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五五五章 人老成精

第五五五章 人老成精

 
    ……

    瞧着那有些错愕的两老,欧楚阳苦笑的摇了摇头,开口道:“陈老、梁老,你们这是干什么?”

    被欧楚阳一声轻唤,两人这才醒过神来,叹了口气,支吾道:“没什么?”

    “没什么?”闻言,欧楚阳露出了不悦的神情,皱着眉道:“难道陈老和梁老来就是为了消遣欧楚阳的?如果是,希望二老先站在一旁,让欧楚阳先解决眼前的事,再与你们说话。”

    说着,欧楚阳转身便向着不远处傻呆呆的妖宇行去。

    两老见状大惊,赶忙拦住欧楚阳,陈元道:“欧楚阳,这可不行,我们来就是因为有人告诉我们,你与妖宇发生冲突,这才来劝架的。妖宇这个人可不能杀,否则你会有大麻烦的。”

    “麻烦?什么麻烦?”欧楚阳反问了一句,接着道:“我看他就是个麻烦,这种人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陈老、梁老,请你们让开。”

    欧楚阳说完,拔开挡在自己身前的两位老人,就要上前出手,而这时,看见自己的兄弟被陈元和梁同拦住,黄浪也是极为不悦的走到前来,怒目而视盯着陈元和梁同。

    感觉到自己身边多了一个身影,陈元和梁同不约而同的转过头来,当见到这个黄浪后,两人皆是微感不悦。

    盯着黄浪,梁同的声音渐冷道:“你是何人?”

    黄浪虽然感受到梁同的气势波动要比自己强,也明白对方的实力可能要高出自己几分,但心里却没有半分惧怕。笑话,拥有着传说级武技的黄浪怕过谁,只要是实力相差不多,黄浪有信心能将对方斩于剑下,而只有四级武尊实力的陈元和梁同,自然不在黄浪惧怕的范围之内。

    与梁同冷冷的对视着,黄浪的一身气势猛的散发而出,朗声道:“黄浪。”

    “黄浪?”梁同皱了皱眉,印象中似乎听过这个名字,但又想不起来。

    这时,欧楚阳却是开口道:“这是我大哥。”

    “大哥?”听到欧楚阳提起,梁同这才想起自己属下打探来的消息,似乎在不久之前,有个叫黄浪的人用着一式传说级武技,以一级武尊的实力独战两大武尊,并且还差点将对方斩杀。

    惊讶着,这回梁同看向黄浪的目光不再有半分小觑,苍白的老脸上陡的凝重起来。他能感受到,黄浪现在的实力已经稳稳的居于二级武尊境界,再有那传说级武技,就算是自己也没有把握战胜面前这个俊秀的青年。

    一时间,场上形成了冷战的形势,一方是陈元拦着欧楚阳,而另一方却是梁同对上了黄浪,至于妖宇,早就被吓到腿软,连步也不敢走一下,他明白,如果自己一动,恐怕欧楚阳会不再顾及陈元而暴起将自己杀死了。

    场中气氛逐渐变得的充满着火药味,就连周围的空气也是为之下降了许多,那些受到蝙蝠音波攻击的人们早已经相护搀扶着站了起来,一见到场中将要发生大战时,赶忙收起好奇之心,退了远远的,生怕这强者之战殃及到自己。

    陈元冷冷的望着欧楚阳,见后者依然固执如初,其脸色也是不好看,需知道,陈元一直在任万枯手下做事,虽然实力不是强大的没边,但究其身份,就算是毒门中的一些强者也不敢不给他面子。

    然而,眼前这个被门主看重的青年,却是刚一到来就丝毫不顾及自己的感受,连话都听不进去,这怎能不让陈元这个“老前辈”气恼。只是…

    气恼归气恼,任万枯的话他还是牢牢的记在心中,他知道,这个青年连妖老都敢杀,并且在犯了如此重大的罪责之后,任万枯依旧不愤怒,反而还大肆招揽,想来这青年必有所持。

    所谓人老成精。这点事虽然看上去繁复,但在陈元的脑袋里只是转了一转,便想到了事情的利弊。所以,转眼之间,陈元便换了一张比较和善的面孔对欧楚阳笑道:“你刚来黑毒城,有些事还不了解,你听我说完,如果你还想杀妖宇,陈元我绝不拦着,你看怎么样?”

    见到陈元如此老炼,而且十分给自己面子,欧楚阳也不好伸手打过笑脸人,便无奈的道:“说说看。”

    闻言,陈元靠近了欧楚阳,轻声在其耳边低语了几句。而见到这个场面,不远处那被吓呆的妖宇,眼中却是升起了一丝活着的希望:“想来,陈元这个老鬼,肯定是在跟欧楚阳说关于自己身份的事,当欧楚阳知道自己是谁后,恐怕也不会非杀自己不可了。”

    陈元在欧楚阳耳边说了半晌,这才停了下来,再冲着妖宇的方向努了努嘴,那意思很明显,你看着办吧。

    听了陈元的解释,欧楚阳心中这才有了数。原来,这妖宇本身没什么,但其父亲妖海却是任万枯手下一名得力的强者,专门负责为任万枯搜罗各种珍惜的毒物,并且,妖海此人也是一个五级的武尊强者,实力强悍。最让欧楚阳感到诧异的是,这个妖海居然还是被自己杀死的妖老的弟弟。

    能让任万枯赏识,想来这妖海能力不浅,再加上强大的实力,定是在毒门中拥有一定的地位。如果自己把他的儿子杀了,恐怕妖海不会跟自己善罢甘休。欧楚阳倒不是怕这妖海,拥有了武尊实力的他,如果全力施为,要斩杀一名强上自己几分的强者,倒不是太难。可是关键是这个妖海还是任万枯的心腹,之前自己已经将妖海的哥哥杀死了,现在再杀了人家的儿子,那接下来的事恐怕还真会如陈元所说:十分的麻烦。

    综合考虑了一下,欧楚阳倒是觉得现在不是杀人的时候,方堂现在还在毒门里,但具体地方不知道。为了救出方堂,欧楚阳也不屑因为妖宇此人坏了自己的大事。

    想到这里,欧楚阳摊了摊双手,对陈元道:“算了,既然都是毒门的人,今天的事就这么算了吧。”

    说着,欧楚阳冲着黄浪摆了摆手,后者领会,将手中大剑插入背后,对着怒视着自己的梁同冷哼了一声。转身走回到原来的位置。

    见欧楚阳不再追究自己,妖宇也是松了口气,可能是想到自己父亲的身份震住了欧楚阳,妖宇倒是不再惧怕前者,那含怒的目光再次向对方投射过去,并出乎所有人预料的放出了狠话:“小子,怕了吧,这件事不算完,你等着。”

    说完,妖宇冲着那些伤重的手下挥了挥手,独自一人率先离开了广场。

    见到妖宇不知好歹,陈元立时眉头大皱,暗骂了一声白痴后,走到欧楚阳身边道:“别放在心上,妖宇被妖海宠惯了,目中无人了些。”

    欧楚阳淡笑着,似乎丝毫不以为意,但心底间却思索着什么时候把这个小人干掉,以解心头之恨。

    见欧楚阳默不作声,一直担心欧楚阳会反悔的陈元也是松了口气,平缓道:“门主已经出关了,现在正在毒门,三个月的时间已经到了,门主不喜欢别人言而无信,不如你现在就跟我去毒门,见见门主。”

    闻言,欧楚阳点了点头道:“好吧,不过这样,你们先走一步,我还有点事,不会耽搁太久,我随后就到。”

    陈元点着头,只说了一句尽快,便带着还在气氛中的梁同先行离开。

    待二老走后,欧楚阳这才与黄浪来到赫连姐妹身边,微微一施礼道:“两位小姐,欧楚阳有礼了。”

    “欧楚阳?”赫连姐妹诧异的打量着欧楚阳,之前欧楚阳的出手,两女也是看在眼里,而且自己还是被这青年与黄浪所救,心下很是感激,赶忙回礼。

    回过礼,两女仔细的打量了欧楚阳一番,这时,赫连馨却是惊叫了一声道:“啊。我记起来了,你是那个在棋盘镇抢着买走我们看上的那个宝物的人。”

    闻言,欧楚阳一阵无语,当初自己机缘巧合之下买走了藏有王阵灵魂的卷轴,也因此结识了黄浪这个异姓兄弟,全是因为这女扮男装的赫连姐妹。不过当时的欧楚阳才多大?过了这么多年,欧楚阳的模样早已有了极大的变化,这还能被赫连馨认出来,欧楚阳不得不佩服女人的直觉。实在是太可怕了。

    苦笑了一声,欧楚阳歉意道:“呵呵,想到过了这么多年,小姐还记得在下,真令在下汗颜啊。没错,在下就是当年买下卷轴的人。当初对两位小姐失礼,在下深表歉意,还望两位小姐欧怪才是。”

    听到欧楚阳提起,黄浪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两姐妹就是当年在棋盘镇中对自己呼呼喝喝,吵着嚷着非要买自己卷轴的那两个小子。知道了两女的身份,黄浪的脸上多少有点不自然,所以只是傻愣愣的站在一旁,左顾右盼着,仿佛周围有着什么新鲜事比这两个绝色佳人更能吸引到他。

    见黄浪眼神中有着躲闪之意,欧楚阳自然能够领会,他很了解自己这个大哥,如果对方真是男性身份,也许黄浪根本不会说着什么径自离开,可眼前的却是两个足以让大部分男人都心动的女子,黄浪自然欧不开面子离开,但固执的黄浪也不会像欧楚阳一样肯放低身姿跟道歉,所以他也就只能戳那里,视而不见了。

    两女看了看欧楚阳,再看了看黄浪,心中颇为感激,不提多年前那小小的冲突根本不算什么,现在两人的出现居然把自己二人从无赖的手中拯救了出来,这等大恩,两人不道谢怎么行。

    所以在欧楚阳致歉后,身为姐姐的赫连婷赶忙施礼道:“欧兄客气了,小妹自愧,当年的事只是一件小事,欧兄太过于挂怀了。小妹还没有谢过欧兄的救命之恩呢。”

    说着,赫连婷对赫连馨使了个眼色,两女对着欧楚阳和黄浪深深的施了一礼,以示感谢。

    欧楚阳见状,双手虚托,道:“不必。”

    谢过之后,赫连婷款款道:“欧兄与黄兄还有要事,小妹也不叨扰了,不过日后,如果两位兄台能够去到黑金城的话,请派人到天纵会告之一声,也好让小妹一尽地主之谊。”

    “天纵会?”欧楚阳闻言,疑惑道:“就是那个大陆上最具盛名的第一佣兵团?”

    赫连婷微微一笑,有如午夜昙花一般,绝世佳容立时展露无余:“欧兄夸奖了,天纵会只是小妹的两位兄长建立的普通佣兵团,哪有什么第一之称,况且如今,天纵佣兵团已经消失在大陆上了,有的,只是黑暗城地界中一个叫做天纵的普通帮会。”

    “哦。”欧楚阳恍悟的点了点头,这天纵会他还是在结识佟良的时候,后者对他提到过的,当时佟良提及天纵佣兵团的时候,那眼中的崇拜之色仍旧使欧楚阳记忆犹新。欧楚阳到是很佩服这天纵佣兵团的团长,也就是黑暗城地界中人人敬羡的赫连兄弟,光是凭着自己的能力就能把佣兵团的名号在大陆上打响,最后更是跑到黑暗城地界中强行争得了一席之地,这般才能,实在是令人为之侧目欧楚阳没想到,自己和黄浪这次出手,居然救下了天纵会两位会长的妹妹,并且这一救还是两个。要知道,天纵会目前可是掌管着黑暗城地界四小城池之一的黑金城,也是黑暗四王中的一位霸主,这次机缘巧合之下,自己的举动也是为拉拢了一些关系。而且在眼下,紫霄佣兵团还没有彻底的站稳脚根,说不准以后还能用到这强大的势力,为紫霄的发展提供一个强大的援兵。

    心智灵敏的欧楚阳,当然知晓其中的好处。无论在什么地方,多一个朋友总要比多一个敌人要好的多,当然,这还要看这个朋友是否合自己的口味。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如果天纵会也像黑虎帮那样胡作非为,这个朋友,欧楚阳自是不会去交往。然而,通过佟良以往对天纵佣兵团仁义行为的赞赏,即便是天纵佣兵团变成了帮会的性质,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吧。

    想到这里,欧楚阳微微一笑道:“好说。在下确实身有要事,也不方便与两位小姐多聊,就此告辞了。”

    欧楚阳说着,看了看周围继续说道:“这黑毒城毕竟不是黑金城,两位小姐孤身行走也不甚方便,在下还是劝二位赶紧回去吧,以免再出现类似的事件就不好了。”

    ……