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五六三章 老子不管

第五六三章 老子不管

 
    ……

    屋顶上,见男子没有发现什么,欧楚阳悄悄的退出了前院,当他回到后院自己的住处时,欧楚阳发现黄浪早就等在了屋中。

    一见欧楚阳回来,黄浪赶忙迎了上去,低声道:“怎么样?是不是堂叔。”

    欧楚阳重重的点了下头,眼中的悲切不言而喻。见状,黄浪大喜着问道:“堂叔怎么样了?怎么样了?”

    欧楚阳没有答话,脸上的表情阴冷无比,径自走到椅子前坐了下来,手扶着椅子的把手,欧楚阳一想到方堂此时的状态,心中的怒气就不由自主的攀升起来,下意识的,黄浪见到,那椅子的扶手,早已被欧楚阳攥的粉碎,而欧楚阳却不自知,五指紧扣在掌心,指甲自己深深刺入,渗出了血迹。可欧楚阳,还是默不作声。

    见状,黄浪的脸色也是阴冷了下来,望着欧楚阳问道:“兄弟,堂叔他不会~”

    这次,欧楚阳像是听到了黄浪的话,终于放松了下来,道:“堂叔还没死。不过~”

    听到欧楚阳说方堂没死,黄浪顿时心喜,只是还没等他喜形于色,欧楚阳的后两字又将前者的心提了起来。

    “不过什么?”

    看着黄浪,欧楚阳终是把见到方堂时,后者的现状跟黄浪做了个交待,当然,尽管欧楚阳已经很尽力的让自己的语气平稳一些,但说出的话,还是让黄浪感受到了无尽的怒意以及蕴含其中的逼人杀气。

    欧楚阳讲述着,虽然时间不长,但欧楚阳对于方堂现状的描述还是让黄浪怒到了极点。一想到方堂因为自己二人双腿尽断,双目失明,黄浪觉得自己的心都在滴血,到了最后,黄浪终于失去了理智,话也不说的向外走去。

    见状,欧楚阳猛的窜到了黄浪的身边,一把按住了将要爆发的黄浪,摇头道:“大哥,不可。”

    “老子不管。”终于,黄浪不再压抑,大吼出声。

    欧楚阳一把按住了黄浪,皱着眉摇了摇头,道:“大哥,小点声,隔墙有耳。”欧楚阳说着,走到了屋外,四下看了看,没发现什么异常后,回到了屋中。

    此时,黄浪也有点缓了过来,不过他还是站在那里,气怒交加。

    欧楚阳走到黄浪身旁,低声道:“我们现在在任万枯的地方,不管怎么样,他们还是任万枯的客人,而且听我们也听到陈元说过,此次他们是来换丹药,既然冷玉取来的东西已经到了我们的手里,而且庞举也已经死了,那么堂叔现在还算是安全的,我们有的是时间去想办法救堂叔出来。”欧楚阳走到黄浪身旁,低声道:“我们现在在任万枯的地方,不管怎么样,他们还是任万枯的客人,而且听我们也听到陈元说过,此次他们是来换丹药,既然冷玉取来的东西已经到了我们的手里,而且庞举也已经死了,那么堂叔现在还算是安全的,我们有的是时间去想办法救堂叔出来。”

    “可是,堂叔在他们手里一天,就会被折磨的啊……”黄浪低吼道。

    “这我知道。”欧楚阳道点着头,接着说道:“如果我们有实力能让离央和肖压死的无声无息,我马上就会去把堂叔救出来,可是我们不能,如果这件事让任万枯知道了,他肯定不会放过我们,而且,我们也要为远在黑虎镇的佟良他们着想。”

    听欧楚阳说完,黄浪怒气渐消,这才想到刚刚自己因为一腔怒火,差点坏了大事,脸上浮现一抹惭愧之色。

    黄浪稳了稳燥动的心情,问道:“现在怎么办?”

    欧楚阳低下头思索着,半晌过后,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像今天晚上的行动我们不可能再进行,刚刚屋内那人是一级武尊的实力,根据泰欧和大洪两人的交待,他应该就是肖压,离央没有出现,不过我想他也不会离这太远。所以下一次,我们肯定不会有机会接近堂叔。现在在只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

    欧楚阳看着黄浪,一字一句道:“我们只能把他们引出去,杀掉,这样才能保证万无一失。”

    “怎么引出去?他们可是有看着堂叔的任务的。”黄浪疑惑道。

    欧楚阳来回的在屋内走着,眉头皱的很紧,道:“暂时还想不到,不过我们需要去接近一下他们。”

    “如何接近。”

    “找陈元。”

    竖日清晨,旭日还在地平线上没有升起,天只蒙蒙亮的时候,欧楚阳便出了毒门后院,当他来到了前院广场时,那里早已经有人开始了打扫。广场之上,皆是忙碌的景象,可就是没有一个人修炼,这让欧楚阳大感意外。

    欧楚阳像是散步般慢慢的走着,一边走一边还在想着如何解救方堂的对策,最后在没有办法之下,欧楚阳只能走到情报堂。

    欧楚阳没有进去,而是在堂口附近转了一转,最后被一个毒门中人发现,这人一看见欧楚阳,先是疑惑了一下,随后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赶忙走到欧楚阳面前,拱手施礼,谄媚道:“属下薛俑年见过堂主。”

    欧楚阳正在考虑着如何找陈元去接近肖压和离央,根本不注意到有人到了自己面前,而这个叫做薛俑年的一声大喝着实把欧楚阳吓了一跳。

    皱着眉头,欧楚阳上下打量了薛俑年一番,问道:“你是谁?”

    薛俑年闻言,赶忙恭敬的答道:“属下是情报堂负责整理消息备案的,堂主,您是第一天来这里吧。”

    欧楚阳下意识的点了点头。而薛俑年见状却是大喜,道:“堂主,有什么事属下能够效劳的,您尽管说,属下在这里虽然不是什么人物,但时间也不短了,整个毒门从上到下,没有我不知道的。”

    见欧楚阳是个雏儿,薛俑年立马吹起了牛皮。

    闻言,欧楚阳诧异的望着面前这个青年,脑中灵光一闪道:“你真的什么都知道?”

    “知道。”薛俑年拍着胸脯说道。

    “好。你告诉我陈元陈老在哪里住?”欧楚阳问道。

    “这个简单。”薛俑年一见欧楚阳问的这么简单,立马大喜的指着背后不远处,道:“那边最里面的房屋就是陈老的住处。”

    “哦。谢谢啊。”欧楚阳点着头,突然发现这个薛俑年很有意思,便记住了这人,而薛俑年也因为欧楚阳这一句谢谢微微错愕了一下。

    在毒门中,等级规定很是森严,一般上级对下属平常都是呼呼喝喝,而薛俑年之前也早已习惯了跟妖义的时候那种把自己当成卑微小人的习惯。然而欧楚阳的这一句谢谢却是让薛俑年陷入了呆滞中。

    按照薛俑年所指的方向,欧楚阳很轻松的找到了陈元的住处,当他刚走近门口准备叩门时,里面却是传出了微弱的争吵声。

    在门口站定,欧楚阳没有急着敲门进去,仔细的听着里面。

    “陈老,不是我们兄弟非要逼你做什么,这么多天了,大爷一直没有回来,而我们兄弟还有重任在肩,不能离开,难道说毒门打探一下消息都不可以吗?”一个尖尖的声音传进欧楚阳的耳中。

    “这人口中听陈老应该就是陈元了,可这人是谁呢,大爷?难道~”

    刚想到这里,陈元却是说道:“离央,不是我不想帮你,毒门的事一直都是分管,每个堂口都有每个堂口的职责,我也不好越界,况且在最近,信堂的堂主是个新面孔,而且非常受门主赏识,这话我也不好说出口。”陈元说着,脸上中却是没有为难之意,根本就是在敷衍离央。

    闻言,离央气的半天没说出话来,最后方才说道:“好,先不说这个,昨天夜里,我的兄弟在这值守,毒门居然进来了外人,难道毒门的人就是这么负责客人的安全的?”

    “嗯?”陈元听着,皱起了眉头,显然他对这件事并不知晓,负责守夜的属下也没有将这件事上报与他,陈元疑惑道:“真有此事?”

    “骗你干什么?那人是水属性内气,而且实力不在我兄弟之下。”一旁的肖压气恼着答道。

    低头思索了片刻,陈元道:“你们等等,我会命人查明此事,给你们个交待。”

    说完,陈元盯着二人又道:“还有,昨天门主已经找过我,有件事要跟你们说清楚。”

    一听任万枯有话传过来,离央和肖压二人微愣了一下,看向陈元,只听陈元道:“门主说了,贵宗已经在这里待了不少时日,门主要的东西至今没有送来,如果再拖延几日,这交易也就不用做了。”

    陈元冷冷的说着,语气中丝毫没有对客人的尊重之意,反而像是在威胁。

    听着陈元那冷冰冰的话语,离央和肖压二人倒是没有反驳,他们心里有数,虽然浮级殿在大陆上的名声很是响亮,可放在黑暗城这里,根本不被人放在眼里。所以二人也很是识趣的闭上了嘴。

    最近这段时日,浮级殿这些人着实把陈元累个半死,一方面要照顾对方情绪,另一方面还得不卑不亢。心智机敏如陈元这等人物也是吃消不起,现在有了机会怎能不好好出口恶气。见二人不说话,陈元脸上浮现得意之色,没有理会对于人,陈元迈步就要出去。

    正当这时,大门却是响了起来。

    “笃……”

    “谁?”陈元一愣,问道。

    “陈老。我是欧楚阳。”门外传来了欧楚阳的声音。

    “欧楚阳?请进。”一听是欧楚阳,陈元顿时喜上眉梢:“这下可好了,烫手的山竽终于有了主,自己不用再麻烦了。”

    陈元欣喜的想着,门已经打开,欧楚阳走了进来。

    目光扫了一下离央和肖压,欧楚阳没作理会,而是径自走到陈元面前,道:“陈老,我有些事想请你帮忙。”

    “哦?欧兄弟还跟我客气干什么,有什么事尽管说来,老哥能办到的,绝不含糊。”面对着欧楚阳,陈元换了一副脸色,仿佛是相交甚久的至交好友似的。

    欧楚阳一笑,丝毫不顾及此间还有外人,而他也是准备将下面的话说给离央和肖压听的,欧楚阳道:“唉,也不是什么大事,来这第二天了,门主交给我的职务,到现在还没有去看看,这不,这里我谁也不认识,只能求陈老帮忙去信堂走一遭了。”

    “哈哈……”陈元大笑着,道:“原来是这样,小事一桩,你等等,我这就跟你过去。”

    说完,陈元看了看离央和肖压,见二人脸色突然发出光彩,陈元计上心来道:“咳,欧兄弟,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两位是浮级殿庞家的家将,离央、肖压,现下在我毒门作客。”

    听到陈元介绍,欧楚阳也是心中一喜,暗道:“你要不介绍,我还真不好说什么呢。”

    心里想着,欧楚阳看了看二人,打着招呼道:“离兄、肖兄。”

    “这位是欧楚阳欧兄弟,我们毒门的新任信堂的堂主。”陈元眼睛微眨了一下,似提醒道:“他就是我刚刚跟你们说的人,如果你们需要办事,可以问问他。”

    离央和肖压一听,顿时喜形于色。庞举带着泰欧三人一去几天也没有回返,两人十分着急,本来想出去寻找,可无奈的是方堂还需要有人看着,这样一来,两人根本无法抽身。现在一见到正主来了,当然高兴起来。

    离央对欧楚阳拱了拱手道:“欧兄,其实在下有事想求贵宗。”

    “哦?”欧楚阳故作不知,疑惑的看了看陈元,而陈元只是微笑不语,欧楚阳摇了摇头转向离央道:“不知离兄有何事?”

    离央性子直,也不多绕圈,直奔主题到:“前些日子,我们随主人一同来到毒门,本来,我们应该是九个人,可最近主人有事带着几人离开,至今也未归来。这里毕竟是黑暗城地界,我们兄弟也不熟,所以想请欧兄帮忙找一找主人的下落,我相信,他们应该不会离黑毒城太远,最有可能的地方,应该在西连山脉附近。”

    “这个…”欧楚阳想了想,故作为难道:“呵呵,其实陈老刚刚也说了,在下也是初任这个职责,有些地方还不懂,不如让在下问一下门主,再做定夺,如何。”

    “这~”见欧楚阳没有答应,离央和肖压也是面露为难之色的看向陈元,似是求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