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五六零章 八大家族

第五六零章 八大家族

 
    ……

    自大殿中出来,欧楚阳贪婪的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虽然这外面的空气中仍有些许毒物腥臭的气息,但比起大殿二层来要好上太多了。

    站在大殿门口,欧楚阳心情大好,任万枯又怎么样,武狂又如何,还不是被自己几句话搞的团团转?

    欧楚阳一计巧施,将自己在毒门的安全度提高到了极致,以后欧楚阳也不用担心自己会在毒门中受到欺负,再者说,如果有人故意欺负到自己,难道自己这些年是白炼的?

    出了大门,瞧见黄浪还站在那里,欧楚阳走了过去一拍黄浪肩膀:“大哥。”

    “兄弟。”还在那四处张望的黄浪见欧楚阳出来,回过头来问道:“任万枯找你什么事?”

    欧楚阳知道黄浪是在关心自己,怕自己进去以后受到任万枯的责罚,忙道:“没什么,聊了两句。”欧楚阳说着,眼睛不经意的冲着黄浪眨了眨。

    黄浪领会的没有继续问下去,视线却是不断的在四周扫视着,似乎在找着什么。

    欧楚阳见状不解的问道:“大哥,看什么呢?”

    黄浪没有回头,视线依旧徘徊着,道:“看看这里的布局。”

    “布局?”欧楚阳笑了笑,心道:没想到大哥心还很细啊,知道这里不是久留之地,刚进来就开始研究起这的地势了。也好,万一有个危险,地形熟悉一些也不算是个坏事。

    想到这里,黄浪突然开口问道:“堂叔在什么地方?是不是应该找找?”

    闻言,欧楚阳刚刚愉悦的心情顿时消失的无形无踪,脸色深沉无比的看向周围,他发现这里的每一个经过的人,情绪似乎都很低落。

    “不对,不是低落,而是惧怕。”仔细打量了一下在毒门中经过的人,他发现,这些人的脸上都带着一种对某种事物惧怕的神色,以致于每每有两个人擦肩而过时,虽然彼此的眼神在交流,但却不会说话。

    将这一发现看在眼中,欧楚阳与黄浪心有灵犀的互觑了一眼,在彼此之间的眼神中找到疑惑的神色。

    欧楚阳低声道:“想找到堂叔,必须要找一个人,只有他有办法能帮我们了解这里。”

    黄浪偏过头,看了看欧楚阳,道:“你是说陈元?”

    欧楚阳点了点头:“没错,这里我们就只熟悉他。”

    “他能帮我们?”黄浪问道。

    微微一笑,欧楚阳道:“当然不能直说,但你别忘了,我现在负责情报堂方面,做为这一堂之主,我还没有见见我的属下呢。”

    听完,黄浪也是一笑,接道:“你说的没错,有了这么大的权力,为什么不用用。”

    两人会心的笑着,走到了一旁,这时,正赶上一个毒门下人打扮的少年经过,欧楚阳将他拦住,问道:“兄弟,知不知道陈老的住处在哪里。”

    少年被人拦住,惊讶的抬起了头,当他看见是欧楚阳时,立时回想起毒门的一些同仁跟自己提到过的新来的信堂堂主,马上恭敬的施了一礼后,指着身后道:“陈堂主住在前院西面,从那一直走就能到了。”

    “谢谢。”欧楚阳微笑的谢了一声,也不管少年如此错愕,便随着黄浪朝西面走去。

    毒门虽然大,但内里的布局却是再明晰不过,前院分四面,除了那宗派大门之外,各分为西、南、东三个方向,而这三个方向正是信堂、药堂和外堂三大堂口。当然,这不只是毒门的所有势力,放在表面的只是掩人耳目而已,欧楚阳相信,在这三大堂口之外,还会有很多隐密的机构存在,只不过,自己二人带的时日很短,还不足一日,任万枯也不会对其信任到无秘不宣的程度。

    陈元住的地方很好找,就在前院西面的一片房屋里,到达西院后,欧楚阳远远的便看见了陈元正对着几个属下,在那里呼呼喝喝,似是属下犯了什么错误。

    欧楚阳没有理会,径自的走到陈元身旁,唤道:“陈老,什么事这么生气?”

    陈元回头一看,竟然是欧楚阳,那怒气横生的老脸顿时缓和了过来。眼下,欧楚阳已经不是之前自己游说的紫霄佣兵团团长,而是毒门中信堂的堂主了,并且在他看来,欧楚阳这个人很是被任万枯看重,所以,老油条的陈元马上用着微笑的表情看着欧楚阳,道:“没什么,几个下人不懂事,得罪了客人,教训两句而已。”

    “贵客?”欧楚阳眼睛打了个转,问道:“先消消气,现在我也是毒门中人了,有什么事能够帮忙的,尽管吩咐。”

    闻言,陈老受惊般的说道:“说什么吩咐?要吩咐也不是我能够吩咐的,呵呵,现在你才是这信堂的堂主,而我只是负责对毒门以外事务的处理,论到级别,还不如欧堂主你呢。”

    “陈老客气了,欧楚阳初来窄到,还不了解毒门,何谈去管理这信堂。”先是谦虚了一句,欧楚阳又道:“陈老有没有时间,能不能介绍一下这里?”欧楚阳说着,指了指周围。

    其实欧楚阳只是打着幌子,想通过言语上的交流来套出更多送于毒门的信息,饶了这个大一个圈子,其主旨还是想去打探方堂的下落。

    “有时间,有时间。”陈老看到欧楚阳这么客气,其心情也是大好:“这里是信堂,里面主要记载着一些从大陆上打探而来的最新消息,然后在这里汇总,再抽出一些比较重要的送到内堂,最后再由内堂的人直接交到门主手里。当然了,信堂也只是一个好听的名字,其实这里的情报虽然多,但一些重要的还是不被记录。”

    歇了一下,陈老接着说道:“信堂的情报分一到七个级别,每个级别都有相应的标记,分别用数字来表示,在这里的人只负责处理一些四、五、六、七这四个级别的信息的记录和备案,至于一到三这三个等级,我们是无权查看的,只有交到内堂由门主亲自定夺了。”陈元说着,嘿笑了两声,脸色显得极为的尴尬。

    听着陈元的介绍,欧楚阳立马明白过来,原来任万枯根本没有太过于信任他,所以交给他的任务方才这么简单。四到七四个级别的信息,在欧楚阳想来,恐怕根本不重要,而那一到三这三个级别的信息方才应该是毒门高层想要了解的东西。

    想到这里,再配合刚刚陈老的表情,欧楚阳很是钦佩任万枯的手段,原本他以为自己得到这个权力后,能通过它了解黑暗城地界的一些隐密,甚至还能光明正大的打探惊雷九变的下落。现在看来,自己倒是有些痴人说梦了。

    见欧楚阳低头不语,摇头苦笑,陈元也知道他明白了什么,遂大笑着劝慰道:“欧兄弟不必如此,你毕竟是刚到毒门,门主那还要顾及其它人的感受,虽然现在的职务显得有些那个,但只要欧兄弟为毒门立下大功,相信以后肯定会得到门主的重用的。”

    欧楚阳领会着点了点头,漫不经心的打量了一下四周,故作无趣的说道:“唉……,这个我怎么能不明白,陈老放心,欧楚阳还没有自大到自以为是的地步。哎?对了,刚刚什么事让您老这么生气啊。”

    听欧楚阳问起,而且语气很是轻松,像是闲聊一像,陈元也没在意,脸色微微一紧,阴沉了下来,怒骂道:“你不知道,前些日子来了几位客人,有事求助门主,已经在这待一个月了,事情还没完,赖着不走。这不,最近几天底下人伺候烦了,今天的中饭送去晚了,客人生气了。”

    “生气了?”欧楚阳诧异的寻思着陈元的话,心中一紧,好像感觉到了什么,忙问道:“他们是什么人?”

    这一问显得急切了一些,陈元立马皱了皱眉道:“欧兄弟似乎对此事很是上心啊。”

    见自己露了底,欧楚阳心下虽然慌乱,然而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打浑道:“哪儿的事。我只是觉得,还有人敢在毒门里撒野吗?那人那么嚣张,连门主也害怕他们?”

    闻言,陈元以为欧楚阳真的这么想,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哈哈大笑道:“欧兄弟,你真是,哪有人会让咱们门主害怕的,放心吧,只是小角色,大陆上的八大家族听过没有?”

    “八大家族?”欧楚阳一听,立马来了精神,不过之前有了那急切的言辞后,前者倒是十分注意自己语气,故作无关紧要,只不过,在此期间,其灵魂之力慢慢的抽出一丝,隐晦的向着陈元包裹而去。欧楚阳感叹道:“八大家族听过,那可是大势力啊。”

    “大个屁。”陈元怒骂了一声,接着道:“欧兄弟,现在你已经是毒门的堂主了,不要以为八大家族就厉害,在咱们门主的眼里,什么都不是。兄弟不要自降身价哟。”

    见到陈元玩性大起,居然调侃起自己来,欧楚阳心下一乐,装作诧异道:“八大家族还什么都不是,那为什么咱们还要款待他们啊,让他们出去找地方住不就得了。对了,你说的这是哪家啊?”

    “哪家?浮级殿,庞家。”

    “果然。”终于从陈元的嘴里套出自己想知道的消息来,欧楚阳心中暗喜,先是暗暗的冷静了一番,欧楚阳道:“行了,陈老,你也犯不着跟他们生气,既然咱们不怕他们八大家族,就用不着担心了,这点小事,就算门主知道,也不会怪责的。”

    “唉……”陈元叹了口气,愁容满面道:“欧兄弟你不知道,这庞家虽然不被门主看在眼里,但这次却是为了换药而来,门主为了得到那份药材,倒是让咱们上些心,天天被这群杂碎使唤着,手下人也是不忿啊。”

    说完,陈元猛的一愣,心中诧异着自己怎么说了这么多,按理说自己不可能要对欧楚阳如此推心置腹的。

    看着欧楚阳,陈元一时之间有些错愕,而前者,却是淡笑了一声,摇头道:“呵呵,不妨事,有些事交给底下人就好了,陈老,欧楚阳初到贵地,有什么好地方介绍一下啊。”

    欧楚阳打着岔,空间中一道隐晦的灵魂之力被其收了回来。欧楚阳做的很隐秘,陈元也没有发现。而之所以陈元下意识的道出了客人的底细,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大灵透术到了魂引这个境界,给欧楚阳带来的好处实在是太多了。之前,虽然欧楚阳一直没有去关注这方面的事,但王阵却是告诉过他。大灵透术到了魂引的境界,其灵魂之力可以去影响别人的灵魂,甚至可以让一些灵魂微弱的武者,瞬间被其夺魂。

    影响灵魂可以让欧楚阳通过大灵透术的秘法,让对方无论在情绪上、感官上都受到极大的诱导,致使对方做出自己不太可能做出的事。就像刚刚,陈元本来是口风极紧的一个人,但现在欧楚阳已经加入了毒门,还很受任万枯的重视,这两方面前提下,再加上大灵透术的缘故,这才道出了客人的身份。

    至于夺魂,这就有些难了,要想做到在战斗中夺魂,条件极为苛刻,首先被施展大灵透术的人必须要意志极为低弱,再者,欧楚阳的灵魂还必须足够强大,最好是能在对方不经意的情况下施展,效果才会明显。

    虽然夺魂很难,但其中的好处却是让欧楚阳曾经惊讶过。夺魂,不仅仅是夺取别人的魂魄,使其丧失意识,最恐怖的是,如果成功夺取别人的魂魄,欧楚阳还能获得对方的全部记忆。

    这么强大的秘术,欧楚阳还是第一次听说,如果不考虑威力,欧楚阳相信,把大灵透术称之为传说级也有可能。毕竟,在大陆上,多是以武力为尊,灵魂的修炼完全是作为武者的附庸而存在着。比如:丹师,还有绝大部分人都不知道的阵师。

    所以为了让陈元能够如实的说出实情,又不至于被他发现自己有其他意图,欧楚阳悄悄的使出了一丝灵魂之力,在影响到陈元些微气恼的情绪之下,如愿以偿的获取了对于他来说极为重要的信息。

    想知道的都自己知道,欧楚阳怕陈元反映过来怀疑自己,赶忙装作一副坏坏的模样,不着边际的岔开了话题。

    听到欧楚阳问起,再见到他那坏坏的表情,陈元领会一笑,指着欧楚阳道:“哈哈,到底是年轻人,气盛啊,告诉你,黑毒城里有黑暗城一流红楼的分部,天香楼,就在城东,如果有兴趣,晚上可以去消遣消遣,放心,你只需告诉那的老板,你是毒门中情报堂的新任堂主,可以不用花一分钱。”

    说到这里,陈元嘿嘿一笑,故作神秘的凑近了欧楚阳道:“提醒你哦,那天香楼中的红姐们也都是武者,找个实力强一些的快活一次,可是对你本身的修为有好处的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