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五五九章 武狂强者

第五五九章 武狂强者

 
    ……

    三道极为磅礴的气势自三个方向会聚到一起,那压抑的混乱能量朝着四面八方涌去,强大的毁灭气息就连远在大殿门口的一干毒门长老都为之侧目,惊惧间,所有长老害怕这股能量气劲会将身后的大殿摧毁,各自慌忙的结起手印,一时间,整个广场上,内气光芒四射而出,巨大的能量壁障陡然的出现在众人面前。

    这是会聚了数名强大武尊强者的内气壁障,如果这样还是抵挡不住场中那三股能量的冲击,相信自己等人身后的大殿也将不保。

    关键时刻,陈元等人突然发现任万枯此时已经不在身旁。目光转向场中,只见那三股气息会聚的地方,任万枯凛然而立,神态自若,其单掌虚抬,那三股气息皆是在掌上地方相遇,居然停了下来,就这么悬浮着,与之前的暴躁相比,此时倒是显得极为安静。

    任万枯控制着这三股能量,手掌轻轻一握,那强大而又雄厚的能量却是慢慢缩小,最后“啵”的一声,化成了虚无。

    三大武尊强者的杀招,到了任万枯手里,就这么轻易的被化成无形,令得在场众人无不变色。光以这手来看,这任万枯的实力果真不是在场众人能够比拟的。

    凝重着,任万枯脸上显出不悦之色,低喝了一声:“够了。”

    这一声低喝,顿时将战意昂然的欧楚阳三人震的内气一滞,就好比一盆凉水扑在了三团正浓浓燃烧的火把上一样,顿时熄灭了下去。

    看了看针锋相对、杀意不减的三人,任万枯道:“今天的事就到这里,以后我不想见到有这种事发生。”

    “门主……”听到任万枯的话,中年汉子大急,怒声道:“门主,他杀了大哥,就这么放过他,属下不服。”

    微微偏过头,任万枯看着满目腥红的中年汉子,冷声道:“这毒门里你是门主还是我是门主?”

    冷冰冰的话语自任万枯口中道出,蕴含着森然无比的寒意,让中年汉子听了忍不住打了个寒战,立时萎靡的低下了头,可是他还是心有不甘:“门主,难道就这么算了?”

    “妖海。”任万枯叫着中年汉子的名字,语气异常阴森道:“现在欧楚阳跟你都是毒门的人,你不要忘了,这里是黑暗城,到了这里,时刻都要有死的觉悟,妖义实力不济、技不如人,丧命在欧楚阳手中,是他自己的问题。”

    任万枯的几句话把妖海说的无言以对,当然,这并不是他觉得任万说的有理,而是基于其在黑毒城中崇高的地位和强大的实力,让他不敢反驳而已。

    妖海不敢直言反驳任万枯,无奈间只能用那含怒的目光狠狠的瞪着欧楚阳,冷哼了一声,道:“小子,别犯在我手里。”

    任万枯看着妖海,并未多作怪责,突然问道:“妖海,我让你办的事办的怎么样了?”

    听任万枯问起,妖海赶忙把目光从欧楚阳身上收回,恭敬道:“东西找齐了,不过…”

    “不过什么?”闻言,任万枯眉头一皱。

    “属下该死,只有血蝙蝠逃脱了,不过属下会再去找回。”妖海答着,眼中有些慌乱。

    “逃脱?你是怎么做事的,这都多长时间了,算了,再去找一只,速度要快,我的时间不多了。浪费不起。”

    “是。”妖身深深施了一礼。恭敬道。

    正在这时,黄浪突然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欧楚阳大惊之下,赶忙将之扶起,翻过身来一看,黄浪的脸上居然呈现了大片的黑雾,显然,这是刚刚与妖海战斗时被前者的毒气攻入,以致于现在毒素在体内发作了起来。

    惊惧间,欧楚阳腾的一下站了起来,一身内气再度涌出,怒视着妖海大吼道:“解药。”

    闻言,妖海嗤笑了一声,脸泛得意之色,道:“要解药?你自尽,我就给他。”

    “拿来。”欧楚阳怒吼着,猛的朝着妖海掠去。

    两人离的极近,几乎只有数步之遥,这般距离下,别说了欧楚阳,就算是一个低级的武者也只是眨眼之间的事,可还没等欧楚阳出手,任万枯再度冷哼了一声。

    声音一落,准备出手的妖海与欧楚阳之间突兀出现了任万枯的身影,后者淡淡的看了两人一眼,道:“在毒门,你还算是最放肆的,都给我回去。”

    听到任万枯的怒斥,妖海慢慢放下了双手,而其涌动的内气也是回收到体内,然而,欧楚阳却不会这么做。对于欧楚阳来说,黄浪的命跟自己的一样重要,甚至比自己还要重要百倍,现在黄浪面临生死之危,欧楚阳还哪管什么任万枯,所以他依然对任万枯的话不作理会,仍是瞪着妖海大吼道:“我再说一次,解药。”

    “欧楚阳。”

    见欧楚阳如此放肆,任万枯也是不悦,不过考虑到其背后的神秘力量,后者倒是没有出手教训,而是走到黄浪的身边,附身取出一枚丹药,送入其口中。

    片刻之后,黄浪幽幽转醒,脸色也好了许多,慢慢恢复了过来。

    见到黄浪无事,欧楚阳的怒气顿时消了一半,但还不足以抹平其心中的愤恨。只不过,眼下有着任万枯在这里,自己根本没有能力去杀掉妖海。

    “哼!”

    只是冷哼一声,欧楚阳扶起黄浪,把他拉到一边,再不说话,不过其心底已经暗下决心,早晚要杀了这个妖海,以解心头之气。

    黄浪已经无事,任万枯对这两人也大感头痛,一个是自己极为赏识的手下,又对自己忠心耿耿;而另一个人背后却是有着自己都不敢小觑的背景,任万枯此时从未有过的感觉到进退两难。

    思索了片刻,任万枯立马命令妖海先行离开,也只有这样才不致于让二人再次大打出手。

    待妖海离开以后,任万枯喝退了陈元等人,让他们带着黄浪去休息,却唯独留下了欧楚阳,并把他带到了大殿的二层。

    一到了二层,欧楚阳眉头立马竖了起来。不为别的,正因为他看到了,这大殿的二层实力是与大殿一层有着极大的反差。

    大殿一层富丽堂皇,形如皇宫大殿,恢宏无比。可这大殿二层,却是灯光昏暗,空气中皆是腥臭的潮湿的气味,甚至在二层的四周,欧楚阳还见到了无数的蛇虫鼠蚁,欧楚阳相信,这天底下应该有的毒物这里不会少去一样。

    这么多的毒物放在这里,是干什么用的?欧楚阳想道。

    正当这时,站在其对面的任万枯突然道:“杀死妖义的人,不是你吧。”

    任万枯的一句话说出,至使欧楚阳微微一愣。从这句话中,欧楚阳不难听出,任万枯对自己似乎有所了理。下意识的,欧楚阳脸色沉了下来。

    见欧楚阳没有回答,任万枯微微一笑,丝毫不介意道:“这里只有你我二人,有什么话直接说出来便是,不用担心会有第三个人听到。”

    听到这里,欧楚阳明白过来,这任万枯误会了自己,以为自己怕露底,才不肯说话,其实欧楚阳心知,自己在没有弄明白任万枯的意图之前,任何一句话都关乎着自己的性命。目前任万枯如此礼待自己,定是从妖义的死看出了什么,似乎他很在意那个杀死妖义的人。

    “这样就好办了。既然他很在意小黑,那不如就将小黑神秘化。”心里面欣喜着,欧楚阳却故作苦恼,半天也不说话,眼神中还隐隐约约闪现一抹挣扎之色,似乎颇有苦衷。

    见欧楚阳表情的变化,任万枯老脸一喜,步步紧逼道:“怎么?有苦衷?”

    欧楚阳心间一喜,脸上却是无奈的神情,故意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回门主,属下不是不想说,而是这关乎一位前辈的秘密,欧楚阳曾经答应过这位前辈,有关于这位前辈的一切不能对别人说,所以,门主所问的这个问题实在不太好回答。”

    “哦?”任万枯闻言,心中也是一喜,欧楚阳的回答证实了自己的猜想,这欧楚阳的背后果然有个强者。

    “那可不可以告诉我你与他是什么关系?”任万枯试探性的问道。

    “这个到是可以。”假装想了一想,欧楚阳诚肯的答道:“这位前辈是我在大陆游历的时候遇见的一位强者,当时他受了重伤,又恰逢属下经过那里,机缘巧合之下,属下救了这位前辈,这位前辈醒来后很是感激,并许诺帮属下办三件事,办完之后也算还了属下这个情。起初,属下根本没有想过从这位前辈身上得到什么好处,但这位前辈说受人点水恩、定当涌泉报,不报完恩,他是不会离开我的。所以一路之上,这位前辈就一直跟着属下了。”

    说到这里,欧楚阳抬头看了任万枯一眼,接继说道:“上次在黑虎镇,属下人等本来没有能力战胜黑虎和妖义,都是这位前辈出现,属下才避免了惨死的结局,而那次,这位前辈说了,算是帮我完成的第一件事。”

    “哦?”听了欧楚阳述说,任万枯脸显得意之色,这件事情,他早就猜到了,欧楚阳等人再厉害,也不可能将妖义杀死,妖义那是可是马上就要晋级到五级武尊的强者,再加上自己倾心传授的毒技,其实力已经可以与五级武尊强者抗衡。而当时任守枯检查妖义的尸体时,他可以肯定,那是一名最少为武狂的强者,利用内气凝物之技将妖义在一招之间灭杀,下手之利落,就连任万枯也觉得汗颜。这说明,对方的实力很强。

    思索了一下,任万枯突然问道:“你不是说,关于你的这位前辈的事,你不想透露吗?现在说了这么多,难道不怕他…”

    闻言,欧楚阳摇了摇头,道:“这没什么,那位前辈说了,只要不透露他的身份就可以。”

    “恩。”任万枯点了点头,显然,他对欧楚阳这般“诚实”的回答很是满意。

    任万枯又问道:“你的这位前辈现在在哪里?”

    欧楚阳苦笑着,再次摇头,这已经是他第三次摇了头,任万枯看在眼里,眉头皱的老紧,不悦道:“怎么?这也是秘密?”

    欧楚阳还是摇头,道:“这到不是什么秘密,只不过属下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

    “哦?”闻言,任万枯有些诧异的问道:“你不知道?你不是说他一直跟着你吗?”

    欧楚阳道:“以前是,不过月前门主派陈老二人去黑虎镇,要见属下的时候,属下怕有危险,于是乎就与这位前辈商量,想让他陪我一同前来,不过,我的要求当场就被这位前辈拒绝了。他让我一个人前来,并答应我,会在我出现危机的时候出现,至于怎么找到他,属下就不清楚了。”

    “原来是这样。”任万枯恍然大悟,手拂银须,似是在思考。

    半晌过后,任万枯突然凑近了欧楚阳,低声问道:“你的这位前辈,是什么实力?”

    欧楚阳闻言,故作苦恼,最后装模作样的咬了咬牙,十分恭敬的说道:“门主,其实属下也不清楚他的实力,但属下曾经看过他拿着一把漆黑的匕首,这把匕首根本不是任何材料制成,而是由内气凝聚而成的。”

    “武狂强者?”任万枯问了一句。

    欧楚阳点着头,又道:“不过属下有一次听他说过,说他是因为晋级的时候被人偷袭,方才受了那么严重的伤,而且他还亲口说过,什么圣元丹之类的。”

    “圣元丹?难道他是武圣?”闻言,任万枯大惊,按照他对妖义尸体的检查所得到的情况,这个杀死妖义的强者,实力很高,也许跟自己不相上下,可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从欧楚阳口中说出来,这人的实力又提高了一大截。

    武圣强者。虽然跟巅峰武狂只有一步之一遥,但这一步地是天地之别。

    一旁,欧楚阳用眼角余光瞥了一眼陷入了沉思中的任万枯,心中偷偷的笑了起来:给你个欧棱两可的答案,自己猜去吧。哈哈……,看来以后自己在黑毒城会很安全了。“

    已经成功把黑电塑造成为神秘强者的欧楚阳,此时心中暗自窃喜,在他想到,这个任万枯以后肯定会把自己看的很重,就算是自己犯了什么事,也不会轻易责罚,毕竟,欧楚阳的背后还有一个假设性的武圣强者。

    果不其然,欧楚阳刚想到这里,任万枯开口说话了:“呵呵,你很诚实,看来你真心实意的想在我手下做事,以后有什么事、有什么困难尽管跟我说,至于你和妖海的事……,先不要理会他,我自会处理。”

    “是。多谢门主。”欧楚阳受庞若惊般拱手一礼,回答道,而其眼底间却是闪过一抹奸计得逞的笑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