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五六一章 为老不尊

第五六一章 为老不尊

 
    ……

    瞧着陈元那为老不尊的模样,欧楚阳在心中暗骂了一声老色鬼,随后伪心的附和道:“真的?那可太好了,那我就不打扰陈老了,我要回去休息一下,晚上再去会会陈老口中的红妹。”

    “呵呵,好。老夫也不多留你,老夫手上还有些事没完,等抽出时间,一定陪欧兄弟好好转转。”

    陈元笑答道,突然想起了欧楚阳住处的问题,接着道:“欧兄弟和黄兄弟的住处已经安排好了,就在后院,你们可以直接过去,到时候会有人接待你们。”

    闻言,欧楚阳道了声谢,也不停留,便与黄浪朝着后院行去。

    毒门着实是大了些,欧楚阳与黄浪走了很久方才通过中间的大殿,来到了所谓的后院。这一路之上,欧楚阳一直在盘算着,如何把方堂救出来,以致于黄浪屡次跟他说话,他都心不在焉。

    直到步入后院,一个小童打扮的少年将二人引至后院内,欧楚阳的心中方才有了一个办法。他知道,现在并不是说话的时候,也不是说话的地方,这后院是他和黄浪第一次进来,里面住着什么人,他不知道,不过他之前在大殿中曾经注意到,当任万枯让自己住进内院时,陈元等人那惊讶的表情。所以欧楚阳能够猜的出来,这后院要比前院重要多了,难免会有什么强者存在,要是让别人听到自己二人企图营救方堂,恐怕会招来杀身之祸。

    随着小童,两人慢步的走着,无事之下,两人四处观察着这周围的地形。毒门后院的地形给了欧楚阳极大的“亲切”感,自穿过大殿来到后院,欧楚阳才真正佩服起任万枯这个人来。这一处处的院落的布局简直跟欧楚阳前世的别墅群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一个个有着独立房屋的院落排列整齐,个中更是有花有草,还有下人。

    欧楚阳一边诧异一边走着。突然,耳边传来男人斥责的喝声,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欧楚阳与黄浪顿时发现了两个熟人:妖海、妖宇这一对父子,看样子,妖海是为了某事大感不悦,正在喝骂着妖宇,而妖宇别看他是个满脸络腮胡子的汉子,可现在依然像个犯错的孩子似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听着妖海的怒骂。

    正在怒骂着的妖海,突然感觉到两道充满着敌意的目光朝自己射来,陡然转过身去一看,也是看到了欧楚阳和黄浪的身影,届时,一股强横的气势自其体内喷勃而出。

    此时,见自己的父亲没有骂下去,妖宇也是错愕的顺着前者的目光望去。这一看之下,妖宇顿时指着欧楚阳与黄浪道:“父亲,就是他们,才让血蝙蝠逃脱的。”

    闻言,妖海勃然大怒,道:“闭嘴。”

    随后,妖海径自的朝着欧楚阳二人走去,而妖宇也随着妖海走了过来。

    在欧楚阳二人身前站定,妖海直视着二人,道:“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欧楚阳与黄浪没有说话,其身旁的小童却是胆战心惊的答道:“妖大人,是门主吩咐属下在这里等着欧堂主,带欧堂主去休息的。”

    “欧堂主?”妖海瞪了小童一眼,转过头来看着欧楚阳道:“小子,你挺本事啊,刚来毒门就混上了堂主之位。”

    仇人见面,分外见红,然而欧楚阳却是冷笑了一声道:“妖大人夸奖了,欧楚阳哪什么有本事,这全是门主的抬爱。”

    “哼!”妖海冷哼着,低声道:“别以为有门主罩着,我就不敢动你,小心一点,如果犯在我手里,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欧楚阳淡淡的望着妖海那愤怒的大脸,道:“彼此彼此。”

    说完,两人并未分开,反而凑近了一步,两股气势皆是暴涨起来。

    欧楚阳身边的小童一见两人针锋相对的模样,登时吓出了一声冷汗,赶忙道:“欧堂主,还是先…,先去休息吧。”

    闻言,欧楚阳咧嘴一笑,目不转晴道:“好啊。我也想试试这毒门后院里的床是不是舒服,居然什么人都能进来,走吧。”说完,欧楚阳对着妖海扔下一个挑衅的眼神,转过大步流星的随着小童离开。

    眼望着欧楚阳与黄浪离开,妖海只能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暗自气恼着,却什么都做不出来,更加增添了他的怒气。

    一旁,妖宇诧异的望着自己的父亲,满脸的不可思议。在他的记忆中,自己的父亲何时受到此等冷言冷语?为什么今天见到这个欺负过自己的小子,却是没有半点反映。本来,他还打算让自己的父亲出手好好教训一下这两个坏了自己好事的小子,可现在看来,似乎无望了。

    见欧楚阳与黄浪威风凛凛的离开,妖宇不甘道:“父亲,为什么不杀了他们?这两个人可是放跑血蝙蝠的人啊,要不是他们,你又怎么会被门主斥责呢?”

    妖海听着,没有回答,半晌之后,前者突然转过身后,一巴掌扇向妖宇。只听…

    啪……一声脆响,妖宇的左脸颊立时出现了五个腥红的指印。

    惊愕间,妖宇还没反映过来,妖海沉声道:“废物,保护不了血蝙蝠,还怨别人?我告诉你,这两个人你不要去动,如果你忍不住动了他们,就算是我也保不了你。你给我记住了。”

    被妖海这么一吓,妖宇立时闭上了嘴,虽然他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对自己好的不得了的父亲会因为这两个青年而大发雷霆,但他也不是个傻子,妖海的一字一句让他感觉到,似乎任万枯特别重视这两个人。

    “他们是谁?”疑惑间,妖宇的声音小了许多,但还是忍不住问道。

    望着那离去的仇人的背影,妖海只是冷冷的说出了一句话:“他们就是杀死你大伯的人。”

    “什么?”

    任万枯为欧楚阳安排的住处在后院的东厢,与妖海一样,类似别墅的存在。里面的装潢自是不用说,一切应该有的生活用品一应俱全。从这点看来,任万枯起初还是比较看重欧楚阳的。

    房屋很大,有四间房,足够欧楚阳与黄浪二人居住,而且在这个院子里,还配备了四个下人,两男两女,令欧楚阳诧异的是,这四人居然都是武卫级别的武者。

    难道现在武者这么不值钱?欧楚阳惊咦的想到。

    有了这个疑惑,欧楚阳将四人全部找来,具体的了解了一翻。不管怎样?欧楚阳现在都是毒门的一堂之主,就算是在后院也拥有着一定的地位。对于他的问话,四名下人自是无话不说。

    从这四名下人的口中,欧楚阳终于了解到,为什么毒门中武者如此之多,原来,毒门中有绝大部分一些人根本没有武修的天赋。然而有了任万枯这个八级武狂、又是六级丹师的存在,创造武者的事,倒是轻易多了。

    毒源丹。四级丹药,全大陆只有任万枯一人会炼制,这也是他自创的一种丹药。这种丹药没有别的作用,它只会让一个没有修炼天赋的人强行产生内气,进而成为大陆上凡人所羡慕的武者。当然,这种靠外力强行产生的内气,很有限制性,它只属于任万枯一人,也就是毒。

    可以说,毒门中大部分人修炼的都是毒内气,正如欧楚阳刚来毒门时在广场上看到的那千人朝拜的一幕。原来,任万枯是整个黑暗城地界中实力最弱的一方势力,这倒不是说他本身的实力弱,而是势力的综合实力不如其它三王。所以任万枯就想了一个办法来增强自己的势力。这就有了毒源丹。

    通过对四名下人的询问,欧楚阳了解到,每年,任万枯都会在黑毒城,乃至周边小城镇专门寻找意志坚强,而且不能修炼内气的凡人,通过层层筛选,选出一些比较有潜力的人,再赐于他所炼制的毒源丹,对这些人强行凝聚内气。以壮大自己的势力。

    然而,这种强行创造武者的毒源丹却是有着致命的弱点,那就是:凡是食用毒源丹的人,虽然可以很快的成为武者,可如果论到修炼方面,却要比那些有能力形成内气的武者要难太多了。

    毒源丹食用后,在武者境界,进展会很快速,凝聚一枚内晶,也许只需要短短一年,甚至更短时间就能突破武者达到武士的境界。可是接下来,再想提高实力,那就难如登天了。

    如果想到顺利的晋级到武卫、武师乃至武尊,没有大量的毒物去炼化,根本不可能得到提升。修炼时,所炼化的毒物毒性越高,等级越高,效果就会越大。这也正是为什么整个黑毒城处处都是贩卖毒物的原因。至于什么通过吸引天地灵气一类的说法,不好意思,在黑毒城中,人人都知道,修炼毒内气的人是不能吸收天地灵气的。

    将毒内气了解了个大概,欧楚阳喝退了四名下人,并勒令他们去到别处,不要再回来,并重复的告诫四人,他欧楚阳不需要下人。

    为此,四名下人也没有办法,毕竟人家是一堂之主,在毒门里说话还是有一定的份量的。所以,四人也只能悻悻的离去。

    待到四人离开,偌大的屋子里就只剩下欧楚阳与黄浪两人了。四下没有人打扰,欧楚阳走到窗前,借着缝隙,观望了一下,发现左右无人之后,方才走到黄浪身边,低声道:“大哥,现在堂叔应该就在前院。依我看,应该是离着情报堂不远,虽然那里我们不熟,但事不宜迟,我们必须尽快的找到堂叔,堂叔失踪了这么多年,多在敌人手里一天,就多一份危险。”

    闻言,黄浪郑重的点了点头,接道:“我也是这么想,不过,现在我们对这里还不是很熟悉,会不会…”

    “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不过我想今天是个最好的机会。”

    “哦?”黄浪诧异着,不解的问道:“今天我们刚来,这也算好机会?”

    欧楚阳点了点头,笑道:“就是因为我们刚来,所以,我觉得应该不会有人注意到我们,即便是注意到了,我们只需要稍加改变外形,也不会被人识破身份。”

    “任万枯老怪呢?现在黑电不在身边,我们危机重重啊。”黄浪有些担心道,这到不是因为他胆小,只是他想的比较细,毕竟,这是一次机会,可这个机会也只有一次,万一要是让人发现了,自己二再想救方堂可就难了。

    “任万枯?”欧楚阳自信着笑了笑道:“一个外来换丹的客人,他是不会在意的。我们只需要提防一下妖海便可,我们杀了他的大哥妖义,他巴不得找机会将我们除掉,现在他肯定会时时刻刻的注意着我们的一举一动。”

    “有理。”黄浪闻言,点头道:“不过,我们怎么改变外形啊。”

    “化妆你不会?”欧楚阳反问了一句,神秘道:“不用担心,除了改变外形我们还可以把别的改变一下。”

    “别的?”黄浪愣了半晌,怎么也想不出除了化化妆之外还能够改变什么。

    见黄浪不解,欧楚阳自空灵指环中取出两枚丹药,递了过去,对前者说道:“这是伪饰丹,它可以短时间内改变武者的内气属性。”

    “啊?”黄浪看着欧楚阳手中那泛着淡淡赤色的丹药,惊叫道:“天下间还有这等丹药?”黄浪不敢相信的看着欧楚阳,嘴巴张大的足能塞下一枚鸡蛋。

    欧楚阳笑着道:“呵呵,这是我从别的地方搞来的丹方,本来没有人相信的,不过恰巧被我发现这枚丹药是可以炼制的,所以就成功了。”

    闻言,黄浪立时伸出大姆指:“兄弟,你真是个人才。”

    被黄浪这么一夸,欧楚阳倒是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毕竟,那是从桑平镇老者手中搞来的丹方,自己能够炼制出来,也有着很大一部分幸运的因素。不过,那略微的羞愧只在其脸上持续了不到半秒便烟消云散。

    “今天晚上。”

    夜凉如水、黑风习习。

    午夜三更之时,安静的黑毒城上空犹如被墨泼过一般,黑暗的没有半点光彩,就连那点缀着夜空的少数繁星,也出奇的不发出闪亮的光辉。

    嗖……突然间,毒门后院一处院落中,窜出一条黑影,黑影速度极快,连空气都有被划破的迹象。

    嗖……又是一道黑影,继之前那道黑道之后破空而出。

    两道黑影一前一后,借着后院各处建筑,掠掠停停,似乎很是小心的隐藏着自己,怕别人发现似的,每每经过一处,但谨慎的打量着周围的情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