是由于上次得到梦叶神草之后,幸运的没有死去,再在生机境中修炼了数日方才恢复过来,经过那次,欧楚阳虽然没有晋升至二级武尊的地步,但已经极为的接近了。

    可是今天,欧楚阳对筱蝶心生怜悯,突发奇想的想要帮筱蝶看看她是否有修炼内气的可能。这突兀的举动居然引来了如此大的动静。

    手不能抽回,欧楚阳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内气,只能看着那如洪水般内气朝着筱蝶体内涌去。而筱蝶现在也正处于极度危险的境地。那强横的紫气哪一个柔弱的少女能够受的了的。然而,欧楚阳对此却是毫无办法。

    正焦急着,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王阵的声音突然在灵魂中响起:“干什么呢?”

    这一声询问对欧楚阳来说,简直就像是找到了救星:“前辈,快看看,这是怎么一回事。”

    听到欧楚阳的语气很是急切,王阵猛的将灵魂之力释放出来,仔细观察一下后,大惊道:“怎么可能?这是幽冥紫府。”

    “幽冥紫府?什么东西?能不能先不管它,现在筱蝶很危险。”听到这个新鲜的名字,欧楚阳一阵诧异。

    闻言,王阵陷入了沉思中,欧楚阳以为他在想办法,也就没敢说话,只是光等了半天,眼见着筱蝶的气息越来越微弱,而且身体隐隐有着膨胀的迹象,王阵依旧没有吱声。

    焦急间,欧楚阳刚想出声询问,只见王阵摇了摇头道:“没有办法,只能这样。”

    “@#$^”

    等了半天,居然等来了这么一句话,欧楚阳气的破口大骂。

    见欧楚阳急的都有些疯狂,王阵这才解释道:“她的身子是幽冥紫府,是世上最为悍有的一种体质,这种体质,千年也不见得出现一个。”

    “别管什么体质,先把她救过来再说啊。”欧楚阳急的大吼道。

    “救不了。”王阵摇了摇头,打消了欧楚阳拯救筱蝶的念头:“幽冥紫府这种体质是上好的武修体质,只不过这种体质不会自行产生内气,它需要靠其它人,通过内气引导才能产生内气,引导她的人是什么样的内气,她就会产生什么样的内气,不仅如此,这对双方都有好处。”

    “好处?”欧楚阳将信将疑道。

    “嗯。”王阵点了点头,表情异常的凝重:“引导之人如若成功的将她内气引生出来,不仅她会瞬间凝聚内晶,而且以后她的晋级速度将会比普通武者快上十数倍,甚至数十倍。而对于引导之人,也会因为幽冥紫府的缘故,实力大涨,说不好还能直接晋升几个级别。所以在武修者眼中,幽冥紫府等同于一个双修的修士,能将彼此双方的实力同时提高。只是,她比双修的修士更加厉害百倍。”

    听了王阵的话,欧楚阳眼中的震惊之色更盛,他没想到,自己的无心之失居然还能造就一个强大的武者。欣喜间,欧楚阳方才为自己的错失而感到庆幸。

    只是,还没等欧楚阳高兴起来,王阵的下一句话又将他的心提了起来。

    “不过,这丫头已经十六七岁了,按理来说,幽冥紫府的拥有者,如果在十年之内没有人为她引导,她应该活不过十岁才对啊。怎么会这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