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五六七章 身陷险境

第五六七章 身陷险境

 
    ……

    闻言,欧楚阳微微惊讶,旋即沉下脸来:“你知道,如果你死了,我肯定会出手救下筱蝶。”

    薛俑年没有否认,只是干笑。

    “如果我没有按你想的做呢?你会怎么样?”欧楚阳再问。

    这时,薛俑年终于苦笑出声,道:“不会怎么样,算我看错人。”

    欧楚阳直视着薛俑年,他没有想到,如此平凡的面孔之下,居然隐藏着如此深沉的心机,那敏锐的直觉,甚至比传说中的女人的直觉还要可怕。

    “这个人不简单。”欧楚阳肯定的想到。

    刚想到这里,薛俑年突然直视着欧楚阳,开口道:“堂主,我想求你一件事。”

    “说。”

    “如果我死了,帮我照顾筱蝶。”薛俑年坚定的说道。

    “为什么这么说?”欧楚阳问道。

    薛俑年苦笑着摇了摇头道:“妖宇不会放过我们的。”

    “有我。”欧楚阳说道。

    薛俑年诧异了一下,随后摇头苦笑道:“明枪一躲,暗箭难防。你不可能天天、时时刻刻的在我们身边,而以我和筱蝶的实力,根本逃不开妖宇的报复,终有一天,我们会死在他手上,我不希望筱蝶这么年轻就结束生命。况且…”

    薛俑年看着欧楚阳道:“堂主你也很麻烦,妖海不是个心胸宽广的人。”

    闻言,欧楚阳微微一笑,淡淡的说道:“你太高估妖海了,你也小瞧了我。”

    欧楚阳说着,语气中充满了自信,让薛俑年愣在了当场。他不相信,不相信欧楚阳有跟这大话相等的实力,可令他疑惑的是,欧楚阳的话似乎有着一种魔力,可以让他不信都不行。

    见薛俑年呆呆的不说话,欧楚阳方才说道:“不说话了?我来说。”

    顿了一顿,欧楚阳道:“帮我办件事,事成之后,我找人送你们兄妹出黑毒城,去飞云帝国生活,那里没有这么混乱的规则,便于凡人生活。”

    一听之下,薛俑年顿时喜形于色,情不自禁的问道:“什么事?”

    欧楚阳没有直接回答他,只是说道:“这件事很简单也很容易做,而且没有危险,你只需去对一个人说上几句话,送上一点东西就可以了。”

    “什么时候办?”一听如此简单,薛俑年更是满脸的兴奋之色,他巴不得现在马上就把这件事办了,然后再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欧楚阳挺了挺身子,平静的说道:“现在还不是时候,不过快了,到时候我会通知你,另外,最近你最好不要往外跑,就待在毒门中,这段时间,我会让人负责你的安全,你不用担心。”

    “好。”为了筱蝶,薛佣年连自己的命都可以不要,这小小的条件又怎么能拦得住的薛俑年呢。

    这时,筱蝶已经做好了饭菜端了进来,两人一见,立即将那面沉似水的表情收俭了起来,随后三人安安静静,舒舒服服的吃了顿饭。

    毒门后院,欧楚阳住处。

    幽幽的紫气在屋内不住的升腾,整间房屋因为欧楚阳内气的涌动,就连空气都变得有些游离起来。磅礴的紫气随着欧楚阳手印的变化越来越浓厚,上至头顶、下至脚底,形成了一个完美的循环,经过无数支经脉缓缓的流淌,扩张着欧楚阳经脉。

    修炼,欧楚阳从未停歇过。只要有一点时间,欧楚阳会全身心的投入到内气的修炼当中。对于欧楚阳来说,实力是目前最需要的东西,没有实力,自己和黄浪,乃至于方堂也会身陷险境。

    身处毒门,欧楚阳当然不会认为任万枯是真心实意要将自己收入旗下,也许任万枯有着什么企图也说不定,或者从最近任万枯频繁闭关来看,前者没什么时间理会自己也说不定。不过这些欧楚阳都没有放在心上,现在他唯一的目的便是先将方堂从浮级殿的人的手上救出来,再安全的把他送出去,这是目前最刻不容缓的事。

    薛俑年的出现,让欧楚阳心底有了一个计划,虽然他不敢保证这个计划一定成功,但最起码要救出方堂,成功率高了许多。

    欧楚阳希望自己的没看错,薛俑年应该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而欧楚阳最看重的,便是他的机敏,以及那拥有着影帝实力的表演才能。之前,为了救自己的妹妹,他不惜三次跪在妖宇面前,就在那个混乱的局面他,薛俑年居然还能把欧楚阳的存在考虑进去,不得不说,如果把薛俑年放在一个战乱的年代,只要有一点机会,欧楚阳毫不怀疑前者会成为一代枭雄。

    内气在体内经脉中完美的循环了无数次,欧楚阳终于完全成了此次修炼。微微的张开双眼,欧楚阳又感觉到体内的内气有了不小的提高。

    目光转向一旁,在他对面,黄浪盘膝闭目,五心向天,与欧楚阳一样,进行着内气的修炼。

    突兀间,欧楚阳似乎感觉到黄浪内气变得有些紊乱。这个发现让欧楚阳大吃一惊,要知道,一个武者在修炼时,内气的控制必须要平稳,丝毫不能出现混乱了现象,如若不然,很有可能造成修炼失败,差一点的结局,会使修炼前功尽弃,严重来说,更有可能造成实力的倒退。

    惊咦着,欧楚阳翻身下了地,快步的走到黄浪面前。此时黄浪没有醒,仍然处于修炼状态之下,然而其表情却是没有了之前的安祥。那粗犷的眉毛拧到了一起,显得黄浪十分痛苦,看了一会儿,豆大的汗珠也开始由额头渗出,顺着那俊秀的脸庞滑了下来。

    “发生什么事了?”见黄浪情况越来越糟糕,欧楚阳心下也是大急,不过他可不敢去触碰黄浪。在别人修炼的时候去碰人家,绝对会使对方陷入危险的境地。

    正当欧楚阳思考着如何解救黄浪的时候,灵魂内,王阵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有点急切的,王阵道:“他中毒了,快,让他停下来。”

    闻言,欧楚阳一惊。

    “中毒?怎么会?”

    虽然心中疑惑黄浪因何中毒,但王阵那焦急的喝声却是不容他多想,匆忙间,欧楚阳低声道:“大哥,停下,大哥。”

    听到欧楚阳的声音钻入自己的耳中,尚有意识的黄浪缓缓的收回遍布在体表的内气,渐渐的苏醒过来。只不过,当所有内气尽数被他收回体内的时候,突然间,欧楚阳感觉到丹田中产生了阵阵剧痛。

    “唔……”

    情不自禁的,黄浪手捂着小腹,突然向一旁栽倒过去。欧楚阳赶忙伸手将他扶住,轻轻摇了摇道:“大哥,大哥。”

    黄浪没有回答,表情显得很是痛苦,这时欧楚阳才发现,黄浪的全身已经渗出大量的汗水。这分明是内气虚弱的表现。

    “将他扶正,把毒源晶拿出来,用你的内气慢慢引导他的内气将有毒的部分引至毒源晶内。”

    正当欧楚阳没有对策的时候,王阵的话突然提醒了他。

    匆忙间,欧楚阳赶紧按照王阵的话将毒源晶取了出来,就当欧楚阳拿出毒源晶的同时,欧楚阳突然感觉到了空气中一些腥臭的气息猛的被毒源晶吸了过来,不消片刻,毒源晶变得通体黝黑到发亮了程度。

    这一变化令欧楚阳大惊失色,不过他没时间去考虑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双手翻动间,欧楚阳将毒源晶用内气使其悬浮在黄浪的胸前,随后,欧楚阳双手猛的拍向黄浪双肩。

    紫气随着欧楚阳的催动翻涌起来,慢慢的朝着黄浪双肩涌入,经过经脉,直达黄浪丹田,在黄浪丹田内柔和的转了一圈后,带动着一丝丝浑黄的土属性内气抽离了出来。直到黄浪的内气被其引动出体外后,欧楚阳才发现,那浑黄的土灵属性内气中居然掺杂了一丝丝黑线。

    “毒气?”

    见状,欧楚阳这才相信黄浪是中了毒,而这毒居然是通过修炼内气造成的,难道……想到这里,欧楚阳似有所悟,赶忙依着之前的步骤再度的引导了几次,终于将黄浪体内那为数不多的毒素排除了出来。

    见到黄浪脸色逐渐回归正常,没有了痛苦之色,欧楚阳这才放心的收回了内气。随后,欧楚阳才发现,自己已经累得流出了汗水。

    黄浪静静的坐着,过了一会儿,终于如梦方醒。看着欧楚阳,勉强挤出个笑容道:“兄弟,又让你救了我一回。”

    欧楚阳微笑着,道:“两兄弟,说这些干什么。”

    欧楚阳说完,突然诧异的问道:“大哥,你这毒是什么时候中的?”

    黄浪闻言,也是露出了疑惑的表情,尽力回忆着这两天来的经历,实在找不到什么头绪,遂只能慢吞吞的说道:“不清楚,没什么印象,这两天打坐炼气的时候,一开始便觉得不对劲,不过后来也没有在意,只是刚才突然感觉到有一丝不熟悉的内气慢慢的在体内凝聚,之后这股内气开始朝着我的内晶冲击过去。然后,我就感觉到全身都很痛,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欧楚阳听完,有些不解,不过依然是王阵为其解了惑。

    “不用想了,这周围的天地灵气早就与一股强大的毒气掺杂在一起,现在毒门这个地方,到处都是普通武者都无法直接吸取的毒灵气……”

    “毒灵气?”闻言,欧楚阳回想起刚进黑毒城时,那弥漫于空气中的腥臭气息,再结合城门外那武修少年,以及将任万枯视为神的朝拜的上千人,终于明白过来。为什么黑毒城中,毒内气的修炼者几乎占据了整个黑毒城。

    “任万枯那个老怪果然不愧是六级丹师,他居然能培育出使天地灵气都受到感染的毒气。想来任万枯一定用了什么方法,将这里的灵气长期的熏陶,再加上满城的毒物每日所吐出的毒气,这才让黑毒城里的天地灵气化成了毒灵。”

    听着欧楚阳的分析,王阵点了点头道:“没错,还有,昨天随们你出去走了一遭,我发现这城里的武者大部分都是修炼的毒内气,能让普通人成为武者,他一定是用了什么药物才能做到这点,黑毒城根本就是毒门,我们现在所待的地方,也只是他任万枯自己的行宫。”

    将看到的、听到的以及感受到的结合在一起,欧楚阳和王阵这才发现任万枯所拥有的势力是多么的可怕。照这样看来,自己当真是身处险境,不说现在在毒门之中,就算是在黑毒城里,恐怕自己也会受到绝大部分城内居民的监视。

    想到这里,欧楚阳的身上不由渗出了一身的冷汗。心道:“还好那天晚上,我和大哥的行动比较隐秘,如果当时被任何一个人看见,就麻烦了。”

    欧楚阳与王阵交流着,丝毫没有在意黄浪的存在,而后者惊讶的望着“自言自语”的欧楚阳,眼中尽是疑惑之色。

    “兄弟,你跟谁说话呢?”

    “呃!”耳边传来黄浪的询问的声音,欧楚阳微微一愣,这才想起,黄浪一起是处于清醒状态,而自己与王阵的对话全被黄浪听在耳中。

    “这个~”欧楚阳支吾着,心内却是询问起王阵来:“前辈,你看~”

    灵魂中,王阵苦笑摇了摇头,随后,其强大的灵魂之力透体而出,顿时,整个房屋被一股强大的无形力量所包裹起来,接着,黄浪惊骇的见到,自己的面前多出一道虚幻的身影。

    见王阵没有隐瞒的现身出来,欧楚阳摇了摇头,对黄浪说道:“大哥,这是王阵王前辈,目前~”

    说着,欧楚阳不理会黄浪那错愕的神情,看向王阵。

    王阵看了看欧楚阳,把目光转向黄浪道:“小子,我现在是灵魂状态,没有肉体,你可以叫我前辈,看在你和欧楚阳小子兄弟情份的面上,我的事也不瞒你,不过你要记得,管好你的嘴。”

    虽然语中的有着威胁之意,但此时的黄浪早已被这诡异的事件惊呆在屋内。下意识的点了点头,黄浪只是“嗯”了一声。看样子,他还没从震惊中醒过神。

    见黄浪目瞪口呆的模样,傻愣愣的呆在了那里,王阵也不去管他,在他眼中,其实黄浪并不会受到抵触。欧楚阳与黄浪的情谊,一直跟随着欧楚阳的王阵早就看在眼中,记在心里,他敢肯定,这个重情重义的年轻人不会背叛欧楚阳。

    目光转向欧楚阳,王阵道:“这里很怪异,我觉得你应该早早的离开这里,才是上策。”

    欧楚阳怎能不明白王阵的意思,不过由于方堂还在这里,前者根本不能够离开,遂摇了摇头坚定的说道:“我明白,不过不救出堂叔,我是不会离开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