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五五八章 泾渭分明

第五五八章 泾渭分明

 
    ……

    轰。

    如欧楚阳所料,这中年汉子的一拳没有任何虚招,他只是想将自己的脑袋打碎,所以中途并没有变化,便狠狠的砸在了挡在欧楚阳面前的双臂之上。

    一拳击中,欧楚阳只感觉到一股大力自己对方双拳中传来,而自己顿时被击的向后飘退而出。隐约间,欧楚阳只觉得五内翻涌不已,胸口间一腔滚烫的热血就要抑制不住的喷出口外。

    欧楚阳知道,这个时候如果将这口血吐出来,那自己一定会受到严重的内伤,所以,前者强忍者,生生的咽下了这口鲜血。身形飘退了极远,随后欧楚**本不停留,嗖的一声便窜出了大殿外。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以致于大殿中除了开战的中年汉子与欧楚阳外,根本没有反映过来,等到他们发现在任万枯的眼皮底下居然发生了这种事的时候,欧楚阳与中年汉子却是早已掠到了殿外,在之前的广场上战至了一处。

    大殿内,陈元、梁同等人皆是面露骇色望着那飞掠出去的两道人影,呆滞了一下,陈元马上转向任万枯,道:“门主…….”

    似乎知道陈元要说什么,任万枯见到这中年汉子与欧楚阳大打出手后,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老脸之上挂着淡淡的笑容道:“没事,出去看看再说。”说着,任万枯慢悠悠的站起身来,朝着大殿外走去。

    诧异的望着那威严无比的身影,陈元呆在了大殿中。在他的印象,那些曾经无视着前者权威的人,不管是谁都已经变成了无主的孤魂。怎么今天却出奇的没有发脾气?

    站在殿中,陈元想了一会儿,突然其脑中灵光一闪,暗骂了自己一声:笨,便笑呵呵的离开了大殿。

    当陈元出来时,任万枯等人早已站在了大殿门口,那一道道惊骇与诧异的目光皆是投向了场中正在拼命的释放着内气能量两人。

    场内,两道强横的气息纵横交错着,偶而相撞到,便是产生道道轰鸣之声,不绝于耳。各人的眼中,虽说两道气息看似相差不大,可一眼望去,强弱泾渭分明。

    欧楚阳全力抵挡着中年汉子攻势,看其蹒跚的脚步,明显抵挡的极为吃力。而另一方的中年汉子地,却是如下山猛虎,双拳之上更加夹杂着暴虐的黑灰色气劲,不断的轰砸到欧楚阳身上。欧楚阳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这中年汉子的内气中隐隐有着一股森然寒意。这股寒意并不同于佟良等修炼水属性的武者,那完全是一种腐蚀性的寒意。

    “毒内气?”欧楚阳惊愕的想到。

    别看欧楚阳抵挡的吃力,那是因为欧楚阳还没有进入到战斗状态,对方的攻势太过于猛烈,以致于他还来不及那么去做。然而,长久的磨砺使欧楚阳养成了一个良好的作战习惯,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战斗一经打响,王阵教授的大灵透术,便会本能的被欧楚阳施展开来。进而去感受对方内气的变化。

    当欧楚阳发现这个中年汉子使用的毒内气时,其心底间突然明白了什么,虽然防守的很是吃力,但其眼角的余光还是瞥向了大殿门口。欧楚阳猜的没错,这中年汉子一定跟任万枯有什么关系,要不然他不可能使出毒属性的内气。这时,再见到大殿门口任万枯那从容的表情,欧楚阳立马就明白过来,自己为什么被这汉子逼到现在,毒门的人也没有人出声劝阻。原来…

    这老怪是在试探…

    心中明了,欧楚阳突然在心底产生一股怨气:“看来,不拿出点手段,以后在毒门里也不好过啊。”

    想到这里,欧楚阳冷喝了一声,一直保持着防守的他,双臂猛然一振,一股磅礴的内气顿时自体内暴涌而出,迅速的将其双拳包裹,紫气缭绕间,那充斥着毁灭气势的双拳不退反进的迎着中年汉子袭来的双拳轰了出去。

    “轰”

    四拳相撞,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双拳微麻下,欧楚阳腾身而起,借着这股大力向后退了数丈。与此同时,中年汉子也是受到欧楚阳那刚猛的一拳影响,体内流动的内气微微一滞,打断了其流畅的攻势。

    脸色微变的中年汉子,眼中更是夹带着不可思议的光彩,直视着那向后飘退而出的欧楚阳。心下愤恨间,中年汉子双肩一颤,黑灰色内气再度涌出。然而,就在这中年汉子刚打算追上去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身后有一股磅礴而又浑厚的气息朝着自己袭来。

    惊咦了一声,中年汉子头也不回,双手一番,一柄狼牙棒突兀的出现在其手中,兵刃在手,中年汉子气势大增,原地一个旋转,一身毒内气催动到了极致,手中儿狼牙棒更是向后挥出。

    “锵”

    金戈交击的脆响自场中暴响而起,随之而来的,便是一黄一灰两道能量气流所组成的气旋自广场中央凭空产生。

    感受着气旋上所散发的暴虐的能量波动,中年汉子大吃一惊,赶忙向后暴退而去。

    能量气旋炸开,巨大的能量涟漪向着四周冲散而出,瞬间弥漫开来,中年汉子终于从那淡淡的能量气雾中看到了对面出手偷袭之人。

    俊秀的脸庞、粗犷的眉毛,手中一柄无锋重剑。

    黄浪。

    中年汉子冷着脸,眼中的怒意更盛,本来前者打算追杀过去,一举将欧楚阳击杀,可没想到,在毒门,居然还有除了他而无视任万枯的第二人。

    “你是谁?”中年汉子阴冷的看着黄浪,问道。

    “黄浪。”

    黄浪紧紧盯着中年汉子,这时,欧楚阳也走到黄浪身边,很有默契的点了点头,随后,四道逼人的寒光自两人眼中暴射而出。

    轰……下一刻,一紫一黄两道内气光柱冲天而起,瞬间便将整个天际照射的异彩纷呈。内气弥漫间,欧楚阳与黄浪侧身而立,惊天的战意立时席卷而出,短短数个呼吸间,所有闻讯赶来的毒门中人皆是感受到了,那弥漫着整个毒门广场的凛冽杀气。

    “杀……”

    来自嗓间的嘶吼自欧楚阳与黄浪两人口中传出,顿时引起了周围空间中一股冲天的杀意。刚刚,两人分别与中年汉子交了一次手,并同时发觉这中年汉子居然有着强大的实力,虽然不确定对方的境界,但最少也不会比曾经的妖老低。

    有鉴于此,欧楚阳与黄浪不敢有所保留,对面这中年汉子显然就是为了杀自己而来,虽说不远处还有任万枯在此,自己二人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但刚入毒门就让人打伤,这就不好了。

    不仅如此,欧楚阳始终告诫自己,这里是黑暗城,一切危及到自己性命的事都会发生。保留一分实力,自己便会危险一分。

    为了避免日后的麻烦,欧楚阳眼中陡然闪过一抹噬血杀意,现在的他不需要去考虑任万枯的想法,如果后者不开口,自己就算是杀了眼前的中年汉子,相信任万枯也不会多说什么,毕竟,这里是黑暗城。

    转眼间,欧楚阳与黄浪的身影自己逼近了中年汉子,作为之前被袭击的欧楚阳,现在与中年汉子的身份来了个大对调。此时首先出手的是他。

    内气在体内不断涌动着,就在中年汉子刚露出鄙夷神情之时,众人眼中温文儒雅的欧楚阳陡的气势一变,其一头黑色长发瞬间便被一道紫光所包裹,眨眼间便变成了紫色,紧接,中年汉子表情极度凝重起来。那耀眼的紫气似乎充斥着极为暴虐的毁灭气息,迎面扑了过来。然而,这并不是让中年汉子惊讶的地方,最让他感到恐怖的是,对方的眉心处不知何时出现一道紫电印记。

    “战斗状态?”中年汉子惊讶的想到,旋即,前者不敢怠慢,手中狼牙棒猛的舞动起来,强大的毒内气受到中年汉子的牵引,顿时透体而出。只见广场上中年大汉将儿狼牙棒舞的呼呼生风,一股难闻的腥臭之气更是弥漫出来。

    这时,欧楚阳与黄浪双双袭来,一个是凌厉无比的紫气,另一个却是雄浑无匹的土属性黄色气息,完全将中年汉子笼罩进去。

    轰……三股凌厉的气势终于在欧楚阳与黄浪接近后撞到了一起,届时,整个广场上的空气都被炸裂一样,发出噼啪的响声,而三者交锋的地点更是爆出一团冲天的内气能量光柱。

    站在大殿门口,任万枯那从容的表情早已消失不见,留在脸上的除了震惊便是浓浓的凝重,此时,任万枯心中万分纠结:之前便听说欧楚阳有着越级战斗的能力,而那时他还是个七级武师便将黑虎毙于掌下,如今这才多久,便已经稳稳的站在了武尊强者的队列中,甚至他和黄浪居然能与自己最看重的属下匹敌,要知道,跟他们战斗的那个可是有着五级武尊实力的强者,不仅如此,那人还是受到了自己的调教,一身毒内气自是精纯的不得了,他们到底是什么做到的?

    任万枯震惊着,其脑中正在辗转反侧的想着一个问题:欧楚阳这个人,留还是杀?

    纠结间,一旁与之站在一起的几名毒门长老更是惊骇的无以复加,此时的他们已经忘却了身边还有一个自己崇拜、惧怕了许久的强者,完全用一种看着怪物的眼神紧盯着广场上的战局。在他们眼中,欧楚阳和黄浪已经有了让他们都惧怕的实力。

    思索间,广场上的战局已经进入了白热化的程度,魁梧的中年汉子全身上下被一股腥臭无比的黑灰色内气所包裹,每每一拳一掌都会兴起一阵恶臭无比的滔天气浪。

    反观欧楚阳一方,黄浪额头上早已渗下了疲惫的汗水,不仅如此,前者突然感觉到,自己越是催动内力,自己就越有一种头昏的感觉。“这是中毒的迹象。”黄浪惊骇的想到。

    见到黄浪脚步有些蹒跚,中年汉子眼中闪过一抹得意之色。在他眼中,自己的毒内气一直以来都是无往不利,还真没有几个能在这般强烈的剧毒之下撑的太久的人。不过,黄浪算一个。

    可让中年汉子感觉到诧异的是,一旁给他极大压力的欧楚阳却没有半点中毒的迹象,反而越战越勇,有几次,自己还差点被欧楚阳充满着毁灭气息的紫气伤到。

    “难道他有什么宝物?”中年汉子疑惑的想到:“好,就让你死的痛快一些。”

    想到这里,中年汉子眼中闪过一抹狠厉,手中狼牙棒的猛的抡圆,狠狠一扫,一股厚实的气旋应声而出,掠向欧楚阳与黄浪二人。

    见状,欧楚阳与黄浪惧惊,脚下猛的一跺,两道身影腾空而起,慌忙躲开了这道锋利的气旋,可当二人想再次近身中年汉子的时候,突然发现,对方双手空空如也,那粗大的狼牙棒早就不见了踪形。欧楚阳知道,这并不代表中年汉子弃战,往往这个时候,对方是要出什么强大的武技。

    似是故意去证明欧楚阳的猜想,只见中年汉子大脸上陡的被一层黑雾所笼罩,随后,只见其双手手印翻飞,届时,一道更加难闻的气味自其体内散发出来,紧接着,一个巨大的蟾蜍在其头顶慢慢凝实。

    这是一个由内气凝实的蟾蜍幻影,别看这蟾蜍时隐时现已经成形,但欧楚阳知道,这并不同于武狂强者的内气凝物,这只是内气修炼到高深时一种外放的表现。只不过,这要比内气外放时的威力更加巨大。

    凝望着那慢慢成形的蟾蜍,欧楚阳瞳孔微缩,与黄浪对视了一眼后,两人猛的将内气催动到了极致。届时,场中两道强横的气息夺体而出,冲天而起,欧楚阳双拳紧握,微微收拢与胸前,两道幽幽紫光在双拳上由浅变深,紧紧的将双拳包裹起来。

    一旁,黄浪也是领会着举起了手中重剑,比中年汉子和欧楚阳还要恐怖的是,此时的黄浪手中重剑的剑身两旁隐隐的出现了两道气翼,气翼由小变大,最后足足比上天际飞翔的苍鹰的翅膀一般大小,不仅如此,就在这气翼凝实后,其上更是充斥着令人不敢小视的恐怖气势。

    喝……凝望着那巨大的气翼,中年汉子眼中闪过一抹凝重,此时,他能清楚的感受到对面黄浪重剑上所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势,那浑厚的土属性内气弥漫着,就连中年汉也感觉到了这股气势根本不比自己的释放的气势低了多少,反而,中年汉有一种错觉,那便是如果这般气势攻向自己,自己是否有能力将其抵挡下来。

    虽说心中已有余悸,但中年汉子的准备已经完成,强大的内气凝实的蟾蜍攻势不吐不快。只听他大喝一声,那巨大的内气蟾蜍猛的窜出,巨大的兽口吐着腥内,直奔欧楚阳两人袭去。

    “寸分劲裂拳……”

    “地芒飞煌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