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五六四章 毫无章法

第五六四章 毫无章法

 
    ……

    陈元一听,心中可有点急了,心道:“自己负责接待浮级殿一众人等,而到了现在,非但没有尽到地主之宜,还把人整丢了,这要传到任万枯的耳中,免不了受到一番责备。”

    其实这到没什么,关键是陈元明白,如若任万枯知道了此事,还是会把这件事扔到自己头上。那样的话,自己还得天天忍受着这帮来自外界的“爷”们,受苦挨累不说,半点好处也捞不到,岂不悲哀。

    想到这里,陈元凑近了欧楚阳,附耳上前,低声道:“欧兄弟,门主昨天晚上闭关了,短时间内不会出来,另外,这点小事再惊动他老人家,呵呵,不太好,所以,不如你就麻烦一下,找几个人出去转一圈,找得到正好,找不到敷衍了事算了。”

    闻言,欧楚阳假装理解的点了点头,对着陈元会心一笑,随后道:“这样吧,离兄、肖兄,欧楚阳刚刚上任,还需要熟悉一番,等我先去信堂那看看,过后找几个机灵的兄弟出去找找,两位意下如何?”

    离央和肖压一听,赶忙道谢,随即带着一脸轻松的笑容离开了陈元的屋子,而陈元很是高兴的带着欧楚阳往信堂方面走去。

    一件大麻烦事交给了别人,陈元心情也好了许多,带着欧楚阳来到了信堂堂口。一进大厅,那络绎不绝的人影马上映入了二人的眼帘。与当初欧楚阳所见到的棋盘镇灰鹊分部一样,这里到处都是走动的人影,身影交错间,一片繁忙的景象。

    陈元扫线了一眼,对欧楚阳道:“这里就是信堂,以往信堂是妖老掌管,自他死了以后,一直没有接下这个职务,由我一直代管着,现在门主还这么信任你,把信堂交到你的手里,欧兄弟可要上点心啊。”

    欧楚阳微微一笑:“那是自然。”

    陈元点着头,眼中尽是赞赏之色,随后,突然对那些忙碌中的毒门中人大声喝道:“都把手里的活计停下,过来。”

    随着陈元一声大喝,那忙碌不停的人群马上放下了手中的活计,向着陈元和欧楚阳所站的地方围拢了过来,密密麻麻人群足有数十人,一个个的拥挤在一起,毫无规矩可言。

    陈元冷着脸,瞪了一眼,斥责道:“像什么样子?各分堂负责人哪去了,把你们的人都分开,站好。”

    闻言,众人不敢怠慢,赶忙动了起来,这一动就更显得这群毒门中人根本没有团队意识,凌乱的,半晌过后,方才把队站好,欧楚阳打眼一瞧,整整分为七队。

    在欧楚阳眼里,这群毒门中人根本不如自己的紫霄佣兵团,如果把紫霄佣兵团的人带来让他们见到,恐怕连任万枯都会惊讶的合不拢嘴。

    “毫无章法,没有半点宗门的样子。”这是初次见面,信堂给欧楚阳的第一感受。

    欧楚阳是不满意,不过他也无所谓,毕竟这不是自己的势力,不过这些人在陈元的眼里,似乎让他极为的骄傲。看着那“相对整齐”的队形,陈元一脸的骄傲,笑道:“这是信堂七个分堂,分别负责一号到七号信息的储备,每一个站在前面的都是分堂的负责人,他们过会儿自行向你汇报,另外,还有一个专门负责一号到三号信息向上递报的人,我看看啊。”

    说完,陈元找了一圈,并没有找到自己要找的人,脸上有些不悦的对众人喝道:“薛俑年哪去了?怎么不在这里?”

    闻言,众人四下张望了一番,最后由一个身材中等的中年人唯唯喏喏的说道:“回陈老,薛俑年刚刚出去了,说是家中有人找,现在应该不在这里。”

    那人说完,看到陈元的脸色逐渐阴冷,也不敢多话,赶忙回到了队里。那胆战心惊的模样,足以说明陈元在此间拥有着绝对的威势。

    一旁,欧楚阳听到薛俑年这个名字,立马想起刚刚在门口遇见的青年,心中还很是惊讶:没想到看到青年样貌平平,所担的任务到是非比寻常啊。

    一号到三号信息可是重要的信息,虽然只是向上递报,不能观看,但这其中有了这一个时间,难保机密不外泄,而薛俑年却是担负着如此重任,看来这青年已经受到任万枯的重用了,疑惑着薛俑年这个人与毒门中那位高层人士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这都有可能。

    “不过看青年的样子,根本不像是跟谁有什么关系,要不然也不可能用那种拍马屁的眼神看我啊?”此时,欧楚阳对薛俑年这个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他想来,如果这个薛俑年不是某个毒门中人的亲属或弟子的话,能够担当这一重任的话,足以说明了其心思的灵巧。

    “如果是这样,倒是可以收为已用。”欧楚阳隐隐的想到。

    想着想着,欧楚阳怕陈元一怒之下责罚薛俑年,另一方面,自己一来便使一个属下因为自己而受到重责,以后下属定会因为这件事迁怒与自己,不买自己的账。本着诚肯待人的思想,也想为自己以后留条后路,欧楚阳赶忙对陈老道:“陈老,算了,第一天任职,就不要责罚那个薛俑年了。”

    闻言,陈元也不好意思没了欧楚阳的面子,消了消气后,陈元对着众人喝道:“这位是欧楚阳欧堂主,以后他就是你们的堂主,快叫人。”

    听到陈元的吩咐,又见欧楚阳如此的体恤下属,众人赶忙心甘情愿的叫了声欧堂主,随后,在陈元的吩咐下,一个个的都忙着自己的事情去了。

    站在信堂大厅,陈元面带微笑,对欧楚阳道:“欧兄弟,其实你也不用总到这里来,凡是有事,他们会找到你,还有,一号到三号的信息你还不能看,这是规矩,什么时候可以看了,门主会交待,希望欧兄弟不要太介意。”

    “呵呵。”欧楚阳笑了笑,对陈元道:“哪里?陈老真是客气了,欧楚阳初来窄道,虽然还不熟悉这里的一切,但最基本的规矩还是懂上一些的。”

    见欧楚阳如此识大体,陈元很是欣赏的点了点头,道:“这样吧,昨天一直忙着,没什么时间,不如今天老哥哥做东,请欧兄弟到天香楼喝上两杯,彼此之间也好亲近亲近,不知道欧兄弟赏不赏这个脸呢?”

    闻言,即便是欧楚阳心系方堂安危,但也不好没了陈元的面子,所以只能受庞若惊般的答道:“陈老有话,欧楚阳岂敢不从,哈哈,这趟还要麻烦陈老破费了。”

    “哪里哪里,对了,你那个兄弟黄浪呢,一起叫上吧。”陈元不愧是人老成精,为人处世心细如尘。

    “好。大哥正在修炼,现在就在后院,我去叫一下。”欧楚阳答允着,便与陈元走出了信堂的大门。

    让陈元稍等片刻,欧楚阳回到了后院,将黄**上,两人一同来到了前院。在欧楚阳的提醒下,黄浪保持着一副平易近人的笑容与陈元打了个招呼。这样,三人同行,准备去黑毒城最闻名的妓院:天香楼进发。

    然而,世上的事是奇妙的,就在三人刚到大门口时,外面却是传来了阵阵呼喝之声以及苦苦的哀求声。

    “宇少,求求你,放过我妹妹吧,她还小,而且家里还有个奶奶要照顾,不能离开人啊。要不这样,等蝶儿长大了,我一定让他给你做小妾。”

    “去你妈的,你算是个什么东西,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我宇少爷的脸往哪放?有这么个水灵的妹妹,也不通知我一声,我还没治你不告之罪呢。跟我讨价还价,滚滚滚,小心老子废了你。”

    蓬……一道肉身撞墙的闷响传进了欧楚阳三人的耳中。

    闻声,欧楚阳三人皱了皱眉头,走出了大门,随后三人立马看到了一场恶霸调戏良家妇女的好戏。

    门外,妖宇高傲的站在台阶之上,色迷迷的看着大门口处的一个女孩。

    此时女孩微微低着头,但还能看清楚那张清秀的脸庞,粉雕玉啄的跟个瓷娃娃似的,煞是好看,七巧玲珑的柔弱身子,由于惧怕而无助的颤抖着,仿佛受了巨大的委屈一般,一双美目正不住的流着晶莹的泪水,打眼一瞧,这女孩也就十六七岁,能比欧楚阳小上一些。

    另一边,薛俑年嘴角之上挂着淡淡的血迹,斜靠在墙角处,正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可由于之前的伤势过重,在其几次三番的努力之下,仍旧不能如愿的站立,脸上带着一抹不易察觉的愤恨,紧紧的盯着台阶上的妖宇。

    不用问,欧楚阳三人便知道,这个妖宇恐怕看上了这个女孩,正准备以强硬的手段将女孩拒为已有。

    一见到妖宇这副流氓的模样,欧楚阳就气不打一处来,而黄浪在一旁除了同样的气愤这妖宇的行为之外,倒出奇的笑了出来。

    这个表情很矛盾,但黄浪却是表现了出来,原因无它,前者真的想到了,这个妖宇的运气实在是差的不行,连续两次调戏良家妇女,居然全都被欧楚阳撞上了。接下来…

    在门内就听到薛俑年与妖宇的对话,欧楚阳三人也知道,面前这个被称为蝶儿的女孩是薛俑年的妹妹,既然事关自己属下,欧楚阳当然不可能袖手旁观。当然,就算是这件事跟薛俑年没关系,欧楚阳也不可能视若无睹,况且,不论是妖宇还是妖海都跟自己有些仇怨,最关系的是…

    欧楚阳很讨厌妖宇这副长相。

    欧楚阳三人出来,妖宇并没有看见,他的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面前这个令他以动的少女,粗糙的大手而肆无忌惮的向着蝶儿伸来,而后者却是由于惧怕根本忘记了躲闪。

    正当妖宇那只**的大手马上就要碰到那张吹弹可破的脸蛋时,突然,横空出手一只白暂的手掌,一把将其抓住。

    有人干扰了自己的好事,妖宇当然怒不可歇,然而,他正准备转头破口大骂的时候,一张熟悉而又阴冷的面孔呈现在妖宇的面前。

    “欧楚阳?又是你?”

    制止了妖宇施暴的当然是欧楚阳,而当妖宇见到欧楚阳的时候,那一股子怒气不受控制的升腾起来。

    “你又干什么?”几乎是疯狂的,妖宇对欧楚阳大吼道。

    淡笑中的欧楚阳,出奇的平静,并没有因为妖宇的怒气而影响到自己,并用一种极度鄙夷的目光直视着妖宇道:“老大不小了,尽玩些欺行霸市的游戏,你就不觉得丢脸吗?就算是你不要这张脸,最起码也要考虑考虑妖海的那张老脸吧。”

    隐晦的谩骂自欧楚阳口中吐出,充满了极度不屑的意味,直把妖宇气的七窍生烟。

    不过,气归气,无论从实力还是地位,妖宇还不敢对欧楚阳动手。虽然妖宇不算聪明,有的时候也很愚蠢,但这不表明他是个傻子,他还记得妖海曾经对他说过的话:欧楚阳不能动,你也动不了。

    然而,有着妖海做靠山,妖宇并不怕欧楚阳,既然不能动手,动动口总行吧?

    气恼间,妖宇猛的抽回了被欧楚阳抓在掌中的手腕,对欧楚阳大吼道:“欧楚阳,你是不是没事干了,为什么每次都要出来坏老子的好事?”

    闻言,欧楚阳也懒得跟他理论,没有理会暴怒的妖宇,欧楚阳径直走到倒在地上不起的薛俑年面前,一把将他扶了起来,问道:“没事吧?”

    薛俑年错愕的看着欧楚阳,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救了自己妹妹的,居然是这个新任职的欧堂主。

    不过,薛俑年也算是在毒门中心思最机敏的一人,只是短短的一瞬间,他马上反应过来,道:“堂主,我没事。”

    说完,薛俑年马上跑到妖宇身边,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哀求道:“宇少爷,你就放过蝶儿吧,要不,再等几年,四年,不,三年后奶奶过世了,我就让蝶儿来伺候你。”

    愤怒中的妖宇,正赶上没处泄气,一见薛俑年还在求情,立马就是一脚,再次把薛俑年踢到了墙边。

    妖宇是什么实力?九级武师,离着武尊也只有一步之遥。

    薛俑年呢?小小的六级武卫,整整差了一大截,第一脚还可以,薛俑年堪堪挺住,这第二脚一出,薛俑年足足在地上躺了半天,方才缓了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