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五五七章 一石二鸟

第五五七章 一石二鸟

 
    ……

    目光转向大殿中央的首位,任万枯正襟危坐,浑身上下散出一股威严的霸气,十足的一派宗主之风。

    看见这耳闻已久的黑毒城之主,欧楚阳二人不卑不亢,也不骄傲嚣张,向前走了几步,对前者拱手施了一礼,淡然道:“欧楚阳、黄浪见过门主。”

    高高在上的任万枯,一双布满精光的老眼俯视着欧楚阳二人,脸上不带一丝感情色彩,看了片刻,前者单手虚托,道:“免礼了。”

    闻言,欧楚阳二人双双站直了身子,看向任万枯,他们知道,这任万枯叫自己来绝不会见礼这么简单,所以他也不说话,就这么等着会任万枯,看看他想要说些什么。

    任万枯的视线在欧楚阳二人身上转换了几次,方才开口说话,只不过这第一句话却不是跟欧楚阳说的,反而对向了他身边的黄浪。

    “你是黄浪?”

    一听任万枯先是叫到自己,黄浪微微一怔,不过旋即反映过来,立马挺了挺胸脯,回答道:“是我。”

    任万枯点了点头,接着问道:“听说你曾经以一级武尊的实力独斗三大武尊,全是靠着一种传说级武技,对吗?”

    闻言,黄浪顿时心生警惕,体内的内气不由自主的运转起来,眼中更是射出一抹噬战的光芒。而见到黄浪如此反映,坐在一旁的陈元和梁同同时起身,冷喝了一声:“黄浪,不得放肆。”

    “无妨。”黄浪还未反驳,任万枯却是先行制止了两老,随后脸上挂上了随和的笑容,对黄浪说道:“呵呵,不用这么紧张,老夫只是对你很感兴趣,随便问问而已。在这黑毒城中,没有老夫的允许,是不会有人对你的武技有所企图的,即便是想想也不可能。这点你大可以放心。”

    任万枯不焦不燥的说着,脸上和蔼的笑容使其像足了一个慈祥的长者,如果不是这毒门的恶名昭著,谁会想到有着如此尊容的任万枯会是毒门的老怪物。

    听到任万枯的保证,黄浪心底间的敌意大减,紧握的双拳也是慢慢打开,并点头应道:“是的。”

    “嗯。”闻言,任万枯拂了拂花白的胡须,像是极为满意黄浪的答复似的,赞赏着点了点头,随后,前者终于将目光转向了欧楚阳,并对其说道:“欧楚阳,这次叫你来,我有几句话要对你说。”

    见任万枯终于说出了主题,欧楚阳微微躬身,平淡道:“门主请说。”

    “嗯。”再次点了下头,任万枯面色一正,道:“数月前你与黑虎的事,我早就知道了,知道我为什么没有派人将你擒来,反而是让陈元和梁同把你请来吗?”

    欧楚阳摇头,示意不知。

    任万枯接着道:“勇武大陆,以武为尊,杀个人在大陆上不论什么事,只要拥有了绝对的实力,那么你说的话就是这个世界的权威。黑暗城这个地界,也是如此,虽然黑虎是我的侄子,但他也是个废物,我不介意有人去取代他,甚至杀死他。我介意的是,取代他的这个人是否拥有比他还要强大的实力和超凡的智慧,最重要的是,这个人是否能帮助我把这黑毒城管理的更好,甚至将黑毒城的管辖扩大。”

    任万枯说着,眼神从未离开过欧楚阳的双眼,那精光闪烁的老眼似乎有着无比的穿透能力,直取欧楚阳的灵魂。

    被任万枯一看,欧楚阳马上就感觉到其灵魂之力的强大尤在自己之上,看来外界对毒门之主任万枯是六级丹师传闻并不虚假,这般强大的灵魂之力,恐怕也只有六级丹师才能够拥有。

    不过,欧楚阳并不畏惧。强大的紫气本源,在前者得到的时候便赐予了他强大的灵魂之力,经过了多年的修炼,欧楚阳更是突飞猛进,眼下虽然比不上任万枯,却也差不之远。所以在任万枯打算通过与欧楚阳对话的方式探查到其灵魂波动,这个如意算盘就打不响了。

    几乎瞬间便明白了任万枯的意图,欧楚阳微笑着回道:“门主说的是,小子今天来到这里,也正是因为小子已经想清楚了门主命陈老与梁老转告给小子的话。”

    “哦?”任万枯闻言一喜,道:“你的意思是肯归顺于我喽?”

    欧楚阳笑了笑,故意诚肯道:“小子在黑毒城的管辖之下,又怎能不听门主号令呢?”

    “哈哈……”听了欧楚阳的回答,任万枯开怀大笑起来,那笑声中充斥着无限的喜悦。

    “好好……”连续两个好字更是将任万枯此时欢喜的心情表露无余。

    “既然这样,不如你就留在毒门中。在这里比那黑虎镇强上许多,这里有千万种灵丹,绝大部分都可以任意使用,如果需要双修的少女,以我毒门的背景,要多少有多少,至于宝物,只要我任万枯拿的出的,你可以随意取走。至于职务吗…”

    闻言,欧楚阳立马明白过来,原来这任万枯叫自己来此就根本没打算让自己回去,就好听的是留在毒门修炼,实则却是将自己以一种看似礼遇的方式软禁起来,这样一来,自己便会时时刻刻在他的监视之下,而紫霄也不会放弃自己逃跑。端的是一食二鸟的好计策呀。

    明白了任万枯的意图,欧楚阳倒也没生气,这与他之前所想差的不远,前者同样想让紫霄得以休养生息,可以在无人干扰的情况下发展壮大。所以,当任万枯提出这个提议之后,欧楚阳当然乐得接受。不过…

    听到任万枯要赋予自己职务,欧楚阳倒不是很愿意。毕竟,有了琐事缠身,必然会影响修为,而欧楚阳目前最需要的就是提升实力,他不可能永远留在黑毒城里。所以…

    当任万枯还在思索的时候,欧楚阳拱手道:“门主,属下只是一介武修,不懂什么治理宗门,不如…”

    “无妨……”还没等欧楚阳说完,任万枯摆了摆手打断了他,随即对一旁边的陈元说道:“陈元,现下门内有什么职务可以让欧楚阳担当的?”

    陈元说道一半,立马想到之前任万枯半字未提妖老之死一事,此事如若从他口中说出,肯定会破坏了现场的气氛,也会引来任万枯的不悦,遂马上改口道:“眼下门内信堂少了一个堂主,属下的意见不如…”

    “好了。”任万枯听完,脸上闪过一抹赞赏之色,随后对欧楚阳说道:“这样吧,门内有个堂口,专门负责打探情报,另外还你再协助陈元负责一些对外的交涉,这件职务就交给你吧。放心,这个职务费不了你多少时间。”

    “这…好吧。属下多谢门主厚爱。”欧楚阳听完,也觉得不好没了任万枯的面子,毕竟自己还要在人家的眼皮底下过上一段时间,刚来就惹的他不高兴,以后的日子也不好过。所以欧楚阳忍了下来见欧楚阳欣然答允,任万枯立马高兴起来。其实任何人都不知道的是,任万枯有着他自己的想法。数月前,前者曾经仔细查过妖老的死因,当他发现那并不是一个武尊强者才能造成的伤势后,其心底间便有了数,他隐隐的猜到,在欧楚阳背后,一定有一个实力不下于自己的强者保护着欧楚阳,而这个强者就是任万枯不顾妖老的死而拉拢欧楚阳的目的。现在,欧楚阳毫不考虑的答应了下来,任万枯当然高兴万分了。

    看着欧楚阳,任万枯顿时觉得这眼前的青年顺眼了许多,尽管之前在广场上后者没有服软的与自己对抗了一次,现在也已经成为了过去。

    目光转向黄浪,任万枯又道:“黄浪,你不如…”

    “门主……”见任万枯又打起了黄浪的主意,欧楚阳赶忙出声打断道:“门主,大哥最近有私事在身,会出一趟远门,而且归期不定,所以…”

    被人打断自己的话,这在以前是从未有过的事,往往在这个时候,他肯定会很不高兴,不过出声的人如果是欧楚阳,那就另当别论了,所以在欧楚阳说到一半后,任万枯也是打断了他,说道:“罢了,随你们吧。”

    说完,任万枯再次看向陈元道:“陈元,随后你陪着欧楚阳去信堂熟悉一下,至于住处嘛……,就让他住在毒门中吧,后院还有地方。”

    闻言,坐在下面的几个门人皆是面露惊骇之色,一个个无比羡慕的看着欧楚阳,眼中更是平添了些许嫉妒的意味。

    欧楚阳也许不知道,但身为毒门高层的这几个实力不弱的老人却是明白,在毒门中,像他们这些为任万枯办事的负责人,都是住在毒门前院。只有极为少数的人能够得到任万枯的信任,住到后院。别看这前、后两院都是在毒门内,但其寓意却是有着天壤之别。在他们的印象中,除了妖氏一族的妖老和妖海两人能够有幸住到后院外,迄今为止还真就没什么人能够得到任万枯如此重视。显然,任万枯对这欧楚阳当真是厚爱有加。

    隐隐的,这几个老人开始对欧楚阳的态度大为改观,不为别的,就为了与其打下良好关系的同时,如果有机会,也盼欧楚阳会在门主的面前美言几句,进而得到其重视。要知道,任万枯好歹也是个六级丹师。如若真的办出什么事让他高兴的话,说不准还能被赐一、两枚高级丹药。

    为了这个好处,谁也不会跟自己的前途过不去不是。

    陈元闻言,立时起身对任万枯道:“门主放心,属下自会办好一切。”

    说完,陈元对欧楚阳脸色大为改观:“欧兄弟,恭喜加入毒门,以后咱们可都是同为门主效力,有机会要多多走动啊。”

    陈元说着,脸上一副谄媚了表情,与之前那般高傲的姿态截然相反,不由另欧楚阳大为鄙夷。

    虽然有点不屑陈元的作态,但面子上的功夫还是要作的,可就在欧楚阳准备回礼之时,门外却是传来阵阵吵闹声。

    陡听这喧哗传进大殿,心情大好的任万枯脸色猛的阴沉了下来,那含怒的神态顿时将在场众人吓了一跳。别人不知道,但身在毒门,为任万枯效力了半辈子的陈元等人却是再清楚不过前者的脾气,虽然前者从面相上看极为和善,可实际上,任万枯却是属于那种火爆的脾气,任何看不过眼的事,只要被他见到,恐怕接下来要迎接的便是那满腔的怒火。

    大殿里一片死寂,谁也不敢说话,就这么战战兢兢的看着任万枯。

    不多时,任万枯不见殿外喧哗之声散去,反而越来越大,前者顿时恼怒了起来,对梁同命令道:“什么人在外面呼喝,一点礼数都没有,梁同,去看看,如果是不懂事的家伙,直接杀了。”

    “是。”梁同领命,刚要走出大殿,这时,自殿外大步流星走进一个中年汉子。这中年汉子身高七尺有余,宽大的脸庞一片紫红,像是被火炭烧过一样,而其双眼更是如牛瞳一般大小,怒目圆睁。

    中年汉子一进大殿,先是对任万枯施一礼,极为恭敬的叫了声:“门主。”接着,谁也不顾便朝着欧楚阳走了过来。

    “你就是欧楚阳?”

    欧楚阳看了看这中年汉子,自己并不认得,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找到自己,遂下意识的点了点头,疑惑着答道:“正是在下。”

    “我他妈杀了你。”

    随着中年汉子一声怒喝,其周身陡然涌出一股极其狂猛的灰色能量,这股能量夹杂着浓重的腥臭之气,自前者拳中涌出,猛的袭向欧楚阳面部。

    近在咫尺,欧楚**本来不及闪避,不过之前中年汉子进大殿的时候便是怒气冲天的模样,所以在那之前,欧楚阳早就有所提防,现在临危抵挡,还不算晚。

    欧楚阳可以肯定,这中年汉子自己并不认识,至于为什么只说了一句话就对自己出手,已经不是现在欧楚阳应该考虑的事情了。

    眼见着那迅捷的一拳袭向自己,其间还有一股自己极为讨厌的腥臭气息,欧楚阳神情肃然,本能的内气外放,与此同时,双臂下意识的交错着横在面前,将自己的整个面部遮挡住,其一身霸道的紫气顿时在体表凝实,形成了防御极强的内气战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