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五六五章 威风八面

第五六五章 威风八面

 
    ……

    只是让欧楚阳感觉到诧异的是,这薛俑年还是要跑到妖宇身边求情。

    “难道他就不怕被妖宇踢死?”欧楚阳无语的想到。

    见薛俑年疲于奔命般再度跪在妖宇面前,欧楚阳和黄浪都看不下去了。

    “这个人怎么想的?”两人还真没见过这样的人,说他没有骨气?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妖宇重创,他不会不知道自己会死吧?

    要说他有骨气?对不起,欧楚阳不认为一个肯向别人下跪的男人是个有骨气的人。

    第三次跑到妖宇面前跪下,薛俑年刚要哀求,这时妖宇却是邪笑着出声了,然而这句话却是对欧楚阳说的。

    “欧楚阳,你看见没有?是你的属下求我放过他,我也没办法。”妖宇得意的笑了笑,目光转向薛俑年道:“好吧,我给你个机会,让你妹妹陪我一晚上,就一晚上,以后我再也不会找她麻烦,怎么样?”

    闻言,薛俑年愣了一下,回头看了看在那边泣不成声的妹妹蝶儿,眼神中闪过一抹慌乱,还有杀意。

    见薛俑年似在考虑,妖宇再度说道:“你放心,我会好好痛她,不让他受到一点损伤,这,总行了吗?”

    妖宇说着,眼神还时不时的飘向欧楚阳,满是挑衅之色。

    薛俑年想了想,出乎预料的,又再次恳求起来,而这次,一如既往的还是那句话:“求求你,宇少爷,就三年,三年后~”

    “我后你妈~”

    轰!

    一声巨大的轰鸣,随着妖宇含怒骂出声后响彻于整条大街。

    妖宇那踢出的一脚并没有如愿的击中薛俑年的身上,相反,运气极差的他却是挨了欧楚阳重重的一拳。

    这一拳,虽然欧楚阳没有凝聚全部力量,但也不是妖宇所能承受的了的,只见,妖宇那厚重的身躯如脱了线的风筝一般,倒飞出去,直接撞到了那铜制的大门上。

    错愕的望着欧楚阳,妖宇没有想到,欧楚阳真的敢出手重伤自己。仅仅为了一个下人,他还真的敢。

    “你~”妖宇咬着牙,本想大骂出口,可转念一想,欧楚阳说都不说就敢出手,难保自己在激怒他之后,令对方再下辣手,一时间,妖宇骂出的半截话硬生生的被其咽了回去。

    而这时,只见欧楚阳肩膀一晃,嗖的一声出现在妖宇面前,一把将其衣领抓在了手中,轻轻一提,妖宇那宽厚的身躯如小鸡般轻松被欧楚阳提了起来。

    脸对着脸,之间的距离只有寸许,欧楚阳狰狞的看着妖宇,森然道:“我忍你很久了,在我的面前打我的人,告诉你,这次我放过你,下次如果再让我看见,我不介意送你下去见你的大伯。”

    “扑通”

    说完,欧楚阳狠狠的将妖宇摔在了地上,再不去看他。

    此时的妖宇已经没有了之前那威风八面的气势,完全被欧楚阳的强势所镇住的他,脸上只有惊骇以及惧怕的神情。

    拍了拍手,欧楚阳转身走到薛俑年身前,淡淡的看着还跪在地上不知所措的薛俑年,厉喝道:“站起来。”

    扑棱……条件反射般,薛俑年直接跳了起来,瑟瑟的看着欧楚阳,不知该说些什么。

    直视着薛俑年,欧楚阳冷声道:“你,下次再随便给人下跪,我就废了你这双腿,让你一辈子也跪不了。”

    薛俑年看着欧楚阳,出奇的没有害怕,反而一脸感激的点了点头,随后,薛俑年回身拉过蝶儿,又一次的跪了下来,道:“谢谢,谢谢堂主。”

    见状,欧楚阳有种要杀人的冲动,刚提醒完薛俑年,没想到这个家伙又跪在了地上。

    不过,看见薛俑年和蝶儿二人脸上那感激涕零的表情后,欧楚阳又强忍受那股怒气,道:“这是最后一次,给我起来。”

    身后,陈元将一切看在眼里,老脸中闪过一抹异样的光彩,只不过,那只是瞬间的事,随后便被其掩饰了过去。

    无奈的摇了摇头,陈元转身对还躺在地上的妖宇说道:“宇少爷,快回去吧。”

    妖宇一见陈元发话,立马醒悟过来,挣扎的站起身,慌忙的向着大门里面跑去。然而,就在其刚刚经过黄浪身边的时候~扑通~斜拉了一只脚,不知何时出现在妖宇脚下,妖宇一个没留神,再次与大地来了个亲密的接触,而这般狼狈的结局,直接导致了妖宇那两个硕大的鼻孔如爆裂的水管一般,血涌如注。

    愤怒间,妖宇翻身看像那下绊使坏的人:“黄浪,你~”

    “你什么你,滚,杂碎。”还没等妖宇骂出口,黄浪先是开口大骂起来。而妖宇一见是与欧楚阳称兄道弟的黄浪,愤恨的扭过头,跑进了毒门。

    见状,陈元无语着摇了摇头,心道:多少年了,妖海和妖宇这父子俩就没受过这种窝囊气,可这两个人一来~“

    这时,黄浪已经走到欧楚阳身边,脸上挂着兴奋的笑容,冲着欧楚阳伸出了大姆指。那意思很明显:我挺你。

    无奈的摇了摇头,欧楚阳转过身看向薛俑年,指着蝶儿问道:“你的妹妹?”

    薛俑年点了点头,恭敬的回答道:“恩,她就筱蝶。”随后,薛俑年拉过筱蝶道:“蝶儿,快给堂主见礼。”

    筱蝶很柔弱,但也很文静,款款的施了一礼,轻声道:“蝶儿见过堂主。”

    欧楚阳摆了摆手,对薛俑年道:“送她回家吧,这不是她来的地方。”

    “哎……”薛俑年重重的答了一句,眼中的感激之色丝毫不减,冲着欧楚阳点了下头,随后拉着筱蝶道:“死丫头,快回去,不是让你不要来这里,不要来这里,怎么就不听话呢?”

    闻言,筱蝶便随着薛俑年离开,便说道:“我也不想啊,可是奶奶她不行了,刚刚好吓人啊,蝶儿不知道怎么办,只能到这里找哥哥了。”

    “什么?奶奶不行了?怎么不早说?”薛俑年闻言,大惊失色,赶忙拉着筱蝶向东面跑去。

    ……

    人已走远,不过两人对话的声音还是很清楚的传进了欧楚阳的耳朵里。

    将两人的对话一字不拉的听到耳中,欧楚阳微微皱了皱眉头,转念一想后,马上走到陈元身边,道:“不好意思,陈老,发生了这样的事,扰了您的雅兴,我看今天的酒喝下去也没有滋味,不如择日吧。”

    陈元微笑着,眼中没有半点怪责之意,只是感叹了一声道:“唉……,被妖宇这么一闹,我也没心情了,那算了,改天,改天我们再喝吧。”

    说着,陈元转身便要离开,然而他只迈了两步,却停了下来,转过身,陈元目光在欧楚阳与黄浪身上交替的停留了半秒,低声道:“两位兄弟,妖宇这个人呢,心胸很是狭隘,他回去一定会跟妖海说的,虽然门主之前警告过妖海,不允许毒门内私自争斗,可这毕竟是黑暗城,发生点意外也不是不可能,何况门主现在正在闭关,有些事他也左右不了。这个…,这个…”

    实在找不到要说的话,陈元最终扔下了一句:“自己小心点。”便转身回毒门了。

    大门外,欧楚阳与黄浪并肩而立,凝望着陈元的背影,眼中却是略微出现了惊讶之色。

    “这是什么意思?善意的提醒?”

    到此为止,欧楚阳突然感觉到陈元这个人,貌似还不错。不过,这只是前者对后者短暂的评价。过后,欧楚阳也不愿再去分析陈元这个人,转身对黄浪道:“大哥,你先回去吧,我有些事要去办。小心妖海。”

    黄浪点了点头,笑道:“兄弟,你怕我被妖海害了?呵呵,多虑了你。哈哈……”黄浪大笑着,进了大门。

    欧楚阳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后,转身离开,而他离开的方向,赫然便是薛俑年与筱蝶离开的方向。

    弯弯拐拐,欧楚阳边走边施展着大灵透术,跟踪着薛俑年的气息,一路跟了上来,直到在一处极为简陋的小院前,方才停下了脚步。

    “看来这就是薛俑年的家了。”欧楚阳肯定的想到。

    欧楚阳之所以取消与陈元的饭局,当然是为了这个让他感到好奇的属下。之前,薛俑年能够有意接近自己,欧楚阳就感觉到奇怪,为什么在毒门,别人都默不作声的忙着自己的事,见到欧楚阳后连招呼都不打。而薛俑年却是有意的向自己示好,或者说以表忠心。

    另一方面,也是让欧楚阳最为疑惑的一方面,就是之前在与妖宇求情的时候,他明明知道,再挨上一脚,便会死于非命,可他仍然义无反顾的冲上去跪倒在地,即便明显知道有自己这个便宜堂主做靠山,还要那么卑微的下跪。

    怕死的求情?可求的却是死啊。欧楚阳搞不清楚,薛俑年这种做法根本就不附合逻辑。

    抱着一丝疑惑,欧楚阳跟着薛俑年和蝶儿,来到了这个简陋的小院。院门没有关,欧楚阳也不言语的走了进去。走到屋子前,突然听到里面传来了哭声。

    推开门,欧楚阳走进了屋里,只见薛俑年和筱蝶两人正爬在火炕上的一个老人的身子上,嚎啕大哭着。

    边哭,薛俑年还骂着:“奶奶,都是妖宇都个王八蛋,要不是他,你也不会连面都见不到我们。你放心,孙儿一定会为你报仇的,一定。”

    站在两人身后,欧楚阳没有去打扰两人,只是默默的看着,其实,见到这副场面,他很能理解此时薛俑年与筱蝶的心情。丧亲之痛,现在两人最需要的便是用哭声来发泄心中的悲伤。

    想了想,欧楚阳感觉到自己很悲哀:两世为人,父母双亲,不论是前世还是今生,自己连守着亲人离去的回忆都不曾拥有。相比之下,薛俑年和筱蝶要比自己好上太多了。

    受到二人的感染,欧楚阳也眼角湿润。这时,薛俑年转过头来,发现屋里多了另外一个人,顿时吓的一跳。

    “啊……”

    薛俑年这么一喊,把筱蝶也吓的一惊。只是,当二人醒过神来,看清欧楚阳的面貌后,这才把心放在了肚子里。

    用袖口拭去还挂着脸颊的泪水,薛俑年还在抽泣着,问道:“堂主,您怎么来了?”

    欧楚阳淡淡的看了薛俑年一眼,说道:“听到你们的谈话了,我的属下的亲人有事,怎么能不来看看,唉……,来的晚了些,没有来的及。就当我亲自送送老人家吧。”

    说着,欧楚阳指尖光华一闪,自空灵指环中取出一枚橙色丹药,走到炕前,伸手掰开已经死去的、薛俑年奶奶的嘴,送服了下去。

    虽然有些不解欧楚阳的举动,但薛俑年还是没有说话,仿佛这一切都是理所应当似的。

    见薛俑年眼底间展露的疑惑之色,欧楚阳方才怅然的说道:“固颜丹,这一枚可保你的奶奶在棺木中永不腐化,算是我为老人家做的最后一件事吧。”

    平淡的一句话,在薛俑年和筱蝶那悲切的心海中荡起了层层波澜。两人互觑了一眼,眼中又是现出感激之色。

    薛俑年感激的热泪盈眶,不过这次,他没有跪下,而是站的笔直的对欧楚阳一躬身:“多谢堂主。”

    随后没有多话,薛俑年和筱蝶为他们的奶奶换了件干净的衣裳,再由薛俑年出门买了副棺木,将他们的奶奶抬了进去。接着,欧楚阳看两人孤苦可怜,便带着两人和一副棺木,一路急驰,终于出了黑毒城,在山林间找了一处环境清幽所在,将老人埋好,立碑、刻字。一切置办妥当,已经接近傍晚,三人有些疲累的回到了黑毒城的住处。

    筱蝶很是乖巧,一进屋便张罗着做饭做菜,挽留欧楚阳吃饭。欧楚阳也饿了,而且还有事要找薛俑年问明白,也就没有拒绝的留了下来。

    筱蝶在外屋忙着弄吃的,屋内便只剩下欧楚阳与薛俑年,也许是薛俑年还沉浸在失去亲人的伤痛之中,不想说话,屋内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

    半晌过后,欧楚阳突然看着薛俑年问道:“刚才为什么几次三番的给他下跪?为了筱蝶?还是什么?”

    听到欧楚阳问话,薛俑年一点都不惊讶,反而像是早有预料般的,平静的回答道:“为了筱蝶,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落入那个杂碎的手中。”

    “你知不知道,刚刚再挨上一脚的话,你会死。”

    欧楚阳的语气冰冷,似乎不带有任何感情,可薛俑年却是知道,这里面包含了太多的关心。

    感激着,薛俑年把目光转向外屋,看着那忙碌中,不断在窗前走来走去的娇小身影,前者眼眶发红道:“那又怎么样?只要她没事,我死不死没什么关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